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三十四章 要选一个秘书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三十四章 要选一个秘书

    作品:《官路弯弯

        车子缓缓开到了市人民医院门前。

        李毅走下车来,打电话给钱多,但响了很久也没有人接。

        邹志军左右瞧瞧,说道:“李市长,等程局长他们到了,咱们再进去吧。我刚才打了电话给他,他说马上就派人前来。”

        李毅道:“不必,我们先进去吧,这里面有很多政府部门的人。”说着,大踏步往医院里走进去,在前台一问,就知道事情发生的楼层。

        到达事件冲突地点时,钱多正护在病床前,阻拦一群人抢夺尸体拿去火化。

        钱多虽然厉害,但面对的人大都是政府部门的同志,不能太过暴力,只能阻止他人,显得手忙脚乱。

        “住手!”李毅沉喝一声,声若洪钟。

        站在李毅身边的邹志军耳膜有些发麻,他伸手掏了掏耳孔。

        病房里挤着的人全都转过身,看着李毅。

        邹志军生怕这些人伤害到李毅,上前两步,大声说道:“这位是李毅李市长,你们都住手,不要吵闹,站好了!”

        这些闹事的人一听来的这个年轻人居然是李市长,都露出惊诧的表情。

        李毅虎着脸,双眼那么一瞪,威势尽露,那些人见了,便自发的分开来,在两边站定,让出一条路来。

        钱多已经是满头大汗,说道:“李市长,你可算来了!你再不来,我真的没有招了。”

        李毅走到病床前,揭开那块雪白的床单,看到床上躺着那个小男孩,他紧闭着双眼,脸色白白的,像是睡着了。

        “吵什么?有什么好吵的?”李毅轻轻盖上白布,仿佛深怕惊醒了熟睡中的孩子。然后沉声说道:“这么小的孩子,你们忍声吵到他吗?他生前所受的痛苦,你们有谁知道?他现在走了,就不能让他好好安息吗?”

        钱多道:“李市长,他们要把孩子火化。”

        李毅双目如电,扫了一遍那些人,问道:“是谁说要火化的?”

        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低下了头。

        市长的威仪,不是盖的!李毅这一摆出谱来,其它人都被镇住了。

        钱多指着站在前面的两个人,说道:“李市长,这两个人闹得最凶火!”

        李毅沉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那两个人嗫嚅着不肯回答。

        钱多道:“刚才这两个人十分的嚣张,表露了他们的身份,这位戴帽子的大叔,自称是黄金乡政府的工作人员,这位穿着灰色夹克的大哥则是市民政局的一个副局长。”

        李毅道:“是吗?你们两个为什么要将这孩子的尸体火化?”

        那个戴帽子道:“是这孩子的父亲安排我来的,叫我帮忙把这孩子给火化了。”

        李毅道:“孩子的父亲?你说的是谁?”

        戴帽子的道:“刘文啊,咱村的刘文。”

        李毅冷笑道:“你跟刘文是一个村的?”

        “当然一个村的,我们还是亲行呢!”

        “你刚才说这孩子是刘文的?”

        “是刘文的。”

        “亲生的?”

        “笑话,能不是亲生的吗?”

        李毅道:“据我所知,刘文夫妇只有两个孩子,都已经长大了。他家的户口上,也只有两个孩子!这孩子根本就不是刘文的!你身为乡政府工作人员,又是刘文的亲戚,你都不知道这件事情的真假吗?”

        “我……可能是后来领养的吧!”

        “领养的?那也该上个户口吧?他有你这个在乡政府工作的亲戚,上个户口还不是很简单的事情?”

        “我也不太清楚。”戴帽子的开始闪烁其词。

        李毅冷笑道:“你既然不清楚,那为什么在这里信口雌黄?你做为一个政府工作人员,你知不知道该为自己的言行负责?这孩子的亲生父母都还没有来,你们就想将之火化,到底有何居心?嗯?”

        “李市长,我没有别的用意,我是受了刘文之托,这才前来办理此事,我事先并不知道这孩子不是刘文之子。”戴帽子的开始抵赖。

        李毅道:“那这位民政局的同志呢?你又是受了谁之托?”

        那穿灰夹克的同志眼神闪躲,说道:“李市长,我是他喊过来帮忙的。”指了指戴帽子的。

        李毅看了一眼其它人,说道:“那这些人呢?又是谁喊来的?”

        灰夹克道:“我不知道,我不认识他们。”

        李毅瞪着那戴帽子的:“他们都是你喊过来的吗?”

        戴帽子的道:“是,是我喊过来帮忙的。”

        李毅道:“火化一个孩子,需要这么许多人吗?”

