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零六章 油盐不进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零六章 油盐不进

    作品:《官路弯弯

        众人都散去后,郑成泽留了下来,问道:“李主任,你怎么知道有人出卖了我们?”

        李毅冷笑道:“这有什么难查的?今天那个郭金灿,他们一早就跑到三马水泥厂去了!”

        郑成泽道:“李主任,那这个人是谁?我们一定要查出来才行,不然,他还会坏事。”

        李毅道:“查是肯定要查出来才行。不过,也不必急于一时。成泽同志,你也去休息休息吧,下午我们还有行动。”

        郑成泽道:“好。”

        等他们都离开后,李毅缓缓说道:“钱多,今天的事情,你都看到了吧?”

        钱多点点头,说道:“毅少,这西川的水,永远都是那么的深啊!简直深不可测。”

        李毅说道:“不错啊!这让我倍感压力。”

        钱多笑道:“毅少,你今天在西重集团时,就是以退为进吧?不想逼他们过甚,引起反效果。”

        李毅笑道:“嗯,钱多,你也成熟了不少。懂得观察了。”

        钱多道:“跟在毅少身边这么久,我要是再没有一点长进,那就太笨了吧?呵呵。毅少,还有那个内鬼,你打算怎么抓?”

        李毅神秘莫测的一笑,说道:“你看我怎么抓他!”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叠纸来,说道:“钱多,你把这些,拿去分发给他们。记住了,上面有每个人的名字,你不要发错了。”

        钱多接过来,看了一眼,说道:“下午的行程安排?毅少,又搞这一套啊?”

        李毅道:“嗯,戏法一样,但各有巧妙不同啊!”

        钱多不解的离开了。

        李毅掏出烟来,点上一支,吞云吐雾中,他的思绪却飘忽起来。

        西川形势之严峻,的确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原来的打算,是在锦城停留三天,现在看来三天是远远不够了。

        在中央工作,跟在地方工作是有很大不同的。

        在中央,要放眼全国,要统筹全局!

        这也是一个官员必须要修炼的功力。

        李毅要想将来有更大的进步,在中央工作的经验是必不可少的!

        这一次调到京城工作,正是一个锻炼自己的好机会,这也是李毅没有拒绝的原因。

        现在他彻底辞去了江州的职务,要用心的当好这个企改办主任一职!

        这个职务,也是他荣升正厅以后,担当的第一个正厅级职务,又是江兆南首长交给他的重任,他自然要全力以赴,做好这份工作!

        全国有那么多的省市,每个省市的企改工作都不尽相同。而企改工作,又是国家当前经济建设工作中的重中之重!国企改革不搞好,国富民强,就只能是一句空话。

        李毅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副重大的担子,会落到自己头上来!

        前世的李毅,混迹红尘花丛之中时,哪里会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也能肩负起这么重大的国家和民族的使命?

        人的命运,真是奇怪啊!

        既当此重任,李毅自然就要努力工作,不负重托。

        李毅有个打算,每个省市,他都想下去看看,看看各省市的国企改革现状,研制出更符合国情的企改方案来。

        来到下面,李毅才发现,国企改革的现状,比起他想象中的还要严重。

        李毅原本只是觉得西重集团的改革方案有些疏漏,加之碰上无霜的事情,就想着到西川来走一趟。原以为三天就能能解决的事情,没想到这么难办!

        正自思索,钱多回来了,说道:“毅少,都发下去了。”

        李毅道:“嗯。”

        钱多道:“毅少,我有些疑虑,你为什么要弄那么多的行程安排表啊?”

        李毅哈哈一笑,说道:“自有妙用,你且等着吧!”

        中午时分,李毅正在休息,严和平副省长前来拜会。

        严和平道:“李主任,没有打扰到你的休息吧?”

        李毅说道:“严省长,请坐,不知道严省长来找我,可有什么事情?”

        严和平道:“李主任,昨天晚上,我们喝得还不够尽兴啊,我想请李主任再喝一上盅。”

        李毅道:“严省长,我早就吃过中饭了。”

        严和平笑道:“那咱们就晚上再约吧!”

        李毅心想,严和平此来,肯定不只是为了请自己喝酒,说道:“严省长,你公务繁忙,此来找我,到底有什么重要事情啊?”

        严和平道:“呵呵,是这样的,关于西重集团的改制方案,我听下面的人报告说,李主任发现有些问题?”

