•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九十八章 狡猾狐狸,出了怪事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九十八章 狡猾狐狸,出了怪事

    作品:《官路弯弯

        这个邹志军,李毅早跟他说过,如果人家不愿意搬,那就不必驱赶,结果还是把人家给赶走了!

        “咱们毅少才不会跟他们一样呢!只有我们毅少赶人的份,别人肯定赶不走咱们毅少!”钱多笑道。

        李毅道:“这种话,不好乱讲。”

        晚上,李毅接到梁凤平打来的电话。

        梁凤平在裕南乡蹲点,考察当地的经济发展潜力。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摸索调查,梁凤平有了一点心得体会,便向李毅报告。

        李毅和他沟通了半个小时,又跟他聊到了市里的形势。

        说实话,李毅很想把梁凤平留在身边,但裕南乡是李毅看中的第一块风水宝地,想把它建设成为绵州第一乡,也想借这个地方,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所以,他只能把梁凤平放到那里去。

        梁凤平听完李毅的述说后,说道:“邵逸先是个很强势的人,你如果没有把握,最好是暂避锋芒,不要跟他正面冲突。”

        李毅道:“有些问题,我可以容让,但我也有我的底线,如果他触及到了我的底线,我是不会轻易妥协的!”

        梁凤平也明白李毅的个性,外表虽然斯文儒雅,其实是个很强势很倔强的人,加上又有这么强大的背景和出众的个人能力,从来就没有怕过人。沉吟一会,说道:“如果你一定要向邵逸先宣战,寻就一定要高调!”

        李毅道:“高调?这话怎么说?”

        梁凤平道:“你越是高调,就越能划清跟邵逸先之间的关系。那些持观望态度的同志,就不得不做出选择,非你即彼,不能脚踏两只船。这样一来,可以迅速的在你身边纠集起一批心腹死党!”

        李毅缓缓点头,说道:“这倒是个好办法。”

        梁凤平道:“而且,你一定要选一个良机,打响对邵逸先的第一枪!”

        李毅道:“这个就要三思而行了。”

        梁凤平:“第一仗,我只许胜,不许败。你胜了,就能得到更多的人心。一鼓作气,气势如虹,一举奠定你在绵州的领导地位!”

        李毅听得热血沸腾,心想梁凤平不愧是自己的军师啊,给自己出的计策挺有用!

        两个人谈得投机,谈到一个多小时才挂机。

        上官谨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时不时的瞥了眼李毅。

        见李毅挂了电话,便问:“跟哪个女人通话呢?讲了这么久!”

        李毅道:“一个朋友。你还不睡呢?”

        上官谨道:“我才不信!哼,你肯定在外面有女人!”

        李毅摸着下巴,在她身边坐下来,说道:“你就是我的女人啊,你看看,我们多像一家人?”

        上官谨道:“你胡说!”

        李毅道:“我可没有胡说,我们都亲过嘴了,要不,咱们今天晚上就睡一个床上吧?”

        上官谨尖叫一声,跳起来,说道:“我告诉林姐姐去!”然后一阵风似的冲进了卧室。

        看着她像只受惊的小兔子一般逃进去,李毅在外面哈哈大笑。

        上官谨跟李毅的性格恰好相反,李毅是那种外柔内刚的人,而上官谨却是那种外刚内柔的人。

        所以,就算上官谨老是在李毅面前耍心眼耍脾气,但李毅还是能容忍她,甚至有点纵容她。

        每个男人的心里,都有一个这样的女孩存在吧?

        她不完美,有这样那样的缺点,她甚至很粗暴,像个野蛮女友,但你就是喜欢她,容忍她。

        上官谨很快又打开门,对李毅扮鬼脸,说道:“我打电话给林姐姐了,说你欺负我,林姐姐说,你再敢欺负我,就叫我把你给阉了。请问,阉字怎么解释?”

        李毅暴寒,说道:“小孩子不要多问!”

        上官谨故意咬着手指头想了想,说道:“是不是太监的意思?”

        李毅呃了一声,说:“你这小不点,原来什么都懂啊!”

        上官谨嘻嘻一笑,然后凶犯狠狠的对李毅:“你要是再敢欺负我,我就把你变成小太监!”

        李毅无辜的耸耸肩,心想跟美女是说不清道理的,跟这种野蛮美女,那就更加没有道理可言。

        日子平凡而充实的过着。

        很多事情,并不顺从人的美好愿望。

        省交通厅和省扶贫办的那两笔钱,李毅以为十拿九稳,囊中之物呢!谁知道回来好几天,还是没有任何音讯。

        开始的时候,李毅还以为是自己太过心急了,人家省厅里面打款过来,也得经过一个程序不是?

