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零五章 若非英雄,必是枭雄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零五章 若非英雄,必是枭雄

    作品:《官路弯弯

        老陶忽然抬头挺胸,上前两步,说道:“李主任,我刚才说的,全是真的!我们根本就不是什么职工代表!我们都是退休工人,刚刚被人从家里拉了过来,说有领导下来视察工作,叫我们过来配合一下。”

        李毅缓缓点头,沉声说道:“其它同志,你们也跟老陶一样,是被人拉来忽悠我的吗?”

        其它人见老陶说出了真相,也就不敢隐瞒,纷纷点头,承认自己不是什么职工代表,而是受人教唆前来应付李毅等人的。

        他们在来会议室之前,就有人向他们教了一番说辞。

        他们也是头一回听到西重集团要改制拍卖的消息,但厂方许诺他们,只要他们配合好,把李毅等人骗走后,就给他们每人多一万块钱的补偿金,还承诺让他们家的年轻子弟们转到别的国家大型企业去工作。

        他们都是些退休的工人,被利益所诱,又是在厂方的威压之下,便答应了下来。

        但李毅刚才那番话,让众人彻底醒悟过来。是啊,西重集团,是他们为之工作和奉献了一辈子的公司,怎么可以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就出卖公司里几万同志呢?

        这个历史罪人,不能做啊!

        这些退休工人,原来是来忽悠李毅的,结果被李毅说服,把真相和盘托出。

        孙政富等人,一个个寒着脸,坐立不安。

        听完工人们的话后,李毅忽然仰头,哈哈大笑三声。

        郑成泽说道:“李主任,为何发笑?”

        李毅道:“我忽然想起了一句老话,所以笑。”

        郑成泽问道:“李主任,是哪句老话啊?说出来,我们也学习学习。”

        李毅道:“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孙政富脸色一变,腾的站了起来。

        郑成泽道:“孙董,你想做什么?”

        孙政富紫涨着脸,指着带领退休工人进来的那个公司负责人,厉声说道:“徐开胜,你小子好大的胆子啊,居然敢拉些退休工人前来忽悠李主任和我们厂里领导!你小子是不是活够了?”

        他这么一闹,众人的注意力自然放到他身上来了。

        孙政富端着架子,沉声说道:“徐开胜,枉我对你这么信任,把什么事情都交给你去做,你却敢这么敷衍了事?”

        “孙董,”徐开胜慌得手足无措,说道:“这不是我的主意啊,这是……”

        孙政富根本不给他解释的机会,说道:“徐开胜,你还敢抵赖不成?这些人是不是你找来的?”

        李毅冷眼旁观,心想这要是搁在古代,估计孙政富根本就不会给徐开胜任何辩解的机会,直接上前,一刀就将他给捅了灭口吧?

        “孙董。”李毅说道:“你莫着急,先让徐开胜同志把话说完。徐开胜同志,你告诉我,这一切是谁的授意?我相信,凭你个人的能力,还不敢如此弄虚作假!这个罪过,可是十分严重的,你要是不说真话,我怕你负担不起这个责任!”

        徐开胜看看一脸怒目圆瞪的孙政富,再看看一脸正气的李毅同志,说道:“李主任,这是孙董吩咐我做的。叫我找些退休工人,冒充职工代表,应付完你们的检查就行了。李主任,真的不关我的事情啊,请你原谅我啊!”

        李毅道:“徐开胜同志,我再问你一句,西重集团的改制方案,召开过职代命运没有?”

        徐开徐已经出卖了孙政富等人,此时别无退路,惟有继续抱紧李毅的大腿,说道:“李主任,据我所知,根本就没有召开什么职代会。这个改制方案,是管理层商量出来的结果。”

        “胡说八道!”孙政富气得浑身发抖,说道:“李主任,你别听他胡说啊。我们所有的程序,都是严格按格规章制度进来的。我们召开职代会时,这个徐开胜正好出差在外面,因此他并不知情!”

        “是吗?”李毅说道:“现在你们各执一词,我若是偏信任何一方,都显得我李毅不够公道。这样吧,孙董,本着对全体职工负责的态度,我建议西重企业重新召开一次职代会,这次职代会,我会亲自参加讨论!”

