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九十七章 兴师问罪,你有种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九十七章 兴师问罪,你有种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你欺负我!”上官谨爬将起来,双眼骨碌碌乱转,看着近在近在咫尺的李毅,连连呸呸呸。

        李毅道:“天地良心,在这个世界上,敢欺负你并能欺负到你的人,只怕还没有出生吧?好啦,不要闹了。快扶我起来。”

        这时,邹志军走了进来,看到里面这一幕,惊讶的道:“李市长,你怎么躺在地上呢?小心会感冒。是不是累了?要不我叫人帮你在里面休息室里支个床吧。”

        李毅笑着爬起来,说道:“没事。玩呢。”

        邹志军道:“李市长,常委二号别墅腾出来了,我来问问你,你要什么样的装修风格?”

        李毅道:“装修?现在的装修很烂吗?”

        邹志军道:“也还可以吧……”

        李毅不等他说完,便道:“那就行了,不必再装修,我搬过去住就行了。小谨,你正好有事情做了,去帮我搬家吧!这位是市府办的邹主任。志军同志,这位是我表妹上官谨。你带他去帮我搬一下家吧。”

        邹志军应了一声,和上官谨出去。

        李毅的随身电话响起来,接听之后,听到里面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李毅同志,你在哪里?”

        李毅一时不知道对方是谁,但对方能得知自己的电话,想必不是外人,便道:“我在市政府。你是哪位?”

        “我是古世光!”

        “哦,古副部长,有何贵干?”

        “李毅!你好生无礼!”

        “我怎么无礼了?”

        “省委冯书记召见你,你怎么不去?”

        “呃?”李毅一拍大腿,心想昨天自己喝酒了,一觉醒来,就把这事情给忘了!

        事到如今,李毅只得耍赖皮:“古副部长,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李毅,你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你在省城时,我不是通知过你,叫你第二天上午十点到冯书记办公室去吗?冯书记要找你谈话!”

        李毅道:“有这回事情吗?我怎么没有接到省委办公厅的电话通知?”

        古世光道:“我不是已经通知过你吗?”

        李毅道:“古副部长,你说话向来不靠谱,我还以为你是说着玩玩呢!”

        古世光强忍心头怒火,说道:“李毅,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放冯书记的鸽子,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吧?”

        李毅淡淡的道:“我未曾接到省委办公厅和冯书记的任何书面和口头通知,我不算放冯书记的鸽子吧?”见对方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便说道:“我看这个事情的责任在你,而不在我。这个事情是你办的,而你根本就没有办好!冯书记要怪,也该怪罪于你才对。”

        古世光暴怒!

        李毅猜测对了!

        省委一号冯长健,的确在怪罪古世光,说他办事不力,没有通知李毅同志前来!

        古世光有冤无处诉啊!

        天地良心,他真的通知到了李毅,是李毅没有去!

        可是,冯长健是什么人?他说出来的话,古世光哪里敢反驳,他只能当着冯长健的面,承认自己办事不力,给省委添麻烦了!

        随后,他越想越气,他认定李毅是故意为之,目的就是为了嫁祸给自己,好让冯书记剋自己一顿!

        于是,他就打电话给李毅,兴师问罪来了!

        谁料李毅一推二五六,还说得振振有词,令古世光无言相对!

        古世光憋了一肚子的火气,想对李毅发出来,但却被李毅硬生生的逼了回去,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古副部长,没别的事情的话,我先挂了。”李毅淡淡的道:“我工作繁忙,不像你,整天闲情大发。”

        这话分明就是在讽刺古世光正事不做,专管闲事!

        古世光怒道:“李毅,你有种!你如此无视于我,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你等着瞧吧!”

        李毅冷冷的道:“我等着。我倒要看看,你能耍出什么花招来!我现在有理由怀疑,你所谓的冯书记相召,根本就是骗我的!你这种人,完全没有信用可言!”

        古世光道:“行!那我再通知你一遍,冯书记限你三天内向他报道!你自己看着办吧!”

        李毅道:“如果省委办公厅不给我来正式通知,我还是当你戏弄我的,不信,你等着瞧!我就不去,我倒要看看,冯书记将来是信我,还是信你!”

        “你有种!”古世光气急反笑,正要说话,对方已经挂了电话!

        “行,李毅,你敢挂我的电话,我会叫你知道,马王爷长几只眼!”古世光狠狠的把话筒砸在电话机上,急得嘴巴都歪了!

        他眯着双眼,闪现一抹冷冷的微笑:“李毅啊李毅,你会后悔的!得罪我古世光,你没有好日子过!”

