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七十三章 梁凤平献计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七十三章 梁凤平献计

    作品:《官路弯弯

        梁凤平脸含淡笑,仿佛李毅不想去滨海,早就在他的意料之中。

        “李毅,要想打压张家的势力,我觉得你最好不要出面。”梁凤平沉吟道:“你们李家和张家虽然偶有冲突,但还没有真正的撕破脸皮,你要是现在出面进行打压,势必会引起张家人的强烈反扑,到时,只怕会是一个两败俱伤的结果。”

        李毅摸着下巴,微微沉思,点了点头,说道:“梁老,你可有什么金点子?我原本是想请纪检委的徐书记出马,但张家人都知道徐书记跟我李家交厚,关系非浅,如果他出面说话的话,别人都会怀疑到我们李家头上来。”

        梁凤平道:“对付这种人,最好使用借刀杀人!”

        李毅微微一凛,因为梁凤平说最后四个字时,那表情十分坚决,有股凛凛的杀气。

        一直以来,李毅最经常使用的,就是阳谋,他崇尚的也是阳谋,但梁凤平说的借刀杀人,分明就是阴谋!

        “借谁的刀?”李毅并没有马上表示反感,而是继续问道。

        梁凤平道:“就借张家的刀!这样才更有韵味,而且事后毫无手尾,林伟宏死到临头,也绝对想不到会跟我们有关系。”

        李毅道:“张家的刀?怕不是这么容易借的。”

        梁凤平道:“但想借的话,也不是没有办法。”

        李毅道:“愿闻其详。”

        梁凤平道:“你刚才说,张晓晴不敢将这件事情告诉她爷爷张大山首长,也不敢告诉他爸爸张良,由此可见,林伟宏这次犯的事情,比较严重,林夫人虽然很想保全丈夫,但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求人说情,只能通过隐秘的手段,来达成目的。”

        李毅道:“我猜林夫人也是这么个意思。张家树大招风,肯定不会为了一个林伟宏,就置自己于险地。”

        梁凤平道:“林夫人想要捂住,用阴力来摆平这林伟宏的事情,我们偏不让她的计谋得逞,偏把这件事情告诉张家人。张大山首长是个嫉恶如仇的人,虽然事情涉及到他的亲人,他会心有不舍,但就算是为了面子,他也会大义灭亲。”

        李毅道:“你对张大山首长的性格了解得很清楚啊!”

        梁凤平笑道:“公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梁某人敢来当你李毅的军师,可不能单凭几手算命的本事吧?”

        李毅微微一笑:“依张大山的个性,肯定不会插手管林伟宏的事情。”

        梁凤平道:“张大山首长会插手管这个事情,但他不会救林伟宏,而是会在林伟宏的脖子上亲手架上一把刀!”

        李毅道:“你是说,张大山还会送林伟宏一程?”

        梁凤平道:“如果张大山不知道这个事情的话,林伟宏可能不会死,顶多也就被双开罢了,如果林夫人活动得力,说不定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林伟宏在纪检委里喝上几杯茶,照样安然无恙回去当他的官。因为张家势力,既使张大山不发话,下面的人也会看他的脸色行事,必定会给他几分薄面。”

        李毅笑道:“张大山一知情,下面的人反倒不敢再包庇了,而张大山为了脸面和气节,也必定会大义灭亲。”

        梁凤平道:“就是这个道理!”

        李毅道:“但是,我又怎么去向张大山说这个事情呢?我要亲自去说,那就太着痕迹了。”

        梁凤平道:“你当然不能去说,凡是跟你李家沾边的人,都不能去说。这个事情,还得着落在张晓晴身上。”

        李毅道:“张晓晴不会跟她爷爷谈这个事情的,林夫人已经嘱咐过她。”

        梁凤平笑道:“张晓晴毕竟只是一个女流之辈,而且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子,只要稍微用计,不怕她不向张大山说出实情来。”

        李毅道:“利用一个女人,这种事情,我还真的做不出来。我虽然讨厌林伟宏,但还没有到咬牙切齿非置其于死地不可的地步。我对张晓晴也没有什么好感,但要我利用她来达成某个目的,我还下不了这个手。政治斗争就是政治斗争,没有必要把无辜的人拉进来。”

        梁凤平道:“李毅,你心地善良,这一点我是十分赞赏的。但是,我们只是稍微利用一下她罢了,这跟道德与良心,根本就没有什么冲突。”

        李毅道:“那你打算怎么样利用她?”

