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十九章 不再低调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十九章 不再低调

    作品:《官路弯弯

        救护车载着受伤的小孩和他断裂的肢体离开,前往市里救治。

        上前之前,随车医生问哪个是孩子的监护人?

        知道这是要付医药费了,那刘文夫妇便不吭声。

        梁凤平道:“我这里有些钱,先替孩子垫付吧,若是少了,回头我们回到市里,再行补上。”

        李毅包里也有些钱,一并拿出来,交给了随车医生,请他代为交费治疗。

        刘文夫妇被警察带回去审问。

        李毅三人这才离开刘家,心里很不好受,心情很坏。

        钱多道:“那孩子肯定不是他们亲生的!哪有这么虐待儿童的?真是惨无人道!”

        梁凤平道:“这样的人,连做人的起码资格都丧失殆尽了!就算钱财再多,也只是一个会走动的魔鬼!”

        李毅道:“一切向钱看齐,这是改革开放以来,很多人的共识。这种意识,让人不择手段的去获取金钱,而忽略了道德和人格的培养教育。长此以往,这将是我们民族的悲哀。”

        钱多道:“我看那民警跟刘文十分相熟,他们会秉公办案吗?”

        李毅道:“这个案子一定要跟进!我这两天的所见所闻,真是让我大开眼界,见识到了各种各样的世态人情。”

        梁凤平问道:“我们是继续逛下去呢?还是回市里?”

        李毅本想继续看看下面的情况,但这两天的所见所闻,让他心寒不已,绵州市存在的问题,比他想象中还要严重得多,很多问题都亟待解决。他不想再在下面悠闲的逛下去了,他想回到市政府去,主持市府大局,早日开展工作……市长大人在上任之日失踪,连续两天没有任何消息。

        这个事情在绵州市委市政府里早就炸开了锅。

        虽然市府办主任邹志军同志一再嘱咐身边人,此消息千万不可外泄,但李市长失踪之事,还是闹得满城风雨,上下皆知。

        市公安局局长程登云同志,并没有听他好友邹志军的话,而是选择了顺从上级的指示,在全城范围内“悄悄的”搜索新任市长李毅同志的下落。

        政府里本就没有什么秘密可言,机关里的消息也传得特别快,新市长失踪的消息,一夜之间就传遍了绵州市。

        快两天了,还是没有李毅的消息。

        程登云着急万分。市政法委书记应时良,给他下了限时找人的期限,四十八小时之内,务必找到李市长,否则就要受到严重的处罚。

        天地良心,程登云心里叫苦:我连李市长是啥样都不知道呢,居然就要因为他而遭罪?

        他的各路手下纷纷向他汇报,都说没有发现新市长的消息。交警们说没有发现可疑的异地政府牌照车辆,各地公安同志也报告说没有发现什么像“市长”的大人物。

        绵州市委一把手邵逸先同志,也有些坐不住了。他坐在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忍不住在想:这个李毅,他到底去了哪里?

        邵逸先始终相信,李毅一定是悄悄的来到了绵州市,此刻一定躲在某个角落里暗访。可是,李毅以前从来没有来过绵州,他要去暗访什么?他会在哪个地方?绵州有什么东西,值得李毅在上任之时不来报道,却悄悄的下去访查?

        一个人若是想一件事情,在没有得到答案之前,总会难以自拔。

        邵逸先现在就是如此。查找李毅,几乎成了他的一块心病。

        他本来已经准备好了一系列的动作,想打击这个新来的市长,给他一个下马威,让李毅在上任之前,就认识到谁才是这里的一把手!

        可惜,李毅根本就不给他任何机会,他避开了邵逸先的锋芒,悠闲的到下面晃荡去了!

        邵逸先攒足了力气,握紧了拳头,狠狠砸过去时,却打在了空气上!

        他收回拳头,觉得不够尽兴,想再找人打个擂台,但却找不到对手了。

        这种憋闷和落寞,大概只有真正的高手才能理解吧?

        李毅在黄金铺乡解救被虐儿童时,邵逸先正在想这些事情。

        这时,秘书龚红星走了进来,打断了老板的思绪:“邵书记,程局长在外面,说有事汇报。”

        邵逸先摆手道:“不见,不见。”

        龚红星小声的提醒了一句:“邵书记,是市公安局的程局长。”

        邵逸先哦了一声:“是登云同志啊!他有什么事找我?”

