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八十九章 批条到手,钱财我有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八十九章 批条到手,钱财我有

    作品:《官路弯弯

        秋紫菡明知道这个大官眼里的暧昧意味,但也不得不虚与蛇委,说道:“吴厅长,你不要总是说好啊好啊,你要是真的想把资金批给咱们,就批个白条,签个字吧。”

        吴汉章还是这么一句话:“这个好说,好说。”

        李毅心想,这事情就得趁热打铁,现在诸位领导都在,吴汉章碍于面子,不好拒绝,趁着这个机会,就叫他签字,过了这个店,就没这个村了,便对秋紫菡使了个眼色。

        秋紫菡会意,从包里拿出纸笔来,递给吴汉章,说道:“吴厅长,你就写个条子吧。你对绵州人民的好,我们都会记住的。修了桥,建了路,也是大功德一件。”

        吴汉章伸手来接秋紫菡手中的纸笔,居然想趁机摸她的手。

        秋紫菡何等机灵,当即将手一伸,把纸笔塞进吴汉章的手里,笑道:“吴厅长,有劳了。”

        吴汉章虽然心里不悦,但这种事情,他也不好说点破,何况已经伸出手来,把纸笔拿在手里了,要是不写的话,有些说不过去。

        但他并不想就这么便宜了绵州这些人,他轻轻将纸笔放在桌面上,看向宋友林,笑道:“宋省长,他们这是在逼宫啊!您是领导,您说怎么办吧?”

        宋友林淡然道:“我就知道,这宴无好宴啊。汉章同志,高书记都开了口,你要是不拨一点,这有些对不起高书记吧?”

        他这话说得圆滑,他既说了,这事情你看着办。如果你拨了款,那自然是因为自己开了金口,并且是卖高鸿业的面子。如果你吴汉章不拨款,那也是你的事情,是你不给高书记面子!

        吴汉章暗自苦笑一声,心想领导就是好做啊,随便一句话就给推托了,这好人和恶人,还得自己选择!

        高鸿业淡淡的道:“汉章同志若是实在为难,那就算了吧!我高某人的面子,也不值几个钱。”

        吴汉章吓了一跳,心想这话说得很重啊!

        高鸿业现在是省委分管组织和人事工作的副书记!他的面子,还真的很值钱呢!

        今天李毅若不是把高鸿业请来了,宋友林和自己等人,岂会眼巴巴的跑过来?还不是冲着高鸿业来的?

        “高书记,您可真会说笑,您的金面,西川省里哪个不敢给您面子啊?我只是循例向宋省长做个汇报而已。既然宋省长都同意了,那我还有什么好说的?李市长,这多的我也拿不出来,就批五百万吧,你们先拿去修桥,明年资金充足了,我再多给你们一些。”吴汉章赔着笑脸,说道。

        一餐饭,能换来五百万,绵州众官员心里都是暗自一喜。

        管志雄时刻留心这边的动静呢,听到吴汉章肯批给绵州五百万,心里也是狂喜,他原先的预期,顶多也就两三百万呢!

        这笔资金,本就没有绵州的份,这一次,无非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前来的。

        没有想到,吴汉章一张口,就给了五百万!

        李毅心里倒也挺知足了,心想有了这五百万,起码可以在北羌县多修几座好一点的铁索桥了吧?

        不料,高鸿业将筷子一放,沉声说:“才五百万?是不是有些少?”

        他可是堂堂的省委副书记!好不容易来支持一趟李毅,才拉来五百万的批款,在他想来,实在是有些太少了,对一个地级市来讲,五百万算得了什么?能做什么用?

        吴汉章脸都绿了,说道:“高书记,这笔钱,省里是有大用途的,几条省道要延长和修缮,到处都要用钱呢。这五百万,已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心想若不是开你高书记的面子,哪里有五百万给他们?给他们五十万就算不错了!

        高鸿业把眼望着宋友林,说道:“友林同志,你们交通部门,那可是最肥的部门。区区五百万,你说他们绵州拿回去后,能做什么大事?说出去,也是丢我们几个人老脸呢!未必我们这几个人,才合计出五百万来?”

        他知道这个才是交通厅的大佬!只要宋友林开了金口,那下面的人哪个敢违抗?

        宋友林呵呵一笑,说道:“汉章同志说得也没错,高书记啊,今年省里大修路啊,这钱真是不够用。”

        高鸿业道:“省里修路,那绵州难道不是我们省的一部分?绵州把路修好了,同样会记到你们的功劳簿上吧?”

        宋友林道:“那是,那是。汉章同志,你意下如何?”