        李毅叫市里相关部门的同志轮番给省交通厅和省扶贫办打电话,求情说好话,催要资金款项。

        接连几天,市里相关部门连着打了几次电话去催,上面都说还得等等,资金还没有到位。

        李毅心想,他们不会是想玩拖延之计吧?这一拖,一年两年也有可能!

        这天,李毅再次亲自打电话到省里,询问资金事宜。

        李毅直接打给省交通厅长吴汉章和省扶贫办主任余仁轩。

        吴汉章和余仁轩避而不接电话,办公室的人回答说不知此事!请李毅同志找相关的主管部门咨询。

        李毅无奈之下,只得打给这两个部门的管财务的相关领导,但人家说没有接到省里的通知,没有上级的划账手谕,他们不敢转账,叫李毅再去上面问问。

        这一轮电话打下来,李毅心里越发悲哀,心想吴汉章和余仁轩,肯定是反悔了!

        这种反悔的事情,对他们这种官员来说,实在是司空见惯的,朝令夕改都可以,何况只是这种白条?他说不认就不认了!

        李毅心里一阵恼火,涌上一股莫名的烦躁。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吵闹声,李毅正自不舒心呢,便大声喝问:“怎么回事?”

        田华走进来,说道:“李市长,有人要来告状!”

        李毅正自心烦,刚才他打电话给省交通厅长吴汉章和省扶贫办主任吴仁轩,这两头狡猾的狐狸,一个比一个滑,都不直接鸟李毅!叫他们的秘书三言两语就把李毅给打发了!

        听到田华之言,李毅皱眉道:“告状?法院在北城区,出门左拐。”

        田华忍不住暗笑,说道:“李市长,这人就是要找市政府告状呢!”

        李毅也反应过来,自己有些过火了,便缓和脸色,问道:“什么人?告的什么状?”

        田华道:“也不是有人跑到这里来告状,一般人进不来。是有人跑到市政府门口闹事,说是要告状,邹主任来通知我呢。我说您正在忙,不敢来打扰。”

        李毅哦了一声,说道:“请志军同志进来吧。”

        邹志军就在外面站着,刚才听到李毅语气不善,便自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的莽撞,惊扰到了李毅,惹李毅发火了呢!

        听到这里,邹志军这才放下心,弯着腰走进去,说道:“李市长,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只能来惊动你。”

        李毅嗯了一声,说道:“何事?看你惊慌成这个样子!”

        邹志军道:“有人抬了具尸体,摆在市政府门口,要求讨要一个说法!”

        李毅震惊的道:“什么?尸体?怎么回事?”

        邹志军道:“我也听下面的同志汇报的,说是一具小孩子的尸体,用一张草席裹着,摆在门口呢!”

        李毅的脸顿时一黑,沉声道:“小孩子的尸体?不会又是黄金铺乡发生的事情吧?”

        邹志军连忙道:“不是。是北羌县来的人。”

        李毅道:“来了很多人吗?”

        邹志军道:“也没有很多人,就一个妇女,用背篓着着小孩子的尸体来的。”

        李毅:“从北羌县到这里,那路途可有蛮远,她为什么要把尸体摆到咱们这里来?是有什么冤曲吗?她的孩子是被谁杀死的还是怎么了?”

        邹志军道:“她孩子不是被人杀的。她也没有告谁,只是说要告政府!”

        李毅惊讶无比:“告政府?她孩子的死,跟政府有什么关系吗?”

        邹志军道:“具体的事情,我也不太清楚,我只知道这些。”

        李毅道:“你去处理一下,问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有冤曲,就帮他报警,提交司法部门处理。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摆一具尸体在这里算什么呢?快快处理!”

        邹志军道:“是,我这就去。”匆匆转身离开。

        李毅起身走到窗口,拉起百叶帘,探头向外面望过去,只看到大门外围了不少群众,但具体的人物,又看不清楚。

        “田华!”李毅喊了一声。

        田华应声进来。

        “你跟去看看情况,看仔细了,问清楚了,回来向我报告。”李毅说道:“如果不是什么大事情,一个妇道人家,不会背着孩子的遗体,大老远的从北羌县跑到这里来。”

        田华道:“李市长,怪渗人的!要不请武警驱逐吧?”

        李毅瞪了一眼:“胡说!”

        田华心知说错了话,低下头去,转身离开。

        李毅心里蒙上一层不详的阴影,心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正自沉思间,外面出现了一阵小小的骚乱,远远的可以看到,几个人在一起拉拉扯扯,有人想把某人拖开,但那个人赖死赖活的不肯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