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二十七章 教诲!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二十七章 教诲!

    作品:《官路弯弯

        有徐良益和一众中央纪检委的同志在病房里坐镇,后来那些探访李毅的同志,就不敢掏出准备好的红包等礼品了。就连送个水果篮什么的,都要看徐良益等人的脸色。

        难得清静之后,李毅和徐良益聊天,说到了自己在西川省的感受,提供给他做一个参考。最主要的,当然是跟他说那个缠头帮的情况。

        徐良益眼中精光一闪,沉声说道:“有这种事情?这可是严重的违法违纪行为!”

        李毅道:“徐书记,缠头帮的存在,严重的影响到了西川省人民的生活。这个毒瘤不除掉,只会越来越为祸西川!”

        徐良益道:“嗯,这个事情我记下了,我会跟西川省委谈谈这个情况,这种打黑的行动,还得地方政府来进行。我们纪委只能管到官员这个层级,其它的事情,就要交给公安机关来执行了。”

        李毅道:“我明白这个道理。我心痛的就是这个江湖社团,居然渗透到了公职人员中,这对党和政府的干部建设,是十分有害的。”

        徐良益道:“你知道有谁涉及到这个团伙吗?”

        这么好的机会,李毅岂会错过?当即给侯天威上起眼药来,说道:“那个公安厅的侯副厅长,好像就是这个团伙里的后台之一。”

        徐良益道:“西川省公安厅的侯副厅长?是谁?”

        李毅道:“侯天威。”然后看徐良益的反应。

        徐良益果然微微动容,他做到这一级别的京官,对京城里的那几股势力,自然颇有了解。侯天威是侯家的人,徐良益自然知道。

        李毅不说话,看徐良益怎么说。

        徐良益右手不停的在腿上轻轻敲击,眼皮垂下,似乎在思考。

        李毅表情淡淡的。

        李毅的脑子却在高速的运转,一直在思考,徐良益虽然是自己这条线上的人,但官当到他这个级别,要考虑的事情是很多的,他的前程和命运,已经不止和李家挂钩,京城里错综复杂的各方势力,都会对他造成巨大的影响。

        因此,李毅在想,徐良益敢不敢动侯天威?只要徐良益一动侯天威,必然得罪侯家,跟侯家为敌的后果,可不是一般的严重,也许会影响到徐良益下一步的升迁。

        出于这个考虑,李毅也不好多说什么,人在官场,明哲保身是每个官员都要考虑的事情,面对温玉溪时,李毅是如此,面对徐良益,李毅的心态还是如此。就算他们选择退让,也丝毫不会影响他们在李毅心目中的份量。

        政治是个独木桥,要想生存下去,必须先保存自己,否则很难谈及其它。

        良久,徐良益才说道:“李毅,我在想,综合你适才所言,要搞掉侯天威,并不是件难事。”

        李毅心头一震,心想自己还是小看了徐良益啊!徐良益的公心,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

        “徐主任,您想到办法了?”李毅的话语明显对他多了几分尊重。

        徐良益右手举起,猛然切下来,说道:“只要查到侯天威跟缠头帮有来往的证据,随时可以搞掉他!”

        李毅道:“可惜的是,我们在这里都待不长久,哪里有时间去收集这些证据呢?”

        徐良益道:“这个事情,我可以交给下面可靠的人来完成。不过,在和充分的证据之前,千万不可以打草惊蛇。”

        李毅缓缓点头,说道:“我明白。我这两天屡屡跟缠头帮的人交手,但都一直隐而未发,就是想等到有朝一日,把这些害群之马一举拿下。”

        徐良益道:“吴松案跟缠头帮扯上了关系,我们可以从这里着手,只要有了线索,就不难找到突破口。”

        李毅道:“徐书记,我过两天就要回京了,这边的事情,我是没有办法管了。就由你跟西川省委谈谈,给他们上上紧箍咒吧!希望西川省委能施行雷厉风行之手段,一举切除这个毒瘤!”

        徐良益道:“嗯,对了,我下来之前,听说中央部委马上就要进行大改动,你们企改办也在改革的行列。你忙完这边的事情,就赶紧回京吧,本职工作要紧。你现在是企改办的头,必须留在京城主持大局。”

        李毅道:“徐书记,我还是想到地方上工作啊!地方上的工作,更适合我。”

        徐良益道:“你这是忧国忧民惯了!到了哪里都想伸手管管闲事!殊不知,很多事情在外人看来,或许很严重,但在本地人眼里,因为习空见惯,反而不以为意呢!就好比这个什么缠头帮,对你,犹如眼中钉肉中刺,不除不快,但对西川省来说,他们或许不这么以为,哪个地方没有恶势力团伙啊?这有什么好稀奇的?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利益的地方,就有争夺。你除得完吗?”