        梁凤平道:“你只需要跟她说,你侧面打听了一下,林伟宏的这个案子,岭南省纪检委已经有了初步结论,问题很严重,如果她们再想不到解决的办法,那林伟宏的下半生,就要在监牢里度过了。张晓晴急切之下,肯定会向她爷爷求助。”

        李毅道:“你就这么敢肯定,张晓晴会向她爷爷求助?”

        梁凤平笑道:“我虽然没有见过张晓晴,但从你的述说中,我看得出来,这个女孩子,从小就得了一身的宠爱,肯定是被她爷爷给宠坏的,她恃宠而娇,自以为张大山会看在她的面子上,出手搭救林伟宏。我认定,她一定会去找张大山求情的。”

        李毅深深的注视梁凤平,心想这个人,不只对人性分析得入木三分,还能从人的性格出发,进而分析这个人在特定条件下将来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实在是太厉害了!难怪他之前能够预算到自己的三件事情!这个人的分析能力和推理能力,真强悍!

        “就算她不当面向张大山求情,也会动用张大山某些高层的关系网,而这些关系网,在帮她之前,肯定会和张大山通气的。”梁凤平道:“只要你把林伟宏的情况说得惨一些,她一定会上钩。而这个,不算我们利用她吧?我们也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阴谋啊?”

        李毅缓缓点头,心想按照梁凤平的意思去做,的确可以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而自己这边的人,完全不用出马,借张大山的刀,就能把林伟宏除掉了。

        林伟宏除掉之后,滨海市会有一个正厅级副市长的空缺,这个位置就算自己不去坐,也不能便宜了别人,李家在这个层次上,有没有可靠的合适人选呢?这个事情,还得跟爷爷好好商量一下。滨海是个十分重要的城市,能把势力伸过去那自然最好。

        李毅正自想着,梁凤平开口说道:“李毅,滨海市副市长一职,虽然你不去坐,但一定要争一争,如果没有把握,那就把林家也拉进来,落在你们两家手里,总比落在别家要强。”

        李毅笑道:“梁老,你有读心术不成?我刚刚想到这里,你马上就说了出来。”

        梁凤平道:“那只能说是心意相通,所见略同吧!”

        李毅笑道:“我在想,就算我们这边有合适的人选,但滨海那么远的地方,要运作起来,难度不小。”

        梁凤平道:“李毅,现在我是你的军师,说老实话吧,我之前早就留意过你,对你的很多举动和行为,都有过研究。”

        李毅笑道:“那你研究出什么来没有?”

        梁凤平缓缓说道:“我知道你的势力,不只在官场一块。”

        李毅道:“你还知道些什么?”

        梁凤平道:“你在商场上,还有十分巨大的财产!你不必惊讶,我不是神仙,不能掐指一算,就能算出你所有的事情来,我只是从你的人际关系上,猜测出来的,但我相信我的猜测,不会错。”

        李毅心想,自己以前跟几个商业集团之间联系很紧密,尤其是四海集团,自己还曾以董事长的身份露过面,如果真是有心人,只怕不难发现蛛丝马迹呢!

