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一十二章 有人巧设局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一十二章 有人巧设局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哦了一声:“那你的意思,就是说这些人都是些很会缠人的家伙?”

        吴松道:“这些人不只会缠人,还会害人,会杀人啊!我是久闻他们的厉害之处,所以不敢轻易得罪。”

        李毅道:“这些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团伙啊?你一个当官的,还怕他们不成?”

        吴松道:“李主任,你有所不知,这个团伙很隐蔽。一般人并不知道他们的存在,这个团伙里的人,身份很杂,不只有当官的,还有商人,更有混混!他们组成了一个利益集团,在西川省里呼风唤雨,做下了很多令人发指的事情!”

        李毅动容道:“西川省里,居然有这么一个团伙的存在?那西川党委和政府就没有管一管吗?”

        吴松道:“这个团伙的存在,省里高层也未必知道。这些人都是很隐蔽的活动,就算省里知晓了这个团伙的存在,也未必能找出这些人来!”

        李毅道:“吴松同志,你说到这个团伙,莫非跟你的事情有什么相关吗?”

        吴松道:“不瞒李主任啊,这笔钱的去向,就是跟这个团伙有关!”

        李毅道:“他们到底是些什么人啊?吴松同志,你能具体说说吗?”

        吴松摇头叹息,说道:“李主任,我不能说啊!我只想告诉你,他们拿我妻女的性命来威胁我。要我承认这笔款子是我贪没的!不然,他们就要对我妻女不利!我没有办法,只能依从他们。”

        李毅沉声道:“吴松同志,你可是一个党员干部啊!你怎么能这样容让这些坏人作恶呢?你要是不把他们招供出来,我们又怎么去抓他们呢?”

        吴松道:“李主任,他们势力非凡,我不想你无端卷入进来啊!这些人可不是一般的人,你要是扯进来了,那就麻烦大了。”

        李毅皱眉道:“吴松同志,你还是不相信我啊!”

        吴松道:“李主任,我不是不相信你,我是怕连累你啊!我本来是想靠你来救我出去,但是,刚才我忽然间想到那些人的手段,觉得让你参与进来,实在是太过冒险了。”

        李毅冷冷的说道:“吴松同志,说真的,我现在很是好奇,这些所谓的缠头,都是些什么人物!居然能在西川境内做出这么过分的事情出来,连你堂堂副厅级别的干部,都这么畏首畏尾!”

        吴松道:“李主任,你还是不知道的好。”

        李毅道:“吴松同志,现在这里就只有我们几个人,你说的话,也不可能传到别人的耳朵里去,你有什么话,但说无妨。至于我能不能揪出他们来,能揪到什么程度,那就看我的本事了。”

        无霜道:“爸,你就说出来吧!我在旁边听得都快要急死了。到底是谁要害我们啊?”

        吴松道:“双儿,你不懂,你不要乱掺和!”

        无霜道:“爸,以前的你,天不怕地不怕,现在怎么这么怕东怕西了啊?”

        吴松道:“双儿!你真的不懂,你不要再问了!”

        李毅道:“吴松同志,我明白你的顾虑,但你真的想让这些害群之马,逍遥法外不成?他们今天能害了你,明天还可能害别的人!如果人人都像你这样,有冤不敢诉,有苦不敢言,那咱们这个国家还有救吗?”

        吴松道:“李主任,我没有你想的那么高调,我只想让我的家人平平安安。”

        李毅道:“我保证你的家人平平安安!而且,如果调查属实,你真的没有贪没那笔公款的话,我一定找人为你平反!吴松同志,我一直都很好奇,你是审计厅的官员,负责的是相关部门财务收支的审计监督工作,你的职责,应该是挖掘贪官和查出贪官,你怎么反而变成了贪官?那三千万是怎么从你手里变没有的呢?”

        吴松道:“李主任,我真的没有贪污那三千万啊!”

        李毅道:“那你跟我说说,那三千万是怎么没有的?我看过你的案卷,我没有记错的话,这三千万,原本是省国税局的资金吧?”

        吴松道:“不错,李主任,看来你对我的事情,是真的上了心。”

        李毅道:“那是当然,你以为我会无缘无故的相信你女儿的话,三更半夜的跑到这里来跟你见面谈话吗?我也是查看过你的案卷,发现有疑问,加上被你女儿的真诚感动,这才冒险前来一会。如果你今天再不说出实情,那我真的无力再帮你了。”

        吴松被李毅说动了,沉吟良久,这才说道:“李主任,我相信你了,你是真的想帮我!我原本是奉命,对省国税局进行例行审计。没有想到啊,这不审计则已,一审计之后,吓我一大跳啊!”

