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四十五章 刻不容缓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四十五章 刻不容缓

    作品:《官路弯弯

        一号首长戴上眼镜,再跟李毅说话时,语气明显变得益加亲切了,笑道:“李毅啊,你这次来南非的工作,完成得如何了?”

        李毅听首长的称呼里,把同志两个字给省了,也不觉间便跟首长拉近了距离。

        “首长,我们的工作进行得很顺利,主要是这边的同志都很配合,因此我们完成得很好。”李毅微微含笑着回答。

        一号首长道:“小颜同志向我报告,说这边有很多被拐的同胞?你对这个事情清楚吗?”

        李毅心想,来了!看来小颜的功课做得很足,引起了首长的高度重视啊。便说道:“首长,的确的这种事情,而且被拐的人数还不少呢!”

        一号首长道:“这么大的事情,我在国内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李毅道:“首长,自古以来,为人臣下者,报喜不报忧,欺上瞒下,乃是惯例。再者,拐卖人口,这在被拐家庭来说,是件大事,但放之于四海之内,相比起国计民生的大事情来,就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下面的同志也不会拿这个事情来专门向您汇报。何况,国家的制度已经健全,国家各个部门,各有司职,拐卖人口的事情,自有公安部门抓管,这些事情还不会上报到您这一层级来。”

        一号首长道:“古代的帝王,尚且知道广开言路,兼听则明,现代信息化这么发达了,我对百姓之事,却还是不甚了了啊!这是我工作上的失职。”

        李毅道:“首长,您太伟大了。”

        一个敢于承认自己的错误与不足,敢于自我批评的首长,必定会成为一个为人民谋求福祉、为国家谋求强盛的好元首一号首长道:“诚如你适才所言,这些人口被拐的事情,对老百姓来说,实在是一件关系到他们家庭幸福的大事。李毅同志,你对此事,还知道些什么情况吗?我愿闻其详。”

        李毅道:“首长,巧得很,我有一个朋友,她的哥哥数年前在滨海市走失,她托我寻人。我因为跟滨海市公安局的高虎同志相熟,便托他相寻,今天,他跟我联系,说已经有了这个人的下落,正巧是被人拐卖到了南非的一家矿业公司做苦力。”

        一号首长道:“我之前听说过这样的事情,就是拐卖一些智障人士到矿山做苦力。”

        李毅道:“在国内的话,人贩子只能拐卖一些智障人士,因为正常人他们根本就管不住也看不住。但在国外,就算是正常人,没有护照和签证,没有钱,不会英语,就算逃离出去,也无法回国。”

        一号首长频频点头,说道:“有道理。滨海警方既然得到了这样有用的信息,他们有没有采取解救行动?”

        李毅道:“高虎同志行动很迅速,今天就把报告打了上去,并亲自送到了省厅,上报给了公安部,现在就要等公安部的回复了。这么重大的跨国解救工作,要靠公安部出面协调才行。”

        一号首长道:“中央部委的办事效率,我是知情的!等他们批复下来,再展开行的话,这些受苦的被拐同胞,只怕有好些会捱不过苦役而丧命了!”

        李毅道:“首长,您真是洞若观火、爱民如子啊!但是,公安部要展开跨国行动,必须请国际刑警组织协助才行。我们国家的警察,就算来到这边,也没有执法权力,还得依靠国际刑警和本地军警的全力协助。”

        一号首长道:“这个事情,我叫人来办!事不宜迟,抓紧时间,在这两天里,就把被拐人员解救出来!”

        李毅道:“若能如此,则民之甚幸!”

        这时,工作人员领着一个人走进来,说道:“报告首长,秦部长来了。”

        一号首长对那个秦部长说道:“秦开明同志,你先等等,我跟李毅同志还有几句话,说完之后,我再跟你谈金矿收购之事。”

        李毅听到这话,问道:“首长,您说要收购金矿?”

        一号首长道:“嗯,是有这么回事。”

        李毅见首长讳莫如深,深怕引起他的误会,认为自己八卦,好打听,便说道:“要收购的那家金矿,是不是此国总统侄子当董事的那一家?”

        一号首长微微一讶,问道:“你怎么知道?”

        秦开明也道:“这个事情,很机密啊,南非政府跟我们谈论时,并没有外人知情。”

        李毅笑道:“首长,您不必紧张,我不可能探查国家谈判机密。我从一个朋友哪里听来的。”

        秦开明道:“首长,难怪有竞争对手前来抢呢!原来这个消息早就散布出去了呢!”

