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二十八章 笼络人心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二十八章 笼络人心

    作品:《官路弯弯

        徐良益正要夸李毅说得好呢,猛然间听到旁边传来一阵不合时宜的狂笑声,和李毅一起愕然转头,看到这阵狂笑的主人,居然是一个躺在地上的叫花子!

        此人以手支颐,侧躺在廊柱下,悠闲的享受着从天井中照射下来的日光。

        若不是因为这里是旅游胜地武侯祠,若不是因为他身上衣着破烂,倘若这里是加勒比海滩,倘若他身上穿着泳装,他那惬意自在的表情,足以让人以为,这是一个富有的老年人,退了休,镇时无事镇日闲,在此地享受美好的余生。

        徐良益微微皱头,他当领导这么久,只是摆个样子,就能唬住人了。

        李毅笑道:“徐书记,不必介意。这是个孤苦无依的老人。名叫老梁头。”

        徐良益哦了一声,脸色缓和下来,说道:“这里是旅游胜地啊,怎么容许这样的人躺在这里?岂不是有碍观瞻吗?”

        李毅笑道:“徐书记,不必跟他一般计较了。他是个苦命人。”

        徐良益道:“喂,老梁头,你刚才何故狂笑?”

        老梁头换了个姿势,继续躺着,哈哈笑道:“我笑这小娃娃,完全不懂得诸葛亮,却在这里大放厥词,实在令人好笑啊!”

        徐良益道:“老梁头,你这是什么意思?他说的有什么不对吗?”

        李毅也不禁莞尔而笑,负起双手,悠然笑问:“老梁头,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

        老梁头道:“你刚才说诸葛亮穷兵黩武,劳民伤财?”

        李毅道:“难道我说的不对吗?蜀国当时的国力和财力,跟魏国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诸葛亮若是休养生息,待国富民强之后,再行征战,胜算岂不是要大得多?”

        老梁头哈哈大笑,说道:“不然,不然啊!”

        徐良益道:“那你怎么说?只会说两句不然不然,这个谁不会说啊?你若是真有真知灼见,何妨说出来,大家参详参详。”

        老梁头道:“你们难道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叫做最好的防御就是进攻吗?”

        徐良益沉吟道:“最好的防御就是进攻?”

        老梁头道:“当时的蜀国,偏于一隅,休养生息?难道魏国和吴国,就不会休养生息了?若不是诸葛亮六出祁山,蜀国早亡了!”

        李毅看向徐良益,说道:“徐书记,他的话,你不必太当真。”

        徐良益道:“不,他说的挺有道理。我这次来,仿佛又有了新的领悟啊!这个人,看上去邋遢,但确实有些见识!风尘中自古多奇人,草莽之中多出英雄豪杰啊!”

        李毅笑道:“也不过是他一家之见罢了!历史已随浪花远去,我们也无法复原当时的三国情景,更无法了解诸葛亮当时的想法。”

        徐良益道:“不然。诸葛一生惟谨慎,对蜀主又是忠诚不二,勤政爱民。他这么谨慎爱民之人,却六出祁山,绝对不是为了穷兵黩武,劳民伤财!看来,我之前的理解,还是有误啊!”

        李毅道:“徐书记,你觉得这个老梁头说的话,颇有见地?”

        徐良益点头道:“真知灼见!”

        老梁头笑道:“李先生,我上次跟你说的事情,可否应验啊?”

        李毅看了一眼受伤的胳膊,说道:“我的确受了一点小伤,出了一点血。”

        老梁头哈哈大笑道:“那你今天前来,可否是求我老梁头出山,相助于你?”

        李毅失笑道:“请你出山?相助于我?您老想太多了。老梁头,我上次给你那么多的钱,你怎么不给自己置换一身好一点的衣服穿啊?”

        老梁头道:“罢了,我老梁头看走眼了!原来你也只重衣冠不重人。”

        徐良益问道:“李毅,这是怎么回事?”

        李毅便把前事说了一遍。

        徐良益哦了一声:“有这种事情?”

