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五十二章 一定要分个妍丑高低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五十二章 一定要分个妍丑高低

    作品:《官路弯弯

        又过了十来分钟,沃尔特才过来报告:“所有持枪的敌人,全部被击毙,里面还有几十个没有武器的工人,被我们赶到了一起。另外还抓获了两个人,可能是走私集团里的头领人物。”

        李毅沉声问道:“我们这边的损失如何?”

        沃尔特道:“伤了七人,死了一个。我们一共击毙敌人二十八人。”

        李毅缓缓点头:“这么小的代价,击毙了这么多的敌人,很不错,算是大胜了!”

        沃尔特道:“李先生,我认为,像今天这样的战争,如果咱们的人能够再训练有素一点,就绝对不会是这种情况,这么小的战斗,我们根本不应该有任何伤亡。”

        李毅赞赏的道:“不错,沃尔特,你有这种想法,很好!我希望你们的下一场战斗,可以做到零伤亡!”

        沃尔特道:“李先生,那些被抓住的人怎么办?要不要把他们全杀了?”

        李毅皱眉道:“沃尔特,他们都是无辜的工人,你觉得有必要杀掉他们吗?”

        沃尔特道:“我明白李先生的意思了。”

        李毅道:“要找的人呢?都找到了没有?”

        沃尔特道:“找到了,一共有一百三十多个妇女,有华人,也有岛国女子,还有韩国女人,还有乌克兰等国家的白人妞。”

        李毅道:“这么多人?嗯,怎么不把她们带出来?”

        沃尔特道:“这个,有些麻烦。”

        李毅见他吞吞吐吐的,便道:“行,那你就带我去看看吧!”

        沃尔特带李毅来到里面一间工棚里面。

        刚刚走进去,李毅就哎呀一声,连步退了出来。原来,里面一百多个妇女,有黄皮肤的,有白皮肤的,还有黑皮肤的,一个个都光着身子!

        她们的双手被双绑着,但双腿上都没有任何束缚,身上到处是淤伤和青肿,有的还有烟头的烫痕和遭到暴打的伤痕,还有几个妇女的乳.房,生生的被人割掉了!

        “这是怎么回事?”李毅沉声问道。

        “李先生,我们冲进来时,她们就是这个样子。”沃尔特道:“可能是怕她们逃跑,所以把她们剥光了。”

        李毅道:“嗯,这倒是有可能的。”

        沃尔特道:“还有一个事情,我们进来的时候,那些木材厂的工人,都在欺负这些妇女。所以我才提出来,要不要把他们全部杀掉!”

        李毅刚才虽然只看了几眼,但那些妇女身上的伤痕,却让他触目惊心!

        听到沃尔特的回答,李毅的双手捏紧了拳头,恨恨的道:“混账东西!这些人都不是人养的!都他.妈.的是一群畜生!”

        沃尔特道:“这么多的光屁股妇女,得去哪里找衣服给她们穿才行。”

        李毅道:“去把那些工人的衣服全扒下来,给她们穿!”

        沃尔特咧嘴一笑:“和我的想法相同啊!”

        今天参加行动的,没有一个女人,全都是大老爷们,他们虽然大都是非洲本土人,但看到人类的妇女同胞,遭受到如此惨无人道的非人待遇,也都义愤填膺,有的去解开妇女们手上的绳索,有的则去隔壁工棚里,粗鲁的把工人们的衣服裤子剥下来,拿过来给妇女们穿上。

        妇女们这才知道,这些蒙面人,是来解救她们的,一个个感恩戴德,拜谢大恩。

        李毅早有准备,开了几辆大卡车过来,把妇女们全部拖到了开普敦城里的一家酒店。

        救人要救到底啊!把她们从虎口里救出来,这只是万里长征完成了第一步!

        接下来,要获得这些人的国籍,家庭住址,要给她们路费,送她们回家……一号首长听完李毅的汇报后,沉声说道:“李毅同志,这个事情,你办得实在是不错啊!”

        李毅道:“这次解救出来的妇女,总共有一百三十八人,其中有九十人是我国的。她们分别来自国内的各个省市。”

        一号首长道:“那接下来的工作,也不轻松啊!”

