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百零六章 妙手巧安排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百零六章 妙手巧安排

    作品:《官路弯弯

        柯震道:“宋总,四海集团一直以来就是在滨海生存发展,我们给你们提供的各种政策优惠也是很大的。我们政企双方的合作也一直都很愉快,我现在真的无法理解,为什么贵司高层会做出这么一个决定?”

        宋佳道:“公司有公司的考虑。”

        柯震道:“宋总,你是现任四海集团的老总,我相信你应该知道这个原因吧?就是贵司高层考虑离开咱们滨海的原因。”

        宋佳略做沉吟,说道:“柯市长,你一定要我说吗?”

        柯震道:“当然了,宋总,不管有什么事情,我们都是可以商量的嘛!不管别的城市能给你们四海集团什么样的优惠,我们一样也可以提供的。”

        宋佳道:“说实话,你们滨海这边的确是很好,但是,你们这边的某些官员,给我们后续的发展带来了很大的阻力。”

        柯震一瞪眼,将眉毛一耸,说道:“某些官员?你说的是哪些王八蛋?你告诉我,看我不削了他们!”

        宋佳道:“柯市长,具体的官员名称,我就不说了。千里为官只为财,大家都不容易,说到底,都是为了讨一份生活而已,我也不能砸了人家的饭碗啊。”

        柯震道:“宋总,我是带着十分诚意前来的,今天就你我在这里,有什么话,都可以敞开了说。我知道,我们政府在对企业的扶持上面,还远远不够,这一点,我们可以改进。只要你提出来,我们一定尽量改变。”

        宋佳道:“柯市长,你的诚意,的确令我很感动。我们的合作,也一直都很愉快。我们公司在滨海这些年,没少得到你们的支持和扶助。我上任以来,也得到了你的大力帮助。在此,我要向你表示诚挚的谢意。”

        柯震道:“宋总,你千万别谢我,你一谢我,我就知道你是不想跟我打交道了。你尽管骂我,尽管批评,尽管指出我们工作中存在的不足。我们党员干部,是经得起批评和指教的。”

        宋佳道:“柯市长,你也知道,我们四海集团,只是一家民营企业,这样的企业想要发展壮大,殊为不易,一路走来,经过了许多的坎坷。现在滨海的竞争日趋激烈,国有企业也涉足我们的产业,国有企业具有天生的优势,跟我们相比,他们就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我们跟他们没得比啊。”

        柯震道:“现在生意难做,我是知道的。但你们四海集团在滨海一直发展顺利,越来越大啊。就算是竞争再大,你们也是不怕的。”

        宋佳道:“可是,企业生存的土壤,是政府提供的,如果政府的支持和扶助力度,太多的倾向于国有企业,那民营企业本就艰难的生存处境,就会显得益加艰苦。”

        柯震道:“说一千,道一万,还是我们政府职能部门做得不够好啊!宋总,我在这里向你许诺,只要贵司不搬家,我们滨海市将千方百计扶持以四海集团为带头的股份制经济的发展!”

        宋佳道:“嗯,柯市长,你的指示,我会转告集团领导层,请他们重新考虑搬家的决定。但我能做的,也仅仅是转告而已,我不能代表公司高层做出任何承诺。”

        柯震道:“宋总,我能不能和你们公司高层直接对话?”

        宋佳道:“对不起,我们公司的高层都在外国,老板不只四海集团这一家企业。他是一个很繁忙的人。”

        柯震讶道:“不只四海集团这一家企业?那这个大老板,岂不是财神爷了?哎呀,不知道他何时会来滨海?他有四海这么大的企业在滨海,一定会来视察的吧?我很想结交这样的财神爷啊!”

        宋佳笑道:“柯市长,你们现在连四海都快留不住了,还想着拉我们老板别的企业进来呢?”

        柯震尴尬的一笑,正要说话时,他带来的秘书敲门进来,手里握着一个手机,低声说道:“柯市长,您的电话。”

        柯震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瞪眼道:“不接!没看到我正忙呢!”

