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百二十七章 背后捅刀子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百二十七章 背后捅刀子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找了个机会,向江兆南汇报工作。

        两个人谈了一阵后,李毅试探着问道:“江首长,这次任务,是宋主任交待给我做的。宋国杰主任是您一手提拔起来的,他也算是您这条线上的人吧?”

        江兆南道:“宋国杰这个同志,能力还是有的,他在国资委主任任上,工作认真努力,很好的打开了局面。”

        李毅道:“宋主任个人能力还是有的,但是……”

        江兆南笑道:“你有话就直说,不要吞吞吐吐的。你也知道,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围墙内办公,和下面的同志,除了工作上的接触,其它时间很少有机会见面。在我面前,每个人都会表现出他们最精彩最精神的一面,说话行事,都是小心翼翼的,我根本看不到他们真实的一面。你在下面,跟同志们接触的多,对同志们也比较了解。你是我的特派员,就当是我的眼,在下面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可以跟我谈谈。居上位者,如果不了解下面的情况,就相当于一个睁眼瞎子啊!”

        李毅道:“既然首长愿意听,那我就说说吧。宋主任能力不错,但这个人性格有些缺陷。”

        江兆南道:“性格缺陷?这个词好稀罕,怎么说呢?”

        李毅道:“只要是人,性格都会有缺陷,因此,我说这个话,并无看低谁或是贬低谁的意思。”

        江兆南道:“嗯,我的性格就不太好,我做一件事情,总想把它做到最好,做到完美,如果达不成,心里就会不舒服。我妻子就常劝解我,说我这是跟自己过不去。人生在世,短短数十个春秋,得开心时且开心,何必如此固执呢?大道理我知道,但一遇事情,我还是忍不住追求完美。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

        李毅道:“性格上的缺陷,大抵有以下几种。无力性格、不适应性格、偏执性格、分裂性格、爆发性格、强迫性格、癔症性格、攻击性格等等。”

        江兆南道:“看不出来,你对人的性格还有研究。”

        李毅道:“人的社交生活,就是跟各种各样的人物打交道。人的交际能力体现在你跟别人的交谈能力和说服能力。我是个外向的人,喜欢跟人打交道,因此学了一些这方面的东西,可以帮助我分析别人的性格,从而更好的跟人交流。”

        江兆南道:“你们年轻人学的还是杂一些,我觉得这个性格学,很有用啊。你刚才说了那么多种性格缺陷,那你帮我分析分析,我是属于哪一种呢?”

        李毅道:“您有些强迫性格的表现。”

        江兆南道:“怎么说?这个强迫性格,怎么解释?是不是我们平常所说的强迫症?”

        李毅道:“具有强迫性格的人,可有程度不同的强迫观念和强迫行为。强迫症指反复出现某些行为或想法,感到焦虑和痛苦;这种观念或冲动来源于自我,但又极力抵抗,却无法控制。他们经常会强迫追求自我安全感和躯体健康。比如追求完美,对自己要求很高,缺乏安全感,敏感,内向,总喜欢思考等性格特征。强迫性格的人,易发展为强迫症。”

        江兆南道:“有这么严重啊,那我是不是有发展成为强迫症的趁向?”

        李毅道:“不会。您虽然有些强迫自己追求完美,但并不内向,更不缺乏安全感,您只是对自己的要求太高了,可能是您给自己太大压力的原因。”

        江兆南道:“李毅,你分析得对啊。我现在担当如此大任,整个国家的百姓都在看着我呢!我如果只是一个普通人,我个人做得好不好,影响的只有自己的小家,但我现在坐在了这个位置,我做得好不好,影响的就是整个国家啊!在其位不谋其政,尸位素餐,这都是害国殃民之举!我江兆南不是那种人!人民信任我,赋予了我这么重大的责任,我就有责任承担起振兴民族和国家的重任。我现在每天休息的时间只有六个小时,六小时之外,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工作上。也许,我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

        李毅不由得肃然起敬,江兆南这番话,证明他是一个殊夜忧民的好总.理!这种态度和为人,值得人敬重!

        “首长,您要保重身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李毅真诚的说道:“全国人民也希望看到您健康长寿。”

        江兆南摆了摆手,笑道:“不妨事,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你刚才说,宋国杰同志有性格上的缺陷,那他存在哪种性格缺陷呢?”

