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十六章 伟大与现实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十六章 伟大与现实

    作品:《官路弯弯

        刘彪嗤笑道:“你怀疑那小子是市长?这不太可能吧?那人也忒年轻了一点吧?”

        虎子摇摇头,说道:“我怀疑那个老头子是市长!”

        刘彪啊了一声:“那个糟老头子啊?那老家伙沉着淡定,听你这么一说,我觉得也很有可能。那市长大人没事坐个破中巴车,这是到哪里去啊?”

        虎子道:“不知道。这个情况得赶紧回去汇报。”

        且说李毅等人上了车子。

        那个司机夫妇对李毅刮目相看,连连道谢。

        车子启动。李毅跟随车妇女聊天,问她这一带的治安情况。

        车子上面的人七嘴八舌的说了开来,都说这里的治安很不好,流氓地痞和车匪路霸特别多。行人还好一些,这些外地来的车辆,经常受到敲诈勒索。

        随车妇女说道:“我们都是本市人,他们才没有特别为难我们,如果是外来牌照的小车,撞到他们手里,那就难以脱身了。上次有一个粤东人,开着小车经过这里,被刘彪他们当街拦住,敲诈了一万块钱去!不给钱就要打断人家的腿呢!”

        李毅眉头一皱,心想这种人居然猖狂到了这种地步!这还有王法吗?看刚才那些民警和这些路霸,分明就是一伙人,这些人之所以敢如此胆大妄为,跟当地执法机关的不作为是有关系的!

        百姓们的谈论,就像声声控诉,敲打在李毅的心坎上。

        车到三合县城。

        三合县比起吉县来,明显高出两个档次,这一点,从街市的繁华程度上就可以看出来。

        “三合县搞得还蛮可以啊!”梁凤平说道:“市容整洁,商业发达。”

        李毅道:“一个地方能够富裕,总有它的原因啊。从三合县去黄金铺乡,要多久?”

        梁凤平道:“一个小时左右吧。”

        李毅沉吟道:“如此说来,这个黄金铺乡,离城市也很远,那它为什么就能发展成本市最富有的乡呢?它出产什么矿产吗?”

        梁凤平道:“没有,这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乡镇。我听说这个乡的人,脑子都十分的灵活,都在外地做大生意!”

        李毅道:“一个乡的人都在外面做大生意,当大老板?啧啧,那可不得了啊!”

        梁凤平道:“乡里人,认真算起来,都能扯上点亲戚关系。一个人在外面做某行生意发了财,就会带动自己的亲朋好友一起出去发财,长久下来,这人就都跑出去发财了。”

        李毅呵呵一笑:“说得在理。这钱啊,反正是赚不完的,做同样生意的人多了,反而更容易成行成市,彼此又有个照顾。看来这个黄金铺乡的人,很会思考问题啊!如果所有的成功人士,都能这么想,这么做,带动家乡人一起致富,那政府要省下多少事情啊!”

        梁凤平道:“我也只是听说,并没有去过黄金铺乡,也不知道具体情况如何。”

        李毅道:“我们这便前去瞧瞧,参观一下这个绵州最富有的乡!这样的乡,值得我们学习,推广他们成功的经验啊!”

        从汽车站坐车去黄金铺乡。

        这趟车坐的人很少,连座位都没有坐满就开出了城。

        李毅问那个跟车售票的妇女:“大姐,这人怎么这么少啊?平时都这样吗?”

        “去黄金铺乡的车,就这样!那里的人都有钱,几乎家家户户都有小车,不稀罕坐我们这种小中巴。”

        李毅道:“哦?这么富有啊?”

        “你们是外地人?”随车妇女问。

        李毅道:“是啊,去黄金铺乡办点事情。”

        “你们也是在外面做那种生意吧?”随车妇女问,语气明显不同,表现出一种紧张和警惕的表情。

        李毅笑道:“我们不是做生意的,听说黄金铺乡是绵州市最富有的乡,感到十分好奇,就想去瞧瞧。”

        “原来如此啊,吓死我了!”妇女道:“我还以为,你们也是跟他们一样,在外面做那种生意呢!”

        李毅奇道:“他们做的是什么生意?这么吓人吗?”

