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七十九章 误入藕花深处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七十九章 误入藕花深处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道:“我也没有生气,你没事就好了。”

        背后那个温热的身子,紧紧贴着李毅,那两团柔软挤压在李毅身上,像两个热气球一般,传递着惊人的热力。

        李毅感觉自己有些口干舌燥!

        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李毅自认为,对美女的抵抗力还是挺强的,前后两世加起来,他见识过的美女实在是多啊!

        但当他看到小藕那嫩白完美的胴.体时,还是很难淡定了!

        小藕是什么?简直就是上天赐下来的一块美玉!一件珍品,一件无价之宝!

        “李先生,你怎么了?”小藕问道:“你呼吸好急促啊,是不是受凉了?哎,你的衣服都湿了呢,我帮你脱下来吧。”

        “不要。”李毅缓缓吐出这两个字,说道:“我得回去了。我家丫头还在等我呢。”

        小藕忽然转到李毅身前,说道:“我不在乎。”

        李毅明明知道她话里的含义,但还是问道:“你不在乎什么?”

        小藕道:“我不在乎你家里有老婆。我也不在乎你有多么喜欢你老婆,我更不在乎能不能和你天长地久。我只想此刻,爱你,也能被你所爱。”

        李毅默默的注视她,然后伸出右手,托起她的下巴,在她唇上吻了一下,说:“我爱你,小藕。”

        小藕扑进李毅怀里,抬起头来,想索求更多的爱抚。

        李毅说道:“小藕,我不能碰你。你还小呢,你的将来,会很光明很幸福。我不能就这么毁了你。”

        小藕道:“光明?幸福?我觉得你能抱着我,我就是幸福,而你就是我的光明。”

        李毅一滞,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冠冕堂皇的大道理,若是说得太多了,反而显得假模假式。

        小藕道:“你以为,找一个男人,或吵吵闹闹或平平凡凡的过一辈子,就是光明和幸福吗?如果世事都能这么绝对,那钱师傅怎么会离婚?他的光明在哪里?他的幸福又在哪里?世界上像他这样的夫妻,不在少数吧?”

        李毅道:“但更多的是幸福的夫妻。”

        小藕道:“我就这么差吗?你看不上我?”

        李毅道:“不是,你很好,真的太好了。”

        小藕道:“那我跟饶小姐相比,你觉得是我美,还是她美?”

        李毅道:“你怎么拿自己跟她去比啊?”

        小藕道:“因为我知道,你跟她好过了。”

        李毅脑袋嗡的一声响:“你知道我跟饶小姐好?”

        小藕羞涩的道:“那天在澳门公海赌船上,我去找你,听到你和饶小姐在房间里那个……我就没有打扰你们了……”

        李毅苦笑道:“这也被你撞破了啊!”真是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啊!那天晚上的情景,又浮上李毅的脑海,心里的骚动和身体的反应更加明显了。

        小藕道:“李先生,既然你能和饶小姐好,怎么就不能和我好呢?我比饶小姐还要年轻,身材更要完美呢!我的皮肤很嫩很滑的,不信,你摸摸。”

        李毅双眼里似要冒出火苗来了!

        小藕伸手抓起李毅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

        李毅的心脏加速狂跳!

        那种柔软的弹力,那种豆蔻年华的粉嫩,那白嫩的触感,跟刚才无意中的碰撞更令人心悸。

        浪定一浦月,藕花闲自香。

        任何言语,此刻都显得异常苍白无力。

        李毅要是再拒绝她,非但是对她的污辱和伤害,对自己也无法交待了!这么姣美的人儿,这么善解风情的人儿,怎么能就此错过呢?

        如果说堕落是一种罪,那就再犯一次又何妨?

        李毅把左手也攀上了她另一座小山峰,两只手轻轻一揉,小藕便发出一阵媚入骨子里头的轻吟声。

        这么敏感的身体啊!李毅忍不住将她拦腰抱着,低头就是一阵狂啃!