        他是领导,却问属下的意见,分明存在推责的之嫌。

        这笔钱如果不出问题那自然就好,如果万一出个什么问题,那也不是他宋友林的主意了!而是吴汉章做的主!

        吴汉章道:“那就多批一百万吧!六百万,修几条桥,那是绰绰有余了。”

        管志雄等人都是一喜,高书记厉害啊,多说两句话,这又多了一百万!

        高鸿业道:“汉章同志,你堂堂一个省交通厅长,怎么恁的没有气魄?一百万一百万的加?这是科长的做法!这样吧,友林同志,我替李毅同志开句口,向你们讨要一千万的资金,凑个整数吧!如何?”

        李毅和管志雄等人都是喜上眉梢!

        高鸿业此举,真是大得人心呢!

        宋友林道:“高书记都做出了指示,那我们岂敢不遵?汉章同志,你就顺着高书记的意思办理吧!”

        吴汉章有些心痛,一餐饭,就花去了一千万?

        “是,宋省长,那我就写一千万了?”吴汉章也不忘记拉上宋友林,心想你是省领导,凡事有你撑着,我就不怕了。

        宋友林缓缓点头。

        既然想跟高鸿业搞好关系,总是要付出点代价的。这一千万,其实也不白批,既讨好了高鸿业,又和绵州市众官员修好,将来自己若是有寸进之良机,这些人一定会出手出助的。

        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篱笆三个桩。行走官场,没有一些支持者,那是爬不高的。

        所以,能做好人的时候,宋友林一定不会做恶人。

        秋紫菡道:“谢谢高书记,谢谢宋省长,谢谢吴厅长。吴厅长,劳烦你高抬贵手,写个批条吧。”

        吴汉章再也没有拒绝和反对的理由了,既然木已成舟,他也看得开了,反正批出去的是国家资金,又不是自己银行卡上的钱,批给谁不是批啊?在这里批了,既卖了高书记的好,又可以得到秋紫菡这样的美人欢心,何乐而不为?

        秋紫菡当即铺开纸张,把笔递给吴汉章。

        吴汉章接过笔,在纸上沙沙的写了几行批文,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李毅斜眼看了看,微微点头,对秋紫菡使眼色,然后看向宋友林。

        秋紫菡会意,谢过吴汉章后,对宋友林道:“宋省长,这个批文,您也是同意了的,将来我们修路建桥,要立碑的,这碑文上肯定也会刻上您的大名。就请您也在上面签个字吧。”

        宋友林道:“这女娃娃,很会说话啊!”接过笔,在批文上签上自己的名字。

        一桩大事搞定,宾主皆欢。

        接下来就是一轮又一轮的敬酒。

        几轮酒喝下来,很多人都有些微醉了。

        李毅便打起扶贫办的主意来,笑道:“余主任,你看看,吴厅长多大方啊,一字批文,那就是一千万啊!我们市去年和今年的扶贫款,你是不是也给我们结了?”

        余仁轩道:“李市长,咱们明人面前不说暗话,当着这么多领导的面,我也不敢说假话空话套话。”

        李毅道:“正该如此,我们做官员的,就应该说真话,讲实话!余主任的办事风格,我欣赏。”

        余仁轩道:“我们扶贫办的资金的确是不足啊。多的我也没有,今天高书记和宋省长都在这里,我要是一分不给,估计也说不过去,这样吧,我们先把去年的钱款给你们划过去。这其它的,那就要再等等了。”

        李毅微微一讶,心想这一次余仁轩很大方啊!没有任何波折,就同意划拨去年的扶货款。

        高鸿业似乎也知道扶贫办的情况,说道:“李毅,仁轩同志说得不错,今年扶贫款确实有些不足,能先把去年的结算,也就不错了。”

        李毅笑道:“如此甚好啊。”心想还是高书记的话管用啊!

        管志雄等人也都是舒心爽快。绵州市里追讨了快一年的扶贫款,怎么讨都讨不回来呢!李市长一出马,马上就搞定了!

        李毅心里也很高兴。

        扶贫款再加上交通厅的拨款,那绵州市就有一大笔钱用。

        再加上超市联盟罚的那三千万,财政马上就可以多数千万的款子,足够李毅用一阵子了。

        事情都谈完了,接下来就是吃好喝好的时候,李毅号召绵州市来的几个干部,轮流向几个领导敬酒。

        这样的酒宴,不喝酒了,那就是代表不尽兴,不到位!代表着感情不够深厚!

        吴汉章有了几分醉意,嘴里的话多了起来,挑逗坐在身边的秋紫菡。

        秋紫菡为了躲避吴汉章的骚扰,只得不停的灌他喝酒。

        李毅虽然看不过眼,但此情此景,也不便多说什么。只要吴汉章不做太过分的事情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