        秘书连忙道:“是省长打过来的。”

        柯震哎呀一声,起身接过手机,跟对方通话。

        “柯震同志,怎么回事?四海集团怎么要离开岭南省了?你这个滨海市长,是干什么吃的?”岭南省长威严十足,官腔十足。

        柯震苦笑一声,心想省里的消息真是灵通啊!这才多久呢,省长大人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省长,我正在跟四海集团的宋总讨论此事,我们滨海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把四海集团留在滨海。”柯震说道。

        “柯震同志,我相信你也知道,四海集团对咱们岭南意味着什么,我希望你们滨海市委市政府,拿出行动来,务必把四海集团给我留下来!如果你们滨海不行了,我亲自出面跟四海集团谈,咱们岭南大得很,滨海不行,就来省城!还有其它市,随便他们挑!”

        “是,省长,我们一定尽力。”

        接完电话,柯震的额头冒出细密的汗珠了。

        省长的言外之意,柯震大概听明白了,四海集团要是离开了岭南,省长就会怀疑滨海市现有领导层的工作能力了!你们这些家伙,把这么大的一家公司给败走了,你们真的能胜任现在的工作吗?

        更让柯震头痛的是,现任岭南省长,跟自己一直都不太对味,好几次去省里汇报工作,省长都要横挑鼻子竖挑眼,鸡蛋里挑骨头的为难一番。说得好听一点,这叫工作认真严肃,说得不好听,那就是找碴啊!

        柯震抹了一把额头,指着手机,对宋佳道:“宋总,你刚才也看到了,省长亲自打来的电话,他跟我说了,如果我不能把你们四海集团留在滨海,我这个市长,就不要干了!宋总,你跟你们公司高层说说,他们有什么条件,可以提出来。有什么问题,我们摊开来说,只要我们能做主的,一定尽量答应。”

        宋佳道:“柯市长,我听高层说过这么一番话,不知道对你们有没有帮助。”

        柯震道:“你先说说,我看看。”

        宋佳道:“我们大老板有一个好朋友,在中央农业部工作,他现是一个副厅级干部,名叫巩开诚。我听大老板说,这个巩开诚,要外放出来当一市之长了,我们大老板为了支持他,给他送去一份大大的政绩,所以才要把四海集团搬走,就是为了给他的朋友升官贺喜。另外,这个巩开诚是大老板的朋友,他当了一市之长,大老板又如此给他面子,他执政之后,自然会偏向于照顾我们四海集团啊。你说是不是?”

        这番话,跟李毅教她的有些出入。

        李毅要她说巩开诚是她的老乡,但宋佳三思之后,觉得这样不妥当。第一,自己的分量不够重,说出去,柯震等人未必记在心里。第二,将来巩开诚真来了滨海,也难免要接触,若是给了什么特殊照顾,别人多半要饶舌了。

        因此,宋佳便抬出了一直隐藏在幕后未曾露过面的大老板,既加大了份量,又给自己留下了退步。

        宋佳是一个很聪明灵泛的人,外表虽然纯纯的可爱,像个邻家小妹,但脑子却转得快,主意也多,遇事不拘泥,能够灵活发挥。这些正是李毅相中她,宁可把童军撤换下去的理由。

        柯震哦了一声,心想原来如此啊!

        “你们大老板,还真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啊!为了朋友,居然可以把自己的集团公司,搬离扎根已久的老根据地,实在是令人敬仰。”柯震道:“宋总,那你觉得,我们滨海还有争取的空间吗?”

