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零七章 杀鸡儆猴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零七章 杀鸡儆猴

    作品:《官路弯弯

        “李主任,不知道你结婚了吗?”严和平撇开工作,关心起李毅的婚姻大事来了。

        李毅道:“有劳严省长关心,我已经结婚了。”

        严和平道:“夫人在京城工作?这次没有随同下来吧?”

        李毅笑道:“是啊。严省长,你问这个有何用意?”

        严和平再次看了看像根木头一般坐在一侧的钱多,嘿嘿一笑,压低嗓子说道:“是这样的,李主任,要是夫人不在身边的话,我想请李主任参加一个酒会。酒会就在今天晚上,里面有很多美女。”

        李毅一愣,心里微微冷笑,心想严和平这话说得也太直白了一点吧?

        酒会?美女?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李毅开口就要拒绝,但转念一想,自己若是就这么拒绝了严和平,他的面子肯定下不来,恼羞成怒之下,说不定还会想出什么诡计来对付自己。还不如暂且虚与委蛇,答应了他,到时再寻脱身之计。

        “哈哈,严省长相邀,这是我李毅的荣幸啊,我一定赴会!”李毅笑道。

        严和平见李毅答应了,悬着的心便放将下来,心想李毅再老辣,也毕竟是个年轻小伙子,哪个少年不风.流啊?便哈哈大笑,说道:“那就这样约定了,李主任,时间也不早了,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李毅送严和平到门口,跟他握别。

        钱多皱眉道:“毅少,这个姓严的,礼下于人,必有所求。他以堂堂副省长之尊,如此礼待于你,看来必有大图!”

        李毅道:“不错,西重集团的职代会,能惊动严和平前来说情,看来这个事情很不单纯啊!”

        钱多道:“毅少,我现在担心的是,就算重新召开职代会,又怎么保证这次职代会能做到公平和公正呢?”

        李毅道:“我也在担心这个问题,但我们人手有限啊,就算想插手这个职代会,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现在,我们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等待!在等待的过程中,我们不要太过得罪当地权贵,我怕会引起更大的反击。”

        钱多道:“他们敢!他们要是敢做伤害毅少的事情,我饶不了他们!”

        李毅笑道:“那倒没有那么严重,他们胆子再大,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我怕的是他们防我甚严,会在背后做过多的手脚,那样一来,我们想要揭穿他们,就更难了。”

        钱多道:“示之以弱,也是一种以退为进。”

        李毅道:“钱多,你渐渐成熟了啊,我觉得可以放你下去,到某地去锻炼锻炼了。”

        钱多搔了搔头,说道:“那可不行,毅少,我这个人,没上过什么学,文化水平低,跟在你身边,开开车子,保护你周全,也就差不多了。你可千万不要送我到下面去当官,我当不来,也不想当。”

        李毅诧异道:“为什么?你看这个世界上,有哪个人不想当官?当官的好处,相信不用我多说,你也明白吧?”

        钱多道:“毅少,当官的好处,我都看得明白,但跟在你身边这些年,我更看明白了官场中的是是非非和尔虞我诈。我这个人的性子太过直率,不过适合到官场发展。”

        李毅道:“不会,可以慢慢学嘛!当官的人,也并不一定就要斗争,你可以老老实实的当你的官,踏踏实实做你的事情,时间一到,我自会提拔你。”

        钱多道:“那就更不行了,我知道毅少向来公正廉明,怎么能让你为我犯错误呢?毅少,跟你越久,我就越敬佩你。我知道,虽然有李家在背后支持你,但主要还是靠你自己的努力和拼搏,这才坐上今天这样的位置。四九城里,太子何其多,但能有毅少这般成就的,却凤毛麟角。毅少,我甘愿当你的周仓,拉马坠蹬,跟随你一生。”

        李毅见他说得情真意切,便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好兄弟!那就先这样吧,你什么时候变改主意了,再跟我说不迟!”

        钱多笑道:“我这个人没有什么远大目标,我最大的奢望,就是替毅少开一辈子的车。我希望,不管毅少将来成就如何,都不要把我换掉。”

        李毅哈哈笑道:“钱多,我真是爱死你了,你要是个女人,我估计就会抛弃林丫头,娶你为妻了!”

        两个人执手大笑。

        下午,中央企改办考察小组集合完毕,一起上车。

        “同志们,今天下午,我们要去西川机车集团看看。”李毅笑道。

        “机车集团?”郑成泽愣道:“李主任,你给我的行程安排表上,不是说要去西川化工集团考察工作吗?”

