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二十三章 翻案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二十三章 翻案

    作品:《官路弯弯

        钱多怔在当地,半晌无语,良久,他搔了搔头皮,嘿嘿一笑,说道:“毅少,你又拿我取笑了。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李毅板着脸,说道:“你看我像是开玩笑的吗?怎么了?任如这样的好姑娘,配你还差了不行?”

        钱多摇晃着双手,说道:“不是,不是这个意思啊,毅少,你这不是损得我无地自容了吗?我这样的粗鲁汉子,离过婚,还带着一个孩子,怎么能去祸害任小姐这样的天仙美女呢?”

        看到钱多这副手足无措的神态,任如眨着双眼,抿嘴一笑,忽然将眼一瞪,说道:“我在你眼里,真的是天仙美女吗?”

        钱多讷讷的道:“这个,当然啊,你长得这么漂亮,气质这么好,我见了你,连话都不会说了。”

        任如道:“那么,如果我做你的女朋友,你会一生一世对我好吗?”

        钱多摇头摆手地道:“不行,不行……”

        任如道:“你不想对我好啊?还是看我不上眼?”

        一向沉着的钱多,完全不知所措,嗫嚅道:“任小姐,我不是这个意思啊,毅少,你帮我说说啊,我都不知道怎么说话了。”

        李毅笑道:“钱多的意思是说,他配不上任如同志,不能让任如当他的女朋友,是这个意思吧?”

        钱多点头道:“对,我想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任如掩住嘴,笑道:“你见了别的女人,也这般窘迫吗?”

        李毅道:“钱多,别说那些有的没的,任如这边,我都跟她谈过了,你的情况,她也都知晓了,唔,这样吧,你们两个就在这里谈谈,我出去转转。”

        钱多道:“毅少,你跟任小姐还有工作要谈呢!”

        李毅道:“工作可以晚上谈嘛!又不急于这一时。你们先谈谈吧!”说着,起身走到钱多身边,拍拍他的肩膀,轻声说道:“你也不是个雏了,怎么见了她连话都不会说了?不就是个女人吗?努力一点,拿下来!”

        钱多道:“毅少,你别丢下我不管啊!我……”

        李毅虎着脸道:“拿不下来,就打道回京吧,不要再来见我了!”

        说完,李毅冲任如笑笑,说道:“他是个憨小子,你得包含一点。这样的人,虽然不太有情趣,但肯定老实可靠。”

        任如轻轻点头。

        她哪里想得到,来西川出趟差,居然能谈定自己的终身大事?

        任如早就认识钱多了,但她从来没想到,这个男人,有一天会跟自己扯上婚姻大事。

        李毅关上房门,任由他们两个在里面谈论去了。

        一想到钱多那窘迫情状,李毅便有些忍俊不禁。

        经过无霜房间时,无霜正好打开房门,看到李毅,便问:“李先生,一脸的喜气,这是要往哪里去呢?”

        李毅哈哈一笑,说道:“你也看出来了?呵呵,我刚才做了一个媒,居然还成功了,因此发笑。”

        无霜道:“李先生,进来坐坐吧。”

        李毅略一迟疑,还是点点头,走了进去,问道:“你妈妈呢?不在家吗?”

        无霜道:“她出去买点东西。”请李毅坐下,泡了一杯茶给他。

        “李先生,我想过了,你送我的这对耳环,我不能要,还给你。”无霜把李毅送她的耳环送还给李毅。

        李毅讶道:“这是为何?”

        无霜道:“无功不受禄。李先生对我家恩重如山,我岂能消受你的重礼呢?”

        李毅再三相赠,但无霜就是坚持不受,李毅无法,只得收了回来,笑道:“这是我头一回送人礼物却又收了回来。”

        正说着话,陶红梅回来了,说道:“李主任,你来了啊。”

        李毅道:“伯母,你好。”

        陶红梅道:“李主任,我有事正要找你呢。我在外面找下了住处,我们明天就搬过去住了。”

        李毅道:“这是为什么?这里住得不习惯吗?”

        陶红梅道:“李主任,这里一切都好,但是我们不能老住在这里啊。我去前台问过了,这里住一晚,价格贵死人呢!我一个朋友正好有空房,我们就搬出去住吧。”

        李毅道:“伯母,这不是钱不钱的事情啊,现在正是调查吴松案件的关键时期,我怕缠头帮的人会对你们不利,所以才安排你们住在这里。这里是政府迎宾馆,十分安全,你们哪里都不必去,就住这里,不然,我可不放心。”

        陶红梅道:“这……”

        无霜道:“妈,我觉得李主任的话很有道理。我们就暂时住在这里吧!那些人不是好惹的。”

        陶红梅道:“那多不好意思啊,这里这么贵呢!”

