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六十五章 军师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六十五章 军师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摸着下巴,沉吟不语。

        他对自己的发展不是没有过规划,但他之前进步平稳而快速,不到三十岁,就已经正是正厅级领导。这一路走来,实在是太过顺利了。

        人怕出名猪怕壮,枪打出头鸟,为了避免遭受某些人的恶意攻讦,李老爷子和顾衡等人的一致看法,都以为今后几年里,李毅应该留在京城部委里,低调生活,也为将来的腾飞做准备。

        按照正常的发展轨迹,自己在京城部委里,安安稳稳的工作两三年之后,再行外放,估计就可以提个副部,那时自己三十出头,正是意气风发之时,到下面某个省市当个副部级领导,也可谓年少得志了。

        然而,李毅的想法跟他们却背道而弛。

        出名趁年少!

        只要自己有真本事,就不怕火来炼!而且,李毅最喜欢的工作,还是到下面省市里去,那里广阔的天地,才是他的用武之地。

        京城虽好,却太过安逸了!

        当然,部委有部委的好处,在这里,可以学到很多知识,可以结交很多领导,这对李毅今后的发展是极为有利的。

        李毅也认识到这一点的重要性,因此才安安心心的在京城待了下来。

        现在听到梁凤平说的话,李毅内心深处又鼓动起一股不安心的情绪来。

        梁凤平的话,也不无道理。

        李毅之前的官场轨迹,虽然发展得很快,但也一直是稳打稳扎,从最基层开始,一步一个台阶,慢慢升上来的,一直当到了市委副书记。

        但再往上走,就是市长和市委书记了,这两个职务,都是主政一方的市委大佬,李毅却还没有担任过。

        没有主政一方的经验和履历,这确实有些遗憾。就算李毅在京城待上几年后,顺利晋级到副部级,只怕在将来的仕途上,缺少市地主官的经验,也会成为别人诟病的理由。

        就李毅内心而言,他也极想当一地主官,为一地百姓谋福祉,同时证明自己的能力和才华!

        梁凤平的话,真的说到李毅的心坎里去了。

        李毅道:“就算我想去当一任地市主官,也未必一定要去西川啊!我从江州来,仍回江州去,那里才是我的根基所在地。”

        梁凤平道:“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对官员来说,只要你还在上位,那只要是你工作过的地方,那里的官员就会记住你。相反,如果你不在位上了,那你再赖在一个地方,那里的官员也不会理睬你吧?因此,江州已经成了你的一块根据地,你不必再恋恋不舍,你现在要做的,是尽快开拓另一块根据地。”

        李毅笑道:“那为什么一定要去西川呢?”

        梁凤平道:“现在的西川,有一桩大功劳,等着你去摘取!”

        李毅微微抬起眼皮,说道:“什么样的大功劳?”

        梁凤平道:“等你去了,就自然会知晓。”

        李毅道:“西川那么大,我又去往哪个城市呢?”

        梁凤平道:“绵州市!”

        李毅脸上的笑容忽然一僵,绵州市!这个地名对李毅来说,实在不陌生啊!

        后世太多的记忆,与这座城市有关联呢!

        梁凤平道:“李先生,请信我一回,去绵州市为官,对你今后的发展,绝对有利!”

        李毅缓缓说道:“梁老先生,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嗯,不瞒你说,你刚才之言,的确说中了我的心声,我也很想到下面市里去工作,至于你说的绵州市,也的确是我想去的城市之一!”

        也许,这一切都是天意吧?冥冥中自有安排!

        去绵州?这个念头一旦在李毅意识里生发出来,忽然间变得十分的强烈起来!

        “梁老先生,我现在这个职务,是江首长给的,上任还不久,就算我有心下去,只怕还得先工作一段时间。”李毅说道。

        梁凤平见李毅采纳了自己的意见,异常高兴,说道:“李先生,这个不急。过完年再去也不为迟啊。最重要的是,你能听进我的意见。”

        李毅忽然离座起身,走到梁凤平面前,深深躹了一躬,说道:“以前只道梁老是个靠耍嘴皮子混饭吃的江湖术士,今天听闻梁老的一席真言,这才明白,您是大智若愚,大隐于市的高人啊!”

        梁凤平哈哈一笑,双手托起李毅双手,说道:“不敢当,不敢当啊。我老梁头,的确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糟老头子罢了,只不过,我对李先生却是大有研究的。不瞒你说,早在数年之前,我曾云游到西州之地,在临.沂地方,就听说过你的政绩和官声!”