        李毅道:“宋主任的性格有些固执,属于固执性性格缺陷。”

        江兆南道:“固执性格?这个又怎么解释?”

        李毅道:“固执性格的人,大都敏感多疑,容易产生嫉妒心理。考虑问题常以自我为中心,遇事有责备他人的倾向。这种心理缺陷如不注意纠正,可以发展为偏执性精神病。”

        江兆南道:“你的意思是说,宋国杰同志为人过于严厉?经常责备下属?”

        李毅道:“如果只是工作严苛,那我觉得都是可以接受的。一个人在工作上面,就应该做到严格要求。”

        江兆南道:“那你给我说说,他还有那些不好的地方?”

        李毅道:“我给您说两个事情吧。”

        接下来,李毅便把国资委内部给崔同志捐款的事情说了出来,又把自己奉命去海都市调研的事情也说了出来。

        江兆南脸色一沉,说道:“这外宋国杰,心眼也太小了点!嫉妒心理,以自我为中心!这么说起来,你对他的性格分析得也挺准确啊!”

        李毅道:“首长,我并不反感政治斗争,人在官场,就少不了你争我夺,也少不了背地里使绊子这样的手段,但我难过的是,我一直以为宋主任是首长您线上的人,而我又是您的特派员,我对他真是有着一万分的信任,而他居然在背后捅我这么一刀,还捅得这么狠,这叫我情何以堪啊!”

        宋国杰一直以为李毅是个愣头青,虽然年纪轻轻就当上了这么大的官,但只是依靠家庭背景罢了,这样的年轻人,在他这种官场老油条面前,还不是随便他怎么拿捏?

        只可惜,他低估李毅了,李毅没有表面上看上去那么嫩,也不是愣头青!

        李毅在京城,表现得一直都很低调,为人处事也都阳光正派,他从来没有耍过阴谋诡计,也没有在背地里捅过人刀子。

        但是,李毅不做这些,并不代表他不会做!非不能也,实不为也!

        真要耍起心计来,李毅并不比任何人差。

        现在,李毅在江兆南面前说的这番话,就像刀子一样锋利!他虽然没有说宋国杰一个不好,但传递给江兆南的信息,足够让江兆南做出正确的判断了。

        宋国杰的行为,已经触及到了李毅的底线,李毅已经决定,要教训一下宋国杰,既然要撕破脸皮,李毅也不介意耍些手段了。

        江兆南听完李毅的话后,沉声说道:“这个宋国杰,做事忒没有考虑了!这种事情也做得出来!轻工集团的改革方案,当年我也参与了审批!这个宋国杰,到底想搞什么鬼!”

        李毅心想,这个宋国杰,真是厕所里打灯笼,找死啊!海都市轻工集团,居然还有江兆南的参与!宋国杰此举,等于得罪了林国荣和江兆南两个首长!

        宋国杰啊宋国杰,你想不死都难啰!

        李毅道:“我认真的考察调研过轻工集团,觉得这简直就是国企改革的一个样板!有非常多的宝贵经验,值得我们学习和推广。宋主任身为国资委的主任,居然对这样的样板企业都不熟悉,在别人一个匿名举报之下,就动用权力,擅行报复之事,这简直有些太过分了!”

        江兆南微微蹙额,似乎在思考什么。

        李毅道:“首长,他是您举荐的人,我说话太过直率,若是有得罪之处,还请原谅我的年少耿直。”

        江兆南微微一笑,说道:“什么我的人,他的人?呵呵,在我看来,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努力工作的人,一种是偷奸耍滑的人。国资委这么重要的部门,就应该交在合适的人手里,别说是一个宋国杰,便是我的亲人,只要他不合适,我一样辙换了他!”

        李毅道:“首长,我只不过是有感而发,并没有其它意思。您要是因为我的一番话,把他给撤了,那我怎么对得起宋主任呢?”

        江兆南道:“李毅,你真是太善良了啊。他都这样算计于你了,你还在为他着想呢?你不是说还要到下面去锻炼吗?这么一副菩萨心肠,那可不行。下面的斗争,比起京城来,更加刀光剑影!我在下面待的时间虽然并不长,但却是真切的体验过了!”

        李毅暗自偷笑,自己这无影刀耍得真够漂亮,捅了宋国杰之后,江兆南还要反过来安慰自己呢!

        只怕不等林国荣和李毅去收拾,江兆南就要走马换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