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九十五章 我看谁敢动他们!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九十五章 我看谁敢动他们!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虽然继续进行着考察工作,但心却飞到了沈歆瑶他们身边,不知道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钱多再次打电话过来,说道:“毅少,我打了报警电话,滨海警方来了一辆警车四三个人,他们只是进行协调,说我们不应该去登记别人的财产信息,他们怀疑我们有什么非法用途。”

        李毅沉声问道:“那他们打算怎么处理?”

        钱多道:“他们的态度很恶劣,一定要求我们随他们回局里接受调查。还我要我们交待,到底是谁指使前来的采访此事的。”

        李毅心想,岭南省纪检委都下来检查过了,易有安还敢如此胆大包天的把这些房产留在自己名下,可见这个人早就不害怕别人来查他的底细了。他是有恃无恐啊!

        “毅少,沈小姐亮出了她中央记者的身份,对方开始还有些顾虑,但随后就态度强硬,一定要我们把记录的信息全部交出来,并且向他们承诺以后再也不报道跟此事相关的新闻和信息,他们就可以放我们离开,否则一定要带回局里去。”钱多继续说道:“沈小姐正在跟他们理论,说记者有自己的新闻采访权利,他们无权干涉,但他们说这里是滨海市的地盘,这里的事情,他们说了算。”

        李毅道:“我知道了!”

        滨海市的市长柯震这次也抽空陪同李毅一起前来视察工作。李毅接电话时,并没有回避他们。

        见李毅挂为电话后,柯震问道:“李特派员,我听你电话里说,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李毅道:“柯市长,请借一步说话。”

        两人走到旁边,离众随从有一些距离时,李毅这才说道:“柯市长,是这样的,我一个朋友,是中央电视台的一个新闻主播,这次正好来滨海休假玩耍,无意间听人说,滨海市的某个官员,名下居然有中十几套房产,她不信,感到十分好奇,于是想暗地里查证一下,其实也没有别的什么用意。谁知道这查证刚到一半,就被一帮人给拦截住了,现在正被进行人身要胁呢!”

        柯震脸色瞬息万变,问道:“李特派员,你是说,有一个中央来的主持人,居然在调查易有安同志?”

        李毅佯装什么都不知情,惊讶的问道:“那个拥有三十几套房产的滨海官员,原来是易有安同志啊?”

        柯震自知失言,但此刻再挽救也来不及了,说道:“李特派员,我也是听人说的,说是有人举报到了省纪检委去,省纪检委还秘密派人下来调查了。但结果却还了易有安同志一个清白。”

        李毅道:“柯市长,你是说,省纪检委的同志并没有查证这些房产就是易有安的?”

        柯震道:“是啊,这个结论,我们滨海市委都已经知道了。所以啊,你这个朋友,也是误信了流言蜚语啊!呵呵,这个事情,还是挺好解决的嘛,既然是一场误会,我叫人过去,帮你那个朋友解困就行了。”

        李毅严肃的说道:“柯市长,可是,我那个朋友采访到的情况,却跟你们省纪检委的结论大有出入。”

        柯震道:“哦?你那个朋友采访的结论是?”

        李毅道:“她调查了十几户房产,发现这些房产全部都在易有安或其直系亲属的名下!”

        柯震沉吟一会,问道:“李特派员,请问,你那个朋友,是怎么知道这些房产地址的?这些连我都不知情啊!”

        李毅道:“我这个朋友神通广大,朋友遍布天下,我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得知这些信息的,但我相信,她一定有她自己的渠道。现在的问题是,她调查出来的结果,跟别人举报易有安的事情,完全是符合的。这不会是巧合吧?还有,那些阻止他继续调查下去的人,是不是出现得太及时了一点?如果易有安真像省纪检委调查结论所写的那般清白无辜,那么,他自然是真金不怕火来炼才对,又为什么会有人害怕记者的采访和调查呢?”

        柯震胖胖的脸上表情十分的丰富。

        李毅跟他说话时,一直是盯着他脸看的,但从他脸上却找不出任何有用的表情信息。看不出来他跟易有安是不是一路人,也看不出他对此事是悲还是喜。

        这个表面上看上去有些嘻嘻哈哈的胖市长,实际上并不想人们想象中那么简单呢!

        李毅道:“柯市长,你对此事,有什么看法?”

        柯震道:“李特派员,说老实话吧,我跟易有安同志并不怎么熟络,他是不是巨贪,对我并没有什么影响,只是这个事情,省纪检委的调查小组,已经给出了结论,我们市里也不好再另行立案调查啊!”

