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三十章 滑天下之大稽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三十章 滑天下之大稽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笑道:“高虎同志啊,呵呵,谢谢了。我只不过是平调而已,平调而已嘛!”

        高虎道:“那可不一样啊。绵州是个地级市,又是个人口众多的市,你管着好几百万人呢!那真是大权大握了。”

        李毅心想,高虎人在滨海,却随时关注自己的动向,自己才来绵州,他那边就得知消息了,看来也是个消息灵通人士。

        “李市长,”高虎说道:“得知你去绵州上任,我今天特意打电话来贺喜啊。另外,我还有一件事情,想告诉你。”

        李毅道:“什么事情?”心想高虎是个稳重之人,能让他特意打电话告知自己的事情,肯定不是小事。

        高虎道:“如果不是你去当了这个绵州市长,这个事情其实是无所谓的,但你是我最敬重的朋友,告诉你后,或许对你有用。”

        李毅道:“嗯,有劳高虎同志费心了。请说。”

        高虎道:“我们滨海市公安局,在滨海查获了一批犯罪分子,经审讯,这些人全部来自绵州。”

        李毅道:“一批犯罪分子?而且全是绵州人?”

        高虎道:“这些人说的都是同一种方言,他们来自于同一个地方,这是一个有组织的犯罪集团!”

        李毅顿感事态严重,问道:“他们犯的是什么罪?”

        高虎道:“这样人做的事情,实在令人发指。滨海市向来有很多乞讨人员,但近几年忽然多了很多残疾儿童进行乞讨。市残联和市妇联,联合相关慈善机构,对这些流浪乞讨儿童进行救助,结果发现这些儿童在接受救助之后,换个地方还是照样行乞,有的则根本不愿意接受救助。”

        李毅嗯了一声,心里隐约已经猜到这件事情的脉络了。

        高虎道:“后来,有一个大一点的乞讨儿童,偷偷的向我们报料,说他并不是自愿前来乞讨的,他原本也不是残疾人,那个控制他的中年男人,也不是他的父亲或是亲人。”

        李毅的脸色益发严峻。

        高虎道:“我们一听这个事情很严重啊!马上拘捕了控制他行乞的中年男人,进经严审,那人老实交待了犯罪事实。这个小男孩,是他们从别的地方拐买过来的。他以前从事的就是拐卖妇女儿童和智障人士的行当。后来,他们发现这一行很危险,很容易出事,于是想到了另一行更加安全也更加赚钱的职业。”

        李毅左手捏紧了拳头,他已经明白,自己在黄金铺乡看到的是什么了!

        高虎道:“这些丧心病狂的家伙,居然把拐来的儿童弄残了,控制他们去大城市行乞,利用公众的同情心和怜悯,大发横财!”

        李毅沉声问道:“高虎同志,请问这些人都是绵州哪个地方的?”

        高虎道:“是一个叫黄金铺乡的地方。”

        李毅缓缓呼出一口浊气:自己不幸猜中了!

        高虎继续说道:“我们迅速展开行动,清理全城的流浪乞讨儿童,抓捕这些残疾儿童背后的控制者,一共抓捕了二十七人,解救无辜儿童三十多名。这些人,一般控制一到两名残疾儿童进行乞讨。从他们的住处,搜出大量现金,还搜出了很多体罚不听话残疾儿童的刑具……”

        高虎这条大汉子,说到这里时,有些哽咽,很显然,他也看到了许许多多惨绝人寰的事情!

        李毅良久无语,心里涌起一股巨大的震荡!

        这就是自己掌管的绵州市民?

        这就是绵州市最富裕乡村里隐藏的惊天秘密?

        人穷思变,但也不能变得如此毫无良心丧失人性吧?这样的人,还配称之为人吗?这样的乡,再富裕又有什么意义?

        高虎道:“李市长,这只是我们滨海警方正在查办的一个案件,因为涉及到绵州,所以我才跟您汇报一下。也不知道这个事情对您有没有用。算是我多嘴了吧!”

        这毕竟是在揭绵州的短处,李毅沉默不语,多半是生气了,高虎便有此一说。

        李毅道:“高虎同志,感谢你告诉我这些事情。不瞒你说,我今天才去了一趟黄金铺乡。这个乡,是绵州最富有的乡!今天我看到一个男人,硬生生把一个孩子的腿给锯断了!原本他们是干这个勾当发的财!”

