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九十五章 迫在眉睫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九十五章 迫在眉睫

    作品:《官路弯弯

        关鹏举是分管农业和林业等工作的副市长,李毅把他喊过来,是有话问他。

        谭卫东当即出来,通知关鹏举到李毅办公室。

        关鹏举笑着走进来,呵呵笑道:“李市长,听说你在省城大展雄威,为咱们绵州赢了几千万的资金。令人敬佩啊!”

        李毅淡淡的道:“鹏举同志,请坐。我有事问你。这个农技改革是怎么回事?”

        关鹏举笑道:“这个嘛,是邵书记主导的一项体制改革,首先选择了农技站,并率先在三合县进行试点工作。”

        李毅道:“那你当时对这个工作很清楚吗?”

        关鹏举道:“清楚啊。邵书记找我们农业部门的同志开过会议。”

        李毅沉声道:“那你当时为什么不反对?”

        关鹏举道:“这是好事情,是体制改革的试验,我凭什么反对啊?”

        李毅生气的道:“邵书记不懂三农工作,可以有这种胡思乱想,这对他来说,是很正常的。但是!”

        说到这里,李毅用手指着桌面上的那份文件,沉声说:“鹏举同志,你可是分管农业工作的副市长!是绵州市里三农工作的最高指挥官。你不可能不懂三农工作吧?”

        没来由的被李毅训斥一番,关鹏举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他好半晌才反应过来,李毅这是在骂他呢!

        “李市长,这个农技改革,有什么不妥之处吗?”关鹏举是副市长,在绵州工作又有些时日,他并不怕李毅这个新扎市长。

        李毅道:“有何不妥?难道不看不出来吗?我问你,农技站是做什么用的?”

        关鹏举道:“这个我当然明白!农技站,全称是农业技术推广站,是乡镇人民政府、城市街道办事处、区公所一级的基层农业事业机构,隶属于乡镇政府、街道办事处、区公所!”

        为了表明自己对这个事物是真的很清楚,证明自己是个农行工作的内行,关鹏举又提高了音调,继续说道:“农技站的最高机构是全国农业技术推广总站,为农业部的下属机构之一。总站下有各省站,与各级政府机构平行有相应的农技站。”

        “很好!”李毅道:“你记得很清楚。那么,你一定记得,农技站存在的作用和意义是什么吧?”

        关鹏举道:“农技站的主要职能是直接面向农民,负责一个地方推广新技术、新产品,指导农民生产,为增加农民收入、发展农业生产、振兴农村经济服务。”

        李毅道:“好,那我再问你,农技站在三农工作中重不重要?”

        关鹏举道:“重要。”

        李毅道:“那你为什么要同意撤消农技站?”

        关鹏举道:“李市长,邵书记并没有要撤消农技站,只是对它进行适当的改革。现在不正流行体制改革和机构精简吗?”

        李毅冷笑道:“我说要减副,一个个闹到省里去,说不能减!邵书记说要撤农技站,你们一个二个都举手同意?你们是对我有意见呢?还是觉得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关鹏举道:“李市长,你言重了。我没有那个意思。我也没有到省里去闹过。邵书记并没有撤消农技站,只是改革,农技站还是存在的。每个站会设一个常驻人员。”

        李毅道:“还存在?一个只有一个工作人员的农技站还存在吗?”

        关鹏举道:“农技站其它同志离职后,还是可以受聘用,回到农技站来工作。政府出钱,请他们回来做事。这样,我们政府可以节省不少的开支。需要在农忙的时候,请几个农技站的老同志回来工作一段就行了。”

        李毅道:“这是乱改革啊!现在存在这么一种乱象。企业,我们要把他变成国有化机构,政储机构,我们又要把他变成一个企业!这就是改革了吗?

        关鹏举被李毅训了一顿,心里不舒服,语气生硬的说道:“李市长,这些大道理,你跟我说不上。我只是一个负责执行常委会命令的副市长。对这些形而上的东西,我不懂,也管不到。你要是觉得不对,可以去找邵书记理论。”

        李毅语气一缓,说道:“鹏举同志,我实在是太过激动了。你想想,我刚说一句减副,大家都受不了,说我在乱搞。那么,农技站的工作人员都下岗回家种地了,他们会怎么想?从一个国家职工变成了一个农民,他们能接受吗?他们还会在家里种地吗?他们要是远走他乡经商打工了,那农忙时节,你们到哪里去请这些懂技术的农技工人?”

