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三十七章 正式友好访问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三十七章 正式友好访问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笑道:“现代人怎么都这样啊?为了工作,就不成家了?成家和立业,并不冲突嘛!对了,我有两个好朋友,现在也是单身,他们也都在京城工作,要不我介绍给你认识吧……”

        瞧,咱们的李毅同志,做媒做上瘾了!见着单身的男女,就想着为他们找到幸福的另一半。

        沈歆瑶含羞带嗔的白了他一眼,说道:“李先生,我暂时还没有考虑个人问题。”

        李毅举致不减:“你是哪一年的?也该找一个……”忽然看到沈歆瑶秀眉横对,这才知道她真的没有那方面的打算,便道:“那就算了。年龄是女人的秘密嘛!理解。”

        沈歆瑶道:“李先生,我可以看看你的钱包吗?”

        李毅愕道:“我的钱包?”

        沈歆瑶微笑点头:“可以吗?”

        李毅便掏出钱包来,递给她看,说道:“虽然说工资是男人的秘密,但我并不觉得从钱包里可以看出我的工资来。”

        她并不是看钱包里有多少钱,她只是看了看钱包里的那些卡槽里,有没有李夫人的相片。

        “你怎么不放你夫人的相片在钱包里啊?”沈歆瑶失望的把钱包递还给李毅。

        李毅笑道:“把相片放在钱包里,这有什么讲究不成?”

        沈歆瑶道:“当一个男人肯把一个女人的照片放进自己的钱包,谁都知道,她对他意味着什么。同样,知道自己的照片正躺在另一个人的钱包里被爱慕地注视,那是一种幸福。”

        李毅道:“可惜了,我的钱包里只有毛爷爷。”

        沈歆瑶道:“你妻子一定很美吧?”

        李毅道:“美,美若天仙。”

        沈歆瑶便不言语了。

        从京城飞到南非要十几个小时,这一路上行程无聊而烦闷,李毅早有准备,带了一本书在飞机上看。

        他见沈歆瑶不说话了,便拿出书来阅读。

        沈歆瑶伸了伸懒腰,说道:“我昨天晚上没睡好觉,我要休息一会,李毅,可以靠你的肩膀靠一靠吗?”

        李毅笑道:“你躺在椅子上睡,不是更舒服一些吗?”

        沈歆瑶道:“不给就算了!”

        李毅左手拍拍自己的右肩,笑道:“欢迎前来靠一靠。”

        沈歆瑶扑哧笑道:“我逗你玩呢。哎,你还记得那个晚上,我们开车到缘空寺外赏雪吗?”

        李毅将眼睛从书本上移到她脸上,说道:“记得。”

        沈歆瑶道:“这几年,我每年都会一个人跑到那里去看雪。一个人站在宰相亭里,欣赏山上皑皑的白雪,唯一的回忆,就是那天晚上,我们两个相拥看雪时的情景。”

        李毅的思绪,也被拉回到了那个时候,这才恍惚间记起来,那天凌晨,身边这个女人,不止给过自己温暖的拥抱,还给过自己一个深情的吻!

        这几年工作和情感都过于忙碌,很多以前在生命里很重要的人,反而变得生疏和陌生了。

        此刻,在沈歆瑶深情的回忆中,李毅又把往事拾起。

        “对不起。”李毅缓缓的轻声说道。

        沈歆瑶道:“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

        李毅道:“你明白的。”

        是啊,沈歆瑶当然明白了!她跟李毅之间,虽然没有发展到男女朋友的关系,但彼此之间,心意相通,情意相属,沈歆瑶还把自己的初吻给了李毅。

        可是,因为工作的关系,两个人相隔两地,很少联系,短短几年时间,再次相见时,却感觉如隔天涯,如隔海角。

        这种淡淡的忧苦,这种对逝去感情的怀念,令人心碎。

        更让沈歆瑶痛苦的是,李毅似乎完全不记得他跟沈歆瑶之间的感情了!

        他居然还要给她介绍男朋友!

        他是故意回避自己,想用介绍男朋友的方式来拒绝自己吗?

        还是他根本就不记得之前的事情了?

        现在,李毅忆起了往事,这才明白自己刚才说的话,有多么伤人心啊!