        李毅点头道:“多谢徐书记的开导,您的话,我记下了。”

        徐良益道:“李毅,我并不是说你多管闲事。我们每个人的能力和精力总是有限的,就好比做馒头,你有多少面,就做多大的馒头,你想一个人把天下的馒头都做完了,这也不是不可能。”

        顿了一顿,拍拍李毅的肩膀,说道:“但是,得等到你有能力管理天下的时候!”

        李毅道:“徐书记,您的教诲,我记下了。”

        徐良益道:“李毅啊,你的伤碍不碍事啊?”

        李毅道:“不碍事啊,我今天就想出院回去呢!一点皮肉伤,缝上几针,不就好了嘛!男子汉,大丈夫,受点轻伤算什么啊!”

        徐良益道:“那就休息一天,明天陪我去武侯祠逛逛吧!”

        李毅笑道:“行啊!我正嫌这里闷得慌呢!徐书记,我前几天去过一次了,正好可以给你当向导。”

        徐良益道:“我也过去,但还想和你去一次!”

        李毅似有所悟,说道:“行,那我就陪您去一次。”

        徐良益拍拍李毅的手,说道:“好好休息,我先走了。好了,不必起身相送。”

        李毅道:“徐书记慢走。”

        徐良益走后,李毅细想徐良益的话,咀嚼出味道来了。

        徐良益似乎在婉转的规劝李毅,不要到处惹事,就算看到了不平事,也不要胡乱伸手,别人家的事情,不是那么好管的。

        天下事,天下人管得,但前提是,你得有这个能力管!不然,就成了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更会越管越忙,越管越乱!

        徐良益真是用心良苦啊!

        无霜和钱多走进来。

        李毅笑道:“无霜,你看到了吧,有徐书记替你父亲做主,肯定不会出什么事情了。”

        无霜道:“李先生,谢谢你。我知道,都是你在帮我。”

        李毅却是黯然一叹,说道:“可惜,我能力有限啊,也就能帮帮你而已!”

        无霜和钱多自然不解李毅的言外之意,他是在感叹啊,自己帮不到西川更多的人,不能替他们铲除缠头帮这个毒瘤。

        第二天,李毅陪徐良益去游武侯祠,徐良益不想有过多的随从,只带了钱多和另外两个同志当护卫。

        来到武侯祠外,徐良益说道:“李毅,我每次来这里,都会有不同的感慨!”

        李毅道:“哦?为什么呢?”

        徐良益道:“每隔一段时间来,我的年纪、职位、地位、思想、心境,都有所不同,因此,我每次来这里的感受都不相同。”

        李毅笑道:“不就是一个纪念诸葛亮的祠堂吗?有这么多感慨吗?我听说过有人读红楼梦,每隔五年去读一遍,感受都会全然不同。难道这祠堂,也跟名著一般,值得一品而品?”

        徐良益道:“呵呵,这个比喻很好!我的确有此感觉啊!诸葛亮的一生,其实就是一本官场教科书,值得人们去学习和理解。”

        李毅道:“曾国藩的一生,也可以说是官场教科书。”

        两个人边谈边走,进入了武侯祠里。

        钱多和其它同志,则不紧不慢的跟随在后面。

        有了前两次的意外情况,钱多对西川的治安实在放心不下,一双鹰目,四下睃巡,生怕有什么人会突然冲出来,对他的毅少不利。

        徐良益道:“此二人,都值得我们好好学习。李毅,你对诸葛亮六出祁山有什么看法?”

        李毅道:“这个,有人说他是穷兵黩武,劳民伤财。以当时蜀国的国力,根本就无力与曹魏一战。再者,攻守异势,在古代,攻方兵力至少三倍以上才有破城的可能。”

        徐良益微讶道:“李毅,没想到你还颇有见地啊!了不起,你能看到这一层,可见你是用心思索过的。我也是十年前,重游此祠时才领悟到你刚才的那层意义。”

        李毅道:“我也是分析出来的。益州地势险要,易守难攻,但想出门也不容易,粮食运转困难根本接济不上。所以六出祁山的时候诸葛亮已经有了在渭水一带就地屯粮的想法和行动了。如果诸葛亮不死,步步为营,逐步侵蚀,只要拿下长安潼关武关等地,就可以形成战国时秦扫六国的对峙之势,那时候结果就很难说了。可惜,可惜!”

        “哈哈哈!”李毅刚刚说了两声可惜,身边忽然响起一阵放肆的讥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