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十八章 黑色利益网络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十八章 黑色利益网络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和梁凤平闻言大惊,都抢着走了进去。

        “怎么回事?”李毅沉声问道。

        那屋主夫妇吓得手忙脚乱,先是双双前去阻拦钱多,钱多身强力壮,不等他们靠近他就已经冲进了里屋。屋主夫妇又反过身来想阻拦李毅和梁凤平,但李毅用力一推,就把他们两个人推开在一边,和梁凤平走到了钱多身边。

        屋里地面上,有一滩血渍,屋中间的板凳上也沾有鲜血!

        看到屋子里那触目惊心的情景,李毅心里一咯噔,霍然回身,问那屋主:“这是怎么回事?刚才那个啼哭的小孩子呢?”

        屋主极力否认:“这是我家在杀鸡呢!我家没有小孩子。我家的小孩早就长大了……”

        他越是不肯承认,李毅越发认定他心里有鬼,对钱多使了个眼色。

        钱多点点头,侧耳倾听了一下,抬腿就往里面房间走去。

        屋主冲过来,大声喊道:“喂,你们做什么?这是我们的睡房,你们要是敢乱闯,我就报警了!”

        钱多道:“我怀疑你们超生了!我们是计生办的人!你想报就报警吧!”推开他,走到里房门口,伸手一推,没有推开。

        这时,房里传来一阵小孩的嘤嘤哭泣声。

        钱多用眼神向李毅请示下一步的行动。

        李毅挥了挥手,说道:“请你们把门打开来!否则我们就要使用暴力了!”

        女主人大喊大叫:“这是我们的房间,你们不准进去!你们给我出去,谁叫你们闯进来的?死汉子,你还死站着做什么?赶快报警啊!强盗要进室抢劫了呢!”

        他们越是这么胡乱,李毅越发认定里面有鬼,回顾刚才小孩子的凄惨叫声,再看看这满地的鲜血,李毅心儿一沉,对钱多说道:“撞开来!”

        钱多点点头,抬起右腿,奋力踢过去,那房门应声而开。

        “毅少,快来看!”钱多的声音都有些发颤了。

        李毅和梁凤平疾步走过去,俱都惊呆了!

        里面地板上,躺着一个小孩子,那孩子看上去也就七、八岁左右,令人心痛的是,这孩子的双手被捆绑住了,嘴里也被塞了一只臭袜子!

        更让人触目惊心的是,这个孩子的一只左腿,居然齐膝断了!断腿处只做了一下简单的包扎,白布处汩汩的涌出鲜血!

        “这是怎么回事?”李毅眼睛里射出愤怒的火焰,死死盯着屋主人。

        屋主人眼神闪躲,吞吞吐吐的道:“这是我家的小孩子,他出车祸,把腿给扎断了。我们正在家里给他包扎呢!”

        李毅冷冷的道:“我刚才问你们,你们不是说没有小孩子吗?这到底是哪家的小孩?他的腿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是出车祸,你们为什么不送医院?”

        地面上的孩子,身子一阵阵的痉挛,嘴里发出轻轻的哼哼声音。

        钱多双眼在房间里搜索,指着客房里的电视柜,说道:“这里面有东西!”

        李毅点头道:“看看!”

        钱多一个箭步冲过去,拉开柜门,饶是他见多识广,艺高人胆大,但见到里面的东西后,也被骇了一跳,颤声道:“毅少,是孩子的断腿!看这断面,分明就是被硬生生锯断的!”

        李毅只觉脑袋一阵发晕,心想这是什么人家啊?这是什么地方啊?这个自己治辖之下的地方,就是这样的人间地狱吗?

        “110、120!快!”李毅看着里面正处于痛苦挣扎中的小孩,心如刀割。

        钱多先后打了120和110。

        这边农村里没有120急救网络,120急救中心建议钱多拨打当地医院的电话,因为救护车要从市或县里开过来的话,怕耽误抢救时间。

        钱多告诉对方自己在三合县的黄金铺乡,问这边有没有什么大一些的医院。

        对方告诉钱多,黄金铺乡有一个乡卫生院,再大一点的,就是三合县的县人民医院。钱多为了保险起见,两个电话都拨打了一遍,报告了这边的病情。

        屋主夫妇转身想溜,被钱多拦了下来。

        “事情没弄清楚之前,你们谁都别想离开!”李毅道:“我再你们一遍,这孩子是你们亲生的吗?”

        女主人眼珠一转,说道:“当然是我们亲生的啊!他腿腐烂了,我们没有办法,只好将它锯掉!这是我们的家事,跟你们无关,你们出去!”

        李毅道:“既然如此,你们为何一而再再而三的扯谎?你们分明就是心中有鬼!”