        一号首长道:“这家金矿,对我们国家来说,有着重要的战略意义,我不管有多少人在跟我们争,你们都必须拿下来!”

        秦开明道:“有一家公司很有本钱,出的价格很高,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

        一号首长道:“他们出了什么价格?”

        秦开明道:“据说有一亿米金!”

        李毅听了,不禁失笑,心想这不就是童胖子出的价钱吗?

        这个童胖子,居然跟国家争起矿业来了!

        “首长,我认识的那个朋友,他在南非做矿业生意,也有意收购那家金矿呢!我上次听他说,他考察过这家金矿,值个一亿米金,莫非,你们说的那个竞争对手,就是我的那位朋友?”李毅微笑道。

        一号首长道:“哦?你的朋友,这么有实力?一开口就是一个亿的米金啊,这可不是一般的大手笔!”

        秦开明道:“既然如此,那你可不可以跟你的朋友谈谈,放弃这家矿业的争夺?这家金矿,我们国内的国有企业五矿集团,将对其进行收购。”

        这对李毅来说,实在是举手之劳,只要他跟童军一说,多半就能成功,便应声道:“这个问题不大,我可以跟他谈谈。他是一个十分爱国的商人,虽然在国外发展,但一颗红心却是向着祖国的。我的话,对他还有些影响力,相信他能听得进去。”

        一号首长微微摆了摆手,说道:“既然李毅的朋友是个爱国商人,我看我们就退让一步,把那个矿,让给这位爱国商人了吧!”

        秦开明道:“首长,这个问题,我们之前不止一次的讨论过,结论都是要把这个矿收购进来,现在就这么轻易放弃?”

        李毅道:“首长,我可以跟他说,这真的不是问题,他不买这个矿,还可以去做别的买卖。”

        一号首长道:“我理解那些在外国谋求发展的华侨们,他们的创业经过是十分艰辛的,像你朋友那样,能做到那么大的生意,可见他不是一般人物啊!这个矿,对我们国家来说,虽然重要,但毕竟可有可无。可是,它对一个商人来说,也许就意味着所有的一切。国不与民争食,还是让给他吧!”

        秦开明心有不甘的道:“首长,这可真是个好矿,黄金储量十分可观,这对增强我国的黄金战略部署,意义重大啊!”

        一号首长道:“李毅同志的朋友,也是爱国的嘛!我相信,如果我们国内有需要,他也是会帮助我们的嘛!这个矿,在国家手里,跟在爱国华侨手里,对我们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差别。但是,这个矿在商人手里,比在国企手里,更具有战略意义!”

        李毅略一沉思,便明白首长话里的含义了,说道:“首长,我明白了。我回去后,一定说服我的那个朋友,把那个金矿拿下来!请您放心,他对祖国和人民的忠诚,是绝对不会改变的。”

        一号首长微微点头,对李毅的理解能力表示赞赏。

        那个秦开明,明显还没有反应过来,但也不敢再说反对的意见了,只道:“一切依首长的意思。”

        李毅道:“我那个朋友,还有意收购一个铁石矿业,我觉得这对国家来说,也是一种战略投资。我会建议那个朋友,尽量把开采到的矿产,低价卖到国内去。”

        一号首长道:“我现在对你的那个朋友很感兴趣啊!呵呵,这个人不但有本事,还很有眼光,更难得的是,有一份爱国之心!”

        李毅趁机说道:“我那个朋友对首长您也是敬爱有加,您来南非时,他还特意跑来欢迎呢!”

        一号首长道:“李毅同志,你回头跟小颜联系一下,安排个时间,我见见你的那个朋友。”

        李毅道:“好的。只要首长方便,随时叫他过来都行。”

        一号首长道:“那可不能太过随便,嗯,我看看,这几天的宴会,都是满满的,干脆就明天早上吧,我请你的那个朋友,吃个早餐,聊聊天。”

        李毅喜道:“那我代表我的朋友,谢过首长!”

        “嗯,去吧,我还要协调刚才那件事情,解救同胞之事,刻不容缓啊!秦开明同志,你也下去吧。”一号首长说道。

        李毅和秦开明便告辞出来。

        秦开明并不是第一次见到李毅,出来之后,便笑道:“李毅同志,到我那里坐坐?”

        李毅道:“秦部长,我还有事情,改天再去拜访您。”

        秦开明也是一句客套话,跟李毅握了握手,便分别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