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七十章 蓝诗语受欺负了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七十章 蓝诗语受欺负了

    作品:《官路弯弯

        和霍明春的一番交谈,让李毅了解到了绵州诸方势力的最深层次。

        而邹志军给霍明春出的这一招,则让霍明春顺利的这一劫。

        李毅相信了霍明春的话,也能理解他的难处,因此并没有再为难于他。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有时候,该睁眼的时候就睁眼,该闭眼的时候就要闭眼。

        霍明春掐着下班这个点前来,还有一个用意,那就是想请李毅吃个饭,但李毅以有饭局为由拒绝了。

        各路诸侯争相前来朝拜,标志着李毅主政绵州,总算是破冰开局了。

        而这仅仅是他在西川大地政治生涯的开始。

        下班来到珍肴阁。

        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特色美食,总有一些出名的酒楼饭馆,继承了传统的厨艺,闻名于世。

        川菜是八大菜系之一,各种美食动人食指。

        李毅是南方省人,惯能吃辣椒,但对川菜中的麻,却不太喜欢,每次去吃饭,就会特意嘱咐厨师,不要放麻料。

        珍肴阁在绵州很有名气,李毅早就有所耳闻。钱多送李毅到地方后,便载着秘书田华离开,送他回家。

        这也是李毅的优良传统,自己的秘书,必定会由钱多接送。

        珍肴阁是一座仿古代风格的建筑,和某省的著名饭店火宫殿风格接近。

        走近门口,身着旗袍的服务员拉开防风帘,恭请李毅入内。

        房里的空调开得很高,走进来就有一股扑面而来的热浪,各种佳肴美味的混和味道直往鼻端钻。

        “先生,欢迎光临珍肴阁,请问几位?”一个领班走过来,热情的招待李毅。

        李毅看了她一眼,她穿着及膝旗袍,穿着一双黑色丝袜,露出雪白的藕臂,胸口鼓鼓的,显出里面非凡的材料。

        在这冬天的绵州城里,女人们都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地方,这种装扮,算是一抹亮点。

        领班感受到李毅的目光,并不以为意,只是微笑着领李毅往里面走。她每天迎来送往,什么样的男人没有见过?像李毅这样只是行注目礼的男人,算是十分绅士了,有些臭男人,不只看,还要调戏甚至动手动脚的呢!

        “我朋友已经订了包厢。我朋友姓蓝。”李毅说道,同时移开目光,打量店内的环境。

        “李毅,在这里!”蓝诗语从前台走过来,笑道:“我估摸着你也该来了,本来想去门口迎接,怕你车里的司机和秘书误会。”

        李毅眼前一亮,蓝诗语穿着一条黑色的迷你紧身包臀短裙,披着一件白色的貂皮大衣,窈窕姣美的身材,展露无遗,高耸丰满的胸部,宛如一双山峰,引人注目。肤如凝脂般柔滑,散发着洁莹的光芒。

        那个领班见到蓝诗语这样的尤物,顿时自惭形秽,羡慕的看了李毅一眼,心想这男人好福气,能交到这么漂亮的美女。

        李毅淡淡一笑:“蓝总,你好。”

        蓝诗语握住李毅的手,说道:“那我是不是也该称呼你的职务呢?”

        李毅呵呵一笑:“随便吧!”

        蓝诗语请李毅到包厢就坐,满面笑容的说道:“早就应该请你了,但这两天实在太忙。所以才拖到今天。”

        李毅道:“你是老总,当然忙碌嘛。蓝总,说到投资,我还正想找你谈谈呢!”

        蓝诗语娇嗔的道:“跟我在一起,非得谈工作吗?不然就没话说了啊?”

        李毅道:“蓝总,这可是你喊我过来的原因啊!”

        蓝诗语幽幽说道:“难道我们之间,除了谈工作谈投资,就没有别的话可以说了吗?”

        李毅轻咳一声,转移话题,叙起旧来,问道:“江州那边的业务发展得怎么样了?”

        蓝诗语道:“还行吧,只要政策不变,我们公司就可以不停的盈利下去。”

        李毅道:“这是企业和政府之间互惠互利的投资行为,相信江州政府不会胡乱改变现行的优惠政策。”

        蓝诗语道:“那可难说得紧。有些地方官员,哪里管咱们投资商的死活啊?只要他们腰包里鼓起来就行了。无休无止的剥削我们。”

        李毅笑道:“江州那边,应该没有这种胆大的官员吧?”

