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七十九章 请客是一门学问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七十九章 请客是一门学问

    作品:《官路弯弯

        和杜文达混熟,这只是李毅的第一步。他当然不会等到明天再来跑一趟。

        接下来,他要继续忽悠杜文达,获得接近宋友林的机会。

        宋友林就在旁边房间里,推开门可以和他对话,但这扇门并不是那么容易进去的!

        李毅不再是少不更事的小儿郎,不能再像以前那般莽撞的破门而入。

        今天是要请人吃饭呢!持之以礼,是必须的。

        “杜秘书,我是新上任的绵州市长,今天是头一回来拜见宋省长,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想请宋省长和杜秘书吃个饭。其实就是一句话的时间,哪怕两分钟就够了。你就看着安排两分钟时间呗,省得我明天又跑一趟,你也难得麻烦啊。”李毅笑道。

        杜文达道:“请客吃饭啊?李市长,我劝你还是回去吧!咱们宋省长,从来不接受别人的吃请。”

        李毅故作吃惊的道:“宋省长这么讲原则啊?我这只是普通的拜会,并没有什么目的。想必宋省长不会拒绝吧?”

        杜文达道:“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请宋省长吃饭呢!他要是每个人都答应的话,恐怕一天吃十餐也应付不来。所以,宋省长定下个规矩,一律不接受请吃请喝!”

        李毅道:“杜秘书,别人的请吃,宋省长可能不会答应,但我的请吃,他一定会答应!”

        “哟!”杜文达嗤的一笑,摇手道:“李市长,你更不行了。你跟宋省长一点交情都没有,他怎么可能接受你的请吃呢?”

        李毅道:“杜秘书,我还真有这个本事,有让宋省长不得不答应的本事!”

        杜文达摇头晃脑的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上次锦城市长来请宋省长吃饭,宋省长都给拒绝了!李市长,相信我的,你还是趁早打消这个念头吧!”

        李毅道:“杜秘书,你不信我?”

        杜文达道:“李市长,你要见宋省长,我可以帮你安排,但你说你可以请动宋省长去吃饭,这绝对不可能。我是不会相信的。”

        李毅道:“杜秘书,这样吧,我跟你打个赌吧!我要是请动了宋省长,你可得答应我一件事情。”

        杜文达笑道:“别说一件,便是十件,我也敢跟你赌!”

        李毅道:“不需要,只要一件。现在你帮我安排两分钟时间,我要是请不动杜省长,我随便你罚。便是叫我扮狗叫,我也认了!”

        杜文达略感诧异,心想这人比我还小呢!居然能当上绵州市长,而且口气这么大!难道这家伙真的有几把刷子?

        但他还是不会相信李毅的话,因为他对宋友林太了解了,因此他敢打这个赌。

        另一方面,他又实在很好奇,李毅凭什么这么有把握呢?

        人都是有好奇心的,也有好胜心。

        李毅就是利用了这两个人性的弱点,成功的把杜文达的好奇心和好胜心挑起来了。

        杜文达道:“两分钟?这可是你说的。”

        李毅道:“君子一言,快马一鞭!你要不信,可以立下军令状。”

        杜文达笑道:“那倒不必,你是堂堂市长,还会骗我不成?行,等会里面的人出来,你就可以进去。宋省长有十分钟的休息时间。这十分钟说是休息,其实也没什么时间,我可以帮你安排。”

        李毅道:“那就多谢杜秘书了。”

        杜文达道:“李市长,你要真失败了,我还真要叫你做件事情!”

        李毅道:“那你就好好想想吧!不论多难,只要我做得到,我就不会违约!”

        杜文达笑道:“行,那我得想个难题才行。这要是容易了,跟你的身份不配啊!”

        李毅呵呵一笑。

        不一会,里面走出来一个中年男人,跟杜文达打一声招呼便走了。

        杜文达进去了一会,就出来请李毅进去。

        李毅微微一笑,道了声谢谢,迈步走进宋友林的办公室。

        杜文达心里敲鼓,很想在旁边看着,听听李毅是怎么跟宋友林交谈的。

        但李毅一进去,宋友林便对杜文达说道:“小杜,帮李毅同志泡杯茶。”

        杜文达只得出来泡茶。

        李毅笑道:“宋省长客气了。”

        宋友林并没有传说中那样是个铁面阎罗,他给李毅的,是一种很儒雅的感觉。

        李毅甚至对他还有几分亲切感。

        因为宋友林的气质,跟温玉溪很接近。

        温和谦达的外表,却又隐藏着不可冒犯的威严!