        沈歆瑶微微摇头,说道:“不必说对不起。我们之间,原本就没有开始过啊。现在君已成家,而我未嫁……”

        李毅不好再说什么,说多了,会引起更大的误会。

        沈歆瑶一直梦想着再见到李前,只是没有想到,两人的再见,会是这么一个场面,早知道,相见争如不见呢!

        南非是世界上唯一同时存在三个首都的国家。

        行政首都为比勒陀利亚,是南非中央政府所在地。

        立法首都是开普敦是南非国会所在地,是全国第二大城市和重要港口,位于西南端,为重要的国际海运航道交汇点。

        司法首都是布隆方丹,为全国司法机构的所在地。

        国家领导人的访问,通常是指国家元首、政府首脑对另一国的访问。这种访问分为正式访问(Officialvisit)、非正式访问(Unofficialvisit)、工作访问(Workingvisit)、私人访问(Privatevisit)和顺道访问等。

        国家元首正式访问,称为国事访问(Statevisit)。有的国家为突出表示访问旨在加强两国关系,特意在“访问”之前冠以“友好”两字,称作“正式友好访问”。

        为特定问题交换意见而进行的会晤,往往以工作访问形式进行。其访问时间较正式访问为短,多则两、三天,少则几个小时。内阁部长间的定期工作访问也较多。

        顺道访问、过境停留、私人访问、秘密访问等,均属非正式访问,礼仪活动从简。

        此次出访,一号首长将对南非数国进行正式友好访问。

        元首正式访问,对两国来说,这都是一件政治大事。

        彼此之间,需要先进行外交告知和协商,访问日期、天数、行程、交通等等,都先由双方通过外交途径商妥。

        不少国家规定,对应邀前来访问的外国元首及其夫人,免予护照查验,不必办理入出境签证,作为一种最高礼遇。但其随行人员仍应照常办理。如需在第三国短暂停留,根据各国有关规定,办理过境签证。

        一号首长乘坐的专机,一进入南非境内,迎面飞来一排战斗机!

        有些国家对乘专机前来访问的外国领导人派战斗机若干架护航。一般在离首都约一百公里处迎接,向主机发致敬信号,然后编队飞行至机场上空,主机下降后,护航机绕机场一周离去。也有的国家从专机进入邀请国国境时就开始护航。

        从这场迎接的仪式上来看,主人对一号首长的到来,表示了最为热烈的欢迎。

        飞机到达开普敦,当地政要人员已经列队在机场欢迎,为了迎接我国一号首长的到来,南非政府举行了十分盛.大隆重的欢迎仪式。

        机场悬挂宾主双方国旗,在领导人行进的线路上铺上了红地毯。

        威严壮观的仪仗队,奏响了两国国歌。

        李毅还是头一次在外国的土地上听到本国的国歌。这个时候,一种巨大的爱国之情,油然而生!

        南非出动了规格相当的领导人和一定数目的高级官员,前来迎接。

        一号首长在主人的陪同下,检阅仪仗队。

        鸣放礼炮。

        鸣放礼炮的最高规格是二十一响,一般为国家元首鸣放。其次十九响,为政府首脑鸣放。再其次十七响,为副总.理鸣放。

        接下来是元首讲话。

        这种讲话一般来说,都十分的简短,一方表示热烈欢迎,一方表示感谢。

        青少年组成的民众欢迎团,载歌载舞,沿国宾行经路线,夹道欢迎。

        李毅前后两世加起来,还是头一回参加这么高级别的国家元首间的欢迎仪式。

        这样的仪式,虽然在电视里经常看到,但亲身参与其中,那种感觉完全是不相同的!

        生当做人杰啊!要当就要当到最大的官!享受世界上最高规格的礼遇!

        李毅看到这种场面,心里豪情万丈,对自己的祖国,感到骄傲,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希望。

        钱多低声说道:“毅少,什么时候,你也在那红地毯上走上一回?听听那二十一响?”

        李毅失笑道:“你还真敢想啊!”

        钱多嘿嘿笑道:“我就梦想着那一天的到来啊!到时,毅少你就带着我,免费周游列国!”