        李毅哦了一声:“原来您关注我已很久了?”

        梁凤平道:“是啊,那时,我还见过你一面,只不过你不记得我这个糟老头子罢了。”

        李毅道:“哦?那我还真的没有印象了。”

        梁凤平道:“李先生,你还记得你在临.沂时,有一次因为东沟子乡村民私自上山采煤,闹出了大的冲突,你率领县里若干人等,前去解除纷扰一事吗?”

        李毅点头道:“我记得。那次的事情,闹得有些大,好不容易才安抚下村民的情绪。”

        梁凤平道:“那时,我就在人群之中啊!我一个朋友,是东沟子乡人,我那时正好借宿在他家,有幸目睹了李先生的风范!从那时起,我就在心里认定了,我和你有一场主仆缘分!”

        李毅微微有些动容,心想梁凤平对自己还真是留了意,上了心啊!

        “从那之后,你的举动,常在我的关注之中。”梁凤平笑道:“我一直在等待时机,时机一到,我们的主仆情缘,自然会来。”

        李毅道:“梁老,这叫我如何承受得起您的厚爱啊!”李毅对他的称呼里,把先生两个字去掉了,以示对他的尊敬。

        梁凤平道:“李先生……”

        李毅道:“梁老,你要是真看得起我,称呼我一声李毅就行了。”

        梁凤平道:“那我就托大,喊你一声李毅吧!我这个人,学问很杂,后来主要跟着师父研修道术。但世界上的事情,一法通,万法通,万变不离其宗。我愿用我平生所学,用我余生,助你成就大业!”

        李毅道:“大业不敢说,但只要我在官场一天,就会为百姓为国家谋求福利一天!”

        梁凤平道:“我之前对你颇有关注,我觉得你仁义谦和,平易近人,公正无私,嫉恶如仇,符合我心目中的圣人形象,因此我愿意跟随你左右,甘为驱使!”

        李毅道:“梁老,我李毅何德何能啊,能得到你如此高的评价!我真是愧不敢当啊。”

        梁凤平笑道:“那现在,我是不是可以当你的军师了?”

        李毅笑道:“梁老,军师不军师的,我不好说,但我愿意请你留在我身边,当我的智囊!”

        梁凤平道:“一回事,一回事嘛!”

        李毅道:“梁老,我想介绍几个人给你认识。他们都是当世智者,我经常向他们讨教为官之道。”

        梁凤平道:“好啊,我很想结识你身边的智谋之士。”

        今天这番交谈,让李毅对梁凤平的观感有了很大的改变。

        也许,梁凤平之前,是故意表现得神神秘秘,以引起李毅的关注和好奇吧!

        这个人正经起来,其实比任何人都要正儿八百!

        谈到官场国事,梁凤平也是侃侃而谈,见识不凡,有些理念和见解,令李毅大为叹赞。

        两人开怀畅谈,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李毅提出了自己心里的疑惑:“梁老,你之前有三个预言,而且都实现了,尤其是第三个,你说我会和我的好友童军相遇,这实在是太过巧合,令我有一种鬼神莫测之感,你是怎么预知这一切的?”

        梁凤平神秘的一笑,说道:“方外之术,不可说,不可说也。还请你见谅啊。”

        李毅道:“莫非,你真的有什么特殊能力?”

        梁凤平莫测高深的一笑,说道:“我以前是个教书匠,喜欢钻研文史和考古,有一次,我独自一人,背包远行,进入了蜀中深山,偶遇我的恩师,自那之后,就一直跟随他学道,学道之前,恩师有言,方外之术,不可与人言。因此,我不能说也,还请你理解我的苦处。”

        李毅道:“我只是十分好奇,难道这世界上,还真的有什么鬼神之术不成?”

        梁凤平道:“鬼神之术,我也不敢说有或无,但世间万物,都有规律可循,也有轨迹可寻,万事万物的发展和变化,总有些难以捉摸和理解的道理,我们在理解这些道理之后,就会觉得这是科学,但我们在理解它之前,就会觉得它是迷信甚至是鬼神之事。所以,我不好说。”

        李毅点头笑道:“既然你不说,那我就不再追问了。每个人都该有自己的秘密和**。这个世界上,的确是存在一些不可理解的事物。就像诸葛亮借东风一样,他也只不过是对天象、气候、地形的了解,达到了常人所不及的高度而已。我相信,梁老你也有着某些方面的非凡造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