        李毅道:“呵呵,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了,我今天到西重集团去暗访,发现西重集团的职工们,并不知道企业即将被拍卖的消息。因此,我想这里面是不是出了一点什么差漏啊?”

        严和平道:“哦?李主任,这个事情,很严重吗?”

        李毅道:“严省长,企业改制,必须经过职代会的讨论,不然这个方案就不能获得通过。现在职工们都不知道此事,这个方案显然有问题啊!”

        严和平道:“李主任,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有一件事情,我想求你。”

        李毅笑道:“严省长,你言重了吧?我李毅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厅级干部,严省长是堂堂部级大员,权倾一方,你又有什么事情,会求到我头上来?”

        严和平左右看看,只钱多在身边,便看了他一眼。

        李毅笑道:“严省长,这位是我的好兄弟,也是我的司机,跟随我多年了。严省长有什么话,直说无妨。”

        严和平一听钱多是跟随李毅多年的司机,便放下心来。

        司机本就是领导最信任的人,而钱多能追随李毅多年,可见跟李毅关系很铁。

        严和平笑道“李主任,我想让你放过西重集团这个案子。”

        李毅道:“严省长,你说什么?要我放过这个案子?这是何意?”

        严和平道:“是这样的,李主任,这个方案,我们省里已经批示同意了。你现在反对这个方案,这于我们西川省府的面子上,殊不好看啊!”

        李毅道:“严省长,那你的意思呢?”

        严和平道:“李主任,西重集团的改革方案,已经获得了省里的批准。我们省里的相关领导都在上面签字同意了,你这么一搅和,我们西川省里这么多领导的面子往哪里搁啊?”

        李毅道:“严省长,你们要面子,我可以理解。但是,我若是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放过这件案子,那我又怎么向上级交待呢?”

        严和平道:“李主任,西重集团的改革方案,现在就差你的盖章同意了,只要你高抬贵手,我们这个改革方案就可以马上施行啊!你想想,国内那么多的国家企业,都在进行改制呢,谁又会查到这里来?”

        李毅道:“这个,有所不妥啊,严省长,你这不是为难我吗?”

        严和平道:“李主任,这个事情,有什么难办之处吗?不就是一个职代会的事情吗?举不举行,又有什么重要的呢?只要我们能妥善安排这些职工,让他们有工作,有钱赚,还让他们老有所依,那就行了嘛!”

        李毅道:“严省长,照您这个意思说,你早就知道,这个西重集团的改制,没有通过职代会的表决?”

        严和平道:“这个……我也是刚刚听说的。但是,李主任,虽然是没有通过职代会的表决,但是这个问题并不大啊,不就是一个职代会嘛?随便弄一下,就可以补上这个程序。”

        李毅道:“严省长,我现在就是正式通知西重集团,让他们在三日后举行职代会,重新审议这个企改方案。”

        严和平道:“李主任,职代会不能这样子开啊!”

        李毅笑道:“严省长,为什么不能这样子开?所有企业的职代会,都应该这样子开啊!”

        严和平道:“李主任,你有所不知啊,咱们这里的工人,十分难管,专会刁难。你要是这样子召开职代会,他们肯定会捣乱的!到时若是闹出什么问题来,那就难办了。”

        李毅道:“据我今天所见,我倒觉得这些工人同志,一个个都很朴实可靠。”

        严和平道:“哎呀,李主任,你初来西川,并不知道这里的民情啊!这里素来民风彪悍啊!李主任,我们这里,以前也常召开正儿八经的职代会,可是接连出了几次事情之后,我们就不敢这样办事了。”

        李毅道:“出过事?出过什么事情?”

        严和平道:“不管企业领导层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工人代表们都不肯同意,最后把事情闹大了,甚至到了难以收拾的地步!”

        李毅心想,什么叫做工人代表都不同意啊?分明就是企业领导层制定出来的方案,不得人心!难以叫工人代表们同意!

        李毅道:“严省长,不管怎么说,等开完这次职代会,看看情况再说吧?也许,工人们都很同意这个企改方案也说不定呢!严省长,你说是不是?”

        再聊得一阵,严和平见李毅左右不上道,暗自摇了摇头,心想这个李毅真是油盐不进啊!看来得另想办法来对付他才行啊,不然,这西重集团的改革方案就很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