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二十九章 思贤泪沾襟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二十九章 思贤泪沾襟

    作品:《官路弯弯

        无霜的身子轻轻颤抖,双手被李毅抓住了,动弹不得,在李毅的攻势之下,她似乎也不想动弹。

        李毅的双手更加不老实了,双手摸到了无霜的后背上。

        无霜穿着一件白衣的加衣裙,李毅的手在裙身上摸索,急切间找不到缝隙进入。

        无霜的心里做着剧烈的斗争,李毅的情况,她不是不清楚,李毅有家有室,像他那么大的官,根本不可能离婚另娶,自己若是跟了他,就是选择了一条痛苦的路。

        但是,无霜的芳心里,对李毅除了满满的感激之外,还有浓浓的爱意啊!

        人心都是肉长的,李毅毫无条件的帮助她,为此甚至不惜冒上了生命危险,无霜的芳心,早就对李毅心动了。

        就当是报答他吧!无霜银牙暗咬,哪怕就是春风一夜不留情,也认了。反正他喝醉了,完事之后,我便离开,他一觉醒来,哪里还记得发生过什么事情啊?

        李毅抱住了无霜,双臂用力,把她推倒在沙发上,威猛的虎躯压了上去,压得无霜喘不过气来,但那厚实的身躯压在身上的感觉,又让她感觉到一阵幸福的眩晕。

        一直深埋地下的女儿红,在今天即将开启,收藏了许多年的美酒,将散发出浓郁的酒香。

        每个女人,从埋下这坛酒开始,就在等着有一个心仪的男子在结婚之夜前来开启。

        对无霜来说,虽然没有等到结婚之夜,但总算等到了一个心仪的男子啊!

        无霜紧紧抱住了李毅,温柔的说道:“李毅,你知道吗?从你踏进红袖招的那一刻起,我就对你一见钟情了,可惜,那个时候,你连正眼都不瞧我一下。”

        李毅也不知道听懂了还是没有听懂,重得的唔了一声,只是用嘴巴拱无霜的脸和胸口。

        无霜也不管他是不是听得懂,继续说道:“李毅,谢谢你,若不是因为你,我的人生,会完全不同。”

        李毅忽然捧住了她的脸,将嘴唇压上了她的樱唇。

        唔,无霜还没有说完的话,被李毅堵了回去。

        无霜只觉得李毅的嘴是那么的热,舌头是那么的有力,吻得自己浑身酸软。

        李毅的双手终于找到了裙子的下摆,从里面探了进去。

        当李毅的手抚摸上无霜的大腿时,无霜身子一阵发紧,本能的缩起双腿。

        “啊!”李毅一声惨叫,身子被无霜的双腿顶下了沙发。

        沙发本就不大,两个人都是一半身子在沙发上,一半身子在地上。李毅带醉之身,无霜这一用力,就把李毅顶了下去。

        沙发旁边就是茶几啊!坑爹了!李毅的头直接碰到了红木茶几上。

        这一摔,倒也把李毅给摔醒了,他摸着头,有些茫然的看着衣裳凌乱的无霜。

        无霜急忙起身,扶起李毅,说道:“李先生,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

        李毅重新在沙发上坐下来,揉了揉头,有些明白刚才发生什么事情了,说道:“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啊!无霜,实在是不好意思,我没有想到我会做出那种失礼举动来。”

        无霜低声道:“也没有什么啦。”

        李毅忽然神经情一凛,说道:“那个老梁头真是神了!”

        无霜怔问:“李先生,怎么扯到老梁头身上了?”

        李毅道:“你有所不知,我陪徐书记又去游过一次武侯祠,再次碰到了那个老梁头呢!”

        无霜道:“那他跟你说了什么?”

        李毅道:“呵呵,这人很有意思,一直把自己当成什么怀才不遇的高人雅士了,要我请他出山相助呢!我说上次那件事情根本就不能算数,不相信他有什么本事。于是,他又告诉我一件事情,说等这件事情应验之后,再去找他。”

        无霜道:“他又跟你说了什么事情啊?”

        李毅看了她一眼,有些不好意思地道:“这个,就不说了吧!”

        无霜道:“我十分好奇呢,你就跟我说说呗!”

        李毅道:“他跟我说,我三天之内,必定会和妻子之外的女人发生暧昧关系!”

        无霜俏脸晕红,说道:“你是说,他说的话,应验在我身上了?”

        李毅点头道:“当时,我还嘲笑他,说他是胡说八道,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啊!如果说血光之灾,还有些可能,因为毕竟那是我自己不能控制的事情,但这男欢女爱之事,主动权在我手里啊,我想不发生那样的事情,就可以不发生啊!没想到居然……”

        无霜道:“这个还真的有些难以理解。难道他真的会掐指算命不成?就算他会算命,也不可能算到这种事情吧?”

