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五十五章 小藕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五十五章 小藕

    作品:《官路弯弯

        香港距离滨海很近,李毅他们直接坐大巴到滨海来。

        李毅这一行人,十分的惹眼,因为李毅身边有三个大美女,其中两个还是双胞胎!

        双胞胎姐妹,在哪里都是十分惹人注目的,何况是小荷小藕这样清纯靓丽的人物?

        李毅等人一上车,就把车上所有人的目光都给吸引了过来。

        有些登徒浪子,对着三个美女吹起了口哨。

        钱多冷笑一声:“找死!”

        李毅摆了摆手,说道:“不必如此,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只要他们不做过分的事情,不必造次。”

        钱多道:“毅少,我有分寸。他们要是胆敢冒犯您身边的女人,我会叫他们死得很难看。”

        李毅轻咳一声:“什么叫做我身边的女人啊?说话有些分寸好不好?”

        小藕笑道:“李先生,我们可不就是你身边的女人吗?这一点,你可否认不了的。我们现在都跟在你身边呢!”

        上官谨道:“就是,你以为我们都是你的女人啊?也不看看你有没有福气消受!我们只不过是你身边的女人而已!”

        李毅懒得跟她们争吵,找位置坐下。小荷扶着上官谨坐在一排,钱多十分懂事,自己找了个座位坐下了,不和李毅坐一起。

        “小藕,坐这边来吧!”李毅指了指自己身边的空座位。

        小藕甜甜的答应了一声,走了过来。

        旁边座位上的一个年轻男人,忽然伸出腿来,想绊小藕一下,然后伸出双手打算抱住小藕,当是英雄救美。

        小藕何等机灵啊?她自小就和姐姐出来跑江湖,做她们那种工作的,最要紧的就是眼观六路,眼听八方,她一看到那个男人伸出腿来,马上就明白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了,乌黑的大眼珠子,滴溜溜一转,佯装绊倒了。

        那个年轻男人得意的一笑,伸出双手就往小藕身上抓,嘴里堂而皇之的说道:“小姐,小心了,别摔倒了啊!”

        小藕轻灵的身子,轻轻一闪,躲过了他的咸猪手,抬脚跨过了他伸出来的腿,然后在李毅身边坐了下来。

        李毅犀利的目光扫了那个年轻男子一眼,那人心有不甘的朝李毅撇了撇嘴。

        “小藕,你没事吧?”李毅道:“那个家伙分明就是故意的!”

        小藕低声笑道:“我知道他是故意的,我小藕是什么人啊,也算是老江湖了,想吃我的豆腐?哼哼,那可没有这么容易!”

        李毅微微一笑,也就放下了。

        这边的大巴车管理也不是很规范,出站之后,只要车上还有空位,往往还会在外面路上捡客。

        李毅等人都是半路上车的。

        车子开了一面路程,售票员便过来叫后面上车的人买票。

        坐在旁边的那个年轻男人,也是刚上来不久的,伸手去掏钱包,结果掏了个空。售票员阴阳怪气的道:“连坐车的钱都没有?看你也不像坐霸王车的啊?我可告诉你,咱们这条线,有大B哥罩着的,不管是谁,想坐霸王车,先得问问大B哥答不答应!”

        “笑话!老子在深港澳做大买卖的,会短你的车费?老子餐餐鱼翅燕窝鲍鱼,会付不起你的车费?”年轻男人嘴里说着,双手在自己身上掏来掏去,但就是找不到钱包了。

        “没有钱买票?要是有鲍鱼,拿一只来抵押也可以!”售票员讥笑道。

        “你等着,我找找,我的钱包呢!刚刚还买了东西来着。”年轻男人摸不出钱包来,也有些焦急了。

        售票员道:“没钱?请下车吧!”

        “小姐……”年轻男人放下了高傲的脸,赔着笑道。

        “你妈才是小姐,你家里的女人个个都是小姐!”售票员双手叉腰,大声说道。

        小藕咯咯作笑。

        李毅瞪了她一眼,小藕便坐端正了,但眉梢眼角全是笑意。

        售票员叫道:“没钱买票吧,快下车!我们不是慈善机构!”

