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百一十二章 误犯官家大忌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百一十二章 误犯官家大忌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道:“当然了,我自己写下的数字,我一定会兑现。现在把钱给你还是?”

        张恒连忙道:“不是这个意思。特派员,我没有看错的话,你捐了一万?”

        李毅道:“是一万。是不是太少了一点?崔同志得了肺癌,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我虽然跟他并不熟悉,但既然大家都是同事,彼此就应该互相帮助才对。这点钱虽然不多,但也是我的一片心意。请替我向崔同志及其家人捎去我的慰问吧。”

        张恒道:“不是少,是太多了!太多了!”

        李毅奇道:“捐款还有人嫌多的?我倒是头一次听说。”

        张恒道:“李特派员,我们这种党政机关,捐款是常有的事情,各种名目的捐款都有。我们也都是拿死工资的职员,哪里有这么多的钱财来捐啊。因此,这个捐款,其实只需要意思意思就行了,不必这么认真,更无需这么大方。”

        李毅道:“大家捐多少,是他们的意思。我就捐这么多吧!”

        张恒一脸的为难之相,憋了半天,就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李毅道:“张处,还有什么疑难吗?”

        张恒苦笑一声,说道:“特派员,你还真给我出难题了。”

        李毅道:“这就怪了,我几时给你出过难题了?你叫我捐款,我马上就响应给捐了,我几时为难过你了?”

        张恒道:“你捐得太多了,太大方了。”

        李毅道:“捐得太多?难道我们捐善款,还有规定的数目?你刚才不是说,捐多少都是一片心意吗?”

        张恒抓了抓头,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样向李毅解释这个事情,说道:“特派员,真的不需要捐这么多。你意思意思就行了。捐个一百块钱就正好了。”

        李毅冷笑一声:“张处,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瞧不起我李毅吗?还是怕我这钱来得不正路,怕召来国资委纪委或是监察部驻委监察局的同志前来调查问话?你不怕害怕,就算他们来,也由我来解释!我李毅的钱,每一分都来得清清白白!”

        张恒本想再深一步的解释,听到李毅这话,到嘴边的话便给咽了回去,说道:“特派员,你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当然相信你的钱都是合法收入了。”

        李毅道:“既然如此,我自己的钱,我喜欢捐给谁,就捐给谁,我想捐多少就捐多少,你有必要这么纠结吗?”

        张恒道:“是是是,特派员说得对。这是你的自由,也是你的一片爱心,捐得越多,给崔同志带去的帮助也就更大。”

        李毅嗯了一声,说道:“那张处还有什么问题吗?”

        张恒起身道:“没有了,至于捐款,我们会安排时间统一收取的。”

        李毅道:“我包里正好有一万块钱,原本是取出来用于家里开支的,就先交给你吧!”

        张恒道:“行!那我就先收下。特派员,你真是个好人!”

        收下钱,在登记表上李毅那一行信息后面注明已收取字样,便告辞走了。

        李毅摇了摇头,继续他的文件学习。心想这个张恒,脑袋是不是被门夹过啊!怎么这样婆婆妈妈的!不就是捐个款吗?多大个事啊!磨叽了老半天。

        快要下班时,郑成泽走进李毅办公室,问道:“特派员,不打扰你吧?”

        李毅笑道:“成泽同志,快来,好久没跟你聊天了,你最近都在忙什么呢?”

        郑成泽道:“托特派员的福,我现在调到企业领导人员管理一局工作了,最近工作忙了一点。我知道,我这次能调到一局工作,多亏了特派员的提携。我要向您表示感谢。”

        李毅笑道:“不错嘛!企业领导人员管理一局,那可是咱们委里最有价值的局办。你能去那里工作,证明委里的领导很赏识你啊!这是一个好的开始,值得庆贺。”

        郑成泽道:“特派员,委里正在举行一个捐款活动,我也参加了,刚才填捐款数额时,我看到了你的捐款额。”

        李毅笑道:“怎么了?”

        郑成泽道:“特派员,我些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李毅道:“你我之间,就不必虚套,你有什么话,直讲!”

        郑成泽道:“特派员,你捐了一万块钱吧?”

        李毅心想,怎么郑成泽也这么八卦起来了?莫非他的脑袋也被门夹过了?说道:“不错,怎么了?我捐这一万块钱,是不是捐错了?”

        郑成泽道:“请恕我直言,你真的捐错了。”

        李毅道:“怎么说?”

