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十二章 惊魂之旅,少女的唇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十二章 惊魂之旅,少女的唇

    作品:《官路弯弯

        眼看着那两个小孩子滑到了那边,爬上了山坡,李毅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梁老,你滑过没有?”李毅问。

        梁凤平笑道:“滑过。”

        这时有一个村民骑着自行车过来了,这人穿着羌族服饰,穿土布长衫,外套羊皮或棉布长背心,包头巾,缠绑腿,他看了看李毅等人,用普通话问道:“你们是要过去吧?”

        李毅道:“是啊,大叔。你骑着自行车,还带着这么多的货物,这能过去吗?”

        村民道:“过得去,经常过。”

        李毅道:“这篮子只能坐一个人,你这些东西怎么放?”

        村民道:“我有办法。”

        他走到索道边,拿着一根绳索拉动,把那边的篮子拉了过来,然后左手提着一筐子东西,可以听到鸡叫的声音,看来里面关着一筐子鸡呢!右手将自行车挎在胁间,翻身上了篮子。

        篮子很小,只能坐一个人,他坐进去后,筐子和自行车全部放在篮子外面提着。

        李毅睁大了双眼,像看杂技表演一样,看着这个村民晃悠悠的荡过去,一颗心再次提到了嗓子眼。

        从李毅这个角度看过去,空中只有一根细细的钢索,下面吊着一个大大的木篮,篮子里坐着一个男人,男人手里提着一个大筐子和一辆自行车!

        “这太危险了!”这是李毅唯一的感叹。

        到中间时,那村民重心不稳,忽然一歪,身子往右边的自行车这边歪斜,整个人差一点就从篮子里翻下来!

        李毅哎呀一声,喊道:“小心!”

        幸亏村民左手提着的筐子救了他的命,那筐子卡在吊篮的两根粗绳中间!

        借着这个力量,村民快速的坐正了身子。

        那个装鸡的筐子却翻了过来,几只鸡扑腾着翅膀,从筐子里飞将出来,咯咯叫着,扑腾了几下,从高空中落将下去。

        李毅暗道一声好险,低声看过去,只见那些鸡很快就落入到云雾之中,直到落地,也没有听到个声响。

        “好险!”梁凤平伸手抹了一把脸,说:“李市长,要不我们还是从那边绕过去吧!”

        李毅道:“梁老,你特意带我来这里,就是想让我看看村民们的生活状况吧?”

        梁凤平笑道:“有些事情,你看到就行了,没有必要去体验。”

        李毅道:“这样的索道在这边多吗?”

        梁凤平道:“也不是很多吧,具体的我也没有统计过。据我所知,有些地方连吊篮都没有,只有一根保险带可以绑着腰,还有的连保险带都没有,只有一根钢索,想过去,只能用衣服或是毛巾当滑轮吊过去!”

        李毅听得直皱眉头,说道:“这可不是个办法,学生伢子这样子上学,实在太危险了!”

        梁凤平道:“可是又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呢?修路铺桥?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市里没有这笔资金和预算,就算有钱,他们也不会把钱用在这种小地方,多少富裕乡镇和县城都等着钱去修路呢!”

        李毅轻轻一叹,负手而立,凝目望过去,看到那个村民已经上了山坡。那边有一个老人正在等着,他们两个显然相熟,见面之后聊了几句。

        那个老人挑了一担担子,颤魏魏的上了吊篮,那吊篮左右摇晃了十几个回合才慢慢的定了下来,老人将担子横放在篮子上,飘了过来。

        李毅道:“这边的村民,个个都是杂技演员啊!”

        那个老人坐着吊篮过来,李毅上前帮忙,帮他把担子提了上来。钱多上前扶着老人出吊篮。

        “老人家,你今年高寿啊?”李毅问。

        老人只会说当地的土话,回答了一句什么,李毅没听懂。

        梁凤平用土话跟他交流,然后告诉李毅:“他今年七十八了。”

        李毅道:“梁老,你还会说羌族语啊?”

        梁凤平道:“我妻子就是一个美丽的羌族姑娘。只可惜,她去世得早。还没来得及给我留下一儿半女,就跟我阴阳两隔了。”

        李毅讶道:“原来如此。”

        梁凤平喟然长叹道:“以前我常来这里,我的这点羌族语,也是跟她学的。”

        李毅道:“梁老,那你前妻去世之后,一直没再续弦吗?”

        梁凤平道:“十年生死两茫茫,不自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唉,除却巫山不是云。”

        李毅忽然一下子就读懂了梁凤平。以前听说过,梁凤平是大学教授,后来居然去戴发修行了!估计就是因为妻子的忽然离世,带给他很大的打击吧!

        每个人都有一段伤心往事啊!梁凤平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呢!

