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章 市长在上任时失踪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章 市长在上任时失踪

    作品:《官路弯弯

        第八卷逐鹿西川

        第一章

        西川省绵州市。

        中午十二点。

        今天对绵州市的公职人员来说,是个大日子——新市长李毅同志,今天上任!

        李毅没有失信,事先打电话通知了绵州市府办主任邹志军同志。

        邹志军通知了市委邵逸先同志和几个副市长。

        邵逸先淡淡的应了一声:“知道了。”

        邹志军询问:“邵书记,我们现在就要制定迎接细则,不知道您去不去?”

        邵逸先沉思一会,没有回答,直接挂了电话。

        邹志军被电话那头传来的哐啷声震得耳膜发麻,移开话筒,伸出食指捅了捅耳孔。皱起眉头,心想这个邵逸先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去还是不去?

        按理来说,李毅只是一个市长,虽然与邵逸先级别相同,但政府受党委领导,因此党委书记比市长要略高一点。因此,邵逸先可以去接李毅,也可以不去接李毅。全凭邵逸先的胸襟和气度以及他对李毅的态度。

        领导做事情,向来不会直接说明白,很多时候,他们只是一个动作,或是一个眼神,就由得下属们去猜测。

        邵逸先把电话挂断,没有直接的回复,这里面的含义,其实已经很明白了。

        邹志军微微摇头,心想邵书记这是不想去接李毅哩!自己甚至就不该问这句话!因为这句话一问出来,就得罪了邵逸先!

        邵逸先自觉比李毅要高级,哪有上属去迎接下属的道理?邹志军问这话,分明就是在贬低他邵逸先呢!

        所以邵逸先才挂了邹志军的电话。

        邹志军想明白个中道理,唯有苦笑。自己是铁定要跟随李毅的,不管从派系或是工作上来讲,自己只有跟随李毅,才有前途。就算邵逸先对自己有意见,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转念又一想,李毅来上任,省委组织部必定会有一个副部长甚至是部长大人亲自陪送他前来。邵逸先可以不把李毅放在眼里,难道也不把省委组织部领导放在眼里吗?

        还是说邹志军是想等等看,先确定省里送李毅来的是哪位领导?看情况再决定下不下来?

        西川省委组织部的部长,一般都入了省委常委,因此通常都是副省级别,常务副部长是正厅级,副部长兼人事厅厅长一般也是正厅级,至于其他副部长则是副厅级。

        送李毅前来上任的,有可能是副部级别的部长,也可能是正级级别的副部长。

        如果是组织部长送李毅来上任,邵逸先肯定会前去迎接,如果只是一个副部长送李毅来上任,邵逸先可以找个借口不去迎接。

        想明白邵逸先的用意后,邹志军也就释然了,继续打电话跟其它领导汇报。

        至于几个副市长和其它部门领导,自然是要前去迎接李毅的。

        在迎接的规格上,因为李毅有言在先,一切从简,市政府党组成员里的几个同志商量了一下,警车开道是必须要有的,迎接到市界线上去,也是必须要有的。其它的,可简则简。

        李毅只说他今天到达绵州,并没有说几点钟到,因此,早上九点左右,几个副市长和市府办的领导,加上市里的各主要部门领导,都开着小车到绵州市地界去迎接。

        到达地界后,一排领导下了车,一字长蛇形排列在车边,等待李毅同志的到来。

        李毅是正厅级别,又是履任地级市的市长,应该有一个省委组织部的副部长甚至是部长陪同上任。

        西川省地处内陆腹地,虽然只是早冬天气,但空气寒冷,北风强劲,吹在脸上刺刺的痛,冷风从衣服领口袖子里钻进去,灌在衣服里面,生冷冷的。

        迎接队伍刚开始还站得溜直,众人伸长了脖子朝来路上张望。

        一刻钟过去,还没有见到李毅的车子前来,迎接的队伍便东倒西歪起来,众人不停的跺脚,双手拢在嘴边哈气取暖。

        领先的是常务副市长宗德超同志。他将近五十岁的年纪,脑袋上头发稀疏,北风凉嗖嗖的,吹得头皮发凉。

        宗德超的秘书见领导不停的摸头发,便从车子里摸出一顶帽子,递了过去,轻声说道:“宗市长,先把帽子戴上吧!”

