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八十九章 欺人太甚!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八十九章 欺人太甚!

    作品:《官路弯弯

        做戏就要做得逼真。

        张晓晴真是个单纯的女孩子啊!完全相信了李毅的话,说马上就去找人调查易有安。

        李毅放下电话,嘴角浮起一抹微笑,他虽然不知道张晓晴会有什么样的大动作,但张家的势力摆在那里,张晓晴要想调查易有安,还是挺容易的。

        走到阳台上,李毅点着一根烟,看着滨海外面的夜景,一眼望过去,全是耀眼的灯光,汇成了一片灯的海洋。

        万家灯火里,几家欢乐几家愁啊!

        张晓晴先跟滨海的姑姑张兰取得了联系,把自己得到的消息告诉了她。

        张兰听后,连连冷笑,心想原来是易有安在背后耍诡计啊!好你个易有安,平时和林伟宏称兄道弟,时不时的还会聚餐呢,想不到两面三刀,早就存了坏心眼了!

        张晓晴道:“姑姑,怎么办?现在打听到了幕后主使人,又得到了他贪污的证据,我们要不要搞起来,把这个易又安搞垮?”

        张兰恨恨的道:“当然要整死他了!你加诸我们身上的痛苦,我要加倍的奉还!”

        张晓晴道:“姑父现在怎么样?纪检委里的茶只怕不好喝哩!”

        张兰道:“不要跟我提他,我恨不得扇他两个大耳光!”

        张晓晴道:“姑姑,我知道你很难过,姑父在外面包养情人,换作哪个女人都会受不了。要不,我们就不管这事了吧?姑父对你也是不忠不义,我们还管他做什么呢!由得他去自生自灭呗!”

        张兰道:“虽然他在外面有情人,但也轮不到姓易在背后使刀子啊!这个姓易的,分明就是在欺负我张家呢!俗话说得好,这打狗还得打主人,林伟宏就算是我张兰养的一条狗,也轮不到易有安来打!”

        张晓晴地心比较单纯,听到姑姑这样的气话,有些接受不了,但她自小就对姑姑有很深的感情,不管姑姑要做什么,她都会支持的。

        张兰语气一缓,说道:“我们现在手里有了证据,要搞掉姓易的,那就易如反掌了。小晴,你把那些证据告诉我,我亲自到省纪检委去一趟,我就不相信了,省纪检委的人,还敢包庇易有安不成?”

        张晓晴道:“姑姑,要不要告诉爷爷?”

        张兰道:“告诉啊,当然要告诉他。别人都骑到我们张家头上来撒尿屙屎了,老爷子修养再好,也不能坐视不理吧?”

        张晓晴道:“易有安是宋忠裕线上的人,我们动了易有安,宋家人也不会善罢甘休呢,我们两家会不会打起来啊?”

        张兰道:“打就打,我们张家还怕他们宋家不成?”

        张晓晴笑道:“好啊,我早就看那个宋华明不顺眼了,要是能把那个宋华明搞残,那就更好了。”

        张兰道:“我们分开行动,你去找老爷子,我去找纪检委!”

        挂断电话,张兰想了想,心想若是先找市纪检委的话,只怕会走漏风声,谁知道市纪检委的人跟易有安是不是一条线上的人?干脆连夜赶到省里去,明天一早就找到省里的纪检委书记告状。易有安是副厅级干部,归省里管辖。打定主意后,张兰即刻动身前往岭南省城。

        却说张晓晴,回到家后,看到爷爷正在书房练书法,便走了进去,笑道:“爷爷,你的字越来越好了。”

        张大山摇头道:“我这字,也就在家里练练,拿不出手啊!谁叫爷爷没有读过什么书呢!”

        张晓晴道:“爷爷,刚才我跟姑姑通电话了。”

        张大山道:“又是为了那个林伟宏?这个事情,你不要插手,我的态度也很明确,我不会管这个人的死活!”

        张晓晴道:“爷爷,我知道你很生气,姑父辜负了你对他的期望。可是,姑姑有一句话说得好,打狗还得看主人呢!就算林伟宏是我们张家养的一条狗,也轮不到宋家人如此作践吧?”