        另一个同志道:“李主任,你给我的行程安排表上,是要去大华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考察啊?这怎么又变了?”

        “川化?大华?不对吧?”另一个同志开口嚷嚷道:“给我的安排表上,写的是要去发电总厂啊。”

        “咦,那我的也不对啊……”

        众人七嘴八舌,都说李毅给自己的行程安排表不对。

        李毅哈哈一笑,说道:“那些行程表,就是用来玩玩的,逗逗小孩子,捉捉迷藏而己,大家不必放在心上。”

        郑成泽道:“李主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都糊涂了。”

        李毅将笑容一收,沉声说道:“大家不必再猜忌了,我就明说了吧!我给大家的行程安排表,每个人都是不同的。”

        郑成泽道:“李主任,这有什么用意吗?”

        李毅道:“咱们这些人里面,有一个内鬼啊!我想揪出这个人来,所以就写了十几份完全不同的行程表,你们每个人手里的行程表都是不同的。也都不是真的!”

        一边说话,李毅一边留意众人的神情变化。

        郑成泽恍然大悟道:“李主任,我明白了,你的意思就是说,谁要是把这张行程表上的内容泄漏了出去,那谁就是内鬼。”

        李毅沉声说道:“不错!你们每个人知道的行程都是不是同的,因此,我只要知道西川省的同志去了哪个公司,我就知道是谁泄漏了秘密,而这个泄秘之人,必定是内鬼无疑!”

        郑成泽道:“李主任,那你现在知道了没有?”

        李毅冷冷一笑,说道:“我早就已经知道了!我昨天给过他一次机会,但他并没有珍惜!可惜了!”

        郑成泽道:“李主任,那这样的家伙,直接踢他滚蛋算了!留在咱们小组里,只会坏事!”

        李毅清冷的目光,停在一个同志的脸上,缓缓说道:“胡延发同志,你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众人的目光唰的一齐望向胡延发,个个脸满愤怒之色。

        郑成泽指着胡延发,气得手指都在轻轻发颤,他大声喝斥道:“好你个胡延发,原来你就是内鬼啊!你小子拿了人家什么好处,居然做出这种事情来!李主任待你可不薄,若不是李主任,你小子能升到这个科长?你还有没有一点良心了?”

        胡延发低着头不说话。

        李毅冷笑道:“胡延发同志,你的问题,你是主动交待问题呢?还是到纪检委去交待?”

        胡延发一听这话,便受针扎一般的抬起头来,颤声说道:“李主任,我求求你,我真的是一时犯了糊涂啊,请你原谅我吧!”

        李毅道:“你到底拿了他们什么好处?”

        胡延发迟疑了一下,还是说道:“就一个红包,里面有三万块钱。”

        郑成泽道:“瞧你那点出息,三万块钱,你就把自己给卖了!你丫的,这么一个大老爷们,就值三万块钱啊?”

        胡延发道:“李主任,我知道错了,三万块钱,我一分没动,我全部交出来,我求求你,不要把我送到纪检委去啊!李主任,我求你了。”

        李毅道:“胡延发同志,我给过你机会了,可惜你没有珍惜。你现在就下车,今天回京吧,你的问题,自己到部委的纪检监察部门去说个明白。”

        胡延发道:“李主任,我求求你,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李毅沉声道:“我若给你机会,我以后还怎么管理企改办?谁还听我的命令行事?要不,请你教教我吧!停车!让他下去。”

        “李主任!”胡延发彻底失望了,大声喊叫。

        郑成泽道:“胡延发同志,你这是咎由自取,请你爷们一点!下车吧!”

        胡延发垂头丧气,失魂落魄的下车离去。

        车外,火辣辣的太阳,正是一天中威力最大的时候,把大地烤得有如一个烫手的铁板。胡延发从空调车里甫一出来,就被强光刺激得睁不开眼。

        在他的目光里,考斯特车子,绝尘而去!

        车门关上的刹那,车里的空气瞬间变得异常凝重。

        李毅沉声说道:“胡延发同志,曾经是我十分欣赏的一个同志,是我提拔他当了科长!但他太让我失望了!通过这件事情,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考察一个干部,不能只看表面,更要看他在利益和诱惑面前能否经受住考验!”

        郑成泽道:“李主任,那种人,不值得你为他生气哩!由他去呗!”

        李毅虎着脸,说道:“在这里,我郑重的再重申一遍纪律!哪个要是再敢有违,胡延发就是他的前车之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