        李毅道:“我明白柯市长的难处,跟上级唱反调,是为官者的大忌。可是,柯市长,我那个朋友,可是中央台的主播,现在她的人身安全都受到了威胁,你说怎么办?”

        柯震道:“我这就叫公安同志过去,把那些胆敢威胁您朋友的刁民赶走!”

        李毅嘿嘿一笑:“柯市长,我的朋友已经报了警,你们滨海市的公安也到了现场,但你们的公安,很明显是在帮那些‘刁民’说话啊!”

        柯震脸露愤怒神色:“居然有这种事情!李特派员,我敢保证,我们市的公安队伍,绝对是作风过硬素质优良的,肯定不会和那些‘刁民’有什么关系。”

        李毅道:“那些‘刁民’跟公安之间的关系,我并不感兴趣。我想提醒柯市长,我那个朋友,在滨海受得了这么不公正的对待,你想想,她回京后,能不在电视里说出来吗?我可是为你们滨海市的名誉着想呢!”

        柯震道:“李特派员,你说得对,这个事情,我们得给你朋友一个说法!”

        李毅道:“我希望你们滨海方面,能尽快拿出一个合理的说法来。”

        柯震道:“李特派员,你跟那个主持人的关系怎么样?”

        李毅道:“怎么?”

        柯震道:“哎,这个事情有些难办啊。我想请李特派员居中调停一下。请你那个朋友,高抬贵手,不要再调查采访易有安同志的事情了。”

        李毅嘿嘿一笑:“柯市长,你这话,颇耐人寻味啊。如果易有安真的是个巨贪呢?你也想捂盖子不成?我告诉你,我那个朋友,是个敢于说真话的直爽人,也是个不畏强权的有正义感的新闻人。除非你们把她杀了,否则,她一定会把这个大新闻捅出去的!”

        “李特派员,你言重了,什么杀不杀的,说得多恐怖啊!”柯震道:“易有安同志如果真的是个巨贪,我想捂盖子,我也捂不住的啊!”

        李毅道:“要不,我们去瞧瞧?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柯震道:“行,那我就陪李特派员走一趟。”

        一行人更出了视察的国有企业,往钱多他们所在地方赶过去。

        钱多他们正在一个小区的物管处外面,他们刚刚从物管处调查情况出来,结果外面涌进来一大群人,把他们拦住了。

        李毅和柯震赶来时,双方的人正在对峙。

        钱多站在沈歆瑶和苏樱面前,虎视眈眈,只要谁敢靠近身后两个女人,他就会拼命。

        沈歆瑶的口才十分了得,躲在钱多身后,在跟对方大声讲理。

        “你们凭什么要我们交出采访内容?你们和道这些内容是什么吗?你们知道它的关系有多大吗?”沈歆瑶大声说道:“我们不是谁指使来的,我倒要问问,你们是谁指使来的?为什么要我们交出采访内容?我调查的这些房产,都跟你们市国土局长易有安有关,你们是不是他指使过来毁灭证据的?”

        一个留着中分头发的男青年说道:“啰嗦个什么劲?叫你交出来,你就交出来,否则的话,你们走不出这个门!”

        沈歆瑶道:“笑话!我看你们谁敢拦我?这些采访内容,我早就记在心里了,你们把这些草稿拿去,烧了毁了,都没有用!你们要是有本事,把我也给烧了毁了!”

        中分青年指着沈歆瑶,嚣张的道:“你要是敢乱说一句话,别以为我们不敢烧了你!”

        钱多道:“当着三位公安同志的面,你们都敢如此威胁人?喂,公安同志,你们难道都不管管吗?”

        一个公安正悠闲的吸着香烟,闻言说道:“他们又没有真的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们就算是公安,也不能随便抓人啊!难道一个人说要杀人放火,我们公安就把他抓回去啊?那我们忙得过来吗?等他们真的烧了人毁了尸,那时我们自然会抓他们了。”

        钱多冷声说道:“你们简直就是蛇鼠一窝!”

        “哟,黑小子,你敢骂我们是蛇鼠?你这是辱骂国家执法人员,这可是犯罪的行为!兄弟们,把他们三个都带回去!”吸烟的公安大喊一声,另外两个属下便过来抓钱多他们。

        “我看谁敢动他们!”一个清冷的声音传了过来。

        吸烟的公安眉毛一扬,心想谁敢说这种大话呢,扭头一看,手中的烟头啪的掉地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