        高虎道:“我们抓的这些人,全部来自一个地方,这种有伤天害的事情,被他们当成了一个赚钱的行当在经营,还带动了自己所有的亲戚朋友出来做这个!我初次听说时,感觉到太不可思议了!这样的事情,居然发生在咱们国家,这让我悲愤痛苦。我们政府,我们公安部门,在打击犯罪上,太不给力了!”

        李毅道:“高虎同志,多谢你啊。”

        高虎道:“李市长,这样的事情,恐怕不只滨海有,其它大城市里肯定也会有。这股歪门邪道赚钱的风气若是不急时刹住,那以后还将祸害更多的少年儿童。”

        李毅沉声说道:“嗯,我们将尽快展开专项行动,解决此事!”

        两个人又聊了一阵,这才结束谈话。

        李毅的心情异常沉重,他略一沉吟,推门歌舞厅的门,走到政法委书记应时良面前,说道:“应书记,请借一步说话。”

        应时良正搂着一个美女同志跳舞呢,闻言微微皱眉,但还是给了李毅这个面子,松开美女,说道:“李市长,找我有事?”

        李毅道:“有件事情,想跟你谈谈,请到外面说。”

        应时良嗯了一声,和李毅来到外面。

        这个举动,惹得其它人都侧目而视。

        “李市长,怎么了?”

        “应书记,有一件案情,不知道你知不知道?”

        “何事?”

        “一个小男孩,被人拐来绵州,被拐子锯掉了腿,因失血过多而死。”

        “有这种事情?是寻仇?我没有听说过,还是头一回听说这事情。”应时良脸色并没有李毅想象中那般大吃一惊,而是十分平谈的表情。

        李毅心想,也许因为应时良是政法委书记,平时看各案惨案看得多,麻木了吧?

        “这个事情,刚发生不久。那个小男孩,就死在咱们绵州人民医院的病床上。”李毅沉痛的说道。

        应时良道:“李市长,那凶手抓起来没有?”

        李毅道:“本来是被当地派出所抓起来了的,后来据说是交了一些钱,就被放出去了!”

        应时良道:“李市长,你是怎么知道这么详细的呢?你不是刚来绵州吗?”

        李毅道:“说来也巧,我这两天不是在下面瞎转悠吗?正好碰到了这件事情。”

        应时良心想,鬼才信你是在下面瞎转悠呢!你分明就是有意巡查吧?

        “李市长,这拐子是哪个地方的?是市区的吗?”

        “不是,是三合县黄金铺乡的村民!”

        “黄金铺乡?”应时良双眼猛然一睁,脸色微变,随即恢复了正常,缓缓说道:“李市长,情况我知道了,回头我叫程登云同志经办此事。”

        李毅道:“还有一个情况,可能对你们破案有帮助。”接着把高虎说的事情说了一遍。

        应时良两眉紧锁,说道:“李市长,滨海市的那些民警们,是不是小题大做了?这多大一个事啊?就告到你市长这里来了?他们这消息也太灵通了一点吧?抓了几个人,就说我们这边全都是做这个的?这也太武断了一点!我们要是抓到几个滨海人在贩毒,难道他们滨海人全部都是贩毒的?”

        李毅道:“应书记,人家也是一片好心提醒我们,提供破案线索,并没有其它意思在里面。我们可不能误会了人家。”

        应时良道:“这不是太过荒谬吗?一个乡的人都在外面做这种勾当?这怎么可能?难道咱们的首富之乡,是靠这个发家的吗?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

        李毅道:“应书记,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你不必如此激动。”

        应时良道:“怎么?李市长,你这是不相信我吗?你宁可相信一个滨海的小公安,也不肯相信我?”

        李毅一阵苦笑,说道:“事情不查不明啊。应书记,咱们现在发现了问题,尽可以查个水落石出。就我个人的立场来讲,我也极不愿意相信这种事情。”

        应时良道:“查,肯定要查的!但咱们绵州市清明世界,可不允许别人恶意诋毁和诽谤!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没有?哪个省哪个市不出一些为非作歹的坏人?难道就能因此得出结论,说某个地方的人全是坏人不成?这么算起来的话,那天底下哪里还有好人?”

        李毅摆手道:“应书记,好了,我们不就此问题深究了,请你尽快安排人手,破获此案,还咱们绵州人一个清白。”

        应时良沉声道:“行!”当即把程登云同志喊了出来,说了黄金铺乡之事,要求程登云立即查办。

        程登云的表情比应时良还要丰富,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说道:“这怎么可能啊?黄金铺乡,那可是咱们乡最富有的乡镇。肯定是有人眼红,恶意中伤呢!”

        应时良道:“甭管别人怎么说,你先把这个锯腿案给我办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