        “李毅同志,你刚到任不久吧?是咱们西川省的新任地厅级干部啊!”宋友林道。

        李毅道:“宋省长,我今天来,并没有特别的事情,只是想代表绵州数百万老百姓,请您吃个饭,感谢您。”

        宋友林道:“这个题目可有点大!但又不合实际啊!绵州人民有什么要感谢我的?”

        李毅道:“宋省长,你分管交通工作以来,在绵州修了三条路。这三条路,带给绵州人民无比的方便和快捷,惠及了全市数百万百姓啊!所以,我应该代表他们,请你吃个便饭,喝杯水酒,以示谢意。”

        宋友林忍不住轻轻一笑:“李毅同志,每个人来请我吃饭,所立的名目都各不相同,你的这个原因,是最特别的。”

        李毅道:“那您肯定不会拒绝吧?”

        宋友林摆了摆手,说道:“不行啊,我最近忙得不可开交,这请吃请喝的,都排到年后去了!”

        李毅心想,宋友林这是在婉转的拒绝啊!他肯婉转,而不是直接拒绝,就证明他对我并无厌恶之感,此事或许还有回旋余地。

        “宋省长,我不仅请了您,还请了省委高副书记。”李毅平视宋友林,缓缓说道。

        “高副书记?高鸿业同志?”宋友林的眼皮微微一抬。

        李毅道:“正是高副书记,宋省长,你跟高副书记之间,应该可以聊聊吧?”

        这是在试探。

        其实李毅根本就没有请高鸿业,他来到西川后,还没有去拜会过高鸿业呢!

        这种试探有两层意思。

        如果宋友林跟高鸿业是朋友,那他自然就会答应李毅的请吃要求了。连高副书记都参加了,你当然得参加吧?

        另一方面,如果宋友林听到高鸿业的名字后,表现得很反感,那就证明宋友林不会是高鸿业的朋友,那自然也不是李毅的同盟了!

        一句话,就可以探测出宋友林是敌是友。

        宋友林沉吟一会儿,说道:“李毅同志,你跟高副书记是什么关系?”

        李毅笑道:“没有什么关系,只是上次来西川公干,跟高副书记打过一次交道,承蒙他帮过我不少的忙,所以想他吃个饭,表示感谢。”

        宋友林道:“哦!我想起来了。那时,你还在京城工作吧?是下来指导我省的国有企业工作。”

        李毅道:“想不到宋省长居然记得这么清楚。”

        宋友林道:“那次的事情,闹得轰轰烈列烈的,我能不知道吗?”

        李毅道:“那明天晚上的宴会,您有空出席吧?”

        宋友林呵呵一笑:“哎呀,我早就想和高书记一起聚聚了,只是一直不得空闲,加上你抬出几百万绵州人民来压我,令我难以抗拒啊!”

        这时,杜文达端着茶走进来,正好听到宋友林说出这句话,整个人都怔住了,心想这个李毅,还真的只用了两分钟,就说“动了宋友林?

        他到底用的什么方法啊?他怎么就答应李毅去吃饭呢?

        宋友林道:“小杜,你看看,我今天晚上有没有什么应酬?有的话全给我推了!”

        杜文达小声的说道:“宋省长,今天晚上,你有一个宴会呢!”

        宋友林道:“推了!”

        杜文达心里更是疑惑,心想李毅用了什么魔法,居然令宋友林如此听他的话?

        李毅时刻注意着时间,知道宋友林还要出席一个活动,就不便多打扰,聊了一会,便起身说道:“宋省长,那您先忙,我们明天晚上见面。具体的,我们电话联系。”

        宋友林缓缓点了点头,说道:“好。”

        走出来后,杜文达迎上来,问道:“李市长,你可真有本事,宋省长还真的被你说动了。”

        李毅微微一笑:“杜秘书,你别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啊,到时我要是有事情请你帮忙,你可不能爽约。”

        杜文达倒也是个爽快人,笑道:“愿赌服输。”

        李毅跟他握手,然后慢慢踱出来。

        秋紫菡和田华见他出来,都迎上来。

        “李市长,宋省长答应了?”田华问。

        李毅嗯了一声:“答应了。”

        秋紫菡笑道:“李市长出马,手到擒来啊。我们就是出来给你当当陪衬罢了。”

        李毅呵呵一笑。

        罗劲这次开了一辆黑色丰田过来,显得低调了许多。

        回到宾馆,管志雄那组人还没有回来,等了两个小时,才见到他们一脸沮丧的回来。

        李毅问道:“志雄同志,怎么样了?”

        管志雄苦笑一声,说道:“李市长,我辜负你的重托了,吴汉章没有同意。这人真是的!在电话里答应得好好的,结果却当面拒绝了我!”

        李毅道:“无妨,你把他电话给我,我来给他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