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三章 不怀好意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三章 不怀好意

    作品:《官路弯弯

        邹志军走出宗德超的办公室,一路快行,往自己办公室里走。

        在走廊上,见到两个市府办的同志在咬耳朵,邹志军隐约听到一句话:“新来的李市长,是不是被人给杀了?”

        “没事做吗?”邹志军沉声低喝一声:“不想在这里干了?”

        邹志军在市长们面前,那是一个跑腿的,但在市府办的这些小喽罗面前,他就是最大的顶头上司了,他背着双手,迈着八字步,将眼睛这么一瞪,眉头这么一耸,嘴角这么一拉,气势和官威就显现出来了。

        那两个同志见到老大出现在这里,连忙称呼一声,然后一溜烟的跑回办公室去工作了。

        邹志军阴沉着脸,快步回到办公室里,小心的把门关起来,上了暗锁,想了想,又打开来,将门开了一条缝,虚掩着。

        “李市长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不会出事的!”邹志军如此告诉自己,念念有词的坐在办公椅子上,按下免提,然后拨打了一串号码。

        电话通了,里面传来一个威严而沉缓的声音:“哪位?”

        邹志军赶紧抓起话筒,站直了身子,目视房门口,微笑着说道:“高书记,您好,我是绵州市府办的邹志军啊,您还记得我吧?”

        高鸿业道:“邹志军同志啊,你好啊!”

        邹志军道:“高书记,前天李市长通知我,说他今天要来上任,我们市府班子成员在路口等了大半天,也没有见着他的身影呢!您跟李市长相熟,有他的消息吗?”

        “李毅今天去绵州上任?”高鸿业道:“我还真是头一回听你说起。他没有跟我谈过这个事情啊!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邹志军道:“没事,没事,我就是随便问问。打扰您了。”

        高鸿业道:“嗯,李毅同志跟我的确是相熟,他来上任,怎么没有告诉我一声呢?现在都中午了,他还没有到吗?”

        邹志军道:“是啊,我们到处在找他呢。”

        高鸿业道:“李毅同志不是一个人来上任的,他身边有工作人员保护他,他不会出什么事的,邹志军同志,你就安心工作吧,不要胡思乱想。该露面的时候,不用你们找,他自然就会露面。嗯,就这样吧,我这里有点忙,咱们改日再聊。”

        邹志军还想说什么,高鸿业已经挂了电话。

        “这叫什么事啊?李市长不是高书记一力举荐的人吗?李市长来上任这么重大的事情,居然没告诉高书记?这有些说不过去吧?”邹志军抓了抓头,思索着,忽然一拍脑袋,甩了甩头,自言自语的道:“邹志军啊邹志军,你真是个榆木疙瘩啊!高书记刚才说得再明白不过了,你还在这里杞人忧天呢!”

        他放下电话,哼起了小曲。

        有人敲门,他喊了一声:“进来!”

        “邹主任,这么高兴啊?”来人呵呵一笑。

        “哎呀,程局长,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快快请坐。”邹志军一见来的人是市公安局局长程登云,哈哈一笑,迎出写字台来,跟他握手,请他坐下来。

        “邹主任,你这是碰到什么喜事了?唱起了这么欢快的歌曲。”程登云坐下来,问道。

        邹志军摆了摆手,说道:“能有什么喜事啊?刚刚在宗市长的办公室里,还挨了一顿批呢!”

        程登云道:“何事挨批啊?你邹大主任,不是挺吃得开的嘛?”

        邹志军道:“别提了,还不是因为……不说了。你笑眯眯的,难道有喜事?”

        程登云道:“我能有什么喜事啊?我刚刚从应书记那里出来,也挨了一顿批。”

        邹志军道:“政法委书记应时良书记?他不是他的得力干将吗?他批你做什么?”

        程登云嘿嘿一笑:“邹主任,咱们就彼此彼此吧!还不是因为李市长失踪了,上头找不到李市长,只好拿咱们下面的人撒气?”

        邹志军抛了一支烟给他,说道:“程局,你我有多年的交情,我们之间说话,没有那么多的忌讳,有此话,当着别人的面,我们不能说,但当着你我的面,完全没有任何忌讳。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程登云道:“那是自然,我拿你当兄弟看,这才跑到你这里来诉诉苦。”

        邹志军啪的打燃打火机,给程登云点燃了香烟,又给自己点燃了一支,问道:“那你跟兄弟我说个实话,上面叫你做些什么事情了?”

