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八十四章 上阵父子兵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八十四章 上阵父子兵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的双眼微微睁大了!

        宋忠裕是何人,李毅自然知道,这个人是老宋家的当家人,他跟李老爷子、张老爷子他们一样,也是国家的功勋元老级人物。

        宋忠裕这个电话来得好快啊!

        张家的电话还没有打过去呢,对方已经找上门来了!

        张晓斌兄妹也有点惊讶,互相对望一眼。

        只听到张大山嗯嗯了两声,说道:“事情经过,我已经听我家小晴说过了,我听到的跟你有些不同啊!小晴说,是你家宋华明先动的手。把我家小晴的脸都给打破了!”

        李毅心想,看来对方是来告状的!从张大山的话里,可以猜测出来,那个宋华明回家之后,肯定是大诉其苦,说被张晓晴和她的朋友打了。

        “男人打女人,怎么说都是男方的不对!这个事情,不管你怎么掰扯,你家宋华明的责任是逃不掉的!”张大山的语气十分强硬。

        “你叫我家小晴向宋华明道歉?这怎么可能!我还想把你家那小子揪过来,问他一下,男人打女人这种事情,是哪个混蛋教他的?”张大山的音调提高了。

        李毅心想,张大山和宋忠裕之间的关系,看来也并没有传说中那么好啊。他们两个人之间生隙,是在宋华明求婚遭拒之后变坏的呢,还是之前一直都不怎么样呢?

        如果这两个人的关系一直都不怎么样,那宋忠裕为什么要让自己的孙子宋华明来向张晓晴求婚呢?

        求婚的目的,肯定是为了强强联姻,加强自己的家族势力。宋忠裕既然是为了寻取一种实力上的支持,那就算求婚不成,也可以趁此机会跟张家结好,做政治同盟啊!

        以宋忠裕的政治智慧,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吧?难道因为孙子被张晓晴拒婚,就把这么重要的政治都给忘了?宋忠裕还不至于这么护短和意气用事吧?

        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宋华明求婚之事,只是他自己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家族之间的联姻。

        宋华明那小子,真的喜欢上了张晓晴,求婚不成之后,便因爱生恨,导致两家之间的关系更加恶劣。

        李毅仔细推测,觉得后一种可能性更大。

        据李毅所知,张宋两家的关系,一直都还可以。

        但这种“相好”,也许只是一种表面的现象,是外人的善意猜测。

        宋忠裕和张大山这种级别的领导人,除了公开场合,私下打交道的次数应该不会太多,如果两个人稍微走近一点,外人就会觉得他们的交情比较亲密了。

        看来,坊间的传闻,不能尽信啊!

        李毅听着张大山打电话,脑海里却思考了这么多的事情。

        这时,张大山猛然挂断了电话。

        李毅的思绪也随之被打断。

        张大山背抄起双手,迈开大步子走了两下,抬眼看到李毅,说道:“李毅,我要多谢你啊,要不是你,我家小晴就会被宋华明欺负惨了。”

        李毅道:“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只是,我动手打了那个宋华明,没有给您带来什么困扰吧?”

        张大山右手用力一摆,说道:“能有什么因扰!”

        张晓晴道:“爷爷,他们说什么了?还想叫我过去给他们赔礼道歉?”

        张大山冷哼一声,说道:“不必理会。打便打了!之前我不知道你们也把他给打了。打得好啊!对那种人,就该狠狠的打!打痛他!还记得小时候,小斌很喜欢跟人打架,每次回家来都会跟我说,我只告诉他,你打赢了就回来告诉我,我有赏,你要是打输了,你敢回来跟我说,我就罚!”

        李毅扯着嘴角笑了笑,心想张大山教育儿孙的理论好特别啊!难怪张晓斌打输之后,不敢回去跟张大山讲,原来是有家教渊源呢!

        张晓斌看到李毅的这抹笑容,当然明白李毅是在嘲笑自己,恨得牙根痒痒的。

        张晓晴道:“爷爷,宋家人真是欺人太甚了,我们总不能就这么任由他们欺负吧?尤其是姑父的事情,我们现在知道是他们在背后搞鬼,要是不反击,宋家人多半要在背后笑话我们呢!”

        张大山道:“林伟宏那是咎由自取!”

        张晓晴道:“就算姑父有不对的地方,也轮不到宋家人来管啊!爷爷……”

        张大山阻止张晓晴再说下去,对李毅说道:“李毅,辛苦你送小晴回来,留下来吃晚饭吧?”