        包厢里没有外人,蓝诗语便称呼起李毅的职务来,说道:“李市长,你在的时候,还算好,你这一离开,唉,江州市那些小官吏们,都跑到咱们公司伸手来了。”

        李毅双眉微蹙,心知蓝诗语没有骗自己的必要,蓝天集团在江州的投入不算少,算是一尊大财神爷,某些见钱眼开的官吏,只怕真的会找上门去要钱。

        “我已经离开江州了。”李毅轻轻一叹,说道:“早知道我就回江州工作了。”

        蓝诗语笑道:“别,你要是回了江州,我又来了绵州,那我们就不能在此地相见了。”

        李毅道:“蓝总,有空我会回江州一趟,专门替你解决此事。”

        蓝诗语道:“那就谢谢李市长了。”

        李毅心想,自己虽然离开江州政坛了,但那边的熟人还是有蛮多。江州算是他政治生涯里第一个比较重要的据点,在那边工作时,他也是着意经营,发展了不少铁杆哥们。

        虽说人走茶凉,但李毅毕竟还是在官路上发展,而且形势喜人,相信那边的人,不会如此势利,不认李毅了吧?

        蓝诗语好看的眉毛忽然弯了起来,轻轻一叹。

        李毅收回思绪,问道:“怎么了?”

        蓝诗语道:“没什么。我已经点了菜,你过目一下,看看合不合你的口味。”

        李毅接过菜单看了一眼,点头道:“行,另外,叫厨师不要放麻料,我实在吃不习惯。”

        蓝诗语便叫过服务员,把菜单递了过去。

        李毅问道:“蓝总,是不是在绵州遇到什么麻烦了?”

        蓝诗语道:“一点小事,我能搞得定,不想劳烦你李大市长。不然,显得我请你吃个饭,却是有事相求一样。”

        李毅哈哈笑道:“有事就谈事嘛!我又不是外人,且跟我说说。”

        蓝诗语听到这话,心里一暖。随即眼眶一红,说道:“李市长,我还真受人欺负了!”

        李毅道:“谁敢欺负你呢?”

        蓝诗语道:“谁知道他是谁啊!一个登徒浪子。我不是调到这边来打理生意吗?那天一个人开着车子去办事,半路上碰到一个神经病,开着车子紧追我不放,并排而行,说些污言秽语,气得我不得了。”

        李毅道:“那你就脱下高跟鞋,砸过去!朝他的眼睛扔!包管他马上歇菜。”

        蓝诗语扑哧一笑:“早学你的招就好了。我是个淑女啊,只知道停车跟他去理论。这不停车还好,这一停车,那家伙可兴奋了,跟闻着花粉香味的蜜蜂一般,紧盯着我不放,还敢动手动脚的呢!”

        李毅道:“有这种狂风浪蝶?你直接一脚踢过去,踢爆他的小蛋蛋呗!”

        蓝诗语瞪大双眼,问道:“小蛋蛋?是什么东西?”

        李毅暴汗,心想这丫头不会还是个雏吧?连男人的这个东西都不懂?

        “后来我报警了!”蓝诗语也没追问,大概意识到不是什么好话了。

        李毅道:“嗯,就该运用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

        蓝诗语道:“报警之后,我更郁闷了!你们绵州的公安,都是什么素质啊?我报的警,他们不帮我,却偏偏帮着那个流氓!还说是我穿得太过暴露,招惹人。还说、还说我穿得像个鸡,就别怪男人追逐!气死我了!”

        李毅道:“你在哪条路上报的警?”

        蓝诗语道:“就在人民路啊!李市长,要不是因为你在绵州当市长,我相信你,不然,我早就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哪敢还在这里投资啊?”

        李毅铁青着脸,心想她在人民路报的警,去的估计是人民路公安分局的人,这件事情不敢查清楚。

        “那后来呢?”李毅问。

        “后来我骂了他们一顿,就离开了。”蓝诗语道:“我就是太气愤了!”她双手捏拳,用力的举了举,表达她无上的愤怒。

        李毅道:“这件事情,我代表绵州市向你表示歉意。”

        蓝诗语道:“又不是你欺负我,你道什么歉啊?”

        李毅道:“我是市长,你在绵州受了欺负,这里面也有我的一份责任。我应该向你道歉。”

        蓝诗语道:“算了吧,都过去了。李毅,那些公安,你还真得好好管管。”

        这时菜上来了,两个人一边吃一边聊。

        吃过饭,李毅抢着要付账,说自己是主,她是客,理应自己来买单。

        蓝诗语哪里肯让他买单,伸手握住了李毅的手,不准他付钱。

        两个人正争执不下时,一个油腔滑调的声音响起来:“哟,美女,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还记得我吗?”

        蓝诗语转身,怒道:“又是你这个流氓!”

        那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胖得跟个猪似的!一双色眯眯的眼睛,直往蓝诗语身上溜达。

        李毅问道:“你刚才说的就是他?”

        蓝诗语道:“就是他!”

        蓝诗语和李毅的手还纠缠在一起呢,那家伙嘿嘿一笑:“哇噻,勾搭了一个小白脸啊!”

        李毅二话不说,上前两步,啪啪两个耳光扇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