        当时李毅头脑一热,就以董事长的身份露面了,过后想想,感觉十分不妥当,风险太大了,于是赶紧把名下的财产全部转移到了小叔李元逍的名下,这样一来,就算有人抓住这个事情做文章,李毅也可以有借口,说是受小叔所托,所以才以董事长的身份露面,解决一些重大的事情。

        微微一笑,李毅坦诚的说道:“梁老,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我的确有些财产,而且不是一般的多。”

        梁凤平道:“钱到多时能通神,这也是你的一项本钱啊,如果你真的想运作滨海市的副市长这个职位,那你名下的那些集团产业,可以帮你的忙。”

        李毅又是微微一讶,梁凤平又一次提到了自己所不齿为之的“阴谋”上面。

        梁凤平见李毅如此表情,便笑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李毅,你又何必耿耿于怀这种小事情呢?何况你又不是行贿或是做什么小人勾当。你有四海集团这么一个庞大的企业在滨海,不适当的利用起来,那才叫浪费呢!”

        李毅以前不是没有想过这种事情,做企业做到这么强大,当然是可以为政治服务的。

        梁凤平道:“这个事情,你做不来,我也做不来,有一个人,肯定做得来。”

        李毅忍不住问道:“谁?”

        梁凤平道:“李夫人,林小姐。”

        李毅不禁笑了:“她早就跟我说过,他对我的企业和钱财不感兴趣,也不想管理。找她来做这个事情,只怕要失望了。”

        梁凤平道:“你错了,林小姐不是不想管,她只是想给你留点私人空间而已。”

        李毅道:“梁老,你见过我家丫头吗?就敢说这个话。”

        梁凤平道:“天下女人都是一样的,我相信,真正不想管理财政大权的,应该很少。我只是揣测而已。”

        李毅沉默了,梁凤平的话,给了他当头棒喝。

        是啊,以林馨之聪明睿智,又岂有不想掌管财政大权的道理?李毅也相信,自己的这些钱财,如果交到林馨手里,那绝对比交到任何人手里还要放心,也能创造出最大的价值来。

        林馨总说她不是专业人士,不适应管理企业和钱财,也许真如梁凤平所言,她只是不想管住自己太多吧?两个人的婚姻生活,相敬如宾,给彼此留下一点私人空间,或许更能维系长久。

        梁凤平道:“如果林小姐坚持不肯帮这个忙,那你就要考虑,专门安排一个可靠的人来替你做这些工作。我所指的工作,不单单是运作滨海市副市长一职,还有企业和各级政府之间的关系,更应该去经营好。这对你将来的发展,会十分有利。”

        李毅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饶若曦,饶若曦马上就可以从南非回国,她回国后,可以给她安排这个工作!

        和梁凤平的一席谈话,让李毅想到了很多以前没有注意到的东西。

        换一个人,换一种角度,或许真的可以发现另一片天地呢!

        李毅采纳了梁凤平的建议,当即给张晓晴打了一个电话:“张小姐,你跟我说了令姑夫之事,我回来后帮你打听了一下……”

        “真的啊?我还以为你不肯帮我呢!”张晓晴不等李毅说完,就惊喜的喊了起来:“李毅,你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帮我的。”

        李毅微微一叹,有些于心不忍,心想张晓晴其实是个十分单纯的女孩子啊!只不过是有些任性,有些顽皮罢了!

        “张小姐,你听我说完啊。我找朋友打听了令姑夫的事情,林伟宏同志的案子很麻烦,听说岭南省里已经有了定论,林伟宏的后半辈子,只怕要在监牢里度过了。”李毅沉声说道。

        虽然李毅并没有真正的去打听,但他所说的话,也不算是在忽悠人,以李毅对林伟宏的了解,这种人一旦被人举报,不死也得脱层皮!

        张晓晴道:“啊?这么严重啊?那我们还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帮他呢?”

        李毅道:“这个,我真的是无能为力了。我的能力只有这么大,除非有重量级别的大人物肯为他求情,或许可以为他开脱吧!”

        这话虽然说得很隐晦,但实际上已经表述得够清楚明白了,还有什么重量级别的大人物呢?自然就是她家的张老爷子了。

        张晓晴道:“要不,我去求求我爷爷吧,我爷爷一直都很宠我,他应该不会骂我的。李毅,就这样吧,我得赶紧去跟爷爷谈,不然,我姑父就惨了。谢谢你啊,李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