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百二十八章 邪恶与纯真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百二十八章 邪恶与纯真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道:“首长,我一直都以为,只要努力工作,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好了,什么斗争啊争抢啊,那都不应该存在于官场。官场是什么,应该是一个为人民服务的处所,不管职务高低,都是为人民服务,只不过服务的内容不同而已。”

        江兆南道:“李毅,你刚从学校出来不久,还有些单纯的想法。我刚参加工作时,想法跟你一模一样。可是,你刚才也说了,只要是人,性格上就会有缺陷,是吧?在官场里的人,也一样是人,也会有某种性格上的缺陷,你可以不争不夺,但你能让所有的人都不争不夺吗?你不去争取,你又怎么走到更高的岗位上去,怎么更好的为人民服务呢?”

        李毅其实早就明白这个道理了,他从小就喜欢看武侠小说,武侠小说里面,有一句话说得非常好: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官场也是一种江湖。

        江兆南道:“我说得有些多了,你这么聪明,应该明白吧?”

        李毅道:“我明白。斗争是一种手段。”

        江兆南笑道:“理解得很快。只要是为了工作和国家,适当的做一下斗争,也是可以的。主席有句话说得好: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其人斗,其乐无穷!我们人类的进化史,就是一部不断斗争的史书!”

        李毅虽然早就明白这些大道理了,但在江兆南面前,还得装出头一次聆听到这等精奥讲座的样子,恭敬的说道:“多谢首长的教诲。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深刻和精僻的官场指导。”

        江兆南呵呵一笑,微微点头。

        李毅有些汗颜,他一直都想做一个纯粹的人,但在生活的道路上,纯粹是何其难啊!人们总说,要说真话,但谎言和欺骗,却总伴随我们左右。

        从江兆南处离开,李毅轻松的同时,觉得心里有些小小的失落。

        轻松,是因为事情总算告一段落了!

        刚才江兆南已经表态,要辙换宋国杰,现在的宋国杰已经不足为虑了!也许,他到下台的那一刻,也想不到,是李毅在背后推了他一把。

        失落,则是因为他使用了不阳光的手段,把一个部级大员给扫落马下!

        或许,这正标志着他的成熟?至少是在政治上的成熟?

        但这种成熟,隐隐的让李毅觉得有些不舒服,他感觉自己在向政客进行蜕变!

        “偶一为之吧!”李毅在心里告诉自己。

        下班后,李毅忽然想去看看夏菲。

        不为别的,只为看看她那纯洁的笑容。

        他觉得自己变脏了,只有夏菲那纯真的笑容,才能洗涤干净。

        李毅先打电话给林馨,说自己有点事情,晚些再回去。

        林馨回答说她正好要回娘家一趟,也要晚些才能回来。

        李毅来到夏菲的住处。

        夏菲就住在京城医学院旁边的公寓房里,上学也很方便。

        离正式开学还有一段时间,夏菲报了名,办完了入学手续之后,就买来一堆医学书籍,天天窝在家里看书学习。

        离开校园数年,夏菲更加真切的感受到知识就是力量这句话的含义。

        同样是工作,那些毕业于名牌医科大学的医生,工资待遇比她们这些护士要高出不止一个等级!

        在她心里,金钱的收获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夏菲从小的理想,就是当一个救死扶伤的医者。

        这个理想,源自于她学的一篇关于白求恩大夫的课文,自从学了这篇课文后,她的理想就是当一个像白求恩那样崇高而伟大的医者。

        于是,她报考了护士学校。她原以为,护士和医生一样,都是救死扶伤的人,都可以把伤病人从濒死边缘救回来。

        参加工作之后,或许说早在她就读于护士学校之后,她就知道护士和医生的差别了。但既然选择了,她也就没有再更换,而是努力的学习,决心当一个好护士。

        但在工作中,她益发感觉到自己内心的呐喊,她在告诉自己,自己的理想,是当一名医生。

        于是,她不只一次的托李毅帮助,帮她荐入京城医学院。

        学医是一件比其它职业更加严谨的事情,医生的专业学识和能力,直接关系到病人的康复和健康,甚至是生死。

        夏菲知道,这个机会来之不易,自己必须努力学习,掌握专业知识和技能,才能胜任今后的工作,才能不辜负“救死扶伤”这个成语!