        李毅呵呵一笑。

        钱多道:“哎,毅少,我们飞了那么久,怎么到达这里后,这边还是傍晚时分啊?”

        李毅笑道:“在时区上,南非是东二区,我们的京城是东八区。也就是说,京城比南非要快六个小时。京城时间减去六,才等于南非的时间。现在的京城,应该是深夜了!”

        钱多啧啧两声,说道:“这么说起来,飞这一趟,我还年轻好几个小时了?”

        李毅微微一笑:“是这个意思吧!”

        钱多道:“毅少,你没有通知童军吧?”

        李毅摇头:“还没有。我就是想看看,那个老梁头的话,怎么应验?他不是说三天之内,我就会见到童军吗?就算我来到了非洲,我不通知童军前来,我和他也不会见面,你说是不是?”

        钱多道:“对,那个老梁头啊,神神怪怪的,我们就是不让他的预言得逞!今天正好是第三天吧?我们上次在锦城,也是在傍晚时分遇到的老梁头。”

        李毅一愣,说道:“好诡异啊!钱多,你想想,如果没有时差,那我们飞到这里后,就已经超过三天的期限了啊!想不到,老梁头把时差都算进去了!”

        钱多道:“你说他真的是信口开河呢?还是真有什么本事啊?”

        李毅道:“不管他了,来到非洲大地上,我们就要尽情的享受这里的阳光和热浪!”

        欢迎仪式结束后,一号首长乘车离开。

        国家元首出访,接待车都是由东道主国提供。

        一国领导人正式访问,东道国都有正式的欢迎宴会,但具体形式各有不同。有的国家举行一次大规模的正式宴会。有的国家为使来访者有机会同本国各界人士广泛接触,除举行小型双边宴会外,另再举行一次大型招待会。也有的国家只举行一次双边宴会。

        招待会之后,东道主国还会对来访的外国国家领导人举行专场晚会。有的国家的专场晚会的入场券是出售的,社会知名人士都以能出席为荣,争相购买。也有的国家除专场演出外,还在欢迎宴会上安排文艺节目,或是宴会后演出几个小节目作为余兴。

        南非为了表示隆重,除举行双边宴会之外,还会举行一次大型招待会,招待会后,还安排了专场晚会。

        李毅等人的接待车,就没有那么多的讲究了,这么多的代表团成员,分乘几辆中巴车。

        “小李子!小李子!”李毅快要上车时,耳边忽然传来一阵熟悉的喊声李毅的脑袋嗡的一声,差点没被这个声音给引爆了!

        这个世界上,能喊李毅为“小李子”的人,只有一个人!

        那不是童军,童胖子!

        李毅缓缓转身,只见一个肥大的身躯飞奔过来!

        那张肥嘟嘟的脸,那小小的眼睛,那塌塌的鼻子,那真诚而开心的笑容!

        不是童军更是何人?

        童军不管不忌,哈哈大笑着,张开双手,紧紧搂住了李毅,把李毅整个人都给抱将起来,像抱小孩一般,抱着转了两圈。

        李毅被童军箍得透不过气来,连咳了两声。

        童军放下李毅,攀着李毅的双肩,睁大他的绿豆小眼,看着李毅,嘿嘿笑道:“怎么了?不认识我了?我虽然晒黑了一点,但轮廓还是没有改变吧?”

        李毅勉强一笑,说道:“你是人是鬼?”

        大概只有钱多能明白李毅这话里的含义了!

        世界上的事情,居然有这么怪异邪门的?

        李毅特意没有通知童军,就是为了不让老梁头的预言成真,可是,童军偏偏出现在了李毅的身前!

        “我当然是人啊!”童军抓起李毅的手,用力掐了一把,笑道:“你是不是乐晕头了?没想到我们会在这里见面吧?哈哈,我也没有想到啊!”

        不管怎么说,能在这里见到童军,李毅还是挺高兴的,短暂的错愕之后,也高兴起来了,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童军道:“我早就听说一号首长要来访问,我特意提前两天赶到这里来迎接的呢!你不知道,这人啊,只有离开了国家,才有多么想见国内的人,随便来个人,那可都是亲人啊!没有想到,你也跟着一号首长前来了,这真是意外之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