        “没什么,没什么!”妇女甩甩手,不跟李毅说下去了。

        李毅倒也没有在意,一路欣赏外面的乡村风光。

        西川省的主要粮食作物,有水稻、小麦、玉米和红苕这四种,油菜也是一种主要农作物品种,但不属于主要粮食。

        西川盆地小麦播种期,于十月下旬至十一月中旬为宜;小麦大面积收获期为四月底到五月上旬。

        红苕播种期在春季种的一般夏季可收获,夏种的一般秋季可收获,秋种的一般冬季可收获。其中秋、冬两季为收获的旺季。

        这个季节,野外正是小麦和红苕遍地的时节。到处可以看到忙碌的农人。

        “绵州是个好地方啊!”梁凤平见李毅看得入神,便拉起话来。

        李毅道:“现在农业虽然发达,但农民的负担还是很重啊!一年到头在田地里忙活,却没有多少收获。这种付出和收入,是不成正比的。所以,农民种地的积极性才不高,都想跑到外面去打工谋生。”

        梁凤平道:“田地里只能种出庄稼作物,庄稼作物的生长周期长,价格又便宜,这实在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

        李毅道:“千百年来,农民都是依靠田地生存。田土,是农民最大的财富。现在我们要想改善农民的收入,还是只能在土地上做文章。如何有效的利用土地资源,生产出更大的价值,这是咱们政府要思考的事情。”

        梁凤平道:“你之前在柳林和江州工作时,推广的大棚和生态种养殖,我觉得是一种很好的模式,可以在绵州大力推广。”

        李毅道:“那种方法当然很好,但我在想,有没有一种更好的方法,更加充分的利用土地资源,生产出更高的效益来?”

        梁凤平道:“更好的方法?李毅,你有什么想法?”

        李毅道:“梁老,你看,我们一路走来,这村庄里的房舍,是不是很稀?”

        梁凤平道:“农村里都是这个样子,有的村屋建在一起,是个大屋场,有的则散落在山脚河边,总体来说,都是十分分散的。农村地广人稀,不比城市,这建房也就有了更多的选择性。”

        李毅道:“我有一个想法,如果把农村按照城镇的标准来建造,你说可以实现吗?”

        梁凤平一愣,问道:“乡村按照城镇的标准来建设?这怎么建设?城镇的人有工人,有收入来源,农民只有土地啊!”

        李毅道:“我的设想是,按乡、镇为单位,把这个乡镇的人口集中在镇上居住,这样一来,所有的土地资源都可以利用起来,用来开发利用,创造出更多更大的价值。农民从此可以从土地里解放出双手,告别过去那种生活方式,步入城乡一体化的崭新时代!……”

        梁凤平听得入了神,等李毅说完之后,他缓缓三击掌,说道:“李毅,这是一个伟大的构想啊!如果真的能够实现,那无异一次农业革命啊!那样一来,所有的农民跟城里人都一样了,也没不存在城乡界限了!可是,这么多的农民,依靠什么来生存?这个问题不解决好,将是一个很大的社会问题。”

        李毅道:“零散村户集中居住之后,村民原来的宅基地、田、地、山、土,还是归他们所有,不过,不再是像以前那种家庭承包责任制,而是一种全新的集体合作社,跟现在的农合社差不多。大家以土地入股,对所有的土地进行集中开发和种植,统一部署,各展神通,发展经济。土地可以得到充分的利用,而剩余劳力也可以统一安排工作……”

        梁凤平初始的热情冷却之后,沉思着说道:“这样的设想很好很伟大!但具体实施起来,只怕阻力不小。农民已经习惯现在这种居住方式,他们能不能接受集中居住的方式?现在的农户,都是单门独户,如果按照城镇标准来建设,那每户人家,肯定不能再有一幢大楼房了,只能有一个单元房或是一套安置房,他们能同意吗?这里面涉及到的社会问题太大了。”

        李毅道:“但好处和益处也是显而易见的,大家集中住在一起,有利于医疗、养老、教育、出行、购物等等,这些生活上的便利和好处,以前只有城镇居民才可以享受到。现在农民也可以享受这种待遇,这对他们来说,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梁凤平道:“这个事情,还需谨慎!李毅,你初来绵州,脚跟未稳,切不可操之过急,以免收到反面效果。很多的改革措施,并不是它不好,而是因为各方面的阻挠,未能得到实施。”

        绕来绕去,又绕回到政治斗争的老路上来了。

        一言以蔽之,就是一个权字!手中无权,一切免谈!

        李毅缓缓点头,知道梁凤平并不是有意泼自己冷水,而是在善意的提醒自己。

        “黄金铺乡到了!”售票妇女大喊一声。

        只有李毅三人下车。

        下了车,四下里一望,李毅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