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六十章 一召即来,贵在交心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六十章 一召即来,贵在交心

    作品:《官路弯弯

        “你!”易少天呃了一声,身子有些害怕的缩了缩,他显然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李毅!

        李毅端坐不动,只是冷冷的看着易少天。

        宋佳讶道:“这是怎么回事?李先生,你刚才说你打了他?”有外人在场,宋佳自然知道怎么称呼李毅合适。

        李毅道:“不错,是我打的。”

        宋佳道:“为什么?李先生,你怎么会跟他打起架来了?”

        李毅道:“你可以问问他。”

        宋佳便看向易少天,易少天羞红了脸,说道:“事情都过去了,就不要再说了。那个,宋总,我头部受了伤,明天晚上的演出,恐怕不能出演了。”

        宋佳心里满腹的狐疑,急于想弄个清楚,便道:“一点点小伤,也不碍事吧?我们很多员工都特别喜欢你,希望你能参加演出。”

        李毅淡淡地道:“不能演出就算了吧!这样的人代表不了四海的文化和形象!”

        易少天见李毅处处针对自己,反倒有些意气上涌,说道:“我能不能出演,这是我和宋总之间的事情,关你什么事?”

        李毅嘿嘿一笑:“宋总居然会拿你这样的明星当偶像,真是让人感叹啊!”

        易少天道:“宋总,我决定了,带伤出演!我就是要给这种不懂得欣赏艺术的人看看,我易少天可是一个明星人物!”

        李毅冷笑道:“你把明星等同于艺术?那你真是玷污艺术这两个字了。”

        宋佳见李毅对易少天的态度如此恶劣,心想不知道李毅和易少天之间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走到李毅身边,问道:“李先生,你对他怎么这么大的意见啊?”

        李毅淡淡地说道:“我对这个人,真的是一点好感都没有。如果不是因为他是你的偶像,我现在还想扁他一顿。”

        宋佳低声一笑:“你是不是觉得他是我的偶像,所以你吃醋了啊?”

        李毅道:“你以为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这个家伙……”

        宋佳拉了拉李毅的手,笑道:“好啦,不要生气啦,我只不过是欣赏他的演技,喜欢他演的那些角色罢了,我们公司很多员工都挺喜欢他的,特意花重金请他前来呢,明天晚上的演出,就让他参加了吧?”

        在外人面前,宋佳才是四海集团的老总,而李毅只不过是宋总的一个客人,现在宋总居然低声下气的求一个客人?这让外人见了,该怎么想?

        李毅微微皱眉,他真的没有想到,宋佳会因为这个易少天跟自己作对。

        但他向来欣赏宋佳的,就是她富有主见,何况,他对宋佳的宠爱和纵容,甚至远远超过了他自己的承受能力。

        李毅缓缓点头,说道:“既然你坚持,我没有意见,这里是四海集团,这里的一切,你说了算。”

        宋佳笑道:“李先生,谢谢你的理解。我就知道,你是一个心胸宽广的好男人!”

        李毅苦笑了一声,微微摇头,若不是因为她是宋佳,若不是因为自己内心深处,一直深深的宠爱着她,他早一脚把那个易少天踢出去了。

        宋佳对易少天道:“易少天,明天晚上的演出,你还是来参加吧!我们公司很多人,都是你的粉丝。”

        易少天这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以为得到了宋佳的支持,便有多么了不起似的,又恢复了那种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神态,说道:“既然宋总如此看重我,那我就只好勉为其难,带伤上阵了。”

        宋佳对秘书道:“你带易先生下去,一定要安排好易先生在这边的食宿问题。”

        秘书应了,领易少天出去。

        李毅的心怀的确是宽大,看到那易少天欠扁的表情,也能强忍住。

        宋佳笑道:“李董,你跟那个易少天之间,到底有什么误会啊?你跟他,完全不搭界的两个人,怎么会打到一起去了?”

        李毅道:“算了,事情都过去了。嗯,我在滨海还有些事情要忙,先走了。严希儿的事情,你安排吧。晚上我会直接过去的。”

        宋佳有些惆怅的道:“你就走啊?”

        李毅笑道:“我要去会个朋友。”

        宋佳道:“那你什么时候再来啊?”

        李毅道:“这个,明天吧。”

        宋佳道:“我们明天晚上的晚会,你会参加吗?”

        李毅道:“不一定有时间,呵呵,你不必如此伤感嘛,我又不是不来了。”

        宋佳道:“我才不伤感呢!我只是有些工作上的事情,要向你汇报呢。”

        李毅道:“嗯,我明天来。”

        钱多已经到车库里取出车来,在滨海,李毅的车库里有好几辆好车,但李毅最钟意的,还是那辆宾利,因此,每次来滨海,钱我都知道毅少会坐那辆宾利。

        李毅看到钱多拉开宾利车的车门,说道:“我要去拜访高虎同志,坐这个车子过去,会不会有些那个了?”

