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八十六章 治大国如烹小鲜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八十六章 治大国如烹小鲜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皱眉问道:“那你没有吃亏吧?”

        宋佳轻轻一哼:“我宋佳的便宜,是那么容易占的?”

        李毅嘿嘿一笑:“他要是敢占你的便宜,哪怕只摸了你的玉手一下,我就派人跺下他的爪子来。”

        宋佳轻嗔道:“李毅,你又占我便宜了。”

        李毅道:“我在当你的护花使者呢,怎么就叫占你便宜了?”

        宋佳道:“你又不是我男朋友,更不是我老公,你为什么那样说呢?你这还不算占我便宜啊?不过,我喜欢听。”

        李毅道:“言归正传,你跟那个易有安打交道时,有没有留下一些什么证据?”

        宋佳笑道:“那当然要留下证据了,万一他收了钱不办事呢?现在这样的人多得是呢!礼照收,事却不办。”

        李毅心想,宋佳比起童军来,真的是要稍胜一筹啊!只看这一点,就立判高下了。问道:“你留了什么证据?”

        宋佳道:“这个易有安很鬼呢!我每次要送礼给他,他都会叫手下跟我接触,从来不亲手接受财物,要么就是约几个人一起打牌,叫我们故意在牌桌上输给他。”

        李毅心想,小心驶得万年船啊,这个易有安,很有心计!

        宋佳道:“后来我想了个办法,约他到酒店的包厢里来吃饭,只给他一个人,他不是对我有非分之想吗?我就利用这一点来给他,他果然每次都一个人赴约。”

        李毅道:“你胆子还真不小啊!你就不怕他非礼你?”

        宋佳道:“我约的地方,都是我们自己的酒店啊!那里全都是我们的自己人,我还怕他胡来?”

        李毅道:“嗯,那你又怎么抓他的把柄呢?”

        宋佳道:“这个容易啊,房间里只我和他,我送礼给他,他也没有办法推拒,多半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半推半就的接受呗!那些包厢里,我都装了监视器,把送礼的过程全拍下来了!”

        李毅哈哈一笑,心想这下简单了,有了宋佳的这些行贿的证据,就算找不到易又安在国土买卖中的贪污证据,要搞掉他也很容易了。

        可是,李毅忽然想到一事,宋佳的这些证据还是不能用啊!这些录像,固然可以将易又安成功的告倒,但也会把宋佳和四海集团拉入泥淖!

        受贿是一种罪,行贿又何尝不是一种罪?

        “李毅,要不要我把这些证据送给你?”宋佳问道。

        李毅缓缓摇了摇头,然后想起自己是在跟宋佳打电话呢,对方看不到自己的表情和动作,便道:“暂时还不需要。宋佳,以后你要是再做这种事情,最好不要亲自参与了,安排一个人去人交际吧!”

        宋佳道:“我可以理解为,你是在吃醋吗?”

        李毅笑道:“我不是那么小气的男人,何况,你还不是我的女人呢!莫非,你有这方面的想法?”

        宋佳道:“就知道调戏我。”

        李毅道:“宋佳,行贿,终究不是一件怎么光彩的事情,以后能不做这种事情,还是尽量不要做吧!”

        宋佳道:“李毅,你也是当大官的,你跟我说说,我要是不做些灰色动作,你说我们集团公司还怎么发展?企业如果不依靠当地政府,那又怎么发展壮大?国情如此,我可不是王母娘娘,可以无中生有。”

        李毅沉默了,宋佳的话,让李毅有些尴尬啊!

        做为一个商人,李毅自然明白和理解宋佳的话,但做为一个有良心的正直官员,他又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治大国,若烹小鲜,以道莅天下,其鬼不神。

        这话看似简单,实则把治国之道表述得淋漓尽致了。

        有些人看到《道德经》中的这句话,都理解为治理国家就跟煮个小菜一般很容易,小菜一碟嘛!

        其实,这种理解是错误的。

        小鲜,在这里指的是小鱼。

        凡是有过下厨经验的人,都知道煎小鱼是最难的。不仅选料讲究,火候也是很有学问的,想做到最好,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也就是不比治大国容易。

        煎小鱼最忌多翻动。倘若是生手,两三下这么一折腾,您再瞧瞧,锅里的就不是一整条鱼啦!

        就算是厨道高手,面对这盘小小的煎小鱼,也很少有煎得很出众的。

        治理国家,也是这个道理,执政者,若总是翻来覆去的折腾小民,那民心也就要散了,难成一条心。

        烹鱼烦则碎,治民烦则散,知烹鱼则知治民可现在国内很多当官的人,就喜欢折腾治下的百姓,农民他要折腾,商人他要拍腾,农民进城当了民工,他还要折腾,仿佛不折腾,就显不出他的官权来!

