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十四章 官路弯弯,通天捷径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十四章 官路弯弯,通天捷径

    作品:《官路弯弯

        谢嫣然的这个举动来得非常突然,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李毅和梁凤平都是愕然相视,看着谢嫣然,不知道她还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来。

        田华本来满腔的怒火,但当他看到谢嫣然那娇俏可爱的笑脸后,这怒火马上就熄灭了。

        “这位姑娘,你为什么打我?”田华摸着疼痛的脑袋,眯着眼睛问。

        谢嫣然左手叉腰,右手指着田华鼻子,大声说道:“就你这熊样,你能当省委一号?还想撤绵州市长的职呢?你看你这德性,连给绵州市长提鞋都不配呢!”

        田华道:“我们就是说着玩玩的,姑娘你又何必较真呢?绵州市长都不计较,你计较这么多做什么?姑娘,你打了我,我也不要求你赔偿,你道个歉吧!”

        谢嫣然道:“鬼才给你道歉!你刚才把绵州官场都给骂了个遍,骂得过瘾吧?那你要不要一个个跑去道歉啊?”

        田华道:“我刚才只是有感而发,并非针对某人。”

        谢嫣然道:“不好意思,本姑娘就是官门中人!你刚才的言话,分明骂到我身上来了,要说道歉,你得先跟我道歉!”

        田华道:“哦?原来你是个公职人员啊!那你是个贪官吗?”

        谢嫣然道:“我不是!”

        田华道:“那你公款吃喝吗?”

        谢嫣然道:“我没有!”

        田华问:“那你占过公家的便宜吗?”

        谢嫣然道:“没有!”

        田华问:“那你在工作任上兢兢业业,有所建树吗?”

        谢嫣然道:“我工作努力,每天按时上班下班,该我干的事情,我绝对不会偷一分钟的懒!”

        田华搔搔头,说道:“如果真是这样,那你十分称职,我向你道歉。我刚才说的人里面,不包括你。”

        谢嫣然道:“你还得向绵州市的李市长道歉!因为你刚才问的四个问题,李市长都不在其列!”

        田华道:“李市长?新来的那位吧?我看也是个软蛋,虽无过错,但也没有什么建树,更加没有什么功劳!无功即是有过,我不必向他道歉!”

        旁边的钱多脸色一变,立身便起,被李毅按住他的手臂,示意他不要乱来。

        梁凤平没想到会出现这么戏剧性的一幕!他看看李毅,唯有苦笑。

        这个田华啊,说话太没遮没拦了!什么话都敢往外吐!

        谢嫣然为李毅辩护:“李市长才来绵州几天啊?你以为他是神仙啊?金手指那么一点,就能做出了不起的成绩来了?这可能吗?但是,李市长自从来到咱们绵州,天天忙于政务,体察民情,你懂不懂?”

        田华道:“我不懂这些,我只知道,他没有为绵州百姓做出过任何有益的实质**情,因此我不会向他道歉。除非他日后真的做出了什么好成绩,为绵州百姓谋了福利,那时,我田华就算在电视台公开道歉都行!”

        谢嫣然道:“你说话算数?”

        田华道:“我今天就把话撂在这里了!言出必践!”

        谢嫣然道:“你就等着瞧吧,到时有你出丑的时候!李市长绝对是一个千古难遇的好官!”

        李毅听了,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个谢嫣然,嘴上没把门,拍起马屁来,真是无边无际啊!

        田华道:“我唯愿他是一个千古难遇的好官、清官,就算我为此出点丑,也值得!”

        谢嫣然道:“大话王,在你了解事情真相之前,不可以再口无遮拦的胡说八道了,听到没有?”

        田华道:“我刚才道过歉了,你是不是也应该向我道个歉呢?你那个调羹,打得我好痛呢!”

        谢嫣然道:“打死你活该!”

        田华这样的名记,平时口若悬河,碰上谢嫣然这样蛮不讲理的女人,也只能自认倒霉,没有半分办法。

        李毅头回见识到谢嫣然泼辣直爽的一面,看到她为了维护自己,像个小母鸡似的,张开翅膀,竖起毛发,面对敌人,毫不畏惧!李毅有些小小的感动。

        田华无奈的笑笑,说道:“算了,不跟你一般计较了。”

        谢嫣然却不想这么轻易放过田华,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是哪个单位的?”

        田华道:“怎么了?你还想查户口呢?”

        谢嫣然道:“那当然,我要监督你呢!将来李市长做出成绩了,你不是还要到电视台发表讲话吗?”

        田华道:“你放心,我都看在眼里,不会不认账!”