        郑成泽道:“你捐多了。”

        李毅道:“你也说我捐多了?那我应该捐多少合适?”

        郑成泽道:“你应该捐一百块钱,那是最合适的。多捐五十块钱也行。”

        李毅讶然,心想郑成泽的说法,跟张恒如出一辙,看来这中间真的有什么说道不成?看来不是他们的脑袋被门夹了,而是自己的脑袋被门给夹了?

        郑成泽道:“特派员,我们机关里,捐款虽然说是随意就好,但其实都是有一定的规矩的。”

        李毅道:“捐款还有规矩?你给我说说。”

        郑成泽道:“正部级领导干部,一般是三百。副部级领导,自然要低上半格,二百五不好听,那就捐两百。正厅级干部就捐一百五或是一百都可以。处级干部嘛,自然更低一级,就是五十块钱。再往下,就是四十、三十、二十。也有人捐十块五块的。这个规矩其实很简单,那就是递减,可以少,但千万不可以比前面的人多。”

        李毅道:“这么复杂?不就是捐个款嘛!”但心里其实已经认同了郑成泽的话。官场就是这么一个等级森严的地方啊!就连做善事,也得论资排辈,按顺序来。

        郑成泽道:“相信你也能理解这种现象吧!现在你捐了一万块。这叫上面的部级领导干部们怎么想怎么做?他们是再多捐一些超过你呢?还是就这样算了?下面的同志又怎么办?捐多少是个标准?更大的问题是,你这次捐了一万,开了一个不好的风气,下次再遇到捐款的事情,那这个标准又怎么算?”

        李毅蹙起了眉头,缓缓说道:“我只不过是想多帮助崔同志一点,没想到会引出这么多的麻烦来。我原本想多捐几万呢!幸好没有多捐!”

        郑成泽道:“特派员,我知道你是一片好心好意,但这片好心,崔同志可能会接受,但咱们委里的其它同志,恐怕就会颇有微词了。”

        李毅道:“那我总不能再改正捐款额吧?那岂不是更不好了!”

        郑成泽道:“肯定是改不了。捐款名单都贴到委部大楼前的布告栏了。”

        李毅摆了摆手,说道:“算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吧!我就不信了,我多捐点钱做善事,有什么不对了?”

        郑成泽道:“特派员,我跟你说这么多的话,都是出于一片诚心,希望你不要误会我有什么不良的企图。”

        李毅道:“我能明白你的苦心。你是第一次敢对我说出这番话来的人。我很感激你啊!”

        郑成泽道:“李特派员,你不生我的气就行了。”

        李毅道:“谓吾好者是吾贼,谓吾恶者是吾师!成泽同志,今天这番话,让我更深层次的认识了你啊!”

        这话也出自李毅的真心,刚才张恒憋了半天,就是不敢说出来,而韩伟林等人,不知道有没有想到这一层,反正是没有跟自己说这个事情。只有郑成泽既想到了,又敢当着自己的面说出来。这才是知心的朋友,这才叫忠诚的下属!

        两人谈着话,到了下班时间,李毅收拾一下,和郑成泽一同下楼。

        一路人,李毅感觉委里的同志们看向自己的眼神,明显有了一些改变,含有更多难以理解的复杂东西。

        李毅心理素质很过硬,并不在乎别人的目光,坦然自若的走着。

        来到一楼前坪的布告栏前,果然看到几张大大的红榜,上面写着本次捐款活动的名单。

        李毅只瞥了一眼,便愣住了,这才知道自己捐这一万块钱出去,到底意味着什么!

        不管什么时候,也不管是什么样的捐款活动,写红榜时,都以是捐款数额的大小来排名次的。

        捐得多的,排在前面。李毅捐得最多,自然就排在最前面。一个大大的1字,后面再加四个零!这个五位数,在这里显得格外的引人瞩目!

        排在李毅下面的,是委里的书记兼主任宋国杰同志。

        正如郑成泽所言,宋国杰同志捐的是三百块钱。

        其它委里领导,依次递减,最后面有捐十块五块的。

        只有李毅的大名,犹如鹤立鸡群,显得那么的醒目和耀眼。

        但这张红榜,在李毅眼里,忽然变得刺眼起来。

        李毅的手心里,已经捏了一把冷汗!自己一时的逞强和无知,犯下了官场里的一种大忌!出风头,凌驾于领导之上!让领导颜面无存!

        这种刺眼的感觉,肯定不独李毅有,宋国杰等同志看到这张红榜。他们心里,会做何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