        李毅道:“好在童总愿意帮忙,提供她们回家的一切开销。”

        一号首长道:“嗯,童总那个人,很实在啊!实在是个好人。但我们政府也不能总让他这个好人吃亏啊,这笔钱,就由政府来出吧!”

        李毅道:“首长,童总早就料到您会这么说,叫我一定要拒绝您的好意,说要您给他一个表现的机会。他这个人长年在国外发展,难得为祖国和人民做一件好事,就应该由他将好事做到底。”

        一号首长微微一笑:“那就给他这个机会吧!”

        李毅道:“这次行动,虽然解救出来一部分妇女同胞,但我相信,这只是其中一部分而已,另外,还有很多男同胞,他们被卖到各个矿山里去做苦力,那些地方,位置偏僻,矿里工人又多,情节十分复杂,要解救他们,更是困难重重。”

        一号首长道:“你有什么建议?”

        李毅道:“首长,我们这次行动,抓获了两个走私集团里的小头目,经过一番拷问,他们招出了部门被拐卖人的资料和下落,这部分人,大都散落在各个矿山中,我们行动多有不便,可以交给国际刑警去解救。”

        一号首长道:“嗯,这个容易办。”

        李毅把从走私集团小头领口中得到的信息交给一号首长过目,一号首长看后,当即跟国际刑警组织联系,协商解救事宜。

        国际刑警这一次也吸取了上次的教训,在得到情报之后,秘不外宣,然后进行了一场秘密的解救行动,成功的解救出三百多名被拐来的华人矿工!

        从这些矿工里,李毅找到了一个叫黄旭东的人。

        看着面前这个瘦不拉叽,全身黝黑的男子,李毅怎么也不能把他和靓丽的黄花菜联系到一起。不过,黄花菜跟李毅说过,她的哥哥很瘦,比她还要瘦,这条特怔,倒是挺吻合的。

        “你就是黄旭东?”李毅问。

        “政府,我就是黄旭东。”

        “你不必紧张,我们是来救你们的。”

        “我知道,我知道,多谢政府。”

        “你以前做什么工作的?”

        “我以前在澳门当过荷官,后来到滨海市做过生意……”

        “你有什么兄弟姐妹没有?”

        “我有一个妹妹。”

        “她叫什么名字?”

        “她叫黄花菜,很土的名字……”

        李毅微微一笑,说道:“看来就是你了,没有错了。你妹妹到处在找你啊!”

        “政府,你认识我妹妹?”黄旭东问道。

        李毅道:“我跟她有过数面之缘,也算是朋友吧!就是她托我寻找你的。”

        “那您知道她现在在哪里吗?”黄旭东问。

        李毅还真不知道黄花菜现在是不是还在澳门赌场里工作,那次赌船事件,让这个黄花菜在李毅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

        沉吟之下,李毅说道:“她应该还在澳门。这次你可以跟我们一起回去,我带你去她。”

        “多谢政府……”

        “我和你妹妹是朋友,你叫我的名字吧,我叫李毅,木子李,毅力的毅。”

        “李先生,谢谢你。”

        这次解救出来的矿工,数量多,来自全国各地,还有些是智障患者,你问他什么,他都只会摇头,一问三不知,不知家乡何地,不知父母是谁,不知自己姓甚名谁!

        知道家乡的人,那好办,打发路费,送他们回国就行了,但这些智障患者,却十分麻烦,只能先带回国内,再慢慢访问其家乡。

        李毅来非洲的工作,主要就是在南非这边,现在他的工作任务已经基本上完成,遂向一号首长建议,由他带领所有被解救的同胞们,包专机返回国内,不再跟随首长到别的国家访问。

        一号首长同意了李毅的建议。

        饶若曦还需要留在南非一段时间,完成李毅在矿石产业上的布局。

        临行之前,李毅和饶若曦再度共浴爱河,缠绵不舍。

        李毅搂抱着佳人,柔声说道:“你在这边不会待很久的,收购工作一完,你就回国来。这边太乱了,始终不适合你。”

        饶若曦道:“那你告诉我,接替我在龙腾基金工作的,是不是一个美女?”

