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百零一章 一箭双雕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百零一章 一箭双雕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没有睁眼,说道:“是不是有些失望?我李毅,其实并不像你以前认为的那么好。以前我在江州时,是个为国为民的好领导,现在却是一个十足十的政客了?”

        苏樱沉默不语。

        李毅道:“我还是我,我其实并没有改变。以前我在江州时,也一样会算计,一样会玩阴谋诡计。只不过,以前我玩的时候,你没有看到而已。”

        苏樱道:“我也不是这个意思。我知道,你们当官的,压力很大,不是你算计人,就是被人所算计,你也是迫不得已才这么做的吧。”

        李毅道:“不是迫不得已,而是身不由己。生,容易;活,容易;生活却不容易,想在官场里生存下去就更难。除非你只想做一个普通的公职人员,无忧无求的过完这一生。”

        苏樱道:“我能理解,我工作的地方,跟你身处的官场,又何尝不是一样呢?就看我父亲来说吧。他有能力,也有抱负,但以前却一直郁郁不得志,因为他不在领导的位置,却瞎操着领导的心。你的建议再好,领导不认同不重视,还是一句空话。所以,我很赞同那句话,欲谋其政,必先谋其位!一个人,只有坐到更高的位置,才能去实现自己的理想和抱负。”

        李毅道:“呵呵,看来,你也不是一个很单纯的女生了。”

        苏樱道:“生活逼着我们学会长大。”

        两个人正聊着天,柯震的电话又打了过来:“李特派员,你跟贵友商量得如何?她是否同意不再报道此事了?”

        李毅道:“柯市长,我跟她磨了半天嘴皮子,好话歹话,说了几卡车,她这才勉强同意,说暂时不再追踪报道此事。”

        柯震道:“太感谢了!李特派员,你要是有空,我想请你出来喝杯茶。”

        李毅笑道:“喝茶就不必了。我只不过是举手之劳,柯市长不必太放在心上。”

        柯震道:“呵呵,李特派员真是有古仁人之风啊。嗯,明天你的考察工作,我会全程陪同。”

        “那就明天见。”李毅笑道。

        苏樱见李毅放下电话,问道:“李毅,我们忙活了这么久,结果还是搞不倒那个易有安,你怎么还这么高兴?”

        李毅哈哈笑道:“易有安迟早是要倒台的。打倒一个人很容易,但要拉拢一个人做朋友,那就比较困难。我们今天做的这些工作,不会白费的。它让我拉拢了柯震,更会刺伤俞良木!”

        苏樱眨了眨眼,显然有些不太懂。

        李毅道:“俞良木是个护短的人,他想保易有安,所以不惜动用自己的特权,来了一次假的调查,名为调查,实际上是想用这种方式,还易有安一个清白。他这是在火中取栗啊!他包庇了易有安,那将来易有安一旦倒台,他就会被牵连。”

        苏樱道:“哦,一箭双雕!”

        李毅笑道:“你不在官场里混,真是太可惜了。”

        当天晚上,高虎就开始行动,针对易有安的那个情妇,展开了调查。

        高虎在滨海公安系统这么久,自有一批心腹之人,他安排几个心腹手下,对易有安的情妇进行传讯。

        易有安的这个情妇并不是个什么年轻貌美的女子,而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姿色也十分一般,用高虎同志的话来说,就是:“易有安的脑袋是不是被门给夹了?花那么多的钱和精力,居然找了这么一个破烂货?这比他家里的老婆,也好不到哪里去啊!”

        但一个人的情感,是世界上最奇怪的东西,易有安就喜欢这样的人,被她迷得神魂颠倒。真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易有安的这个情妇,名叫吴琤,身形略胖,性格泼辣。

        民警前去传讯她,她大声质问:“我犯了什么事情?你们凭什么抓我?”

        这次抓她,为了不打草惊蛇,高虎用的是并不是她跟易有安作奸犯科的事情,而是找到了一件吴琤的违法事件。

        “你犯了什么事情,你自己心里清楚!”民警冷笑。

        吴琤道:“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什么事情都没有犯!你们别碰我!”

        民警道:“不碰你可以,你老老实实的跟我们走!”

        吴琤道:“我不走,我又没犯事,我为什么要走?”

        民警道:“你是南山村人氏吧?”

        吴琤道:“我是南山村人,怎么了?南山村人就犯法了?”

        民警道:“你在南山村时,是不是偷过邻居家一只羊?”

        吴琤懵了:“没有!”