        李毅道:“就这么说定了,伯母,你们暂且放宽心住在这里吧!吴松同志是副厅级干部,现在他的案子正要接受重新审理,你们做为家属,暂时住在政府的迎宾馆里,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出来后,便到郑成泽等人房间里去,找他们聊天。

        钱多和任如两个人谈了很久,出来之后,钱多已经没有了开始时的那种窘迫和无措。

        李毅笑着问他:“怎么样?”

        钱多嘿嘿一笑,向李毅拱手道:“毅少,我要多谢你,给我介绍了一个这么好的女朋友。我和任小姐商量好了,先处着看看。”

        李毅满意的点点头,说道:“这就对了,过去的事情,不管它再痛苦再甜蜜,都让它随风而逝吧!人总要向前看,美好的生活,就在前面等着你呢!一片天空遗弃了你,只是为了让你接触另一片更加广阔的天空!”

        钱多认真的道:“毅少,我都明白了。真的感谢你!在我这一生里,能有幸遇到你,我……”说着,钱多就哽咽了。

        李毅笑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去吧!我跟任如还有工作要谈。”

        钱多抹了抹眼睛,离开了。

        任如倒是个落落大方的姑娘,并没有多少窘态,面对李毅,也照样嘻笑如常。

        李毅和她相对而坐,说道:“任如,你这次下来的任务,徐书记都交待给你了吧?”

        任如道:“李主任,我都知道了。我们明天开始就展开详细的调查工作。”

        李毅把吴松留下来的那张转账单递给任如,沉声说道:“你看看这个。任如同志,事情可以说是十分清楚了,吴松同志根本就没有贪没那三千万。整件事情跟他根本就没有什么关系。这是有人恶意栽赃陷害!”

        任如道:“这个案件,我了解过,之前吴松一直不肯招供,不知道他这次为什么会拿出这些证据来呢?”

        李毅便把自己夜访吴松的事情说了一遍。

        任如听后,秀眉一皱,说道:“竟然有这种事情?缠头帮的人?以吴家人的性命威胁他?这是真的?”

        李毅沉声道:“应该是真的。”又把自己之后的遭遇说给任如听。

        任如听说有人敢炸李毅的车子,说道:“真是无法无天了!李主任,这个事情,一定要彻底查个清楚明白!”

        李毅道:“这个重任,就交给你们了。任如同志,这个案件,可不比以前的那些案件,因为涉黑,带有一定的危险性,因此,我想把钱多派给你调用,有全在你身边保护你,就不怕他们搞什么鬼了。”

        任如道:“李主任,钱多是你的司机,也是你的护卫,他跟了我,你怎么办?”

        李毅笑道:“我无妨。呵呵,我现在就在企业里头逛逛,做做研究工作,不会有什么危险。”

        任如道:“那就听你的吧!你是我的老领导啊!”

        李毅哈哈一笑,送她回房休息,说道:“这个转账单,是最重要的证据,你可一定要收好了。”

        任如点点头,微微一笑。

        李毅跟钱多说到让他去保护任如时,钱多死活不肯同意。

        “钱多,我叫你去保护她是假,实则是想叫你多接近她,你们俩刚刚确定恋爱关系呢,多接近有好处。”李毅笑道。

        钱多道:“可是,你的安全怎么办?谁来保护你?”

        李毅道:“我又不是瓷人儿,哪有那么容易碎?我也不是什么政界红人,没有那么多人想暗杀我。你就把心放进肚子里吧!”

        第二天开始,钱多就充当了任如同志的司机。任如和她的同事们,展开了新一轮的调查工作,准备对吴松案进行翻案。

        吴松案是一颗定时炸弹啊!这一动,可就牵扯到西川省里的官场神经了。不知道有多少人闻风而动,开始四处活动,也有人按兵不动,故做镇定,他们不相信,吴松案早就板上钉钉了,还能耍出什么花样来不成?

        但没有想到的是,任如居然拿出了最有利的证据出来!

        一张小小的转账单,立刻让西川省的官员们众皆哗然!

        西川省里人事更新,当年吴松案的相关领导,大都已经调任他职,现任领导们跟这个案子既没有直接的利益诉求,也没有任何瓜葛,这个案件翻不翻案,与他们的关系并不大。

        省委给予了高度重视,表示愿意全力配合中央纪检委的同志,彻查这个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