        来之前,宗德超为了以示郑重,特意没有带帽子,但他的秘书熟知自己的这个领导,一吹冷风,头发就发冷,怕他受凉感冒,因此又顺手把帽子给带上了,放在车子后面。

        宗德超望望来路,不知道李毅和省委组织部的车队什么时候才会到来。秘书可不管这些,径直将帽子戴到了宗德超脑袋上。

        有了帽子的保暖,宗德超感觉暖和多了,他看看手表,又望了望身后的队伍,沉声说道:“都站好了!李市长来了,看到这样的队伍,你们说丢不丢脸?”

        众人便又重新站好了,伸长了脖子看向来路,盼望着车队快些到来。

        这一等又是一个小时。

        这下连宗德超也站不住了,有些烦躁的不停看表。他招了招手,问道:“小文,昨天看天气预报没有?今天是个什么天气?”

        秘书小文说道:“宗市长,我看过了,今天是个阴天,没有雨,也没有太阳。要不,您先到车里坐坐,车子来了我再请您下来?”

        宗德超道:“不必了,都等这么久了,也不在乎这一时半刻。”

        其它领导见宗德超坚持不动,都不敢做声,只得静静等候。

        十一点多钟了,李毅和省委组织部的车队还是没有来。

        宗德超实在站不住了,双腿都有些发麻,他挪了挪身子,把邹志军喊过来,问道:“志军同志,你确定李市长是今天前来上任?”

        邹志军道:“十月二十二,是今天,没有错啊!”

        宗德超道:“这都快十二点了,李市长怎么还没有来?”

        邹志军道:“宗市长,我也不晓得怎么回事。要不我打个电话到省委组织部办公室问问情况?”

        宗德超道:“问问也好!”

        邹志军应了一声,当即打电话前去询问,省委组织部办公室的同志接到电话,回答说不清楚此事,便挂了电话。

        “宗市长,他们说不清楚此事。”邹志军有些发急了,李市长上任这么重要的事情,省委组织部办公室不可能不知情啊?

        宗德超道:“怎么回事?志军同志,你有没有李市长的联系电话?要不,你跟他本人联系看看?”

        邹志军道:“我有李市长的一个电话号码,我打他试试看。”

        宗德超嗯了一声,但眼神里明显有些异样的感觉。

        李毅还没有来上任,他的电话号码,连宗德超都不知道,邹志军做为政府办的主任,居然知道李毅的联系电话,而且是贴身手机号码,这让宗德超自然会有些不寻常的想法。

        邹志军倒没有想这么深远,手机还握在手里呢,当即找到李毅的号码拨打过去。

        电话关机了!无法接通!

        “宗市长,李市长的电话打不通。”邹志军说道:“无法联系上。”

        宗德超道:“李市长确定是今天来上任,为什么他的手机联系不上,而省委组织部又没有他的消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邹志军心里一紧,说道:“宗市长,李市长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宗德超脸色一沉,说道:“出什么事情?能出什么事情?”

        邹志军抹了一把脸,说道:“宗市长,我也只是在担心。要不,我再问问省委组织部吧!李市长或许来得晚,刚才还没有到过省委组织部报到也有可能。”

        宗德超重重的嗯了一声,双手背负在身后,微微抬头,看向远方。

        天气阴沉沉的,乌云像一层层奔腾的骏马,把天幕都给遮挡住了。

        远处的山峦,被云朵遮挡,看不清楚,那阴天离地面很近,仿佛伸手就能摸得到。

        邹志军通话的电话从旁边飘了过来:“古部长,您好,呵呵,我是绵阳市府办的邹志军啊,对对对,就是我。有一个事情,我想请问一下。咱们的李市长,今天前来上任,怎么这么晚了,还不见他到来啊?我想请问您,李市长是不是到省委组织部报到了?——没有?哦,我知道了,谢谢您。”放下手机。

        宗德超道:“志军同志,怎么?李市长还没有到省委组织部报到?”

        邹志军道:“是啊,省委组织部的古部长跟我说,李市长还没有前来报到。这,这是怎么回事啊?难道李市长还没有到达省城?早知道我们应该到省城机场去接机了!”

        宗德超道:“有没有一种可能?李市长没去报答,径直来了绵州?会不会从别的道路进了城?”

        邹志军道:“宗市长,从省城到绵州来,这是必经之路啊。李市长不可能不去省委组织部报道吧?就算他不去报道,也得从这里经过啊。”

        宗德超道:“难道李市长还真的是在飞机上?”

        邹志军道:“我还知道李市长以前工作单位的电话,我再问问。”他打电话到国资委询问,得到的消息是,李毅同志早在昨天就乘飞机离开京城了,国资委的很多同志还去机场送了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