        民警道:“你别想抵赖,你邻居早就报了警,我们警方一直在追查这个偷羊贼的下落呢!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再狡辩也是没有用的!我们有目击证人。”

        吴琤一听就慌了:“警察同志,那只羊,不是我偷的,是我前夫偷的。我都已经跟他离婚了,这事情,怪不到我头上来啊。你们可不能冤枉了好人。”

        民警道:“你前夫呢?”

        吴琤道:“不知道,我很久没跟他联络了。”

        民警瞥了一眼她的居所,讥笑道:“那你这房间里这么多的男人物事,不会是你有易装癖吧?”

        吴琤道:“这是我新男人的!”

        民警道:“你新男人是哪个?”

        吴琤道:“这个跟你们没有关系。”

        民警道:“那你就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吧!老实交待那只羊的问题。”

        吴琤道:“那只羊不是我偷的,你们别想怪到我头上!”

        民警道:“那只羊,是被卖了?还是被吃了?”

        吴琤道:“卖了。”

        民警道:“卖来的钱,你是不是也花了?”

        吴琤道:“花了。”

        民警道:“行了,走吧!”

        吴琤大声道:“我要打个电话!我要找人!你们知道我新男人是谁吗?他可是……”

        民警道:“我刚才就问过你这个问题了,快说吧,你新男人是谁?”

        吴琤及时刹住了车,说道:“不就是一只羊吗?我赔!我全赔总行了吧?”

        民警道:“你现在承认羊是你偷的了?”

        吴琤无奈的道:“行,就算是我偷的吧!多少钱,我赔!”

        民警嘿嘿一笑:“现在不单单是钱的问题,你不知道吧,就因为你们偷了人家的羊,害得人家的孩子没钱上学,那个孩子想不开,跳河自杀了!你犯的事情很严重,必须承担相关的刑事责任。请吧!”

        吴琤慌了:“警察同志,这不可能啊,这也不关我的事啊。当初,我们也不知道一只羊会引发这么惨烈的血案啊!”

        其它两个民警在房间里搜索,不一会,就搜索出一个小保险箱来。

        带队的民警说道:“打开来!”

        吴琤道:“这是我私人财产,凭什么打开来?”

        带队民警道:“你犯有前科!我们有必要对你的财产进行检查!因为我们这里最近连续发生了几起窃盗案,我们怀疑跟你有关。”

        吴琤气得跳将起来!大声嚷道:“你说什么?我是什么人?我会缺钱花吗?我会去偷东西吗?你们看清楚了,我这房里哪一件东西,不是价值不菲?”

        带队民警道:“据我们了解,你没有工作,也没有生意,也就是说,你根本就没有正当的收入来源。那你这么好的生活,是怎么来的?”

        吴琤一时气结,说道:“我男人给的!”

        带队民警道:“你男人是谁?你又不肯说,推三阻四的,这其中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吴琤道:“行,我打开给你们看!我倒要看看,我这么有钱的人,还会去偷人家东西?”她打开保检柜,指着里面的存折和现金,大声道:“你们看清楚了!我这上在的每笔钱,都是有存入日期的,看看是不是你们说的那些失盗的钱财!”

        带队民警看了看里面的东西,说道:“吴琤,你所有的钱都在这里了?”

        吴琤道:“都在这里了。”

        带队民警拿了一张银行打印的存款单据,递给她看:“那这笔钱,也是你的吗?是你的身份名字开的户。”

        吴琤一看那上面的金额,立马睁大了双眼:“这么多的钱!”

        带队民警问:“是不是你的?”

        吴琤咬牙道:“好啊!这杀千万的,跟老娘哭穷,却背着我存下这么多的钱!”

        带队民警说道:“你这么多的钱,怎么来的?你要是不能说明钱财的来历,那也是犯罪的。巨额财产来历不明罪!”

        吴琤道:“这些钱不是我的!”

        带队民警笑道:“不是你的?那还是有人存入你名下的?怎么不见有人把钱存入我的名下呢?”

        吴琤道:“可能是我男人存的吧!”

        带队民警道:“又绕回来了,你男人是谁?做什么的?”

        吴琤迟疑着不敢说。

        带队民警冷笑道:“你要是无法解释,那就请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吧!我告诉你,你犯的事情,罪很大的!你的后辈子,都要在牢房里度过了。”

        吴琤毕竟只是一个妇人,哪里见过这等阵仗?马上说道:“我男人是易有安,他是国土局的局长!”

        带队民警微微一笑,向高虎报告:“头,她都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