        宋佳秉着言多必失的原则,不再多说了,只道:“柯市长,该说的,我说了,有些不该说的,我也说了。至于你们想怎么做,那就是你们滨海市的事情了。”

        柯震道:“宋总,多谢了。我回去跟同志们商量商量。如果我们有什么需要你帮忙的,还请宋总看在我们合作愉快的份上,多多帮忙。”

        宋佳笑道:“柯市长,我虽然职级高,但也只是一个打工的,对我而言,在哪个城市工作,都是没有分别的,相比较的话,我是在滨海大学毕的业,因此我更倾向于留在滨海工作和发展。只要是能帮上忙,我就一定尽力。”

        柯震道:“那就谢谢宋总了。”

        回去之后,柯震又找到卞仲祥,把自己和宋佳的谈话说了一遍,又把省长大人的训示也提了一下。

        卞仲祥摸了一下头发,说道:“刚才省委也来了电话,跟省长说的大致相同。”

        柯震道:“四海集团太过庞大啊!别说放在咱们市里,就算是放到省里来看,都是一个庞然大物呢!不容小觑啊!我们省和黄海省,一直都在争GDP第一的位置,但黄海省离我们省的经济总量,一直都是不相上下。”

        说到这里,柯震看了一眼班长大人,确信他对自己的说话感兴趣之后,便继续说下去:“九五年的时候,我省是五千九百多亿,黄海省是五千两百亿左右,差距十分之小。这几年,两省一直都是在争夺第一的成绩,去年,我们省里去黄海省也只相差一千亿左右。”

        卞仲祥一直在党务口工作,对这些东西还真的不是特别关心,对这些枯燥的数字更是没有感觉,今天听柯震说出这些详细的数字,倒让他对本省和黄海省的情况有了一个数字化的认识,同时对这个有些胖胖的副手,多了一层认识。

        这个副手,不只是一个胖子啊!从他记住的这些数据来看,这是一个很厉害很精明的人,也是一个有着十足野心的家伙!

        省与省之间的竞争和比较。这是省里领导干部应该操心的事情,柯震只是一个滨海市长,就如此在意和留心,可见其志非小啊!

        卞仲祥道:“嗯,四海集团的重要性,的确是不容置疑的。但黄海省离我们省的差距,还是不小的,他们想赶,也没有这么容易。”

        柯震道:“如果四海集团去了黄海省呢?此消彼长之间,我们省未必就能斗得过黄海省了!”

        卞仲祥道:“四海集团有意向去黄海省吗?”

        柯震道:“虽然没有明确的意向,但并不排除这种可能。黄海省如果极力争取的话呢?”

        卞仲祥有些不太淡定的扭了扭屁股,让自己坐得更加安适一些,说道:“柯震同志,你跟宋总谈了这么久,有没有得知四海集团要迁移的原因?”

        柯震便把宋佳说的那个事情说了出来。

        卞仲祥道:“就为了一个朋友出来主政一方了,四海的大老板就要把集团迁走?”

        柯震道:“据宋总说,是这个原因!”

        卞仲祥沉思一会儿,说道:“如果我们把这个巩开诚同志争取到滨海市来当官呢?那不就解决这个问题了吗?”

        柯震眉毛一耸,笑道:“还是卞书记足智多谋啊!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个办法呢!真是太绝了。”

        卞仲祥扬了扬眉毛,说道:“这事情也真是凑巧啊,林伟宏不是被双规了吗?而最有潜力接潜这个副市长位置的易有安,也被双规了,更巧的是,巩开诚同志在中央是副厅级别,外放出来升为正厅级,正好可以胜任副市长一职啊!”

        柯震一拍大腿,笑道:“真是再巧也没有的事情了!这真是天意安排啊!卞书记,事不宜迟,请你即刻向省委打报告,征询省委的意见。只要省委同意,我这就去跟宋总洽谈。我们滨海市条件并不差啊,加之又是四海的老根据地,我相信,这件事情,一定可以谈成功!”

        卞仲祥也为自己的聪明暗自得意,但当然不会表露在脸上。他淡淡一笑,说道:“刚才省委给我指示,叫我想办法留住四海集团,想必省委一定会同意我们的这个方案。哎呀,真是天助我也啊!”抓起桌面上的话筒,当即拨打省委的电话……嘿嘿!宾馆房间里的李毅,听完宋佳的汇报后,也正洋洋自得的微微而笑!

        什么巧合啊!全是李毅的妙手安排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