        李毅道:“多半是胡乱一说,让他给说中了呗!这是一个概率问题。看相算命的都知道这个道理。”

        “喂,李先生,你可以不信我,但你不能诋毁我啊!”老梁头忽然间站了起来,李毅等人都没有留意到他是怎么从横躺变成站立的。就连钱多,也只是感觉眼前一花,老梁头就站起来了。

        李毅微微一愕,说道:“你要是想让我相信你有什么神鬼莫测的本事,你就再说件事情,若是验证了,我就真的信服你了!”

        老梁头背负双手,双眼看天,说道:“行,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再说件事情给你听听。嘿嘿,李先生,这事情若是应验了,你可得亲自开车来接我才行啰!”

        李毅笑道:“你且说来听听呗!”

        老梁头道:“附耳过来。”

        李毅道:“就这么说吧!”

        老梁头左右看看,还是凑近李毅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

        李毅听后,脸色大变,说道:“你胡说什么呢!这怎么可能?”

        老梁头耸耸削瘦的肩膀,说道:“事情应验之后,你再来找我不迟!”言毕,扬长而去。

        徐良益不免起了好奇之心,问道:“李毅,他刚才跟你说了什么话?”

        李毅道:“没什么,没什么。”

        徐良益见李毅不想说,便也作罢,说道:“我们继续逛逛吧!”

        李毅嗯了一声,却有些心神不宁,心不在焉的陪着徐良益走了一阵,心想这个老梁头,古古怪怪的,别被他给蛊惑了才对!自己什么事情没有见过啊?怎么能相信一个糟老头子的胡话呢?便将心里的疑问抛去,重新开怀起来。

        西重集团的事情告一段落,李毅原来还打算其它重要国企转转看看,但徐良益带来的消息,也让李毅不好再在西川久留。

        京城部委正在进行重要的改革,李毅要回去坐镇。

        事情忙完,李毅手臂上的伤口也好得差不多了。

        这些天,无霜几乎形影不离的照顾李毅。

        李毅左臂有伤,无霜亲手喂饭给他吃,让李毅觉得都不好意思了。

        这天,李毅已经决定,后天回京,正在跟郑成泽等人商量工作上的事情。

        无霜忽然跑了进来,一脸的惊喜表情,喊了一声:“李先生!谢谢你!谢谢你!”

        李毅愕然抬头看着她,问道:“什么事情这么高兴啊?”

        无霜看到有这么多的人在场,恢复了矜持,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郑成泽等人连忙起身告辞,说道:“李主任,那我们就回去准备了,后天回京。”

        李毅应道:“嗯,就这样吧!”

        郑成泽等人离开后,无霜问道:“李先生,你要回京了?”

        李毅道:“是啊,来西川这么久了,是时候回京了。你怎么这么高兴啊?”

        无霜又高兴起来,她在李毅身边坐下来,攀着李毅的手,高兴的笑道:“李先生,我爸爸放出来了!我爸爸放出来了!”

        李毅呵呵一笑:“原来是这事啊,有徐书记替你父亲做主,为他平反,他自然会被放出来啰!”

        无霜道:“陷害我父亲的那个贾洪江,被抓起来了!至于他背后还有何人指使,那就是徐书记他们的事情了。只要这个姓贾的被抓,我们的仇就报了!”

        李毅道:“吴松同志呢?”

        无霜道:“爸爸出来后,政府把查封的房屋也还给了我们。爸爸和妈妈正在家里打扫卫生呢,他们叫我前来请你,今天晚上到我家去做客,我们要好好的感谢你。”

        李毅道:“你们应该去感谢徐书记嘛!是他帮了你们的忙。”

        无霜道:“李先生,我知道,都是你在帮我。徐书记,我们自然也要感谢的。但他那么大的官,我们请他吃饭,他也不会轻易答应的。李先生,你就看我的面子,去我家吃饭嘛!”

        李毅笑道:“好,我不是大官,我可以去!”

        无霜道:“那就这样说定了啊,我先回去帮忙了。”

        李毅微微一笑,答应了她。

        当今晚上,李毅到吴家做客,吴松一家人一齐在楼下恭迎李毅。

        “李主任,您好啊!”吴松伸出双手,紧紧握住李毅的手,眼中闪着泪光,说道:“若不是您,我这个家就毁了啊!”