        程登云道:“什么意思?”

        邹志军吐出一个烟圈,嘿嘿一笑:“程局,你不会连我都要瞒着吧?”

        程登云道:“我真的搞不懂你说的啥?上面叫我做什么了?你不会怀疑李市长的失踪,跟我有什么关系吧?”

        邹志军道:“那不可能。我是说,刚才你在应书记那里,应书记就没有交待你做些什么?”

        程登云道:“你原来是问这个啊?还能做什么?还不是叫我大张旗鼓的去找人?嘿!这么大一个绵州市,我去哪里找人啊?李市长有没有来绵州,还两说呢!我怎么找人?”

        邹志军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程登云道:“怎么办?凉拌!应书记的意思,我明白!”

        邹志军道:“哦?应书记是什么意思呢?”

        程登云道:“应书记叫我们大张旗鼓的找李市长,只不过是做个样子,给别人看的,呵呵,不管李市长是不是来了咱们绵州,现在他不见了,咱们身为公安执法部门,这个姿态还是得摆出来才行。就算是做给上头看,我们也得做得逼真,你说是不是?甭管找不找得着人,我们都得找!找不找是工作态度问题,找不找得着,那就是运气问题了。”

        邹志军缓缓点头,心想能混到这一步的,没一个是省油的灯。

        “程局,我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邹志军沉吟着问。

        程登云笑道:“邹主任,你有话,但说无妨。我洗耳恭听。”

        邹志军道:“你要是信得过我,你回去后,千万要按兵不动,什么动作都不要有。不需要去找李市长。”

        程登云笑容一敛,说道:“不去找?我怎么向应书记交待?如果李市长真的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也无法向上级组织交待啊!”

        邹志军笑道:“程局,你多虑了。你以为李市长一个大活人,还是这么厉害的一个大活人,会忽然之间不见了吗?”

        程登云道:“怎么个意思?我听不明白了。我就是担心李市长出事故啊!”

        邹志军道:“李市长大吉大利,长命百岁,绝对不会出什么事故的!而且,不管李市长出不出事故,都与你无关啊!他若是在绵州市外出了事,这不关你的事情吧?你也管不到那么远的事情吧?他若是在绵州市里出了事,那就更简单了,有事你再去办事呗!现在什么事情都没有,你要非闹得满城风雨,人心惶惶?”

        程登云道:“邹主任,你说的话,我好像明白了,又好像不太明白。”

        邹志军道:“程局,你想想,李市长本来没有什么事情,你这么满城一闹腾,岂不是反倒生出事情来了?”

        程登云道:“奇怪了,邹主任,你怎么就敢这么肯定,李市长没有出事呢?”

        邹志军道:“程局,我拿你当兄弟看待,这才跟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李市长跟别的官员不太一样。我听说,他喜欢微服私访,以前在别的地方当官时,他就经常一个人跑到下面去看看。我想,他这一次,估计也是在下面微服私访吧!”

        程登云道:“哦?这个李市长还真是特别,你好端端的先来上个任,报个道,然后再下去察访,不是一样的吗?何必这么做呢?太假模假式了吧?——哎呀,邹主任,我也就这么一说,你千万别当真!”

        邹志军摆摆手,说道:“程局,你有所不知了,李市长一旦上了任,出门就有人跟随,还有摄像和记者跟着,不管走到哪里,都是事先安排好了的,他还能看到真实的情况吗?你说是不是?”

        程登云道:“就算他要微服私访,这跟我大旗鼓的找他,也没有关系啊!我找我的,他访他的。有什么妨碍不成?”

        邹志军沉声道:“程局,这里面的关系可大了。你是做公安工作的,不可能想不到这一层来吧?”

        程登云道:“哎呀,邹主任,你有什么话,直说不行吗?非得这么藏着掖着?我这个人是个直肠子,不会绕弯。”

        邹志军微微一笑,磕了磕烟灰,心想一定得想办法阻止程登云全城搜索李市长,这对李市长的安危,是大大不利的!

        西川省里,肯定有人不服李市长,现在这些人并不知道李毅在哪里,如果程登云这么一闹腾,反而暴露出李毅了。

        应时良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目的,叫程登云如此闹腾,但仅从应时良上午没有前去迎接李毅这一步来看,应时良跟李毅这个绵州新贵,肯定是尿不到一个壶里去的,那他此举,只怕也不含好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