        且不表古世光耍什么阴谋诡计,还是讲李毅同志在绵州的工作和生活。

        李毅现在住到了市委常委别墅区,和田华住的地方背道而弛。李毅便对田华说,不必再送自己回家,下班后,他自行回家就行了。

        回家的路上,钱多听说上官谨来了,便嘿嘿的笑。

        李毅道:“你还笑,是你向林馨打的小报告吧?”

        钱多嘿嘿笑道:“毅少,我也是没有办法。你在绵州这边实在是太辛苦,又危险,我这才向夫人求救的。”

        李毅道:“我堂堂大市长,难道连自己都保护不了?笑话。”

        钱多道:“夫人还说了,叫你把饶小姐请到绵州来,她可以给你很大的臂助。”

        李毅沉吟道:“若曦也该过来了。”

        钱多道:“毅少,那个小秋同志,我看她不是很好。虽然长得漂亮吧,但总觉得她很有心计的样子。”

        李毅皱眉道:“小秋同志?无缘无故说她做什么?我跟她又没有什么关系。”

        钱多笑道:“你们都那个了,还说没有关系?”

        李毅道:“哪个了?你把话说清楚。”

        钱多道:“毅少,你真是厉害,这才来几天啊,就把一个如花似玉的大闺女给搞定了!”

        李毅道:“你胡说什么呢?”

        钱多笑道:“毅少,你不必瞒我,这种事情,我绝对不会跟夫人打小报告的。”

        李毅道:“喂,钱多,这话可不能乱说啊!我几时跟小秋同志那个了?”

        钱多挤眉弄眼的道:“就在省城那天晚上,你喝醉了,她照顾你……想起来了没有?”

        李毅道:“那天晚上?不是你在照顾我吗?”

        钱多道:“我帮你买药去了。一直都是小秋同志在照顾你。我回来时,不知道你们两个在那个,进门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嘿嘿!”

        李毅道:“你看到什么了?我真的完全记不得了。快跟我说说!”

        钱多道:“我看到你跟小秋同志躺在床上,你脱得光光的,压在她身上……”

        李毅啊了一声,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

        “有这种事情?我怎么完全没有记忆?哎哟,完了,都是酒精惹的祸!”李毅顿足道:“我和小秋同志之间,原本只是纯洁的革命友谊关系,现在酒后失德,和她发生了这种事情……难怪小秋同志见了我都躲着走。原来我居然把她推倒了!”

        钱多笑道:“办了就办了呗,反正她也不敢告你。”

        李毅皱眉道:“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还不知道人家有没有男朋友什么的,这叫人家怎么做人呢?”

        钱多道:“你不说,她不说,就没人知道。你当时反正是醉得不省人事呢,也不必负什么责任吧?”

        李毅轻轻叹了一声,说道:“我明天问问她吧!”

        钱多道:“你还想招惹她啊?不招惹她?那你还问她什么?问她那天晚上爽不爽?”

        李毅骂道:“钱多,你太坏了!”

        钱多嘿嘿一笑:“那也是被毅少你带坏的。”

        李毅翻了翻白眼,对这个好兄弟彻底无语了。

        市委常委家属大院,坐落在市委机关大院后面不远处。不远处是风景如画的绵州人民公园,但又远离公园里的游乐场所,有山有水,环境特别清幽。

        李毅是市长,住的是二号楼。

        到达家里时,新家已经收拾得干干净净,窗明几净,主要的餐具和床具,都已经换成新的。

        李毅走进去,就闻到一股香味,心里顿时一暖。

        这个上官谨同志啊,刀子嘴,豆腐心,每次都是嘴巴上对李毅凶狠,其实对李毅蛮不错的。

        钱多笑道:“家里有个女人,才有家的味道。”

        李毅也莞尔而笑,放下公文包,参观了一下新家,感觉十分满意。

        上官谨笑道:“饭菜已经做好了,开吃吧,李大市长!”

        李毅嗯了一声,说道:“这卫生都是你搞的啊?”

        上官谨道:“是啊。我怕那些搞卫生的阿姨搞得不干净。以前住这里的是什么人啊?”

        李毅道:“这是市长楼,以前住在这里的,当然也是市长。”

        上官谨道:“我来的时候,一个妇女正在搬东西呢,她骂骂咧咧的,说什么人走茶凉啊,欺负人啊。还说别看你们现在这么风光,迟早有一天,也会被人赶出门去!”

        李毅微皱眉头,心想那一定是前任市长曲志龙的夫人吧?微微一哂,没有放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