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六十一章 天生帅气难自弃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六十一章 天生帅气难自弃

    作品:《官路弯弯

        高虎端起杯子,喝了一杯茶,然后一副虚心聆听的样子,身子微微前倾,说道:“李特派员,你有什么要紧事情要跟我说吧?”

        刚刚说到林伟宏,李毅就做出这种举动,这让高虎同志感觉到,李毅接下来要说的话,多半跟林伟宏有关。

        李毅慢条斯理的道:“高虎同志,你相信我吗?”

        高虎笑道:“当然相信!”

        李毅正容道:“如果你真的相信我,那就听我一句劝,离林伟宏远一点。”

        高虎并没有十分惊讶,只是问道:“李先生,你何出此言?”

        李毅道:“你刚才问我是不是认识林伟宏,不错,我的确认识他。而且,我还知道他的很多秘密!”

        高虎哦了一声,沉吟道:“我大概能明白你的意思了,可是,林副市长为人正直,为官清廉,官声口碑都挺不错的啊。”

        李毅淡淡一笑:“我以前做过纪检委工作,见识过各种各样的贪官污吏,没有哪个坏人额头上会贴有标签的!”

        高虎道:“但是林副市长对我真是没的说啊,我还听说,他很快就能再往上升上一级呢!他还跟我承诺过,只要他升了,就会提携我升职。”

        李毅心想,看来高虎跟那个林伟宏的关系菲浅,自己跟高虎结竟只是泛泛之交,只怕他未必肯相信自己说话。

        高虎对李毅有恩,李毅又十分欣赏他的为人,实在不想眼睁睁的看着他被林伟宏拖入泥潭,说道:“高虎同志,我很欣赏你,我不想看着你一步步走入深渊,我给你说一件真实的事情吧,听完之后,你自己做决定。”

        稍微一顿,李毅缓缓说出了自己的那次亲身经历的事情。

        那次的事情,虽然过去有一段时间了,但此刻回忆起来,仍然就像是发生在昨天一般真实。

        李毅说的,就是和郭小玲去海边露营的遭遇。他知道高虎是个刑侦人员,因此,他并没有添油加醋,也没有加入自己的想法和判断,只是静静的陈述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

        高虎的脸色渐渐变得严峻起来,李毅所说的事情,其中有着什么样的含义?他这个刑侦副大队长,比谁都看得透彻!

        李毅能想到的因果缘由,高虎自然也能想明白。

        “李特派员,这个事情,很复杂啊!”高虎轻轻的感慨了一声。

        李毅道:“岂止是复杂啊!这故事要是写成小说,估计要挨读者们骂,因为这也太离谱了一点吧?然而,生活永远比小说还要复杂离谱!”

        高虎道:“我相信你说的事情,我做刑侦工作这么久了,什么稀奇古怪的案件没有碰见过啊!我只是没有想到,林副市长居然会是故事的主角,这真是让我无法相信呢!”

        李毅道:“我能跟你说的,也只有这么多。这件事情,我原本打算烂在心里的,但因为你是高虎,我不得不说出来,就当是你之前帮忙的一点小小回报吧!至于你相不相信,相信之后怎么做,那都是你自己的事情了。”

        高虎沉吟未语。

        李毅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缓缓说道:“高虎同志,一个人行走官场,就好比在爬悬崖,要往上爬,自然是很费力的,而且需要步步小心谨慎。但是,只要他一脚踩空,马上就会掉落下来,摔得粉身碎骨!”

        高虎神情一凛,说道:“李特派员,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会做出正确选择的。”

        李毅心想,高虎到底会怎么选择,自己无力干涉了。自己已经提醒了他,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端起杯子,李毅笑道:“呵呵,不说那些不高兴的事情了,我们来喝杯茶吧!古人都说以酒会友,但我觉得,君子之交淡如水,一杯清茶,足以交心了!”

        高虎也端起茶杯,跟李毅轻轻一碰,两个人一口喝干了。

        高虎道:“李特派员,你现在管的是国有企业的改革工作吧?”

        李毅点头道:“是啊。”

        高虎道:“你这次来滨海,是不是有什么工作在身?”