        关鹏举道:“这个问题,我们倒是没有认真想过。”

        李毅道:“农技站对三农工作的重要性,是不言自喻的,怎么可能说撤就撤呢?”

        关鹏举道:“李市长,现在的农技站,其实也做什么工作,那些农技站里的同志,平常都没有本职工作可做。”

        李毅皱眉道:“什么意思?他们不做本职工作,做什么?”

        关鹏举道:“现在农技站的工作人员,说是在农技站工作,其实他们做的事情,跟镇里行政干部一样。收提留、抓计划生育、解决村里的矛盾纠纷。农技反而成了兼职,跟农技有关的事情一年不超过10次。农户遭遇病虫害从不找农技站,而是直接奔向镇政府,因为到农技站找不到人,我们都下乡收三提五统去了。”

        李毅道:“有这种事情?那镇里的干部不做事吗?”

        关鹏举道:“镇里干部也做这种事,但他们人手不够,所以就把农技站的人也拉了过去。这收三提五统的事,都是得罪人的事,镇里的干部们是不会干的,都是叫下面的人去。农技站的人最闲,也就成了乡镇干部的下饭菜。”

        李毅道:“农技站的人为什么不做事呢?”

        关鹏举道:“没事可做啊。所以,邵书记在调研之后,提出来把农技站进行改制,他有两个想法,一种是把农站技变成农技服务中心,政改企。第二种是彻底的买断所有农技公职人员,让他们下岗。最终,常委会通过了第二种方案,因为这种方案改革得更加彻底。”

        李毅道:“农技站的同志,以前是国家公职人员,现在下岗了,他们怎么办?一次性买断?多少钱买断?”

        关鹏举道:“大概是两万块一个人吧。镇里用一万五买断,市里再补贴五千块钱的困难补助。”

        李毅道:“两万块?那他们不仅比不上镇里那些下岗了还能拿到60%工资的享有行政编制的人,甚至连农民也不如,农民还有一亩三分地呢!”

        关鹏举摊开双手,无奈的叹了一声,说道:“这个事情,是市里通过的决议,我也无能为力啊。”

        李毅沉吟道:“就算两万一个人的买断费,三合县一个县,也用不着八百万吧?”

        关鹏举道:“三合县的农技站职工,有一百多人,不到两百人吧!每人两万,顶多也就是四百万左右。”

        李毅道:“是吗?那同时进行这种改革的,除了农技站,还有别的站所在进行改革吗?”

        关鹏举道:“你是说三合县吧?还有,七站八所里的很多同志,都要被改编了。”

        李毅道:“这个问题,可不是一个小题目啊!做好了,那可能成为全国乡镇机构改革的标兵,这要是做砸了,那是会引发大乱子的。”

        关鹏举低声道:“李市长,我听说,省里有意升邵书记的职,但邵书记在任上,没有做出惹人瞩目的成绩,因此,邵书记想搞一个大动作,打出自己的名出来。”

        对这个“听说”,李毅相信它的真实性。

        一个干部,要想有所进步,上面有人,是必须的,但打铁还须自身硬,你要做出扎扎实实的成绩来,让上面所有的领导都看在眼里,觉得你是一个可造之材,才能顺利的进步。

        邵逸先现在处于一个官场的十字路口。

        国内官场有很多种习惯,一是官员的升降,一般来说,是只升不降。二是任职年龄和年限的限制。

        一个官员在某个任上待得太久,没有进步,那这个官员的前途,基本上完蛋了。

        邵逸先虽然在绵州混得风生水起。但他在市委书记任上,已经快满两届了!

        如果下一届他还不能上升,那组织上很可能考虑让他去人大或是政协任职,明升暗降,退居二线!

        所以,邵逸先很着急,再不上升的话,他的锦绣官途就完蛋了!

        这么一想,李毅就不难理解邵逸先的心理了。

        难怪他刚才在电话里如此着急,命令李毅拨八百万的款子到三合县去!

        问题是,李毅有自己的改革思路!

        而且,李毅的改革思路,跟邵逸先的完全不同!

        接下来,李毅要怎么样说服邵逸先呢?

        赶在邵逸先做出更大的动作之前,李毅必须拿出自己的改革方案来,提交市委常委会议讨论,甚至要耍些手段,迫使绵州其它常委同意自己的改革方案才行!

        绵州的政治,不能任由邵逸先来玩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