        现在做大生意的,又有几个人不跟政府部门打交道?但很多政府部门的官员,坐在为人民服务的牌匾之下,却完全不为人民服务!人民要办事,得求爷爷告奶奶,得送礼,得请客!

        都说官员是人民公仆,谁见过主要要仆人办点事情,还要三求四告五送礼的?

        “李毅,你还在听吗?”宋佳见李毅良久没有反应,小声的问了一句。

        李毅甩了甩头,心想自己想多了,自己能做的事情,也实在是有限啊!就算明知道有这些时弊,自己也无力去改变。

        “嗯,我在想些事情。”李毅道:“严希儿去香港办事,办得如何了?”

        宋佳道:“已经办成了,今天晚上就赶回来。”

        李毅道:“她回来后,就叫她直接到京城去,我会安排人接她。”

        宋佳应了一声,和李毅又聊了一阵,两人这才拜拜。

        这天晚上,李毅约易有安出来,想试探他的口风。李毅在纪检委工作过,对套人话还是很有一套的。

        李毅正要打电话给易有安时,易有安居然亲自登门了。

        “李特派员,不打扰你吧?”易有安笑道。

        李毅道:“我正想去吃饭呢,要不,易局也一起吧?”

        易有安道:“李特派员,你是我见过的最廉洁的官员呢!下来工作,还坚持吃工作餐。要不,你就给我一个机会,请你吃个饭吧?”

        李毅道:“我们出差在外,有津贴补助,呵呵,就不麻烦下面的同志们了。嗯,不过,易局要是私人请我,我倒是不介意的。”

        易有安哈哈一笑,请李毅到一家酒店里吃饭。

        “易局,我有些奇怪。滨海市国资委的同志都没有前来请我吃饭呢,你一个国土局的局长,怎么想到要请我吃饭?你的工作,跟我完全不搭界啊!”酒过三巡,李毅淡淡一笑,问道。

        易有安道:“我觉得跟李特派员很有眼缘,一见你的面,我就觉得我们前生可能是兄弟!”

        李毅心里暗自发笑,这套把戏,都是自己用来骗女孩子的,想不到这个易又安居然会这一套来跟自己套近乎!

        “易局,国土部门可是个吃香的部门,油水充足吧?”李毅嘿嘿一笑,问道。

        易有安道:“李特派员,你说笑了,我们这种地方上的小部门,哪里能跟你们中央部委相提并论啊!你才是了不起的人物呢!能当上总.理特派员,这在咱们国内官场,可是头一份吧?你跟江首长的关系,应该很亲密吧?”

        李毅心想,我在套他的话,他也在套我的话,我想利用他,他又何尝不想利用我?

        “哈哈,我跟江首长的关系,”李毅眼珠一转,说道:“还行吧!”

        易有安道:“我最敬佩的人就是江首长,我平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得见江首长一面,李特派员,如果有机会,我希望你能引荐我进见江首长,不知道我这个要求过不过分?”

        像易有安这种级别的官员,在一个城市里面,或许还算突出,但放到整个国内的大环境里,实在不值一提啊!他见江首长的机会或许有,但要想跟江首长说上话或是打上交道,那就有些遥远了。

        地方官员最羡慕京官的一个地方,大概就是京官离首长们比较近,有更多的机会接触最高首长们。

        李毅道:“易局,你能当到这么大的官,想必在京城里也有些大靠山吧?怎么不请他们帮你引进呢?”

        易有安摇头叹气道:“不瞒李特派员,我虽然也有些靠山,但这些靠山对我只是一般啊!所以,还请李特派员能帮忙。”

        李毅心想,易有安真的只是想见见江首长?还是有别的想法?不管他是怎么想的,李毅都不会在意,现在他的目的,只是想把这个易有安搞下去。

        两个人谈了很久,天南地北的乱扯了一通。

        易有安的口防很严,是个极难对付的人,李毅套了半天话,愣是什么有用的情报都没有得到。

        吃完饭,回到房间,宋佳打电话过来,告诉李毅,说严希儿已经回到了滨海。

        “李毅,我跟严希儿谈到易又安的事情,她说她有话想跟你说。”宋佳说道。

        李毅道:“哦?”心想严希儿家的碧云天,也是房地产公司,之前一直在滨海发展,他们家跟易又安之间肯定也打过不少交道啊!或许她真有什么意外惊喜也不一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