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一十四章 谁是盘中餐?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一十四章 谁是盘中餐?

    作品:《官路弯弯

        “钱多,要做到这一点,这个人算不算很厉害?”李毅沉声问道。

        钱多笑道:“算是个厉害人物了。哎,毅少,是谁这么厉害啊?”

        李毅道:“缠头帮里的一个人,钱多,你听说过这个帮派吗”

        钱多摇了摇头:“这么古怪的名字,我还是头一回听说。毅少,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帮派啊?”

        李毅道:“这个缠头帮很是缠人,据我所知,侯家跟这个帮派有些关系,钱多,我交给你一个任务,替我查查这个缠头帮的来龙去脉!”

        钱多应道:“毅少,我记下了。侯家?毅少说的是那个侯大宝家吗?”

        李毅呵呵一笑:“没想到,你还记得那个侯大宝啊!不错,就是他家!”

        钱多道:“我和桑榆的认识,就是因为他吧?我怎么能忘记他呢!”

        李毅不想他提到这个伤心事情上去,便道:“钱多,你调查的时候,小心一些,我发现他们之中,不乏高手。你只管调查就行了,不要轻举妄动。”

        钱多道:“毅少,我自有分寸。”

        “无霜小姐,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去吧!”李毅问无霜。

        无霜告诉了李毅地址,李毅对钱多道:“先送无霜小姐回家。”

        钱多应了一声明白,笑道:“毅少,在迎宾馆时,无霜小姐扶你进房时,你猜我们大家都在想什么?”

        李毅瞪了他一眼,说道:“你们还能想什么?我李主任在你们眼里,就是一个下流的登徒子吧?”

        钱多嘻嘻一笑:“毅少,你是风.流不下流啊!事实证明,我们大家都看错你了。不过,他们会不会这么想,我就不知道了。”

        李毅道:“他们要怎么想,由得他们去想吧!人生在世,哪个背人无人说?谁人背后不说人啊?”

        钱多道:“说真的,毅少,你在我见识过的官员里,算是长得最帅气的,又这么年轻,呵呵,就算有很多女人喜欢你,也是人之常情嘛!”

        李毅道:“我看你就是欠揍!还跟我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你看看,无霜小姐的脸都被你说红了!”

        钱多哈哈一笑:“无霜小姐,在红袖招时,我看你够冷艳啊,现在怎的脸皮这么薄了?我们只是开开玩笑,你千万别当真哦。”

        车到无霜家楼下。

        吴松出事之后,吴家便搬了出来,在城市偏远处的安置小区里,租了一间房子做为临时住所。

        无霜说道:“对了,李先生,请你上去坐坐吧。我还有东西要交给你。”

        李毅想到吴松说的那个证据,哦了一声,对钱多道:“钱多,你在下面等等,我陪无霜小姐上去。”

        钱多忽然警觉的四下瞧瞧,说道:“毅少,你们先别下车,我发现有人跟踪我们。”

        李毅也四下瞧瞧,说道:“没有什么可疑的人和车啊?”但他素来相信钱多,这种信任,有时候到了无条件的地步,便道:“你的感觉向来不会差,我相信你。”

        这个安置小区,都是一些五到七层左右的楼房,一排排的,道路纵横交叉。

        钱多指着一个路口,说道:“毅少,你看那边的电箱旁边,那里藏着几个人呢!”

        李毅定睛一看,果然看到有几个鬼鬼祟祟的家伙在那里张望。那些人跟踪的本事实在稀松平常得紧,让人一看就看出来了。

        无霜紧张的道:“李先生,是不是那个什么缠头帮的人啊?”

        李毅道:“不管是不是,我们都不必害怕。钱多,你说怎么办好?”

        钱多道:“毅少,我们迟早要跟这帮人面对面的较量,扯开了面纱来谈更好!我先过去问问他们的来路!”

        李毅说道:“我们刚从看守所里出来,他们就尾随而来了,来得太过奇怪啊!”

        钱多道:“毅少,你的意思是说,我们的身份和行踪,早就暴露了?”

        李毅道:“或许,他们派了人在监视吴松同志,得知他跟外人有接触,便盯上了我们。”

        钱多道:“嗯,我先去看看情况。”说着推门下车,大步走了过去。

        那几个探哨的见钱多走过去,他们并不害怕,也不躲躲藏藏了,都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一共有五个人,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根钢管,有的人右手上还套着指虎。

        钱多的眉头轻轻一皱,心想来者不善啊,这些人早就做好了格斗的准备!

        这是一条两排楼房之间的巷子,巷子两边的门面都已经大门紧闭,只有楼上房间透出来的灯光,映照得这条巷子还算明亮。

        李毅也看清了对方的阵势,心想这些人是有备而来,看来是想对付自己呢!

