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十四章 这事我管定了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十四章 这事我管定了

    作品:《官路弯弯

        “怎么回事?你是谁啊?”车主疑惑的问。

        随车妇女认出李毅是车上的乘客,说道:“不关你的事,你走开,快上车。这个事情不是你能管的。”

        李毅道:“别怕,一切有我在。这事我管定了!”

        那夹克男子将眼睛一瞪,脸上的肌肉一颤一颤的,呸了一声,一句话不说,忽然伸拳砸向李毅的脸。

        李毅久经考验,岂会被他打到脸上?不等他的拳头接近自己的肌肤,李毅将头一偏,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腕,捋直了他的手臂,然后顺势这么一推,那夹克男子一个重心不稳,身子直直的往后退去,一连退了四五步才站稳脚跟。

        “哟!”那几个男子一看李毅出手这架式,都愣了一愣:“会家子啊!”

        李毅冷笑一声,左腿往后退了退,站了个架式,不丁不八的。右手往左手袖口处一捋,左手往右手袖口处一捋,摆了个架式,右手招了招,说道:“想打架吗?来啊,不用一个一个的上,只管一起来吧!”

        那几个人看李毅这架式,不由得都退了一步。

        李毅摆出来的这架式,是钱多教他的,打架之前,先摆个姿势,跑江湖的人一看,就知道你是个会家子,不会轻容动手。

        钱多和梁凤平怕李毅吃亏,都跟了下来,站在李毅身后。钱多看到李毅这么老练,就跟一个真正跑江湖的把式,不由得嘿嘿一笑。

        梁凤平笑着摇摇头,心想李毅这样子,哪里像个一市之长啊?分明就是一个江湖老大啊!

        “兄弟,混哪条道上的啊?”夹克男子甩了甩手腕,瞪着李毅问。

        李毅淡淡地道:“你又是混哪条道上的?”

        夹克男子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道:“看到没有?我属这个帮的!”

        李毅看到他的脑袋边缘有一条白线,看样子是染上去的。略一沉思,便恍然大悟,这不就是白布缠头的意思吗?不缠白布,改用这一条白线代替了。再仔细看看其它几个男子的头发,果然也有一条这样的白线。这条白线或长或短,有的只在额头处染上一小撮。看来这几个,都是缠头帮的人。

        “缠头帮的?”李毅哦了一声:“难怪这么嚣张。”

        夹克男子得意的道:“兄弟,知道咱的厉害了吧?识相的赶紧赔礼道歉,我既往不咎。否则的话,你惹上咱们缠头帮,那就有你好受的!”

        李毅将脸一沉,寒声说道:“我不管你是什么帮的,只要你敢在绵州地界上为非作歹,我就饶你不得!”

        夹克男子道:“哟,你明知道我们的身份,还敢这么放肆啊?你信不信我一巴掌劈死你?”

        李毅道:“你们拦路抢劫,这是在犯法!我走过南,闯过北,什么人没有见识过?像你们这么明目张胆抢钱的,还真是头一回看到!就算你们是缠头帮的人,我就不相信这里没有治你们的人!”

        夹克男子道:“怎么?你还想打架不成?”

        李毅道:“打架?我怕脏了我的手,不必我治你,自有治你的人!钱多,报警!”

        “报警?”夹克男子一听李毅这话,仰头大笑:“我还以为你认识道上哪个大哥大爷呢!原来也就会报警这一途啊?嘿嘿,小子,报吧,你尽管报,我倒要看看,在这地盘上,哪个警察敢抓我们!”

        钱多答应一声,掏出手机就拨打了110。

        出事地点是在一个小镇外面,离镇上的街道并不远,那边镇上就有派出所。

        钱多报警的时候,微微离开电话,问车主:“大哥,这里叫什么地方?”

        那个车主早就叫苦不迭了。这些人的厉害,他岂有不知情的?得罪了这些缠头帮的人大爷,自己以后还要不要在这条道上混了?交钱出血虽然难受,但好歹可以息事宁人啊。李毅这么一闹,那这梁子可就结下了!

        车主连连摇手,说道:“不行,不行,不要报警了。这三百块钱我交了,你们快走吧!”

        李毅皱眉道:“大哥,你怎么能这样啊?你这不是在养虎为患吗?这样的人,他在抢你钱呢,你也这么软弱?”

        车主道:“你不懂,你们拍拍屁股走人了,我还得在这条线上讨生活呢!这些人,我得罪不起!”