        李毅摇了摇头,说道:“的确有些费解呢!呵呵,不管他了。刚才我没把你怎么样吧?”

        无霜道:“你想把我怎么样啊?”

        李毅见两个人的衣裳都很齐整,放下心来,说道:“早候不早了,你早些回去休息吧!免得你父母要担心了。我叫钱多送你。”

        无霜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李毅道:“对了,我后天就回京了。”

        无霜痴痴的看着李毅,说道:“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李毅笑道:“你若是来京城,可以来找我啊!我们是好朋友,不是吗?”

        无霜缓缓闭上双眼,制止眼里涌动的泪水,说道:“李先生,我会永远记住你的。”

        李毅微微一笑,把钱多喊来,送无霜回家。

        钱多送无霜回去的路上,无霜问道:“钱师傅,李先生很爱他的妻子吧?”

        钱多眼珠一转,笑道:“吴小姐,何出此问?”

        无霜道:“我看李先生真是个好男人,谁要是嫁给他,真是三生有幸呢!”

        钱多哈哈笑道:“吴小姐,我斗胆问一句,你是不是喜欢咱们毅少啊?”

        无霜低头不语。

        钱多道:“若是不喜欢,那便算了。”

        无霜问道:“喜欢又怎么样呢?”

        钱多道:“吴小姐,像毅少这样的人才,可不是一个女人可以驾驭得住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无霜一愕,问道:“我还真的没有明白。钱师傅,你能说得明白一些吗?我知道你是李先生身边的人,也是他最信任的人。你一定知道他的很多事情。”

        钱多笑道:“吴小姐,我能说的,只有这么多了。你自己体会吧!”

        无霜其实还是明白钱多话里的意思,只不过她不愿深入的思考罢了。

        而钱多也只能点到即止,总不能明明白白的告诉他,说李毅不止林馨这个老婆,他在外面还有好几个女人呢!你要是喜欢李毅,就得抓紧时间了?那不是在替李毅拉皮条了?

        于情于理,钱多都不能这么做啊!

        送无霜到家后,钱多便回来向李毅交差。

        李毅道:“钱多,有一件事情,我想你去做我查一查。”

        钱多笑道:“是不是查吴小姐喜不喜欢你啊?”

        李毅俊目一瞪,说道:“钱多,你是彻底变坏了!”

        钱多心想,我要是真的变坏了,我刚才就把吴双给你拉回来了!

        “毅少,那你有何事,请吩咐吧!”

        “你给我查查那个老梁头。我要知道他的详细情况。”

        “毅少,你怎么对那个老头子感兴趣了?”

        李毅轻轻一叹,说道:“你知道他今天跟我说了一句什么话吗?”

        钱多笑道:“我早就想问了,可是你不说啊!”

        李毅道:“他告诉我说,三天之内,我必定会和一个不是妻子的女人发生暧昧关系!”

        钱多忍俊不禁,哈哈笑道:“毅少,我明白了,你今天把吴小姐给睡了吧?”

        李毅指了指他,说道:“所以我说,钱多,你完全变坏了!你这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

        钱多道:“嘿嘿,毅少,你不会要告诉我,你还没有睡了她吧?那老梁头的话,又怎么应验了呢?”

        李毅道:“奇在奇在,老梁头只说我会和一个女人发生暧昧关系!面不是一定会发生关系!”

        钱多哦了一声,学李毅的样子,摸着下巴,说道:“毅少,这就真的有些邪门了啊!这个老梁头,不是一般的厉害人物啊!这倒让我想到了一个人。”

        李毅看着他,说道:“你是不是想到了聂学贤同志?”

        钱多道:“对,毅少,我觉得这个老梁头,跟聂学贤有些像。”

        李毅道:“聂先生饱读诗书,是书香门第之后,为人为事,张弛有度,正直耿介,令人敬仰……”

        说到这里,李毅忽然泪流满面,双手掩住了脸,深切的怀念起聂学贤来。

        钱多也有些黯然神伤,他知道李毅是个极为重情重义的人,聂学贤在李毅的生命中,出现得很短暂,就像流星划过,短暂却又璀璨夺目!

        李毅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聂学贤对他的帮助和付出。

        “毅少,我明白了,我明天就把老梁头的底细摸个清楚。我现在倒很希望,这个老梁头,能像聂先生一样,成为毅少前进路上的军师。”钱多说完,就告辞离开了。

        李毅因为思念聂学贤,进而想到了夏坤,由夏坤又想到了夏菲,忽然一拍大腿,自言自语道:“完了,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