        李毅说道:“据我所知,按照现行的财税体制,国税系统征收的税款中有部分属于中央和地方共享的税收,但对国税系统的审计权,目前还全部在中央,国家还没有把审计地方国税系统的权力下放到地方政府啊!你们省审计厅的人,怎么到省国税局去搞起审计来了?”

        吴松道:“李主任,你真是什么都懂啊!不错,我那次的审计工作,正是奉了国家审计署的上峰命令进行的。国家审计署因为人手不够,只派了一个工作小组下来,但人手明显不够用,就从我们厅里组建了一个协助小组,协助他们进行工作。”

        李毅道:“你当时发现什么问题了?”

        吴松道:“我审计出省国税局有三千万的资金漏洞,在我还没有向上级进行汇报时,时任国税局局的贾洪江,就找到了我,拉我去吃饭喝酒,在席间,他开门见山的要求我放他一马!”

        李毅道:“这么说来,那三千万,是那个贾洪江贪污的?”

        吴松道:“事情远远不止这么简单。贾洪江这么直截了当的跟我摊牌,倒叫我好生为难。”

        无霜气道:“爸,你有什么好为难的啊?这种贪官,你直接拒绝了他,不就完事了?难不成,你还想跟他同流合污不成?”

        李毅道:“无霜,你莫着急,你父亲为难,自然有他为难的道理。官场中的人和事,没有你想的这么简单。”

        无霜道:“我看啊,是你们想的太过复杂了!对贪官,你们还要讲什么仁慈不成?”

        吴松道:“双儿,你有所不知。我跟这个贾洪江,也是颇有交情的,不然,我也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接受他的请吃请喝了!“无霜道:“爸,你就是这样,总是重情重义的,殊不知,就是这情义两个字,把你给害了!”

        吴松黯然长叹一声,说道:“双儿,你骂得对啊!我就是被情义两个字给害了!”

        李毅道:“那个贾洪江,用了什么诡计,说动了你?”

        吴松道:“他跟我说,这三千万,是被省里暂时挪用了,过一段日子,省里就会补上这个窟窿。但是没有想到,国家审计署会在这个时候进行突击审计!因此来不及归还那笔款子,叫我高抬贵手,放过此事,不要向上级汇报。”

        无霜生气地道:“爸,你答应他了?”

        吴松低头道:“我答应他了。”

        李毅蹙眉道:“吴松同志,你就这么容易相信了他的话?”

        吴松道:“我当时也是不相信的,但是他拿出了省里领导的手谕啊!上面的安迹,的确是那个领导的字迹,写明因为省里资金紧张,暂时挪用三千万,半月内归还。我心想这还有假?我可以不卖贾洪江的面子,我总得卖省里领导的面子吧?”

        李毅道:“你就没有打个电话去确认一下?”

        吴松苦笑道:“我还真的打电话去确认了,省里领导亲口承认有这么一回事情!”

        李毅道:“我还有一个问题,这么大一笔款子,你能审计出来,未必国家审计署的审计人员就没有看出问题来吗?贾洪江说动你也没有用啊!”

        吴松道:“因为工作量浩大,我们分工合作,偏偏是我负责的那部分出了问题!”

        李毅道:“就算你暂时隐瞒未报,但这三千万,也跟你无关啊!怎么就闹到你身上来了?”

        吴松道:“当时,我还是有些犹豫,因为这三千万,毕竟不是个小数目啊!我打完电话后,还是执意要去告诉上级。贾洪江便跟我说,他愿意利用职权,拿出三千万来,存入我指定的一个账户,如果这三千万到期没有还上,我就可以用那个账户里的三千万来还上这笔款子!”

        李毅沉吟道:“有这种事情?你可不能轻易答应!事出反常必有妖啊!擅自挪用公款,这可是死罪!贾洪江怎么可能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呢?”

        吴松拍打着自己的胸口,叹气道:“李主任,我早听你之言,就不会铸成今天这样的大错了!”

        李毅沉声道:“你应承了他?”

        吴松道:“我当时内心十分矛盾啊!既怕得罪省里的领导,包庇的话,又怕东窗事发。心里忐忑难安,未及细想,就同意了他的办法!唉,从此我就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