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章 必须来的理由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章 必须来的理由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嘿嘿一笑:“梁老,看来我是个干部模样,别人以为我很有钱,所以我买的菜,比你要贵呢!”

        梁凤平略作沉吟,缓缓说道:“李市长,你不觉得这中间有什么蹊跷吗?”

        李毅道:“什么蹊跷?”

        梁凤平道:“第一个卖菜的,她以为你是物价局的,为了讨好你,应该把钱便宜给你才对啊,为什么要卖贵给你呢?”

        李毅道:“你说得在理,这是为什么呢?”

        梁凤平道:“我也不解。”

        李毅道:“这一路上,我们碰到的所有不解之事,你都给我记下来,回头一并调查解决。”

        梁凤平应了一声:“是!”

        李毅在菜市场慢悠悠的逛荡,问问菜价,看看市民们买的什么菜,偶尔跟买菜的市民们交流几句。

        梁凤平道:“李市长,从市民们的菜篮子来看,本地居民的生活并不很富裕。”

        李毅沉着的点点头,说道:“为缓解我国副食品供应偏紧的矛盾,农业部于88年提出建设‘菜篮子工程’。一期工程建立了中央和地方的肉、蛋、奶、水产和蔬菜生产基地及良种繁育、饲料加工等服务体系,以保证居民一年四季都有新鲜蔬菜吃。但在绵州的菜市场上,果蔬品种却不多。”

        梁凤平道:“现在是冬季,时令小菜本就比较少。”

        李毅道:“大棚种植在发达城市和地区早就普及了,我在南方省当乡镇干部时,就曾经大力发展大棚种植和生态养殖业,西州市早在几年前,城市居民的菜篮子工程就解决了供应短缺的部题。都说有样学样,绵州市委市政府,这几年来,难道连捡个样子都没有学会吗?”

        梁凤平道:“西州的政策,未必就能传到西川来。西川一省,自古为天府之国,粮食产量十分丰富,但近年来,这个天府之国的美名,也只是徒有虚名了。固步自封,不思进取,让西川远远落后于其它省份。”

        李毅道:“领导者观念要转变啊!一个地方治理得好不好,考验的是当政者的领导才能和魄力。这个菜市场,是整个南区最大的菜市场之一,周围数里的市民,都依赖这个菜市场供应蔬菜水果等货物。这个菜市场管理凌乱,品种少,商家奇货可居,菜价偏贵。这些莫不关系到市民的幸福指数。从中折射出当政者的管理水平和服务缺陷。”

        梁凤平道:“绵州是西川省的重要城市之一,绵州如此,西川其它城市只怕也差不多。绵州的前两任市长,都干不长久,一个官员,初到一地,连脚跟都没有站稳,天天只顾着争权夺位,哪里还有时间和精力用于城市建设和管理?就算有些奇思妙想,在权力不稳定的情况之下,他也不可能实现他的政治抱负。”

        绕来绕去,梁凤平又绕到政治斗争中来了。

        李毅微微蹙眉,心想何尝不是如此呢?

        “梁老,我明白你的心思,你又要劝我先进行权力争夺,在绵州站稳脚跟,再谈其它的施政理念和城市管理,是吧?”李毅看着熙熙攘攘的菜市场,沉声说道。

        梁凤平道:“李市长,我说的可都是真理,也是经验之谈。我知道你是个好官,否则我也不会跟随于你。你有满腔的热血,还有满腹的经纶,想把绵州建设成你理想中的城市。这个理想是美好的,但在现实中,你如果不先把脚跟站稳了,你怎么去实现你的政治理想和抱负?”

        李毅缓缓说道:“梁老,西川和绵州市的政局,十分凌乱,这一点,我在来之前,就有了心理准备。从我上任之曲折艰难,就可见一斑。我就是不想卷入到无休无止的政治斗争中去,所以才避开跟绵州市委其它领导的正面冲突。以这种方式来绵州上任。”

        梁凤平道:“问题是,你如此想,只怕别人却不这么以为。绵州市委邵逸先同志,那可是个心地胸窄的人,你悄悄的来上任,他以为你是瞧不起他呢!前两任市长,都是因为受不了邵逸先的挤压,这才相继离任而去。你来到绵州,不去向他报道,却跑到下面东看西瞧,他一定以为你是在调查他的老底呢!”