        李毅笑道:“真的没有,就是前来玩玩。”

        高虎道:“那就多玩几天,我向您学习学习。”

        李毅道:“你我职业不同,对刑侦方面,我可是个门外汉,没有什么可以教你的。”

        高虎道:“李特派员,你比我年轻,你的官职,却比我高得多,这就是值得我学习的地方啊!”

        李毅嘿嘿一笑,说道:“高虎同志,你很想升官吗?”

        高虎道:“升不升官无所谓,但一定要跟对人,做对事,这样,不管我当多大的官,才不会当得憋屈!说句老实话,上次你跨省解救被拐的小孩,那件事情令我感慨颇多啊!这种拐卖妇女儿童的案件,滨海市并不少见,但我们市里,却从来没有像你那样,进行过反应那么快速的跨省解救。”

        李毅道:“事在人为,你现在的官职,实际上可以为百姓做很多事情了。我们每个人的力量都是很小的,但我们照样可以运用这种水渺小的力量,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我们是国家公职人员,我们的工作,就是为国家为人民服务,只要是对国家有利,对人民有益的事情,我们就应该尽自己的心力,去做好。”

        高虎道:“李特派员,如果机会,我想到你手下当官!”

        这话说出来,就别有意味了,可以说是一种投诚!

        李毅微微一笑,说道:“我现在京城任职,你别看我的官职很厉害的样子,其实手底下没有一兵一卒呢!呵呵,高虎同志,谢谢你对我的信任啊!如果有机会,我也希望我们俩能搭档、合作。”

        接下来,俩人一边品茗,一边聊天,彼此英雄惜英雄,似乎有说不完的话。

        “李特派员,今天晚上,我做东,请你吃个饭。请你务必赏脸。”高虎说道。

        李毅笑道:“今天晚上?呵呵,不行啊,我和朋友们一起来的滨海,得陪她们好好玩玩呢。我们以后多的是机会嘛!哟,时间不早了,嗯,高虎同志,那我们今天就谈到这里吧,改天有机会,我们再相聚。”

        两人一起出来,李毅要去结账时,发现高虎在进来的时候,就先结过账了!这个细节,再次让李毅对高虎刮目相看。

        钱多开了车子到门口,拉开车门请李毅上车。

        高虎看到李毅的座驾,居然是一辆豪华的宾利轿车,明显愣了一愣,现脸狐疑之色。

        李毅哈哈笑道:“这是我朋友的车子,盛情难却啊!”

        高虎道:“据我所知,这辆车好像是四海集团的吧?”

        李毅道:“高虎同志真是好眼力,这辆车的确就是四海集团的,我那个朋友,就是四海集团的宋总。”

        高虎道:“宋总的大名,我早有耳闻,听说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啊!令我等须眉汗颜呐!”

        李毅笑道:“术业有专攻嘛!高虎同志也不必妄自菲薄。”说着挥手道别,上车离开。

        回到酒店,李毅看到上官谨三女并没有出去逛街,而是规规矩矩的坐在房间里看电视玩儿,大为惊奇:“怎么了?是不是刚刚逛完香港,觉得滨海这种内陆城市,只不过是一个土八路,不值得一看了?”

        小藕道:“李先生,刚才发生了十分重大的事情哦!”

        李毅道:“什么大事?比你们逛街还重要?世纪末日?”

        小藕嘴快,叽叽喳喳的把抓笨贼的经过说了一遍。

        “哈哈!”李毅听完之后,放声大笑:“钱多,我说的没有错吧?我早就料到会有这个结果的!”

        钱多道:“还是毅少了解她们。”

        小藕道:“怎么回事?你们早就知道有贼人会对我们不利吗?”

        钱多笑道:“我和毅少出门时,碰到了那五个家伙,我当时就觉得他们鬼鬼崇崇的,不是什么好东西,毅少就说了,就屋里那个女人,她们不去惹人,就天下太平了,若是有人敢去惹她们,那肯定有好戏看!”

        上官谨白了李毅一眼:“你还好意思笑!你明知道我们会有危险,居然一点提示都没有!”

        李毅笑道:“我知道你们三个人聪明机智,武艺超群啊,自然不会害怕几个小小蟊贼。”

        上官谨便得意的扬了扬下巴:“那是!”