        张大山握笔的手微微一顿,微微灰白的粗眉向上一扬。

        张晓晴知道,自己的话说到爷爷心坎里去了,继续说道:“爷爷,姑父犯了法,自有法律去制裁他。但宋家人这种卑鄙的行为,分明就是在欺负我们张家哩!他们明明知道,林伟宏是您的女婿,但他们还是闷声不响的搞倒了他。显而易见,他们根本就不怕你,根本就没有把你放在眼里呢!”

        “啪!”的一声响,张大山将手中粗大的毛笔往宣纸上一扔,喘着粗气。

        张晓晴吓了一跳,不敢再言语了,只是看着爷爷。

        良久,张大山才沉声说道:“欺人太甚!”

        张晓晴抿嘴一笑,说道:“爷爷,我就知道,你肯定也受不了宋家人的这种自大狂傲。”

        张大山道:“气归气,但是,怪只怪林伟宏这小子不争气啊,人家也不是无的放矢,我们拿他们也没有办法!”

        张晓晴道:“要是我有办法,可以找回这个场子呢?”

        张大山道:“哦?你有办法?”

        张晓晴道:“我查出来了,在背后搞鬼的那个人,是宋家线上的,这个人名叫易有安,这个家伙,可一点都不安分呢!姑父就是他举报的!”

        张大山眼里精光一闪,说道:“易有安?是个什么人?”

        张晓晴道:“易有安是滨海市国土局的局长,平时跟姑父玩得很好,原来是在打探姑父的情况呢,掌握了姑父违纪的情况后,他就翻脸不认人,背里地把姑父给举报了!这样的人,简直就不是人养的!”

        张大山道:“这家伙,是个十足十的小人啊!这世道,小人大行其道,呼风唤雨。长此以往,国将不国矣!”

        张晓晴道:“所以啊,就算是为国除害,爷爷,你也要把这个姓易的给搞下去!”

        张大山道:“你刚才说你有办法?你有什么办法?”

        张晓晴道:“我找到了这个姓易的贪污的证据。”

        张大山哦了一声:“他这么精明的小人,这么容易被你抓到证据?”

        张晓晴道:“爷爷,我也是有朋友,有手段的嘛!”

        张大山道:“说来听听。”

        张晓晴道:“爷爷,你看这些。”把李毅告诉她的那些房产地址拿给张大山看。

        张大山看了一眼,说道:“这些都是别人家的地址吧?都是你在滨海的朋友?看不出来,你朋友遍天下啊!”

        张晓晴扑哧笑道:“这些都是易有安的房产!”

        张大山微微动容,这才接过那张纸,看了看,沉声说道:“当真?”

        张晓晴道:“假不了!”

        张大山道:“你从哪里弄来的?这么详细!”

        张晓晴得意的道:“当然是从我朋友那里弄来的啊,爷爷,你别以为我成天就在外面乱溜达玩耍,别以为我交的都是些狐朋狗友,其实,我交的那些朋友,在关键时刻,还是挺有用的呢!”

        张大山道:“既然如此,那就先把这个姓易的弄下去再说!”

        张晓晴道:“爷爷,如果宋家插手的话呢?”

        张大山冷哼一声:“打铁还须自身硬!姓易的自己惹了一身臭,能怪谁?谁又敢保他?谁敢保他,谁就是在找屎!”

        张晓晴玉手轻拂鼻前,笑道:“爷爷,好恶心啊!”

        张大山走到电话机前,拿起话筒,拨通了一个号码,沉声说道:“喂,是崔金钊同志吗?我是张大山。嗯,你好。是这样的,我要举报一个人……”

        张晓晴扑闪着双眼,得意的笑了,这个崔金钊同志,她是久闻大名的,是国家纪检委的一个副书记,而且是排名第一的副书记,行政级别为副国级别!和爷爷交情菲浅!

        爷爷现在亲自向崔金钊检举,这分量自然不同,相信国家纪检委一定会给予相当的重视。

        易有安,你死定了!