        老人家挑着担子走远了。

        李毅道:“我们就坐这个索道过去吧!我也体验一下这个索道的滋味。”

        钱多道:“毅少,这个的危险系数比较大,你身子金贵,就不要冒这个险了。”

        李毅摆了摆手,说道:“人命都是一样的,没有什么贵贱之分,村民们敢在上面耍杂技,我李毅为什么就不能坐一回呢?走吧!”

        说着,李毅扶着铁索,跳进了那个小篮子里。

        李毅是个成年人,身体比较重,这一跳进去,那篮子马上就左右晃荡起来,晃荡的幅度还很大,吓得梁凤平和钱多连忙伸手去扶。

        梁凤平道:“李市长,我们还是绕一点路算了吧!”

        李毅稳住重心,慢慢坐了下去,说道:“没事,没事。”

        身子坐在篮子里后,马上就平稳了不少,李毅松开钩子,那篮子便缓缓往那边滑过去。

        李毅坐过索道,也坐过过山车,那些项目比过这个来,那真是大巫见小巫了!

        两侧是悬崖峭壁,下面是万丈深渊!

        上面只有一根铁索!篮子是木头做的!还是四面镂空的!

        李毅张眼一望,四处都是深渊!下面坐着的木板,更是吱吱呀呀的作响!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断裂。

        想到那些小孩子,每天都要坐这样的索道前去上学,李毅心里涌起一种莫名的感慨!

        很多人变得很富有了,但还有很多人挣扎在贫困的边缘!

        很多人住在学校边不想去上学,却有很多人每天都要冒着生命危险赶远路去上学!

        正自感慨时,李毅忽然听到一声一清脆的木头断裂的响声!

        一种对危险的本能感知,让李毅猛然站了起来!

        这边的梁凤平和钱多一直在留神李毅,见到他忽然站起来,便知道出事了,都着急的大声喊道:“李市长,怎么了?”

        李毅来不及回答他们,因为下面的那块木板已经断裂开来!

        怎么办?这要是掉下去,那就是粉身碎骨!

        急忙之中,李毅双手攀住了钩住吊篮的铁钩子,双腿一分叉,踏在木篮子的围栏上。

        钱多和梁凤平吓得心都跳到嗓子眼了!

        只看到两块断裂的木板坠向深渊!

        “毅少!”钱多声音发颤,带着明显的悲怆情绪。

        如果李毅的性命交待在了这里,那钱多多半能跟着李毅从这里跳下去!

        梁凤平虽然老稳持重,但也捏了一把冷汗,李毅可是自己引到这里来的!如果李毅有个好歹,那怎么对得起李毅和他的家人?

        两个人都睁大了眼,瞪着空中那个摇摇晃晃的吊篮。

        看着别人坐这个玩意,是那么的轻松和简单,看到自己关心的人坐这个东西,立即就有一种提心吊胆的感觉!

        这就不是人玩的东西啊!

        李毅双手吊稳了之后,长长吁了一口气,喊道:“我没事!”

        吊篮缓缓达到了终点!

        梁凤平和钱多紧张的身子终于放松下来。

        李毅松手要下来的时候,忽然下面的吊篮再次往下断裂!整个吊篮都断了!掉落到无底深渊里!

        梁凤平和钱多再次紧张的提心吊胆!

        李毅还吊在钩子上呢!

        “哎唷!小心!”一个清脆干爽的少女声音传来。

        紧接着,一只温凉的玉手伸过来,握住了李毅的腰。

        “不要害怕,放松,相信我,我抱你下来。”少女在李毅身后说道:“我喊一二三,你就松开双手。”

        李毅现在是吊在半空中的,闻言道:“姑娘,我没事,你要小心了!”

        少女道:“别怕,我力气很大的。你一定要相信,我会救你上来的。”

        李毅说道:“这样太危险了。我还是吊到索道上去,慢慢吊过去吧!”

        少女道:“来,听我的!”少女的右手抱住了李毅的腰,一只手吊在山坡上的索道上,轻声喊道:“一、二、三!放手!”

        不知道出于何等考虑,李毅居然真的松开了双手!

        少女抱着李毅,用力往后一弹,她和李毅的身子同时往后面的土坡上倒落下来。

        李毅生怕连累她一起掉下去,本身也用了一个向后的倒地之力,两个人的力量加在一起,还是有很大的冲劲,同时摔倒在地面上。

        怕压到身后姑娘,李毅一倒地,马上就往旁边滚。

        但那个少女的手还压在李毅的腰下,紧紧抱住李毅的肚子呢,他这么一滚动,两个人马上就面对面了,同时把少女也带了过来。

        少女滚在李毅身上,两个人亲密的抱在一起,少女的嘴唇压在了李毅的嘴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