        那精致的五官,那细嫩的脖颈,无不在李毅的亲吻之下。

        小藕的皮肤太过细嫩,李毅细细的胡茬,扎得她的皮肤有些发红。

        “痛吗?”李毅柔声问道:“我胡子长得快,一天不刮,就有些长。”

        小藕轻轻摇头:“不痛,很舒服啊,我喜欢这些小胡子在我脸上刺刺的感觉,刺得我的心都痒痒的,只想你多多的爱我。”

        李毅抱起她,轻轻放在床上,伸手抚摸她姣美的身躯,欣赏她在自己注视下的美妙扭动。

        小藕被李毅看得有些不太自然了,羞涩的问道:“怎么了?”

        李毅道:“我想先看看,这么珍美的艺术品,上帝是怎么造出来的。”

        小藕笑道:“又不是上帝造的,是我爸爸妈妈给的。”

        李毅微微一笑:“对,在开始享用这么美丽的女子之前,得先感谢一下生你下来的爸爸妈妈。”

        小藕伸手来捶李毅的胸口:“你还在捉弄我!再不上来,我姐姐就要回来了。”

        李毅邪恶的一笑:“她回来正好,她要是想看,就由得她看,她要是不想看,想上来一起玩也行。”

        小藕哎呀一声,说道:“你还真敢想啊!我姐可不比我,她的脾气很臭的,哪个男人要是敢冒犯她,她会一脚踢爆那男人的小**!”

        李毅笑道:“你和她是双胞胎,怎么秉性和性格都如此不同呢?”

        小藕道:“那你说,是我好,还是她好?”

        李毅道:“我只看过你的身体,当然是你好。”

        小藕霞飞双颊,说道:“我姐姐比我文静,大部分男人都喜欢她吧?”

        李毅道:“我就喜欢调皮的。”

        小藕道:“我要是不调皮,也不敢把你拉到我床上来。”

        李毅嗯了一声,有些忍耐不住了,三下五除二,脱光了衣物,翻身上去,压在小藕身上。

        小藕咳了两声,说道:“你好重,压得我喘不过气来了。”

        李毅抱着她一翻,笑道:“那你在上面吧!”

        小藕道:“我不懂怎么做,还是你来吧,你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上次我在门外听了听,你和饶小姐在里面是不是很疯狂啊?我听到饶小姐叫得好大声,听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李毅摸了她一把,笑道:“我看你是春心大动了吧!”

        小藕道:“那是为你而动的。”

        李毅噙住她的小巧红唇,双手不老实的在她身上游走。

        小藕是第一次,李毅自然要温柔的对待,做足前戏,先把她封藏的青春热情激发出来,然后再慢慢的进入……也许是酒精的作用,也许是因为小藕的玲珑妙体,李毅今晚大发神威,和小藕在床上翻云覆雨了好几次,两个人都不知时光的消逝。

        钱多在外面车子上等着,本以为李毅只进去一小会就会出来呢,谁知道在外面等了大半天,也不见李毅出来。便点着了一点香烟,下车来透透气,在楼下面踱着步子,看看楼房里面,不由得嘿嘿一笑,心想毅少艳福不浅啊,看来又有新的奇遇了。

        小车就停在门口,这时小车上传来手机铃声。

        钱多走过去,看到后座上掉落了一部手机。钱多一看就知道这是毅少掉的,而且是李毅的私密手机,只有最亲近的人才会知道这个号码。

        连忙拾起来,钱多第一时间是想把手机送到里面去,但很快就站住了,心想这会儿毅少不知道方不方便接听电话呢!

        接听之后,里面传来林馨的声音:“李毅,在哪里呢?怎么这么晚还没有回来?”

        钱多额头直冒冷汗,心想这怎么回答啊?想了一想,小心的说道:“林小姐,我是钱多。”

        林馨一愕,说道:“钱师傅啊,李毅呢?”

        钱多道:“毅少和朋友在一起喝酒。他没有打电话回去啊?”

        林馨道:“没有啊,他以前都会事先打个电话通知我一声的,今天这么晚还没有打电话回来,我还以为出什么事情了呢?他人呢?”

        急促之间,钱多根本找不到借口来回答林馨,急得满头大汗,急中生智,说道:“毅少喝多了,昏昏沉沉的呢!我扶他在旁边休息呢,要不我叫醒他?”

        林馨道:“那就算了吧,跟什么人喝酒呢?又喝这么多?不会又是顾知武和张一帆这两个损友吧?”