        钱多点点头道:“那我去换一辆?”

        李毅摆手道:“算了,别人问起来,就说是问朋友借的呗!我还是喜欢坐这款车。”

        钱多嘿嘿一笑,请李毅上车。

        李毅打电话跟高虎联系。

        “高虎同志,是我啊,李毅。”

        “李特派员,你好,你好。”高虎爽朗的笑道。

        “高虎同志,你现在方便吗?我想请你喝杯茶。”

        “我有的是时间啊。呵呵,李特派员,你在滨海?”

        “我现在就在滨海啊。我去接你吧!”

        “那怎么好意思,李特派员,你定个地方,我自己过去就行了。”

        李毅心想,高虎的建议是最好的,高虎的身份,在滨海市里,也是十分敏感的,关注他的人肯定不会少,便道:“行啊,我知道滨海大道有一家竹淇茶舍,那里的茶还不错,我在三楼的雅间等你。”

        高虎道:“好,我这就过去。”

        李毅从电话里,听到高虎那边有些嘈杂,看来那边不是在开会,就是在聚会,但高虎却什么都不说,一听李毅相召,马上就说赶过来,显得李毅在他心目中的份量是十分之重的。

        有些时候,一个人的心,完全不需要说出来,也不需要表露,只需要一个小小的细节,就能让对方感受到你的真心。

        爱人间的关怀如此,朋友相交亦是如此。

        钱多在前排听到李毅的话后,不待李毅吩咐,就直接往滨海大道的竹淇茶舍开过去。

        这也是一种无言的默契。

        竹淇茶馆是个清幽之地,这里适合品茗谈心。

        李毅在三楼开了一个雅间。

        看着茶艺师优雅的表演,李毅忽然想起一人,那就是江州的池栩,想到池栩,自然就想到了那天晚上的美艳误会,不由得莞尔一笑。

        茶艺师是个妙龄女子,她虽然头也未抬,却问道:“贵客,为何发笑?是我的手艺有什么问题吗?”

        李毅道:“不、不,我只是忽起一个朋友,她的茶艺也很出色。”

        茶艺师哦了一声,说道:“先生的朋友,一定是个茶道高手吧?”

        李毅笑道:“她只是一个教师,茶艺是她的业余爱好。”

        茶艺师端起一杯茶,双手捧给李毅,说道:“请先生品尝。”

        李毅嗯了一声,接过来,轻轻呷了一口,说道:“不错。”

        茶艺师道:“先生买的是咱们店里最贵的茶叶,味道自然不会差了。”

        钱多陪李毅坐着,茶艺师递过来一杯茶,他端起来,一口就喝干了,说道:“有大碗没有?我口渴了,这么喝着不过瘾啊。”

        李毅笑道:“来碗大的!”

        钱多道:“我是个粗人啊,不懂得品茶,只知道渴了就要喝茶。没有那么多的讲究。”

        茶艺师笑道:“茶原来就是用来解渴的,能解渴的,就是好茶。”

        李毅点头道:“这话说得不错。”

        三个人正自谈着话,服务员领着高虎进来了。

        “李特派员,你好!”高虎呵呵大笑着,伸出双手来跟李毅相握。

        “高虎同志,请坐。”李毅闻到高虎身上有股酒味,心想自己的猜测果然是正确的,高虎刚刚肯定是在应酬。自己一个电话,他就肯放弃应酬赶过来,单是这份情谊,就足见其性格秉性!

        “高虎同志,多谢你啊!”李毅紧握高虎的手,说道:“上次寻人之事,若不是你帮忙,我那个朋友,没这么容易找到。”

        高虎道:“李特派员,你太客气了,我只不过是做了自己份内的工作而已。你这次来滨海,是出差还是?”

        李毅笑道:“访友。高虎同志在滨海市公安局,混得还不错啊!”

        高虎道:“嘿,也就一般吧!想再往前一步,也是有难度的,滨海这边能人太多了,出头太难。”

        李毅道:“那你在这边,也该有相熟的市里领导吧?”

        高虎也不隐瞒,笑道:“我没有什么后台,也就林副市长看我还比较顺眼,对我颇多提携。”

        李毅道:“你说的可是林伟宏同志?”

        高虎道:“正是。李特派员也认识他?”

        李毅摸着下巴,对茶艺师道:“我们自己来吧!”

        茶艺师知道客人要谈要紧事情了,便起身出去了。

        李毅对钱多使了个眼色,钱多会意,也起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