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十一章 冬雷行动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十一章 冬雷行动

    作品:《官路弯弯

        管志雄一再被李毅提及缺点,心里有气,说起话来,也就格外的冲。

        李毅道:“管志雄同志,你莫着急,开会之初,我就定下了调子,今天不是批判会,也不是批评会,有什么问题,我们可以敞开来谈。我们开会的目的,是为了找出问题并解决它。”

        管志雄道:“要解决问题?很简单啊,有钱就行了。问题是咱们有钱吗?我们拿什么去修路?拿什么去改善交通?只要有钱,咱想干什么,就能做什么。”

        李毅道:“咱们不能这么想,做工作,没有一点难度,那还有什么挑战性?在资金不足的情况下,我们也要想办法把工作做好,这才显出一个人的能力和才干。”

        管志雄砸巴一下嘴唇,说道:“我是没有这个能力,就看李市长你有没有这个才能了。”

        李毅道:“管志雄同志,我们的政府,要想永远保持先进性,要想不断的有所进步,就不能老是因循守旧,不思进取!对我们的领导干部,也应该像企业那样,实行有能者上,无能者下的方针!”

        管志雄扬起眉头,气冲冲地说道:“李市长,你这是什么意思?想赶我下台吗?”

        李毅摆了摆手,说道:“管志雄同志,你莫这么激动嘛。你这么一说,岂不是承认自己是个无能者吗?男人,可不是说自己不行。我相信,你一定能分管好自己的工作,在自己分管的领域内做出应有的成绩来。”

        管志雄脸色稍缓,心想自己的确过于激动了,不能被李毅牵着鼻子走啊,便说道:“我分管的工作那是当然会做到最好。现在就要看某些人的表现啰!光靠光嘴巴说,是说不出政绩来的。”

        李毅知道他是在暗讽自己,并不以为意,说道:“谈到这个交通问题,我还有一点要求,想跟同志们商量。北羌县少数民族聚集地,多在高山盆地,很多地方交通十分不方便,两地之间,无路无桥,单靠一条钢筋索道通行,连小孩子上下学,都要走这样的索道,实在危险异常。大家可有解决的办法?”

        宗德超笑道:“李市长,你才来绵州几天时间,却是半个绵州通了,对绵州上上下下,都甚为了解啊!”

        李毅道:“我肩负重任,来到绵州当市长,心怀忐忑,怕不能胜任啊。因此,来到绵州之后,我就到处去看了看,尽快熟悉绵州的风土人情,了解绵州市的现状,为绵州的发展献计献策。可惜,我个人能力有限,虽然看到了诸多苦难和弊端,暂时却没有能力完全改观,在座诸君,都是绵州市的老领导老干部,希望在今后的工作中,大家群策群力,团结一致,为建设美好绵州而尽力。”

        副市长吴定坤道:“李市长说到这个北羌县的索道,我倒是身有体会,我因为分管教育工作,有一回去北羌县的一所希望小学参加落成典礼,就亲自坐了一回高空索道,当时也是觉得好玩,但坐上去之后,就心惊胆颤,回来的时候,就敢再坐了。很多学生都是靠这个索道往返学校,这的确是个大问题。”

        李毅问道:“管志雄同志,还有交通局的许强同志,你们是这方面的行家,请你们发表一下意见吧!”

        管志雄道:“高山上修路,本就不容易,如果要在悬崖上架桥,那就更不容易。这个有难度。”

        李毅看向窗户下面坐着的交通局长许强。

        许强是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长相普通,一米七左右的个子。刚才李毅和管志雄口水大战,他端坐未动,不曾插嘴。

        此刻李毅点名点到了他,他便缓缓说道:“李市长,悬崖上建桥,这个难度相当大。顶多建条铁索桥,要是建石拱桥或是铁架桥梁,工程量是十分巨大的,从成本上考虑的话,很不划算。”

        李毅皱起眉头,摸着下巴,心想许强和管志雄是管交通的领导,他们的回答应该算是专业的答复了,看来自己当初还是想得太过天真了。

        当李毅经过那段惊魂之旅后,就在心里默默许愿,回来之后,要改变羌族人民行路难的问题,他虽然早有心里准备,知道在那种地方建桥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但没有想到会这么难,连交通局长都建议不要去建桥。

