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十六章 市长秘书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十六章 市长秘书

    作品:《官路弯弯

        庄严的装修,宽大的格局,巨大的书柜,成堆的文件,鲜红的国旗,给人一种扑面而来的威压和凌人的气势。

        田华在外面满嘴跑火车,数落李毅和政府的不是,一旦进入市长办公室,看到这庄严肃穆的一切,他整个人都呆住了。

        他由衷的感觉到权力的威势,给人带来无形的压力感,让人不敢放肆。

        田华看着一脸沉着的李毅,感觉此人是如此的高大!

        中午的时候,田华大放厥词,数落市政府和市长的诸般不是,当时,李市长就坐在旁边听着这一切?李市长会怎么想?他当时怎么没有“李市长,我……对不起。”田华憋红了脸,半晌说了这么一句。

        李毅摆了摆手,呵呵笑道:“田华同志,你没有对不起我,你今天的批评,我虚心接受。”

        田华低头道:“李市长,我真的是随口说说的,并不代表我对您和政府有什么成见。”

        李毅道:“我觉得你批评得很对,说得很好!我们政府的确存在诸多弊端,需要好好改善。”

        田华道:“感谢李市长能够理解。”心想就算李毅大度,不与自己一般计较,但自己的秘书肯定是当不成了,肯定要泡汤了,顿时心灰意冷,感慨上天对自己如此不公,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机会,可以当上市长秘书,可谓飞上枝头变凤凰,结果却阴差阳错,当着市长的面辱骂他,这还有何前途可言?

        转眼看到站在旁边的刘青山,暗自一惊,心想这不是审计局的刘局长吗?我上次还去采访过他呢!他在李市长办公室里做什么?怎么这么一副苦瓜相?

        “刘局长,你好。”田华出于礼貌,喊了一声。

        刘青山被李毅冷落,正自进退维谷,听到田华喊自己,打量他几眼,实在记不起来他是哪个,便试探着问道:“你是?”

        田华道:“我是市电视台的记者,田华,几前个月,我采访过你。”

        刘青山哦了一声,说道:“田记者,是你啊。”

        田华问:“刘局长,你是来向李市长汇报工作吧?我们是不是打扰你们了?”

        刘青山苦笑一声,摇了摇头。

        田华何等聪明?看到刘青山站在地上,没有就坐,又是这么一副脸色,再看李毅对他不理不睬,便知道这个刘局长,是被李市长罚了。

        看到这一幕,田华不由得回想起几个月的那次采访。

        那是台里交待下来的任务。市里刚刚进行过一次大的审计工作,要求田华去采访审计局的刘局长。

        但当时刘局长摆足了官架子,对田华爱理不理,冷落了田华足足两个小时,这才用官腔说了几句不痛不痒的话,把他打发了回去。

        那一次,田华因为没有完成好任务,被台里领导狠批了一顿。

        这也是田华对刘青山记忆犹新的原因。

        曾经高高在上,对自己爱理不理的刘局长,现在像个犯了错误的小学生一样,站在李市长面前,接受自己曾经经历过的冷落和官架子!

        虽然给刘局长这一切的人,并不是自己,但看到他如此受冷落,田华心里还是挺解气的。

        无形之中,李毅高大的形象和手握权柄的重量,凸显了出来,让田华对李毅更多了一分敬畏。

        敬畏!不错,就是敬畏!

        一个人手里有权,而且是大权!能不值得人敬畏吗?

        李毅对梁凤平和田华的待遇,跟对刘青山完全是两个样子。

        梁凤平一走进办公室,李毅就站起身来,迎出办公桌,主动和梁凤平握手。而田华也就沾了梁凤平的光,跟李毅握手。

        李毅请他们两个在沙发上坐下来,三个人谈了一会儿话后,田华故意问道:“刘局长,你怎么不坐?”

        刘青山看了李毅一眼,没有回答。

        李毅淡淡地瞥了他一眼,没有请他坐下来。

        梁凤平笑道:“李市长,我上次向你推荐的人,就是田华同志,今天特意带他过来。你觉得行不行?给个痛快话吧!”

        田华感觉自己的心跳骤然间加速。

        他告诫自己要淡定,一定要淡定!不就是一个市长秘书吗?有什么好稀奇的?但他就是无法淡定下来,心跳不受控制的加速!

        李毅淡淡一笑,没有直接回答。

        这种无声的气氛,更让田华觉得紧张,他微垂着眼,看着茶几,但他明显能感觉到李毅正注视着自己!