        那男人忽然间瞥见小藕,指着小藕道:“就是她,刚才只有她碰了我一下,我的钱包一定是被她给偷了!”

        小藕俏脸一沉,说道:“喂,你胡说什么呢?诬告人,我要告你坐牢的!”

        售票员道:“这位姑娘身上穿的是香奈儿的裙子,你说她会偷你的钱包?这样的鬼话,谁会相信?”

        小藕穿了一条漂亮的连衣短裙,显得优雅清纯,一看就是出身名门。

        小藕腾的站起身来,说道:“喂,你嘴巴放干净点,我会拿你的钱包?我身上的钱多得花不完呢!”说着,拉开自己的小坤包,从里面掏出一沓厚厚的钱来,扬了扬。

        这一下,众人更加不相信那个男人的鬼话了。

        “下去!”售票员老实不客气的推了那个男子一下。

        男子无奈的被赶下了车。

        小藕嘻嘻一笑,重新坐了下来。

        李毅沉声道:“我早就说过了,跟我之后,不可以再重操旧业!”

        小藕吐了吐红红的小舌头,说道:“李先生,被你识破了啊?”

        李毅道:“放在哪里,交出来吧!”

        小藕指了指李毅的包,怯怯的说道:“李先生,就在你包里。”

        李毅一怔,打开包,里面果然有个钱包!

        “好手法!”李毅拿着那个不属于自己的钱包,除了感叹之外,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刚才小藕是怎么偷的,又是怎么放进自己包里的,李毅完全没有看明白,也没有想明白。

        “你是怎么做到的?”李毅忍不住好奇之心,问道。

        小藕笑道:“我自有我的门道。这个不足为外人道也。”

        李毅把钱包扔到她手里。

        “对不起啊,李先生,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小小的惩戒他一下嘛!”小藕认错了。

        李毅摆了摆手,说道:“我知道。”稍微一顿,又说道:“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小藕嘻嘻笑道:“我就知道,李先生最善良了。”

        “这个钱包,你怎么处理?”李毅问。

        “扔了呗!”小藕随手打开来,看了看里面的东西,笑道:“李先生,这个人还真是个富家子弟呢!看来他刚才的话,并没有吹牛。”

        李毅道:“怎么说?”

        小藕道:“他这个钱包里,有不少钱,还有不少金卡和会员卡,这次坐大巴,可能也是因缘际会吧!”

        李毅淡淡地道:“这个世界上,有钱的人何其多,但有钱之后,还能有素质的,就少之又少了。”

        小藕道:“人的性格,会因为金钱而扭曲变质。这里有一张名片,还有一张女孩子的相片,你看看,这女的长得还挺漂亮呢!”

        李毅道:“他把女朋友的相片放在钱包里,可见他是很爱她的,但他在外面的行为,又实在叫人不齿啊!这样的人,表里不一,没有什么可同情的。”

        小藕笑道:“那就全都扔了吧!”起身打开李毅身边的窗户,将钱包扔了出去。

        她身子俯过来时,身上一股好闻的少女体香钻入了李毅鼻端。

        李毅抬起眼,看到她高耸的胸部在自己眼前,透过轻薄的裙纱,似乎可以看到里面穿着的粉红内衣。

        小藕却是一脸的天真无邪的笑容,正微微闭着眼,享受窗外吹进来的风。

        这时,大巴车忽然来了一个急刹车!

        “哎呀!”小藕的身子本就是支在半空中的,顿时一个站立不稳,倒在李毅身上。

        李毅本能的伸出双手,将她抱在怀里,触手之处,柔软而滑嫩,有一种触电的感觉。

        小藕娇声一声,说道:“李先生,对不起。”

        李毅缓缓松开双手,放她坐正,说道:“没事。是车子急刹车嘛!”

        坐在李毅身后的上官谨却冷哼了一声:“色狼!”

        李毅回头瞪了她一眼,上官谨对着李毅扬了扬下巴,意思是说你就是个色狼,你别不敢承认!

        大巴车一个急刹停了下来,司机在前面跟外面的什么人大声理论,说道:“你不想活了?超什么车啊?还横穿!你要死也别拉上我啊!”