        “李主任,有这个本要吗?总不能因为几个人闹事,我们就要重开职代会吧?那也太惯肆这些人了!上次职代会,足够说明问题了。”孙政富还在力争。

        李毅道:“孙董,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意见,而是中央企改办的意见!这一次职代会,我希望你们能选出真正的职工代表出来,召开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职代会,商讨出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案出来。”

        孙政富道:“李主任,这再次召开职代会,需要的时间比较长啊,我怕买方等不及了。错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李毅道:“原本要提前十天通知职工代表们,事急从权,那就以三天为限吧。孙董,你们今天就可以把企改方案通知到各车间的职工代表,请他们展开分组讨论有三天时间,相信大家都能做出正确的答复了。”

        孙政富道:“李主任,我怕啊!”

        李毅道:“孙董,你怕什么?”

        孙政富道:“我怕有些职工不理解我们的企改方案,会闹事啊!”

        李毅轻轻一笑,说道:“孙董,我在这里答应你,只要是有过半职工代表通过了这份方案,我李毅就绝对支持你们!任何改革和变化,都会有人支持有人反对,这是肯定的,只要你们的改革是正确的,是得人心的,是符合绝大多数职工利益的,那我们中央企改办,一定会鼎力支持!”

        孙政富见李毅口吻意似有所松动,便哈哈笑道:“李主任,那我们就听你的吧!再召开一次职代会!李主任,时候也不早了,我们安排了工作餐,请你和同志们一起吃个便饭。”

        李毅摆手道:“吃饭就免了。我下午还有工作要做。我们这次来西川,要做的事情还很多啊!忙不过来。”

        孙政富也不强留,送李毅等人离开。

        徐开胜瞅个机会,靠近李毅,说道:“李主任,我刚才出卖了孙董,你得救我啊。”

        李毅道:“你放心,他暂时还不会动你,你只管放心留在公司,有什么动静,立即向我报告。”

        徐开胜道:“是,李主任,我现在可是把身家性命和前途都押在你这边了,你可一定要保护我啊。”

        李毅拍拍他的肩膀,和郑成泽等人上车离开。

        “李主任,刚才是个大好时机啊,怎么不趁机把事情闹大,揭穿他们的西洋镜呢?相反,你后来怎么还向那个姓孙的说起安抚的话来了?”

        李毅沉声道:“刚才我们太过莽撞,我们把气氛闹得太过僵硬了!我马上意识到,这样下去,对我们的工作和这些退休职工,都不是什么好事。”

        郑成泽道:“李主任,你还害怕孙政富他们会对我们不利不成?”

        李毅缓缓说道:“我并不怕他们玩什么妖蛾子,但我怕他们会对那些离退代职工不利。还有一点,你们想过没有?这份企改方案,既然能得到省府的同意,那这个孙政富的能量,就不可小觑。”

        郑成泽道:“是啊,他能瞒天过海,瞒着全厂几万职工,通过了这份企改方案,可见他是有些手段的!”

        李毅道:“何止是有些手段啊!简直就是厉害之极!刚才那般窘迫的情况,他都能轻松的应对,第一时间就把决定牺牲徐开胜,把一切责任全部推到他上去!这是壮士断腕的气魄啊!这种人,不是英雄,就是枭雄!”

        郑成泽道:“他肯定不是什么英雄!”

        李毅道:“是啊!这次的工作,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容易啊!”

        回到住处,李毅把所有同志都召集到一起,沉声说道:“同志们,有一件十分不幸的事情,我要向大家宣布。”

        众人见李毅说得这么凝重,都有些紧张。

        李毅缓缓扫视众人,背负双手,在房间里踱步,等到大家都有些急不可耐时,这才开口说道:“这件不幸的事情就是,咱们内部出一个内鬼!”

        内鬼?

        众人面面相觑。

        郑成泽道:“李主任,你的意思是?我们这些同志里面,有人出卖了我们的行踪?”

        李毅道:“不错!昨天晚上,我给你们看的那份行程表,有人透露出去了!”

        郑成泽道:“有这种事情?谁做的?”

        李毅站住脚,沉声说道:“我不知道是谁做的。现在,我想给这个人一个机会,只要他肯主动站出来,承认错误,我就原谅他!”

        众人都迎着李毅的目光,以证明他们并不是那个人,他们都是心地坦荡的人,是忠于李毅的人。

        郑成泽大声道:“是哪个王八蛋做的事情,给我站出来!不是个男人!有胆做,却没有胆子承认!”

        李毅摆手道:“成泽同志,不必逼他了。你们不肯承认,我也没有办法。因为我现在也不知道这个人是谁!行了,不必再说了,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去的事情就算了,但我坚决不允许再出现这样的事情!否则,休怪我不客气!散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