        在李毅的帮助下,夏菲终于如愿以偿的进入了京城医学院,这是国内最好的医科大学之一,能进入这里面学习,是夏菲的梦想。

        于今梦想成今,夏菲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学习生活中来。她荒废了几年的学习,重拾课本,有些吃力,比其它同学更要付出十倍、百倍的汗水和努力。但她有丰富的护士经验,也见识过不少大型的手术,这些经验对一个医科大学的学生来说,跟课本知识同等宝贵。

        李毅到夏菲住所时,夏菲正在看书。给李毅开门的是谈静宜。

        听到门铃声,夏菲就知道来的人肯定是李毅。因为她们初来京城不久,认识的人并不多,而知道她们住处的人就更少了。

        门一响,夏菲就从房间出来了,她见到李毅,惊喜的喊了一声:“李毅,你来了!”

        看到她那天真烂漫的笑容,李毅感觉心事顿时轻了,微微一笑,说道:“我来看看你们。一切都还好吧?”

        夏菲道:“还好啦,就是在南方待习惯了,初来北方,有些不太适应。这边的空气质量不怎么样,我平时都不太爱出门。”

        李毅笑道:“慢慢就习惯了。”

        谈静宜道:“我会照顾好她的。其实城市里都差不多,也没有什么不适应的。”

        李毅嗯了一声,说道:“我给你们的钱,你们只管用,用完了我会往卡里打钱,不必省。”

        谈静宜道:“我正想跟你说说这个事情。我们手里还有钱,你不必拿钱给我们用。她爸走后,留下了一些钱,国家又给了一笔抚恤金,够我们用一段时间了。小菲毕业后,又可以赚钱。所以,这张卡,你还是收回去吧。”

        夏菲道:“我自己还有些存款呢,虽然不多,但也够我的生活开销了。我假期还可以当家教赚钱呢!”

        李毅道:“你们跟我客气什么!收下吧!”把那张卡塞进夏菲手里,说道:“你再推迟,我就生气了。”

        谈静宜道:“这样吧。你给我们的钱,我都记一笔数,算是我们借你的,用多少,我们将来还你多少。”

        李毅道:“一见面就跟我谈钱,多俗啊!我又不是外人。”

        谈静宜幽幽说道:“可是,你也不是我们的内人啊!”

        李毅一愕,苦笑一声。

        谈静宜道:“你和小菲聊天吧,我去做饭。”

        李毅本想说坐坐就走,但想到刚才外人内人的话题,话到嘴边又给咽了回去,既然不是外人,吃个饭又何妨?

        “小菲,你在忙什么呢?”李毅随口问。

        夏菲笑道:“我在学习啊。我买了些书,自己在家里学习。你来看看,我买的这些医书怎么样。”拉着李毅的胳膊就往自己闺房里拽。

        李毅跟着她进入房间。夏菲搬出书来给李毅看,李毅对这些也不懂,隔行如隔山呢!也不敢胡乱评说,只道:“书看进脑子里,只有好处,你只管看吧。”

        夏菲道:“你来了,我就不看了,我陪你。”

        李毅微笑着看着她,说道:“我就是来看看你。看到你这么纯洁的笑容,我心里特别宁静。”

        夏菲粉脸一红,说道:“你真喜欢我啊?”

        李毅道:“你别混淆了,我是说我喜欢看你纯纯的笑容。”

        夏菲撅嘴道:“你这是看不起我,纯洁啊,可爱啊,都是用来形容小孩子的词语,我在你眼里,就这么小吗?”

        李毅笑道:“不是这个意思。呵呵。”瞥了一眼房门口,低声问道:“她真的不改嫁了?就这么照顾你下去了?”

        夏菲道:“我又不是小孩子,不需要人照顾!她比我也大不了多少,她要是不嫁人,将来我可不敢带男朋友回家来!”

        李毅奇道:“为什么?”

        夏菲放低声音,凑近李毅,说道:“我怕被她勾引走了!”

        李毅一愕,旋即哈哈大笑:“你对自己这么没有信心啊?”

        夏菲道:“不是没有信心……我看过她的身体,长得可好了,胸脯比我的还要大哩!那腰肢又小小的,屁股也圆圆的……”

        李毅咕噜一声,居然做出一个吞咽的动作!

        夏菲嗔道:“你看!连你都被她吸引住了吧?”

        李毅尴尬的一笑,说道:“你别跟我说这些啊,是个男人都受不了。”

        夏菲抿嘴笑道:“我还以为你跟别的男人不一样呢!原来都是一样一样的!嗯,我在这里也没有什么好姐妹可以聊天谈心,你就委屈委屈,当是我的好姐妹呗!”

        李毅恶寒,摆手道:“那可不行,我可是堂堂的纯爷们!”

        夏菲指了指李毅下身,羞涩的说道:“我早看出来了!你瞧,我才说两句,你就无耻的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