        不知道外面的人说了什么话,大巴车把前面的车门打开了。

        不一会,门口走上来两个男子,其中一个戴着墨镜,个子很高,身形有些瘦,发型梳得一丝不乱,穿着一件红色的T恤,紧身弹力休闲裤,看上去是个帅哥。

        另一个则有些五大三粗,穿着花衬衣,牛仔裤,个子不高,但眼高于顶,把墨镜架在额头上。

        那个花衬衣一上车,便双手叉着腰,大声问道:“刚才是谁往外面丢东西呢?”

        李毅看了小藕一眼,心想刚才只有她丢了个钱包出去。

        小藕也看了李毅一眼,吐了吐舌头。

        花衬衣道:“就是这个!”右手举起一个钱包来,扬了扬,大声道:“就是这个东西!是谁丢下去的?打到咱们易少的头了!”

        有人便笑道:“谁这么有钱,还把钱包给丢下去砸人玩儿?里面有钱没有?”

        花衬衣道:“里面有钱!是谁丢的?给我站出来!”

        有人哈哈笑道:“可能是有财神爷送钱给你们呢!”

        又有人道:“这大马路上,车上丢下去个东西,怎和就打到你们头上去了?”

        花衬衣道:“小子,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敞篷车这个东西吗?”

        那个易少只是背负双手,没有说话。

        车上有个女声尖叫道:“这不是大明星易少天吗?”

        “哇,真的是易少天呢!好帅气啊!”

        “真的是易少天呢,本人比电视上还要漂亮啊!”

        李毅实在是孤陋寡闻得紧,问道:“易少天是什么人?很出名吗?”

        小藕笑道:“李先生,你看来是很少看电视吧?易少天现在可出名了,他拍的很多电视剧电影,都格外受人追捧呢!”

        李毅道:“喂,那个钱包,不就是你刚刚扔下去的那个吗?你运气还真好,一下就砸中帅哥的头了!”

        小藕道:“千万不能承认啊!看他们的架式,肯定是来找麻烦的。”

        李毅道:“或许是一段难得的姻缘呢?你这么漂亮,跟他这么登对,也很难说呢,指不定就是千里姻缘一线牵呢!”

        小藕道:“我才不信这些老掉牙的爱情桥段呢!”

        花衬衣见车上没有人应声,又提高了声音,大声道:“到底是谁扔的?给我站出来啊!行,你们都不站出来是吧?我告诉你们,我是易少的经纪人,今天这个事情要是解决不好,你们谁也别想回家了!”

        “凭什么啊?你怎么肯定这个钱包是从我们车子上丢下去的?”坐在前排的人大声说道。

        “凭什么?我都看到了!刚才我们的车子旁边,只有你们这么一辆大巴车,我看到有人打开窗户丢下来的!”花衬衣说道:“你们要是没有人肯承认,我只好请阿SIR过来处理了!这个事情,可大可小,阿SIR要是过来了,这个事情可就严重了!”

        李毅微微冷笑了一声,心想这个花衬衣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

        司机离开了座位,和售票员一起帮着花衬衣说话了:“是谁扔的?站出来吧!”

        一车的人还是没有人吭声。

        李毅道:“小藕,你猜他们会怎么做?如果那个易少天,知道是你这么漂亮的女人扔下去的,你说他会不会对你一见钟情呢?”

        小藕道:“我又不喜欢他,我才不管他对不对我一见钟情呢!”

        李毅道:“你真的不喜欢他?”

        小藕道:“他虽然长得很帅,但太过于油头粉面了,我看不惯。”

        李毅道:“呵呵!”

        这时,那个易少天用手挡住自己的脸,跟花衬衣咬起了耳朵。

        听完易少天的话后,花衬衣精神一振,说道:“易少刚才跟我说,他看到了那个人的脸!他还记得那个人的脸,他现在就开始寻找!我再最后给这个人一次机会,如果你扔的,就老老实实的给我站出来!否则,待会被易少认出来,那你就惨了!”

        小藕讶道:“完了,那个家伙居然记得我的模样,怎么办啊?”

        李毅道:“你别听他咋呼,我才不相信他真的看清了你的脸。刚才你扔钱包,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他被钱包打到之后,才会抬头来看,这时,两辆车子早就擦身而过了,他不可能看清你的长相,他这是在忽悠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