        无霜靠近了李毅,拉住他的手,说道:“李先生,对方有武器呢!我们快报警吧!”

        李毅拍拍她的胳膊,说道:“先别急,钱多应该可以应付。”

        两个人说话间,钱多已经和那五个人迎面站立。

        “喂,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跟踪我们?”钱多冷冷的问道。

        “嘿嘿!黑小子,你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你们今天晚上见了什么人?你自己心里有数!”站在五人中间的那个大汉说道,这个人穿着一件红色的T恤,手臂上绣满了花花的纹身。

        “我们见什么人,跟你们有什么相干?”钱多扬了扬下巴。

        “哟,小子,你还挺嘴贱的啊!我警告你们,不管你们是什么来头,最好都不要插手吴松之事!否则,我定叫你们有来无回!”红色T恤指着钱多,嚣张的大声嚷道。

        这小子右手戴了一个指虎,锃亮的尖头,闪着寒光,他指着钱多时,目光说不出来的轻蔑和无视。

        钱多淡淡地道:“看来你们的消息还真是灵通啊!”

        这场会见,是钱多安排的,他是通过看守所内部一个领导安排进去的,这么晚了,又这么隐蔽,算上看守所里知情的人,也不会超过五个!但这些人这么快就能知道消息,知道吴松跟外人见了面,还能准确的跟踪前来,可见这些人的手段真的不是吹出来的!

        “嘿嘿!我们岂止是消息灵通!我们的本事大着呢,识相的,你们就乖乖的告诉大爷我,你们跟那个吴松都说了些什么?并且向大爷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见吴松的面,不管吴松的事情!”红色T恤摇晃着一条腿,不可一世的说着话,仿佛钱多等人,已经成了他盘子里的菜,想怎么吃就怎么吃!

        钱多岂是怕事之人?

        “我要是不呢?”钱多冷哼一声。

        “你胆敢说半个不字,今天就叫你们放放血,尝尝大爷的厉害!”红色T恤叫道。

        钱多道:“小子,你胆子真够肥的!你也不打听打听,这是谁的车子,就敢跟踪过来?嘿嘿,今天你们五个人,跪在地上叫我三声大爷,我就放你们一马,否则,我非打得你们亲娘都认不出来!”

        “哈哈哈!哥们,大家都听到了没有?这龟儿子是不是被门板夹了脑壳哦?”红色T恤指着钱多,笑得前俯后仰,仿佛听到了人世间最最离谱的笑话一般,双眼里甚至有泪花子在打转!

        红色T恤猛的止住了笑,吼道:“你们都是死人啊?等我亲自动手啊?”

        “日你龟儿子!”另外四个人大喊一声,举起手中的武器,扑向钱多。

        钱多不慌不忙,等他们靠近身侧时,这才猛然发动,向右微转身体,迅速重心下移,屈膝,摆右腿,弹膝,扫向对方的脚踝。

        那四个人手里合着钢管等武器,钱多却是手无寸铁。

        但钱多夷然不惧,一招扫堂腿,就放倒了一个对手。

        另外三人攻速很快,手中的钢管同时砸向钱多的脑袋。

        钱多顺势将身子一矮,伸手夺过倒在地上那人手中的钢管,一个鲤鱼打挺,站了一个马步,然后横着打出手中的钢管,格挡住来势汹汹的三根钢管。

        那三个人同时打在钱多的钢管上,合三人之力,也没能压制住钱多。

        钱多发一声喊,用力震开对手,右手握紧钢管,奋力横扫,嘭的一声,砸在一人头上,那家伙哼一声,眼前一黑,便倒在地上。

        钱多下手再不容情,疾步上前,指东打西,一根钢管在他手里,舞得虎虎生风,啪啪几下,就把另外两个家伙也放倒在地上。

        红色T恤还没有反应过来呢,他的四个小弟,就被李毅放倒了!

        “现在,轮到你了!”钱多指着红色T恤,冷冷说道:“要么磕头,要么讨打!”

        红色T恤阴狠的瞪着钱多,并没有多么慌张,他右手揩了一下嘴角,冷冷一笑,忽然间跳将起来,右手变拳,奋力击向钱多的脑门。

        这一击来势凶猛,仿佛有破空之声!

        钱多的双眼里却有寒光闪过,他瞅住了红色T恤招数中的空挡,奋举钢管,用力击打而出,正要打在他的胸口膻中要穴上,红色T恤的身子冲到一半,便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戴着指虎的右手,软软的垂了下去。

        整场战斗,钱多只用了三分钟便解决了!

        “滚!”钱多冷冷的吼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