        谢嫣然双目一转,说道:“你是市电视台的吧?我认得你的模样,回头查你去!哼!”

        田华道:“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本人姓田名华!田土的田,中华的华!”

        谢嫣然道:“很好,我记住你了。”

        梁凤平呵呵一笑,说道:“田华,你这次算是遇上小魔女了。认栽吧!”

        田华道:“岂止是小魔女,简直就是小灾星。”

        谢嫣然仔细打量梁凤平,说道:“这位老爷爷,看着怎么这么面熟啊?咱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梁凤平一愕,笑道:“小同志,你记性还不赖。我们的确见过面。”

        谢嫣然恍然一笑,说道:“我知道了,你那天跟李市长一起来过市政府,你是李市长的朋友。”随即疑惑的问道:“那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啊?怎么坐在一起吃饭,却要分桌子坐,还要装作不认识呢?”

        梁凤平看看李毅,微笑不语。

        田华却听出味来了,问道:“梁老师,你认识李市长啊?你还是他的朋友?不对,坐一起吃饭?李市长也在这里吃饭吗?”

        谢嫣然瞪圆了眼,双手掩住脸,透过指缝看向李毅,说道:“我是说以前,以前的事情呢。”

        田华道:“我说呢!李市长怎么可能跑到这里来吃饭啊?”

        谢嫣然吐吐小舌头,不理田华了,坐下来继续吃饭。

        吃过饭,李毅起身往外走,谢嫣然和钱多也起身跟了上去。

        田华看着三人的背影,问梁凤平:“那女同志,真是市政府的?”

        梁凤平点头:“市府办的。”

        田华道:“她不会把我今天说的话告诉李市长吧?女人都爱打小报告呢!”

        梁凤平笑道:“你刚才不是挺爷们的吗?针贬时弊,激昂慷慨,令人敬服,现在怎么熊了?”

        田华嘿嘿一笑:“刚才不是随便谈谈嘛?所谓法不传六耳,这种话,可不能传到当事人耳朵里去呢!”

        梁凤平道:“你有没有想过,到市政府去工作呢?”

        田华一愣,说道:“梁老师,你不是开玩笑的吧?”

        梁凤平道:“当然不是。你刚才也听说了,我跟李市长很熟,要想介绍你进去,那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田华沉吟道:“政府水深,我这个性格,进去之后,难有大发展,又容易得罪人,还是免了吧。梁老师的好意,我心领了,我还是待在电视台当记者就好了,虽然职务低,官级小,但胜在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可以手写我口,口传我心。”

        梁凤平摇头道:“田华,你不再是初出校门的懵懂少年郎了,你工作也有几年了吧?你真的以为,你在市电视台当个小记者,就是人生快事了?就能实现你的人生理想了?你真的能手写你口、口传你心?你对这个社会的感触和感悟,真的能真实的反映给大众看?”

        田华沉吟道:“梁凤平,你是惯看风尘的世外高人,我这点事情,当然瞒不过您的法眼。如今这个社会,哪里有什么真正的自由和率性?自由都是相对的自由。我身在市电视台,势必要归电视台各级领导管理,他们叫我往东,我又岂敢往西?”

        梁凤平哈哈笑道:“所以说啊,你要想真正发出自己的声音,你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走到更高的位置上去。位置越高的人,越有机会发出真实的声音来。”

        田华道:“梁老师,您是劝我从政?官路弯弯,我不想闯。”

        梁凤平道:“官路虽然弯弯,但也有捷径可达。如果有一条通天官路摆在你面前,你会选择吗?”

        田华明显有些心动,问道:“梁老师,哪里来的通天官路啊?”

        梁凤平笑道:“当李市长的秘书!这算不算一条通天官路?”

        田华高涨的情绪很快又落了下去,苦笑一声,说道:“当市长秘书?这有可能吗?就算你是市长的朋友,市长也不可能用我当他的秘书啊!我资历、职级什么的,都不合格。”

        梁凤平笑道:“我可以向李市长举荐你。”

        田华道:“这……”

        梁凤平瞪眼道:“怎么?还舍不得这边的工作?还是没有自信,怕李市长看不上你?”

        田华道:“这边的工作,也就这个样,如果真的能去当市长秘书,那这份工作又算得了什么?我有什么舍不得的?”

        梁凤平道:“那你还有什么顾虑吗?还是没有自信?怕入不了李市长的法眼?怕做不来那么重要的工作?”

        田华豪气上涌,说道:“不就是一个市长秘书吗?只要他李市长敢要我,我就肯定能做好!”

        梁凤平道:“那行,下午跟我去见李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