        钱多道:“就是他们,还有陈博明一起。大家喝得兴起,一时没有管住嘴。”

        林馨道:“行了,你照顾着他点,别让他再喝了啊,早些送他回来吧。”

        钱多道:“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后,钱多惊出一身的冷汗,挥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暗道好险。

        又等了半个小时,还是没有见李毅出来,钱多有些急了,这么久不回去,林馨会不会起疑心?

        这时,一辆的士开了过来,径直停到了钱多身边。

        钱多扔掉烟头,看到的士上下来的是小荷!

        “钱师傅!”小荷笑道:“你怎么还在这里?李先生还在里面吧?那你也到里面去坐坐啊。”

        钱多瞬时瞪大了双眼,心想这下好了,毅少跟妹妹不知道在里面做什么呢,这个姐姐又跑了回来。

        “唔,小荷姑娘,你怎么就回来了?”钱多打了声招呼,心想得把她拦在门外才行啊。

        “我和上官姐姐聊了会天,就回来了,现在也不早了呢,快零点了。走,到里面坐坐吧,我泡杯茶给你喝。小藕也真是的,一点事都不懂,怎么不请你到里面去坐坐呢!”小荷笑道。

        钱多道:“没事,我喜欢在外面,外面空气好。对了,小荷姑娘,我有事情问你。”

        小荷本来是往里房间里走的,见钱多没有跟上来,便也站住了脚,问道:“什么事情啊?”

        钱多道:“你们是双胞胎啊!”

        小荷扑哧笑道:“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钱多抓了抓头,问道:“我是想问问你,生双胞胎有什么诀窍吗?”

        小荷笑道:“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呢。怎么问起这个来了?”

        钱多道:“现在不是只能生一胎吗?毅少还没有生孩子呢,我想帮忙问问,要是有生双胞胎的秘籍什么的,那就好办了。”

        小荷道:“我不知道有没有什么秘籍,不过,我听说双胞胎是可以遗传的,像我母亲,就是双胞胎呢!”

        钱多道:“那就没戏了,林小姐祖上几代,都不是双胞胎。”

        小荷倒有些来兴趣了,问道:“林小姐跟李先生结婚也有段时间了吧?他们怎么还没有要小孩呢?”

        钱多道:“不是不要,而是生不出来。”

        小荷道:“那是不是哪方有问题呢?李先生去检查过身体没有?”

        钱多道:“毅少肯定没有问题!——他去检查过了。林小姐的身体也没有问题。但就是怀不上,你说这奇不奇怪?”

        小荷道:“这样的话,那我也无能为力啊。我不懂这些东西呢。也许要看时机吧!我听人说,这孩子跟父母,都是有缘分的,等缘分到了,这孩子自然就怀上了。”

        钱多道:“可能是吧!我看林小姐挺着急的。要是能怀上个双胞胎,那就完美了。”

        小荷笑道:“要不去求求送子观音吧!”

        钱多实在是没有话可说了,看了看房门,心想毅少啊,你在里面做什么呢,再不出来,我也没辙了。

        “嗯,小荷姑娘,那你知道哪里有灵验一点的送子观音吗?”钱多没话找话了。

        “这个我也不清楚,我都不信佛的。”小荷道:“我们到里面去坐吧,钱师傅,也不知道小藕的酒醒了没有,总不能让李先生一直照顾她。”

        钱多道:“小荷姑娘,我还有事情问你。”

        小荷道:“钱师傅,你今天怎么怪怪的啊?嗯,说吧。”

        “这个,你们姐妹都没有男朋友吧?”钱多问道。

        小荷笑道:“没有啊。你认识我们也够久了,我们要是有男朋友,你能不知道吗?”

        钱多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心想人家小姑娘,不会把自己当成色狼了吧?以为自己对她有什么不良企图?

        小荷道:“钱师傅,你莫不是想给我们姐妹介绍男朋友吧?说来听听,是哪家的公子?我们可以考虑的哦!”

        钱多嘿嘿一笑:“我哪里有什么男人介绍啊,我就是随便问问。”

        小荷抿嘴一笑,说道:“那我们就进去聊吧!”

        钱多哎了一声,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跟她向里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