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五十三章 上帝的礼物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五十三章 上帝的礼物

    作品:《官路弯弯

        黄旭东跟着李毅回到京城的,李毅想亲自送他到澳门去,一是为了给黄花菜一个交待,另一个方面,他想通过黄旭东这个人,从黄花菜那里得到一些更有用的信息。

        回到京城,处理完相关事情之后,李毅就亲自送黄旭东到澳门。

        到了澳门之后,李毅并没有直接带黄旭东去找黄花菜,而是将他安排在酒店里,说自己要去找朋友,托关系寻找他妹妹的下落。

        李毅知道黄花菜的住处和工作场所,先到她的住处看了看,敲了半天门也没有人答应。再到她工作的地方一看,黄花菜正在上班。

        黄花菜正在发牌,忽然间看到李毅出现在面前,微微一惊,眼神明显躲闪了一下。

        李毅淡淡地说道:“黄小姐,不认识我了吗?”

        黄花菜笑道:“李先生,你好,你又来澳门玩吗?”

        李毅道:“是啊,我今天晚上还想到一艘赌船上去玩玩呢,去之前,特来请教黄小姐,今晚这艘船,不会有什么问题吧?十二点之后,我不需要躲在房间里不出来吧?”

        黄花菜脸色微变,勉强一笑,说道:“李先生,你可真会开玩笑,我又不是算命卜卦的,对这些事情并不懂。”

        李毅道:“那么,上次……”

        黄花菜道:“李先生,请你稍等,这里太过嘈杂,我们出去说话。”喊过一个同事来替代自己,交代几句之后,走近李毅,拉着李毅的手就走,说道:“李先生,我们到外面说话吧。”

        李毅无所谓的耸耸肩,跟着她来到赌场外面。

        “黄小姐,你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非得跑到这外面来说啊?”李毅一甩她的手,冷冷的看着她。

        黄花菜苦笑一声,说道:“李先生,我就知道,你一定会误解我的。但就算是明知你会误解我,我那天还是跟你说了赌船的事情,因为我敬重你,不想你受到什么伤害。”

        李毅道:“是吗?那我要请教了,你一个小小的荷官,怎么会知道那天赌船会被劫呢?”

        黄花菜道:“我也是听一个朋友说的。你以为我跟那些劫匪是一伙的不成?”

        李毅道:“黄小姐,我希望你给我一个解释,你明知道那天有劫匪去劫船,你自己为什么还要上去?而且,你还不报警?这两个问题,如果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那我就相信你是无辜的。”

        黄花菜道:“李先生,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势力,是我们这些普通人无法抵抗的,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李毅讥诮的一笑,说道:“天灾?**?”

        黄花菜道:“李先生,我知道你不是普通人,我相信你能理解我的意思。我只是一个平凡的女人,是一个普通市民。澳门虽然很小,但在这个城市里,却有很多人和很多势力,高高的压在我身上,对他们说的话,我除了服从,没有反抗的能力。”

        李毅道:“哦?你说的是什么势力?”

        黄花菜道:“李先生,我说我知道有人要劫船,这是事实,我并没有骗你。至于我为什么明明知道却不敢去报警,就是因为这股势力,我惹不起,他们敢让我知道却不杀我,也是因为知道,我不敢去惹他们,更不敢去告他们。所以,我只能在我能力所及的范围里,尽量多的提醒你,不想让你遭逢险境。”

        李毅道:“从那天的劫船行动来看,你说的话,倒是有几分可信度,他们能策划出那么完美的劫船计划,可见这些人的势力十分强大。”

        黄花菜道:“李先生,那次的劫匪,只不过是他们势力的一部分而已。那天若不是你在,他们肯定得手了。”

        李毅缓缓点头:“不错,我也是运气好了一点,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黄花菜道:“我特别敬佩你,你那天的表现,简直可以说是,我都不知道怎么来形容了,总而言之,你就是英雄,跟那个拯救世界的超人一般伟大!”

        李毅道:“你先别夸我,夸我我也不会放过你。这条解释,我算是基本上满意吧,第二条呢?你又怎么自圆其说?”

        黄花菜道:“李先生,极恶之人,我不敢得罪,同样的,那些权财达到了一定高度的人,我也得罪不起,对他们的要求,我同样不敢拒绝。上次去公爵号赌船,是何先生指定叫我陪他一同前去的。你想想,何先生是何等人物?在澳门这地方,就连澳督也要对他礼让三分呢,我一个小小的荷官,怎么敢拒绝他的要求?而我又不敢说出劫船的事情,所以我,我只好到船上去啰!”