        李毅道:“刚才我们看到的迎接车队里,没有看到市委一号车,看来邵书记是不会前去迎接我的,这是一个高傲的人啊!我暂避其锋芒也好。至于他要怎么样想,脑袋长在他的身上,我管不着了。”

        梁凤平道:“你执意如此,我也只能倾力相助。李市长,你一心一意为民着想,这是极好的,但你也不得不防小人啊,如果有人恶意阻挠,那你所有的政策未必就能贯彻下去。”

        李毅道:“他斗任他斗,我自施我政。只要政策好,深入民心,我就不相信老百姓们不领情。我也相信,咱们政府队伍里的大部分干部同志,还是想把工作做好的。”

        一边谈论,一边走,把整个菜市场看了个遍。

        “绵州有个开发区吧?”从菜市场里走出来时,李毅问梁凤平。

        梁凤平道:“在北区有个电子工业产业园,但没有搞起来,十分萧条,不看也罢。”

        李毅道:“还是去看看吧。菜市场是一个城市的居民生活线,开发区是一个城市的经济产业线,从这两个地方,基本上可以看出这个城市的经济水平来。”

        梁凤平道:“我们打的过去还是?”

        李毅道:“有公交车直达工业园吗?”

        梁凤平道:“从这里过去,没有直达的公交,中途要转两趟车,还要绕不少的路。我们有三个人,这样算起来,跟打的的价格也差不多了。”

        李毅道:“如果不远,我们就坐一趟公交,然后步行一段吧!”

        梁凤平知道李毅是来体验生活,便不再坚持,领李毅和钱多来到公交车站等车。

        一路上,李毅都在观察这座城市。

        在未来一段时间里,这座城市将是李毅管理的城市,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看这座城市,就跟看自己的新家一样。

        他怎么看都不满意!

        这个新家,装修太过老旧,环境不够优美,绿化稀少,街道脏乱,街道两边的店铺,招牌和灯箱横七竖八……满眼看过去,全都是毛病。

        钱多一直沉默不语,忽然说道:“这里比起江州来,真是差远了,江州好比是天堂,这里跟地狱也差不多了!”

        李毅笑道:“不要过于苛求。它越是破烂落后,我们可以施展的空间也就越多,等我们把它变得漂漂亮亮的,市民们的直观感受也就越大。”

        钱多道:“毅少,我不是不相信你的能力,只是这也太差了一点。早知道这样,你还不如仍回江州市去,在那边政治根基也移固了,过去之后,不必跟我斗来斗去的,你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了。”

        李毅道:“你们不懂,我来绵州,有必须来的理由!我将在这片土地上展开一系列政策和改革,誓言要让这片土地因我而璀璨!不管是谁,都无法阻拦我施政的步伐!”

        梁凤平笑道:“李市长,绵州也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糟糕。不然,我也不会让你来这里遭罪了。绵州是很穷,但穷也有穷的好处,容易出政绩。而且绵州资源广博,物产丰富,地处中部腹地,交通四达八通,借着西部大开放的东风,绵州的大发展,指日可待。”

        李毅道:“梁老,我还记得,你曾经跟我说过,我来绵州,还有一个大好的机会等着我?你所说的机会是什么?”

        梁凤平道:“李市长,我所说的机会,就是指邵逸先!”

        李毅道:“梁老,你又取笑我了。邵书记那可是绵州的地头蛇,他是我紧箍咒,不是我的机会吧?”

        梁凤平道:“邵逸先虽然霸道,但这个人能力和手段却还是有的。早在几年前,他就在帮绵州争取副省级城市。如果这个能批下来,那绵州就更进一步了。你自然也就水涨船高,用最短的时间,完成向副省级官员的进步。”

        李毅嘿嘿一笑,摆了摆手,说道:“副省级城市啊?这可不容易。凭他邵逸先,只怕还没有这个能力!”

        梁凤平道:“山城不是被升级为直辖市了吗?原来的副省级城市就少了一个,国家有意增补一个进去,绵州市还是很有机会的。”

        李毅道:“这些都是虚的,八字都没有一撇呢,不可尽信。我现在只想把手头的工作做好,至于升级,听天由命吧!”

        说话间,来到了绵州市电子产业园区。

        梁凤平指着前面一片建筑物,告诉李毅,那就是绵州市的开发区时,李毅整个人都惊呆了。

        他之所以惊呆,并不是这个园区有多么雄伟和庞大,而是因为这个园区实在是太差了!

        李毅在临.沂任上搞的那个工业园区,都比这个像样!

        临.沂还只是一个小县城!

        一个地级市的开发区,居然搞成这个样子,这让李毅这个新晋市长情何以堪?

        李毅的脸色真的拉了下来。绵州的工业基础,比他想象中还要差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