        田华头一次感觉自己像个小孩,有手足无措之感,他不安的扭了扭身子,坐正了一点,挺了挺胸,让坐姿尽量端正。

        他在等待李毅的决定,像是在听候最后的审判。

        他悲哀的想,李毅肯定不会同意要自己当他的秘书。中午我那么骂他,又说了一大通针贬时弊的话,李毅不罚自己,就够宽容大度了!若是碰上刘青山那样的小人,只怕会一脚把自己踢出电视台去吧?

        “田华同志,你不必如此紧张。”李毅温和浑厚的声音响起来:“像中午那样随意就好,你不要把我当领导,把我当朋友就行。”

        一边站着的刘青山苦笑一声,心想这人跟人的待遇,咋区别这么大呢?

        田华点点头,不知道该怎么样回答。蓦然间想起来,梁凤平跟李毅早就认识,为什么中午在餐厅时,他们却不相认呢?难道中午那个饭局,是梁凤平早就刻意安排好了的?目的就是让李毅考察自己?

        哎呀,梁老师啊梁老师,你怎么事先不说一声呢?你要是早点告诉我,我就不会满嘴里跑火车了!

        他也不想想,如果梁凤平早告诉他,他知道李市长就坐在隔壁的话,他还能说出话来吗?

        李毅缓缓说道:“田华同志,你对现在的工作有什么想法?”

        田华微微一愣,说道:“我的理想就是当一个记者,但实际上,这个行业跟我理想中的职业有些区别,我有些语无伦次,不知道您听懂了没有?”

        李毅微笑着摆摆手,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理想和现实总是有差距的。有时候,你真心的对待一个人,未必能得到那个人的喜欢和友爱。有时候,你十分努力万分认真的去做一件事情,结果发现,只有你一个人是在重视和在乎这件事情。”

        田华细细品味李毅话里的含义,感觉这些话说到自己心坎里去了。他诧异的抬头,正好看到李毅那炯炯有神的目光。

        “李市长,真的是这样,我很想真实的报道某个新闻时,台里的领导和编导主任都会反对,只有我一个人在坚持,而结果,肯定是顺着台里领导的意愿进行。”

        田华说道:“所以,我现在的工作,其实干得并不怎么顺心。”

        李毅点点头,说道:“如果要你调换一个新的工作岗位,你愿意尝试和挑战吗?”

        田华激动得手指轻轻发颤,吞了一口痰,这才说道:“我愿意。”说出这句话后,感觉有些太过于急功近利,便又被充了一句:“我服从组织上的安排和调派。”

        李毅呵呵一笑:“如果让你去一个更累更苦的地方工作,你可愿意?”

        田华心想完了,不是让我当秘书啊?难道李市长想惩罚我,想放我到边远山区去支教还是到贫困山村去当村官?

        但话赶话的说到这个份上了,不管自己现在态度如何,肯定都无法改变李毅的决定,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

        “我愿意,只要组织需要我,我毫无怨言。”多年的记者生涯,不是白混的,田华回答起来,游刃有余。

        李毅颔首道:“梁老推荐你来当我的秘书,这可是个苦差事,既然安排我的工作,又要照顾我的生活起居,比起那些大老板的秘书来,不知辛苦多少倍呢!”

        听到这里,田华感觉自己的心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还是当市长秘书啊?这有什么苦什么累的?多少人想当都当不了呢!

        李毅继续说道:“你以前是个记者,这个行业十分自由,又有一定的自主权,当我的秘书后,需要起早贪黑,整天都需要围着我转,相对而言,少了太多的自由空间……”

        田华只顾着激动,李毅后来说的什么话,完全没有听进去。

        忽然,梁凤平扯了扯他,说道:“李市长问你话呢!”

        田华啊了一声,满脸通红,问道:“李市长,你问我什么呢?”

        李毅笑道:“我问,你是不是愿意当我的秘书?嗯,你不必着急回答,回家好好想想,跟家里人商量商量再做决定不迟。毕竟,这不是个小事情,关系到你的工作调动和你未来的职业规划,要三思而后行。”

        田华道:“李市长,我不要再三思了。我已经考虑好了,我愿意!”

        旁边的刘青山听得暗自心惊,心想搞了半天,李毅这是在选秘书啊?就这姓田的记者?居然当上了新任市长秘书?

        这是什么狗屎运气啊!太没有天理了吧?这样的家伙也能当市长秘书?

        李毅哈哈一笑:“田华同志,欢迎你加入市政府这个大家庭。从明天开始,你将成为我的专职秘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