        李毅心知这是张大山的逐客令,便起身告辞,张大山果然再没有挽留,而是叫张晓斌送送李毅。

        张晓斌撇了撇嘴,不想身。

        张晓晴道:“我送吧。”送李毅到门外,再次道了感谢。

        回去的路上,李毅心里琢磨,张大山并不是不想对付宋家,只不过当着李毅的面,有些话不方便谈论而已。此刻,张家人应该正在讨论怎么对付宋家吧?

        嘿嘿,目的已经顺利达到了!

        李毅当即打电话给林国荣,把自己的所见所闻告诉了他,还把自己对张宋两家之间关系的分析也说给了林国荣听。这些细节,在林国荣运作之时,可能会有用。

        林国荣道:“李毅,你的情报很及时很有用。”

        李毅笑道:“能帮上忙就好。”

        林国荣道:“我查到了,宋家这次做了两手准备,一是让宋华明外放出去担任滨海市副市长一职,还有一个人选,就是从滨海市里面选拔宋家线上的人出来。”

        李毅道:“哦?原来宋华明还只是一个备用胎啊!我觉得他们直接从滨海选人的可能性比较大。”

        林国荣道:“他们把两个人都报上了岭南省委。宋家这是开了双保险啊!”

        李毅道:“爸,那你可有良策?”

        林国荣道:“现在情况有些紧急,滨海那边,副市长的工作都很重要,也很繁忙,岭南省委的意思,是赶紧选出合适的人选来。据我所知,这次提名的人选里面,宋家的两个人,中选的可能性最大。事先宋家已经做了很多工作了。”

        李毅道:“看来,我们得出奇招致胜了!”

        林国荣道:“小毅,你素来聪颖,可有什么良策?”

        李毅道:“我想亲自赶到滨海去一趟,滨海那边的宋家人选,就交给我来对付吧!至于宋华明……”

        林国荣道:“你要是能把滨海那边的宋家人拉下马去,那这个宋华明,就交给我来对付吧!”

        李毅笑道:“我正有此意。”

        林国荣笑道:“小毅,咱们这也算是上阵父子兵了吧!”

        李毅心里一股暖流涌动,这一世,还真没有得到过什么父爱呢!林国荣是林馨之父,也就是自己的父亲一样啊!

        林国荣没有问李毅怎么样去对付滨海的宋家人,他相信李毅一定可以做到!

        李毅回到家,跟林馨说起此事。

        林馨道:“宋家可不是省油的灯,他们在岭南也颇有实力,你要小心,别偷鸡不成蚀把米。”

        李毅失笑道:“我怎么成偷鸡贼了?”

        林馨道:“你不就是去干偷鸡摸狗的勾当吗?”

        李毅苦笑道:“差不多吧,反正不是太光彩。”

        林馨道:“要不要我陪你去?”

        李毅道:“我一个人当偷鸡贼就够呛了,还要你去当个贼婆啊?”

        林馨抿嘴一笑:“你想好怎么去对付宋家人了吗?”

        李毅道:“暂时还没有,走一步算一步吧!”

        林馨道:“什么时候去?”

        李毅道:“越快越好,明天或者后天吧!”

        林馨道:“你是管企业改革的特派员,你找什么借口下滨海?还是请假前去?”

        李毅道:“这个容易。”

        林馨便不再多问了,继续和李毅谈起了家长里短。

        第二天,李毅上班后,把韩伟林喊来,吩咐他去把跟滨海市和岭南省相关的企改案例全部找来。

        韩伟林应声而去,大约半个小时后,就把相关的材料和文件都搬到了李毅办公室里。

        李毅快速的浏览,一份份的翻阅。

        韩伟林问道:“特派员,你要找什么,我来帮忙吧!”

        李毅道:“不必,这个工作得我自己来。”

        岭南省的改革文件居多,滨海市因为是新建的年轻城市,国有企业比较少,就算有,因为成立时间都比较晚,又有开革开放的前沿优势,各个企业都经营得很不错,很少有需要报到中央来审批的企改方案。

        少是少,但并不是没有啊!

        翻看之际,李毅忽然看到一份企业改革的方案文件,便抽了出来,大体上浏览了一遍,微微一笑,把那份文件在手心里拍了拍,心想就是你了!

        李毅叫韩伟林把其它文件都搬走,然后向江兆南首长请示,说自己在审阅国企改革方案材料时,发现滨海市的某家国有企业改革存在不少漏洞,想亲自下去督查。

        江兆南听完李毅说的那个国企改革方案,沉思了一会,同意了李毅的请求。由李毅带领一个工作小组,前往滨海考察和指导工作。

        李毅得了首长的命令,马上就选拔人手,准备第二天就出发。

        这次的行动,可谓雷厉风行。

        李特派员率领的工作小组忽然从天而降,让滨海市国资委的一众同志既惊骇又忙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