        李毅微一皱眉,说道:“就这么简单?”

        黄花菜道:“李先生,我们认识也不只一天两天了,你觉得我黄花菜是一个心机深沉的人吗?”

        李毅微微沉吟,心里倒是有几分相信了黄花菜的话。

        他对黄花菜的认识,始于第一次来澳门时,那场哄动一时的押大小的赌博。

        从几次接触来看,李毅觉得黄花菜不是那种工于心计的女人。

        难道真是自己把简单的问题想复杂了?

        “李先生,我如果真的跟劫匪是一伙的,那次公爵号出事后,我早就要避祸海外了,还傻兮兮的坐在赌场里,等着你来揭穿我抓我吗?”黄花菜说道:“你如果不相信我,你就报警吧!把我抓到法警局去!”

        李毅道:“黄小姐,我并不是不相信你,我只是觉得这事情也太巧合了一点,像编好了剧本的电影情节一般。”

        黄花菜道:“巧合?剧本?我觉得生活远比影视剧本来得曲折离奇。我在这种场所里工作,什么离奇的事情没有见过?一夜之间,有人从乞丐变成了百万富翁,同样是一夜之间,有些富豪却输得倾家荡产,把老婆孩子都当赌注押上了赌桌,最后只有跳楼!”

        李毅道:“OK!我暂时相信你了!”

        黄花菜笑道:“多谢你相信我。因为我真的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

        李毅道:“你不会拿住了我的命脉,料定我会相信你,所以编好了词来诓骗我吧?”

        黄花菜道:“李先生,你真的高看我了,我只不过是一个苦命的市井女人,每天为了生计在底层拼命挣扎,我算计你做什么?对我而言,有什么好处呢?我既不贪求你给我什么,也从来没想过要追你做我的男朋友。”

        李毅笑道:“恭喜你,黄小姐,你顺利通过了我的责问。因此,我想奖励你一些什么东西。”

        黄花菜道:“李先生,你对我有所怀疑,当时的情境之下,我完全能够理解。我真心的拿你当朋友,甚至是当偶像,所以,我一定要向你解释清楚。我并不需要你的什么奖励。”

        李毅道:“一定要的,说吧,你最想要什么?只要你说得出来,我就一定能给你。”

        黄花菜道:“李先生,我这个人,并没有什么大的愿望,我也不求什么富贵,不求什么飞黄腾达。”她仰起头来,看了一眼天空,说道:“如果有可能,我只希望快点找到我的哥哥,让我们一家人团聚。”

        李毅笑道:“你的愿望,就是找到哥哥,一家团聚?这么说来,你就是想我把你哥哥奖励给你?”

        黄花菜道:“这可能吗?如果世界上的事情,真的能这样心想事成的话,那就太完美了。可惜,虽然我每天都祈祷,但很显然,上帝是不存在的!”

        李毅道:“上帝存不存在,我们不讨论,我也不相信那种东西。不过,我真的有份礼物送给你,我把他留在宾馆的房间里了,我来之前,就想好了,如果你的回答令我满意,我就把他送给你,如果你的回答不能令我满意,那很遗憾,我就不能将他交给你了。”

        黄花菜道:“李先生,我刚才说过了,我真的不需要你的礼物。”

        李毅道:“别的礼物你可以不接受,我这份礼物,却是我历经千难万险,才为你准备好的,你一定要收下。”

        黄花菜道:“什么东西啊?这么难得?既然这么难得,那肯定是十分珍贵的东西啊,我更加不能接受了。”

        李毅道:“你要不要,去看看再说吧!不去?那你会后悔一辈子,甚至生生世世!”

        黄花菜的好奇心真的被李毅勾起来了,说道:“我还真想去看看了!”

        李毅哈哈一笑,带着她来到宾馆房间,说道:“敲门吧!”

        黄花菜狐疑的看了李毅一眼。

        李毅道:“你还怕什么?怕我把你吃了?还是怕里面窜出来一只老虎?”

        黄花菜笑道:“我相信你。”敲了敲门。

        不一会,门开了。

        黄花菜看了一眼开门的人,脸上的笑容忽然凝固了,她睁大了双眼,一脸的不可思议和惊喜之极!

        李毅道:“怎么这表情?难道我找错人了?这个人不是你哥哥黄旭东?”

        “妹!”黄旭东乍见亲人,感动之极,哇的一声,把黄花菜抱入了怀里,流下了泪水。

        黄花菜还疑是在梦里,良久才反映过来,喊了一声:“哥哥!”眼泪双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