        戴帽子的道:“本来不需要,但这个黑脸的同志一直在阻挠,我只好多喊朋友过来帮忙。”

        李毅道:“你们都没有说实话!我告诉你们,这孩子是被刘文夫妇锯断了腿,失血过多而死!你们如此着急想将他火化,安着什么心?你以为,把这孩子烧了,这案子就一了百了了吗?当时有很多人都可以作证!他刘文逃不脱法律的制裁!你们都是他的帮凶!你们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我们就是一个帮忙的,我们真的不知道这个情况啊!”戴帽子的连声说道:“李市长,这真的不关我们的事情。”

        那些人里,忽然有一个声音说道:“你是市长就了不起啊?人家孩子死了,还不许人家火葬了?”

        李毅犀利的眼神看了过去,只见一个猥琐的男子站在那个灰夹克的身后,刚才那话正是他说出来的。

        戴帽子的和灰夹克同时回头瞪眼,怪他多嘴多舌。

        那猥琐男子耸耸肩,说道:“我也没有说错话吧?让孩子的尸体躺在这里,就是对孩子负责任的做法吗?我看,还是赶紧火化了吧!这么小的孩子,只怕冤气很重哦!”

        李毅道:“你又是什么人?”

        猥琐男子道:“我就是一个帮闲的!”

        李毅锐利的双眼,上下打量他,看到他头上染了一小撮白色的头发,心想这小子也是缠头帮的人啊!

        看看这阵势,李毅心里头跟明镜似的,分明就是缠头帮的人在幕后操纵,想替那个刘文脱罪!这些人,只怕全都是缠头帮里的帮众!

        李毅脸色严峻,这是自己到绵州后,头一次跟缠头帮的人正面交锋!这一次,自己能不能完胜?

        这也是李毅没有想到的,自己做好了政治斗争的一切准备,却没有想到,最先和自己发生碰撞的,却是这么一个江湖帮派!

        但这个江湖帮派,可一点都不简单,单看今晚来的人,就知道他们在政府部门的实力非同一般!

        正在对峙间,程登云领着几个公安走了进来。

        “李市长,您好!”程登云向李毅报道:“市公安局长程登云,率手下前来,请指示!”

        李毅道:“把这些人带回去,严审!一定要查出是谁指使他们前来做事的!”

        程登云道:“是!”然后放低声音问道:“李市长,他们犯了什么法?”

        李毅道:“他们受人唆使,要将这孩子的尸体火化。这孩子是被人残害致死!”

        程登云道:“就是黄金铺乡的那个刘文案吧?”

        李毅道:“对,就是那个案子,这两个事情,其实是一个案子。对了,刘文抓到了没有?”

        程登云道:“还在抓捕当中。我们市局派了八个人前去,肯定可以手到擒来。”

        李毅道:“嗯,那这个事情,就交给你处理了。”

        程登云道:“李市长,你就放心吧,我一定处理好。”

        李毅道:“这孩子的尸体,先放太平间冷藏,然后发布认尸启事,寻找孩子的亲生父母,在他们到来相认之前,孩子的尸体不可以火化!你明白吗?”

        程登云道:“我明白,请李市长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李毅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说道:“我相信你!”

        程登云道:“李市长,这里太晦气了,您还是先回去吧,这夜也深了。您明天还要上班呢,这里就交给我来处理吧!保证让您满意。”

        到现在为止,李毅对这个程登云的表现,还是挺满意的,说道:“行,那我就先回去休息了,辛苦同志们了。”

        钱多护着李毅离开,邹志军也随后跟了出来。

        李毅对邹志军道:“志军同志,你回去吧,钱多送我即可。”

        邹志军点头笑道:“好。李市长,那明天再见。”送李毅上了车,看着车子开远了,他才上了自己的车,上车之后,想了想,又拔出车钥匙,走回医院里去了……第二天,李毅正式开始上班。

        市长的事务是十分繁忙的,李毅虽然是新任,但每天都会有必须市长亲笔签名的文件和材料,李毅未上任的日子里,这些文件就暂时归市委书记邵逸先处理。但自从前天李毅上任后,邵逸先就不再处理政府这边的事项,这两天的文件堆在李毅的办公室里,等着李毅处理。

        李毅上班后,花了大半天的时间处理这些累积的文件。他是个严谨负责的人,对那些暂时不了解的项目,或是拿不准的报告,就放在一边,暂不批示。

        “得选一个秘书!”李毅工作之余,心想自己现在身份不同了,不能再像在京城国资委那样随意,选一个好秘书,可以省不少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