        女主人道:“我们刚才是怕你们害怕,接受不了,所以才千方百计阻拦你们进来。”

        李毅道:“那你们为什么不去医院?”

        女主人还在狡辩:“我们家没钱,上不起医院。”

        李毅道:“看你们家的家境,看你们的衣着,像是没钱的人吗?锯腿这么大的手术,你们居然敢在自己家里做?你们有没有把这孩子当人看待?就算是条狗人,你们想锯它的腿,也得找个兽医吧?你口口声声说他是你们的亲生儿子,怎么不见你们脸上有丝毫的悲伤?这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等警察来了,你们跟他们去说个清楚吧!”

        女主人哑口无言,只想冲出去,但钱多挡在门口,不让他们离开。

        李毅走过去,把孩子嘴里的臭袜子扯了出来,但不敢随便乱动小孩,听着小孩那揪声的痛哭声,李毅心如刀割,却又束手无策。

        询问那孩子,问他叫什么名字,几岁了,但孩子只是哭泣,没有回答。

        乡派出所的人先到,来的是两个民警,这两个民警跟屋主人是认识的,屋主人见了他们的面,又是打招呼,又是敬烟。

        “谁报的警啊?刘文,你没事做,消谴我们兄弟来着?”一个胖警察点着了香烟,大咧咧的问道。

        李毅沉声道:“是我报的警,你们当公安的,进门之后,看到这满屋子的血,还有那边受伤的孩子,你们难道就没有疑问吗?”

        胖警察瞥了一眼李毅,皱眉问道:“你是谁?”

        李毅道:“一个过路人!听到有孩子痛苦的哭声,所以进来看看情况。这孩子的腿,分明是被人恶意锯断的!请你们调查清楚!”

        胖警察道:“我们怎么办案,用得着你来教吗?不就是断了条腿吗?有这么夸张吗?人还没有死吧?”

        李毅道:“你们还有没有一点公德心?孩子都被折磨成这个样子了,你们难道就不觉得痛心疾首吗?”

        胖警察道:“行了,行了,我们会调查清楚的,你们不相干的人,就离开吧!这里交给我们来处理就行了。”

        李毅道:“我们报了120,等他们到来之后,我们再走不迟。这里是现场,我除了拿开那个孩子嘴里塞着的袜子,其它的都没有破坏,你们现在可以展开取证调查工作了。”

        胖警察看了看李毅,说道:“走开走开,我们自己会做事。”仍然慢慢的吸着香烟,完全没有把这血腥场面当回事情。

        李毅心想,是什么让这些人变得如此冷血呢?是见惯不怪了吗?

        “这个案子,请你们务必悉心经办!我会随时关注案件的进展情况!”李毅沉声说道:“这个孩子所遭受到的虐待,简直是非人遭遇,这两个人,应该就是犯罪嫌疑人,你们一定要认真审问,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该怎么处理就要怎么处理,不可手软!”

        胖警察微微一讶,又打量了李毅一眼,见李毅气度非凡,说话有腔有板,一副官腔,本想抢白几句的,那话溜到嘴边又给咽了回去,点点头,说道:“那当然了!我们向来秉公办案,绝对不会包庇任何人。刘文,你们夫妻两个,随我们回去接受调查吧!”

        乡卫生院没有车子,来了一个男医生,一看小孩子的情况,说道:“我们这里条件达简陋了,这种情况我们治不了,得赶紧送到县立医院或是市立医院去急救。”

        李毅问道:“他的腿还能接上吗?”

        乡村医生道:“这个情况很难说,得看医院的医疗水平和医生的能耐。”

        县医院的救护车一个小时之后才赶到。医护人员看到小孩子的惨状,一个个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个女护士抹着眼泪,哭出了声。

        随车医生看了看孩子的伤口,破口大骂:“这是哪个没良心的家伙做的孽啊?这腿是被锯下来的!这是要遭天谴的啊!”

        李毅跟随车医生交流,问他县人民医院可不可以做断肢再接手术。

        随车医生说自己医院水平有限,像这种情况,最好是到省城去,但省城又太远了,怕要耽搁最佳治疗时间,还是赶紧送市人民医院靠谱。

        李毅便问,由你们的车子送到市里去,可不可以?

        随车医生回答说,情况紧急,就由我们的车子来护送吧!

        李毅点了点头,心想世上坏人不少,但好人也总会有的,这个三合县人民医院的救护车来得还算及时,随车的医护人员也都很有人情味。

        这给李毅冰凉的心里,注入了一剂暖心药。

        李毅以为这只是一个小插曲,却没有想到,这个虐童事件背后,牵扯着一张巨大的黑色利益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