        李毅道:“今天晚上,你们有什么打算呢?”

        上官谨道:“你必须得陪我们!”

        小藕道:“对,你要陪我们去逛街!”

        李毅伸出右手食指,摇了摇,说道:“不行,我今天晚上有约会了。”

        上官谨道:“哼,李毅,我真是服了你,刚来滨海小半天,你就勾搭上美女了?”

        李毅耸耸肩,说道:“你也知道,我天生帅气难自弃啊!走在大街上,总有天仙级别的美女上前搭讪……”

        “呕!”上官谨做呕吐状,挥了挥手,说道:“你就别恶心我们了,你去约会吧,去吧!”

        李毅嘿嘿一笑,说道:“嗯,晚饭问题,你们自己解决吧!钱多,我们走。”

        他俩前脚刚走,上官谨便一骨碌起身,说道:“快,小荷,小藕,我们赶快跟上去!”

        小藕道:“李先生有约会哎,我们跟上去做什么?”

        上官谨嘻嘻一笑:“难道你们不想知道,他在跟什么样的美女约会吗?他们除了吃饭,还会做些什么呢?我倒是十分好奇哟!”

        小荷道:“这可是李先生的**呢!”

        上官谨道:“你们不去拉倒,完了别问我情况啊!我得去了,不然就跟不上了。”

        小藕见上官谨说走就走,喊了一声:“哎,上官小姐,带上我啊!”

        小荷摇了摇头,却也随后跟了上去。

        三个女人轻手轻脚的跟出来,刚好看到李毅和钱多进了电梯门,慌得三个女人又躲回房间,看着电梯门缓缓关上之后,她们才赶紧跑到电梯边,乘坐另一座电梯下楼。

        她们走出电梯时,李毅和钱多正好走到酒店大门。

        钱多去开车。那个漂亮的前台小姐,居然花痴一般迎上去,傻傻的跟李毅聊起天来,两个人居然有说有笑的!

        三女躲在一个巨大的花瓶后面,偷偷瞄过去。

        上官谨咬牙切齿的道:“这个李毅,果然有几分帅气吗?怎么女人见了他,都犯花痴呢!”

        小藕看着上官谨,笑道:“上官小姐,我看你现在就有些犯花痴呢!他又不是你的老公,你吃的哪门子醋啊?”

        上官谨摆了摆手,说道:“你这小脑瓜子里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呢!我跟林姐姐——就是他老婆啦,我们是好朋友,她托我看着他一点啦!”

        小藕哦了一声:“原来如此,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暗恋李先生呢!”

        上官谨道:“我会暗恋他?只有那些嫁不出去的腐女,才会喜欢他!像我这种亭亭玉立的大家闺秀,多少男人抢着要呢!我会暗恋他?”

        小藕笑道:“上官小姐,你的确是亭亭玉立,只不过,大家闺秀就是你这样的吗?我虽然没有什么文化,但电视里演的那些大家闺秀,可不是你这样的哩!”

        上官谨道:“小藕,你百般都好,就有一样比不上你姐姐,你这张嘴太臭了!”

        小荷微微一笑,声援妹妹:“上官小姐,我觉得小藕说得很对哦!”

        上官谨翻了翻白眼,说道:“难得跟你们废话,快走吧!他出门了。”

        三女跟了上去,看到李毅上了一辆豪华的宾利轿车,缓缓驶出酒店。三女拦了辆的士,吩咐的士司机跟上前面的宾利车。

        的士司机十分能侃:“跟踪啊?算你们找对人了,整个滨海城,我跟人的技术是最厉害的!前面坐着的,是你们谁的老公吧?”

        上官谨道:“不说话你会死啊?”

        的士司机道:“一看就知道你一定是前面那位款爷的太太了!我完全能理解你的脾气,男人在外面变了心,搁哪个女人都会受不了。不过,看你家那位,可真是有钱人啊,这男人有钱就变坏哪……”

        上官谨摇了摇头,对小藕道:“这些的士司机,怎么一个个都这么无聊呢?”

        的士司机继续他的神侃:“看起来,这位太太,对我们司士从业人员,有些不太好的误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