        第二天,张兰坐到了岭南省纪检委书记俞良木的办公室里,检举滨海市国土局局长易有安同志。

        俞良木听完张兰的述说后,说道:“张兰同志,你说的情况,我都了解了,我们会尽快进行核实,如果情况属实,我们会对易有安同志进行必要的双规处理。”

        张兰听到这完全没有营养的冷淡回答,心便凉了半截,心想这分明就是在敷衍我呢!

        “俞书记,我这里有易有安贪污的证据啊,你们马上就可以去查证,对他进行双规!”张兰急切的说道。

        俞良木道:“张兰同志,你的心情我完全能够理解。可是,你知道吗?组织上刚刚还对易有安同志进行过考察,那次考察,易有安同志是个完全合格的党员干部!组织上还拟对他提拔重用呢!你说,在这个节骨眼上,我们纪检委马上就下去对他进行违纪调查,这不合适嘛!”

        张兰道:“这有什么不合适的?他违了纪,犯了法,就应该接受调查和双规!”

        俞良木道:“我们纪检委,也是在党委的领导下开展工作的,总不能跟党委唱反调吧?”

        张兰道:“俞书记,你这是想包庇易有安吗?我张兰可不是那么容易打发的人。我相信,你俞书记也知道我张兰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吧?”

        俞良木知道张兰的来历,但他也不是个一般的人物啊!你张兰虽然是张大山的女儿,但毕竟是嫁出来的人,等于是泼出去的水了,你还想借娘家的势力作威作福不成?

        张兰却完全没有意识到俞良木的不高兴,或许说她根本就不在乎俞良木高不高兴,继续说道:“俞书记,现在证据都在这里,你们怎么不马上前去彻查呢?当初你们查我丈夫之时,怎么就来得比兔子还要快?”

        俞良木拂然不悦,将脸一沉,皱眉说道:“张兰同志,你这是什么话!我岂是那种人?凡事都要说求证据啊!没有证据的事情,就算是你父亲亲临,我们也没有办法!”

        张兰道:“你刚才说组织上对易有安进行过调查了,难道他们就没有调查出什么问题来吗?再说了,这么一个有问题的人,组织上如果真的重用了,将来事发,那你们纪检委也脱不了干系!”

        俞良木好不烦躁,说道:“张兰同志,政府里的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容易!你请回吧,我会尽快安排人前去调查。张兰同志,在这里,我有必要提醒你,如果我们调查的结果,跟你举报的不符,易有安同志并没有贪污受贿的话,那你就有诬告嫌疑,是有责任的!”

        张兰冷笑道:“俞书记,可以理解为,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俞良木道:“我这不是在威胁你!我也没有威胁你的必要!我只是跟你说清楚纪律和规定!如果你还坚持要告,我可以受理,也一定会派人下去调查,但你所告之事,到底是不是真的,那只有调查之后才能知道。如果一切属实,自然好讲。如果你诬告党的好干部,那你肯定是有责任的!”

        张兰道:“我张兰不是被吓大的!你不必如此恐吓我!我不怕!这个易有安肯定有问题!如果你们调查的结果是他没有问题,那你们的调查就有问题!”

        俞良木冷声道:“张兰同志,请你说话的时候,注意分寸!”

        张兰道:“我已经很有分寸了!我知道,要见你俞书记的面不容易,所以我昨天晚上就连夜赶到了省城,今天一大早就在你办公室门口蹲守。我既然付出这么多的努力,就从来不怕谁的报复!”

        俞良木黑着一张脸,正要说话,这时桌面上的电话响起来。

        俞良木趁机说道:“张兰同志,不好意思,我要接个电话,麻烦你暂时回避一下。你举报的事情,我都记下了,我们会尽快进行调查的。”

        张兰微微冷哼一声,说道:“你今天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不走!”

        俞良木没有办法,无奈的摇了摇头,抓起话筒,刚喂了一声,便站了起来,恭敬的说道:“崔书记,您好,我就是俞良木,您有何指示?”

        “俞良木同志,有这么一件事情,你们岭南纪检委马上前去调查……”崔金钊冷冷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