        许强道:“铁索桥,就是在悬崖两侧拉起铁索,上面铺上木板,虽然简单,但比起一根索道来,还是要安全许多,也方便许多。就是这样的工程,做起来也是很麻烦的。北羌县那些架索道的地方,我大体上都知道,地势险峻,有的两侧高低不一,加大了架桥的困难系数。”

        李毅听了,缓缓点头,心想许强说的都是大实话。要想彻底改变北羌县少数民族的落后状况,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他们迁居出来,推进新型城乡一体化的进程。

        就绵州市目前的情况来看,想达到这一步,还有很长的路在走。在条件成熟之前,李毅不会轻易抛出城乡一体乡建设这个议题,以免以讹传讹,引起不必要的混乱。

        吴定坤道:“如果只是想让学生们上下学安全一点的话,这个问题还是很容易解决的。乡村和寨子里,只有小学,我们只需要加以部署,合理的分配教学资源,在适当的地方,多建几所规模小一点的小学校,那就可以解决上学难的问题了。”

        李毅道:“定坤同志和许强同志的建议都很好,我觉得现阶段来讲,如果能一起实施,那是最好的。”

        财政局长潘正东说话了:“李市长,绵州的家底是什么样子,我可都向你交了底了,这又是修桥,又是盖学校的,财政拿不出这笔钱来啊。”

        李毅严厉的眼神看了潘正东一眼,心想我还没有开口呢,你就拿话堵住了!看看许强,问道:“交通局的预算里,还有盈余吗?”

        许强道:“李市长,硬要挤的话,修上一条半条铁索桥的资金,还是挤得出来的,但先修哪个寨子的?这可是个问题。乡民们都喜欢攀比,大家都走索道时,也许相安无事,如果先修某个寨子,而不修其它的寨子,那很可能会出大问题。”

        李毅心想,许强提出来的问题也值得深思啊!民族问题,向来需要小心对待,一个不小心,酿出民族矛盾来,那就更难收场了,同时觉得这个许强说话挺有意思的,他要么不说话,说出来的话,句句都能敲到点子上。

        “这样吧,许强同志,你对当地情况比较熟悉,回头你再去调研一次,做一个可行性报告给我看看,具体情况,咱们再开会讨论。”李毅缓缓说道。

        许强在笔记本上记下来,说道:“好的,李市长。”

        李毅道:“接下来这件事情,谈论起来,就比较沉重了。”将目光落在公安局长程登云身上,说道:“程局,麻烦你说一下黄金铺乡刘文夫妇的那个案子。”

        程登云应声起立,打开本子,照本宣科,读了一遍刘文夫妇的案情通报。

        刘文夫妇的案子,知情的人并不多,与会同志中,很多人还是头一回听到,都表现得很震惊。

        高天真和易丽两个女同志更是惊诧莫名。

        易丽道:“有这种事情?这是真的吗?”

        李毅沉声说道:“千真万确,这是我亲眼目睹的。”

        会议室里马上响起一片窃窃私语,大家低声交谈,议论起这件事情来。

        李毅道:“今天正式通报这件案子,是想引起同志们的重视。同时,也带给我们太多的反思。黄金铺乡咱们绵州评选出来的最富裕的乡镇!但这个乡镇上的人,到底是因何致富的?大家可否清楚?”

        副市长彭剑说道:“李市长,这应该只是个案吧?不能因点及面,把一个富裕乡镇的人都给否定了。为富不仁的人,固然大有人在,但更多的人,还是老实本分的,他们诚实经商,赚的是辛苦钱。”

        彭剑是分分管监察、司法、消防、人民武装、法制、信访、打击走私工作的副市长,在政府方面,跟司法有关的事情,他最有发言权。

        李毅道:“我也希望如此,但种种迹象表明,黄金铺乡的富裕之路,十分可疑。因此,我打算,在市里成立一个专案小组,专门调查黄金铺乡的财富来源,在年底之前,举行一次冬雷行动!彻底把隐藏在黄金铺乡背后的黑色利益团伙揪出来!狠狠的打击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彭剑同志,这个工作,政府这边,就由你牵头,程登云同志,你协助彭剑同志,成立专案小组,进行冬雷行动!”

        静,会议室里忽然一片安静。

        李毅沉声道:“你们没有听明白吗?”

        彭剑道:“李市长,有这个必要吗?黄金铺乡是富,但富不是罪吧?难道因为他们富裕,我们就要调查他们的财富来源?这样的命令,请恕我无法接受!”

        李毅冷冷的注视彭剑,这是他接受到的第一次拒绝和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