        “三百?咱不要了!现在涨价了,六百!”那个夹克男子见车主怕事了,他立马得瑟起来,伸出右手,做了一个六的手势,得意的瞥了李毅一眼。

        钱多才不管他们争吵,他只执行李毅的命令,见车主不回答,便走到车上,问了一个乘客,得到了这里的地名,然后告诉给了当地的110指挥中心。

        “我已经报警了。”钱多回到李毅身边,说道。

        李毅点点头,说道:“那就等警察同志过来处理吧!”

        “小子,我看你是外地人吧?你不懂咱们这里的行情!报警?我告诉你,这里的公安,个个都是我哥们!就算来个不相识的,他也不敢动我们一根毫毛!你信不信?”夹克男子说道。

        李毅道:“我还真不相信。这天下是党的天下,这社会有法纪管着,你们犯了罪,就必须接受惩罚。公安机关是司法执行机关,他们只**,讲理,可不认得你是什么人!”

        夹克男子道:“不信?那你就等着瞧吧!别说是这小地方的公安,便是省城公安厅的人,见了咱们缠头帮的,一样得给面子让道走!”

        李毅还在京城工作时,曾经去锦城公干,听说过这个缠头帮,听说省里公安厅的一个副厅长,还是这缠头帮里的成员,其它厅局级以上官员,跟这个缠头帮,也都有着扯不清楚的关系。他知道这个夹克男子所言非虚,并没有吹大话。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每个省市地区,都会有本土黑恶势力的存在。

        政府部门的一个很大职责,就是对付这些黑恶势力。

        黑恶势力的存在,扰乱社会秩序,危害公共安全,威胁人民群众的财产人身安全,垄断某些行业,暴力干预某些经营业,严重阻碍地方经济发展。

        这些势力,跟**一起,形成了两颗巨大的毒瘤,影响着社会的和谐和发展。

        李毅之前看过一本书,书中写到地方政府的职能问题。

        政府的职能,古今中外进行过不少的转变,每个发展时期都有着不同的内容。

        当代华夏地方政府的职能,不外乎以下几点:

        1、执行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的决议,以及上级行政机关的决议和命令,规定行政措施,发布决议和命令;2、领导和监督所属各工作部门和下级人民政府的工作;3、执行经济计划和预算,管理本行政区域内经济文化建设、民政和公安等工作;4、依法任免和奖惩国家行政机关工作人员;

        5、保护公共财产,维护社会秩序,保障公民权利,保障少数民族的平等权利;6、监督所属各部门和下级人民政府的工作;

        7、办理上级国家行政机关交办的其他事项。

        这些基本职能,构成了地方政府的权力范围。

        保护公共财产,维护社会秩序,保障公民权利,这是政府最重要的职能之一,也是最重要的责任之一!

        如果政府的暴力执法机关,不是为百姓和人民服务,如果公民的人身财产权利得不到应有的保护,那这个国家的公民,还有什么安全感和幸福感可言?那个政府就是一个不作为的政府!

        李毅一恨贪官,二恨黑恶势力!正是这两者,把这个社会弄得乌烟瘴气!

        以前他是京官,来西川省是出差公干,明知道这里有个不得人心的缠头帮,但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现在他是绵州市的父母官了,一市之长了!

        缠头帮胆敢在绵州地界上放肆,李毅岂会善罢甘休?岂能容得他们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欺负自己的百姓?

        “很好,我正想见识一下,那些当官的,是怎么样包庇你们的!”李毅沉声说道。

        车主夫妇唯有叫苦连连,事态的发展,完全超过了他们的预计,也不在他们的掌控范围之内了。

        一方面,六百块钱不是笔小数目,他们当然舍不得拿出来。另一方面,这些缠头帮的人他们也得罪不起。因此,他们只能眼巴巴的等着,心里有一丝希望,希望李毅真的能替自己做这个主,把这些人给治服了!

        派出所就在不远处的小镇上,从那边赶过来,顶多也就几分钟,就算是走路,估计十分钟也就够了。

        但钱多报警后,过了二十来分钟,这才看到一辆警用面包车晃悠悠的开了过来。

        车上的乘客在这半路上耗了这么久,早就不耐烦了,但老百姓大都是胆小怕事的人,看到外面这场面,心里虽然不高兴,也没有人敢站出来说话。

        警用面包车缓缓在旁边停了下来,三个民警打着哈欠下了车子,其中一个还在说道:“真是晦气!刚才那一把,输了我三十多块钱!等会回去还得接着玩啊!今天晚上再玩一个通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