        李毅道:“她再美,又怎么比得上你呢?”

        饶若曦道:“哼,果然是个美女!那你再老实告诉我,你跟她是不是睡过了?”

        李毅道:“没有。我只不过是欣赏她的才华罢了。”

        饶若曦道:“你以前也是对我这么说的,可是现在我却躺在你的怀里,享受你的宠爱呢!”

        李毅失笑道:“那我说什么都是错的,我理智的闭嘴不说话了吧!”

        饶若曦扑哧笑道:“那我再问你一句,你老实回答我,我跟你老婆,哪个更漂亮?”

        李毅头皮一阵发麻,说道:“我们两个在一起,谈这个?这也忒没意思了吧?”

        饶若曦道:“不嘛,我就是要你说。”

        李毅无奈的说道:“两个都漂亮。”

        饶若曦不依不饶地道:“一定要你分个高低呢?”

        李毅苦笑道:“这个,你和林丫头是两种类型的女人,这没有可比性嘛!”

        “那我们两个的皮肤,谁的好些?”饶若曦不问大概,问起细节来了。

        这就更加麻烦了!问完皮肤,她还会问五官,五官还可以分五次来问!再露骨一点的话,还可能问谁的下面更紧一些之类的闺房密语……李毅伸嘴过去,在她脸上啵啵两声,双手抚摸她的臀部,说道:“亲爱的,我明天就要离开了哦,如此良辰美景,怎好让它虚度呢?来来来,且让我亲亲摸摸一番。”

        饶若曦撇嘴道:“我就知道,你不敢说。那我再问你……”

        李毅直接用嘴封住了她的嘴巴,不再让她叽叽喳喳的问个不停了。

        饶若曦唔唔两声,玉手在李毅后背捶了两捶,便融化在李毅那强烈的男人气息里,承受男人那排山倒海般的爱抚和亲吻。

        世事最怕较真二字,情感也同样最怕较真二字。

        饶若曦缓缓闭上双眼,任由李毅在自己美丽的身体上驰骋。芳心里想:只要他是爱我的,只要他心里有我,只要他的身体能为我雄起,只要他肯背叛他的妻子,跟我欢爱,那么,我还有什么可奢求的呢?

        以前,李毅还没有喜欢饶若曦的时候,饶若曦每天的幸福,就是期望见到他,见不到的时候,就是期待他的来电,哪怕只是一个简短的问候,她也会高兴半天。他结婚后,她伤心过,哀愁过,但还是想看到他,想听到他的一句问候。她想,就算只做他的情人,哪怕一个月只欢爱一次,她也心满意足了。

        随着相处的时间长了,随着两个人的关系明朗化了,她对李毅的要求和期待,也随之提高了,她不再满足于他的一句问候,也不再满足于他的一次爱抚。

        有时,她甚至会情不自禁的拿自己跟林馨去做对比,因为她想更多的得到李毅的爱。人的心态就是这样,你得不到的时候,梦想着得到一点就是幸福,而当你得到一点之后,就想拥有全部……临行之前,李毅再三叮嘱童军和沃尔特两个人,叫他们尽一切可能,保证饶若曦的安全。

        童军再三拍着胸膛说,只要自己还活着,就绝对不会让大嫂掉一根头发。

        李毅和几百名被拐来南非的男女同胞一起,乘坐包机返回华夏。

        回到京城之后,这些人回家的事情,就交给相关部门去处理。

        但有一件事情,却让李毅终生难忘。

        下飞机的时候,国内一些媒体听到了消息——这也不是什么机密,随首长出访的人那么多,总会有人把这个消息透露回来,这些媒体赶到机场来拍摄。

        李毅本不想太过于出风头,但所有的被拐同胞们,都拉着李毅不让他走,并自发的向媒体诉说了李毅对他们的再造之恩。

        有些女同志,说着说着,就流下了眼泪,还有一些人,跪倒在李毅膝前,向他磕头谢恩。

        平常人没有经历过他们所受的那种种痛苦和折磨,根本无法理解。当死里逃生,重返祖国的大怀抱时,他们真的是喜极而泣,有一种重见天日的感觉!

        李毅对他们来说,无异于再生父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