        龚红星道:“好像是有了李市长的消息。”

        邵逸先精神一振,招了招手:“请他进来吧。”

        龚红星应声退出,不一会,程登云便笑着走了进来。

        “邵书记,您好!没有打扰您吧!”程登云弯了弯腰,笑眯眯的说道。

        邵逸先呵呵一笑,起身说道:“登云同志,何谈打扰一说。快请坐。”

        程登云趋前两步,握住了邵逸先的手,说道:“邵书记,您坐。”等邵逸先坐下后,程登云这才欠着身坐下来。

        “登云同志,听说你有了李市长的下落?”邵逸先问。

        程登云道:“我听下面一个派出所的同志报告说,好像见到过一个很像市长的人,那个人很有威严,一行共有三人。”

        邵逸先道:“描述一下那人的长相。”

        程登云道:“好像是个老头子,身边带着两个年轻人。”

        邵逸先皱眉道:“老头子?这不可能啊!”

        程登云道:“怎么了?不是李市长吗?”

        邵逸先道:“李毅是个年轻人!怎么可能是个老头子?”

        程登云不解的问道:“年轻人?都当市长了,还是个年轻人?也有可能下面的同志看走眼了,把他看老了吧!”

        邵逸先摇头道:“不会是他们。李毅来西川,只带了一个人。而且,李毅比你还要年轻!他带的也是个年轻司机。”

        程登云心想,原来邵书记对李市长早有研究啊!居然知道得这么清楚。

        邵逸先沉吟一会,又问道:“这三个人是在哪里发现的?”

        程登云道:“在吉县和三合县的交界处。”

        邵逸先道:“吉县?李毅应该不会去那么远的地方。我总感觉,他就在绵州市里的某个地方。”

        程登云道:“那多半是下面的同志看走眼了。”

        邵逸先道:“绵州城里,就没有发现他的踪迹吗?”

        程登云道:“我们都没有见过李市长,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只能凭空想象,靠经验去判断,这很难找到他。”

        邵逸先沉思一会儿,缓缓说道:“有两个地方,我想请登云同志格外留意一下,或许李市长会在那里。”

        程登云便问是什么地方。

        邵逸先道:“绵涪化工厂附近,仙子湖附近。”

        程登云满脸的迷惑不解:“绵涪化工厂,仙子湖?李市长要去仙子湖游玩,或许有可能,他怎么会去绵涪化工厂呢?一家化工厂,有什么好瞧的?”

        邵逸先淡淡一笑,并没有说出自己真正担心的原因,只是说道:“李市长是从国资委外放出来的,他以前以善于管理企业出名,他来到绵州之后,肯定也会大抓本市的工业企业改革工作。绵涪化工厂是咱们市里最大的国企之一,又给本市环境造成了巨大的危害,他很可能前去暗暗的调研。”

        程登云恍然大悟,说道:“还是邵书记想的周到。我明白了。如果李市长是为了工作,他又仙子湖又做什么?”

        邵逸先道:“年轻人,都爱玩嘛!仙子湖那一带,美女如云,呵呵,你懂的。”

        程登云道:“那我就安排几个人,去那边仔细转转。”

        邵逸先道:“要派便衣去,悄悄的,不要惊扰到李市长的暗访。既然他想暗访,咱们就应该给他一个机会嘛!”

        程登云答应一声,见邵逸先端起桌面上的茶杯,便起身告辞。

        邵逸先并没有喝水,见程登云起身,便放下杯子,说道:“登云同志这就走了啊?”

        程登云道:“邵书记,您忙,我就不打扰了。我回去后,马上部署您指示的工作。”

        邵逸先嗯了一声,看似随意的问道:“你刚才向我汇报的情况,时良同志知道了吗?”

        程登云道:“应书记还不知情。我知道邵书记紧张李市长的下落,因此得到信息之后,便第一时间跑来向您报告。”

        邵逸先轻轻说道:“很好,很好!”

        程登云便告辞离开。

        邵逸先摸着下巴思考,他在想,李毅要是只去了绵涪化工厂,那事态还在可以控制的范围之内,怕就怕李毅跑到仙子湖去了!

        仙子湖那边的秘密,千万不能让李毅这么快发现了!

        就在程登云部署人手去绵涪化工厂和仙子湖两地寻找李市长的当头,一个消息传了过来:李毅同志回市府了!

        李毅的突然出现,结束了所有人对他的猜测。

        是的,李毅结束了黄金铺乡的暗访后,就直接回到了绵州市里。

        李毅一行三人坐公共汽车到达市政府旁边的公交车站,然后步行至市政府。

        三人因为在乡下待了一天多的时间,都是风尘仆仆,进入市政府大门时,被站岗的值班武警拦下了。

        李毅这一次没有低调,直接掏出自己的工作证和相关身份证明文件,递给武警同志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