        来到客厅就坐,陶红梅说道:“李主任,我还是有些顾虑啊,那个什么缠头帮,不是还不骨灭掉吗?现在我家老吴虽然出来了,他们还会不会找我们的麻烦呢?”

        李毅道:“伯母,你就放宽心吧!只要他们敢冒头,必定打得他们落花流水!吴松同志,你的职务是怎么安排的?”

        吴松道:“暂时还没有做出安排。不管怎么说吧,只要活着,就比什么都重要了。”

        无霜道:“李先生,你这么厉害,能不能把我父亲调个好工作啊?”

        吴松道:“双儿,你说什么呢!李主任已经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了,怎么还可以麻烦他呢!”

        李毅摆手道:“吴松同志,我觉得无霜的要求提得很好。你觉得,你再回审计厅工作的话,能抛开包袱吗?”

        吴松也是官场中打过滚的,听到李毅此言,就知道李毅有意提携自己。

        回首前尘,吴松不无感慨,在官场中,如果没有硬扎的后台,关键时刻没有人替自己说话,这是自己跌倒的是主要原因啊!

        吴松现在虽然还不知道李毅的反台有多硬,但光从徐良益这条线上来看,就知道李毅的背景肯定差不了!

        李毅之所以愿意帮吴松的忙,也有这个含义,他现在要替李家也是替自己拉笼各方势力。吴松现在是副厅级领导干部,将来稍微发展,就能成为一地主官,这对李家而言,是件好事。

        “李主任,我的命都是你救的,我今后就跟着李主任混了!”吴松拍了拍胸脯,大声说道。

        李毅看到吴松表了态,便微微一笑,说道:“明天我跟高副书记谈谈你的事情,你得空去拜访拜访他。我相信,他会给你安排一个好去处的。”

        吴松道:“李主任,你说的是,莫不就是省委高书记?”

        李毅道:“正是高鸿业同志。”

        既然想拉笼人心,自然也要适当的展现自己的实力,不然,别人怎么能心甘情愿的追随你呢?

        虽然李毅对吴松有恩,但这种恩情,毕竟是短暂的,也是靠不住的,最能维系官场感情,就是利益和前途。

        能让吴松获得利益,让他看到光明的前景,再加上这份恩情,李毅相信,吴松这个人,一定可以成为李家最忠实的拥趸者。

        这餐饭既是吴松的洗秽酒,也是感谢酒,吴松频频相劝,李毅心中高兴,也是杯到酒干。

        酒逢知己千杯少啊!一餐饭下来,李毅和吴松两个人,都喝得七七八八了。

        饭后聊了一会天,李毅便起身告辞。吴松一家人送李毅下楼。

        陶红梅道:“双儿,你去送送李主任,他喝多了,回头要是吐了,你照顾一下他。”

        无霜点头道:“好。”扶着李毅上车,问道:“李先生,你还能开车吗?”

        李毅笑道:“能。我这个人有个最大的好处,那就是控制得住,不管什么事情,我都不会太过量,也不会太过分。”

        “李先生,你真厉害!你虽然年纪轻轻,但我从你的言谈举止中,却可以看得出来,你是个很了不起的人。”无霜崇拜的说道。

        李毅笑道:“不要崇拜哥,哥只是个传说!”

        但李毅这次真的有些喝高了,坚持着把车子开到迎宾馆后,便有些把持不住。无霜扶着他上了楼,进入房间。

        李毅倒在沙发上,胃里难受得直犯呕心,但又吐不出来。

        无霜洗了一条热毛巾,给李毅擦头洗脸,又给他擦手胸口。

        温柔的指尖,在李毅身上轻拂,一股奇妙的感觉传遍了李毅全身。

        下来西川也有些时日了,这么久来,李毅还没有近过女色呢!

        醉意朦胧中,李毅仿佛间还以为是在自己家里,林馨在帮自己擦身子呢,伸出手来,抓住了她的手,放到嘴边便亲。

        无霜羞得低下头去,轻轻挣了一下,但没有挣脱。

        “李先生!李先生!”无霜轻轻呼唤了两声。

        李毅唔了一下,忽然张开双臂,把无霜抱在了怀里,低下头就往她胸口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