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九十六章 喝酒五阶段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九十六章 喝酒五阶段

    作品:《官路弯弯

        招待李毅一行人的欢迎宴会,设在西川省政府宾馆的迎宾楼里。

        迎宾楼是专门用来接待重要贵宾的,环境和设施都是绝对一流。中央的大员们,大都下榻在这里。

        负责接待李毅的,是西川省企改办的同志们,还有省里接待处的同志,出席的最大官员,是省府的一个副省长。

        这个副省长名叫严和平,主管工业,在西川省里也算得上是个人物,人长得并不高,一米六五左右的个子,却有一百七左右的体重,穿着一件洁白的衬衫,衬衫扎在裤子里,凸出一个圆圆鼓鼓的肚子,走起路来,大摇大摆,估计眼睛看不到脚尖。

        严和平是在接待宴会开始之后才进来的,一进来就打着假哈哈,笑道:“李主任,有失远迎啊!我刚刚参加一个重要会议,姗姗来迟,请李主任不要介意啊哈。”

        工作人员便在旁边介绍严和平的身份。

        李毅跟他握手,说道:“严省长客气了。”然后向严和平介绍自己带下来的几个处级干部。大家握手寒暄。

        大家落座,严和平看了一眼酒桌上的酒,将脸一沉,说道:“招待李主任,怎么能用这么差的酒呢?撤下去,上茅台!”

        李毅笑道:“严省长,是我吩咐他们不必铺张的,我这个人酒量浅,喝这个就不错了。”

        严和平道:“那怎么行?有一个段子怎么说来着?”他拍了拍额头,一时间想不起来了,打眼看见接待处的一个女同志在座,便指着她道:“小华,你记得的吧?你来说说!”

        那个小华,是西川省委省政府接待办公室接待一处的一个副处长。

        西川省委省政府接待办,是一个没有什么实权但又很有权力的部门,负责中央领导同志视察、中央机关各部门检查和国宾的接待工作。

        接待一处是接待办里最重要的一个处室,处长由接待办的主任兼任,这个主任,也是由省委副秘书长兼任的。

        省委秘书长有大任在肩,平时公务繁忙,很少直接管理接待一处。因此,这个小华同志,虽然只是接待一处的副处长,但也是一处的实际领导。

        小华同志姓华,名叫华云娴。

        严和平五十岁左右年纪,喊华云娴同志为小华,但小华同志其实并不小,而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身材丰满圆润,脸色艳如桃李,性格活泼开朗,很适合搞接待工作。

        “哟!严省长,段子那么多,我不知道您指的是哪一条啊?”华云娴同志一开口,娇媚的语气马上令男人们身体酥了半边。

        严和平道:“就是跟酒有关的,上回还听你说过。”

        华云娴两眼滴溜溜一转,说道:“我想起来了,我说出来,严省长看看是不是这个。”

        严和平便道:“你说。”

        华云娴笑道:“喝酒像喝汤,此人在工商。喝酒像喝水,肯定在建委!人均一瓶不会剩,工作一定在财政!喝酒不用劝,肯定在法院!举杯一口干,必定是公安!一口能干二两五这人一定在国土!喝掉八两都不醉,这人他妈是国税!天天醉酒不受伤,老弟八成在镇乡!白酒啤酒加红酒,肯定是个一把手!”

        严和平哈哈大笑道:“对对对,就是这个段子,只是太长了一点,我这脑壳子,记不住啊。李主任,李老弟,你可是中央企改办的一把手啊!啤的,白的,红的,样样精通才对!来人,上两瓶茅台,再来两瓶拉菲!”

        李毅一听这架式,心想乖乖不得了,这个严省长看来是个酒鬼啊!

        “严省长,我明天还有工作,今天晚上这个酒宴,还是点到即止吧!”李毅说道。

        严和平道:“李主任,不急,不急嘛!你初来西川,我们应该尽尽地主之谊。”

        李毅道:“严省长,我们这次下来西川,主要是考察西川的企业改革,是为了工作,这般应酬之事,一般就可以了,不必奢侈。这酒就喝这个挺好的。”

        严和平将脸一板,说道:“李主任,你这是不给我严某人面子吗?我们西川再穷,还能缺少了这几瓶酒钱?”

        李毅心想,你摆什么臭架子啊!我又没说什么过分的话啊!但自己此来西川,要考察调研这里的企改工作,今后还要跟严和平打很长的交道,各项工作也需要要他的配合和支持,少不了有事情求到他头上去,这个人还得罪不得。便道:“严省长言重了,只是我酒量真的不咋的,严省长你们想喝什么酒,尽管随便,我随便喝点就行了。”

        严和平道:“李主任,你就不要谦虚了。小华同志,把酒满上。”

        服务员托了两瓶茅台和两瓶拉菲上来,华云娴笑道:“李主任,先来一杯红酒吧?”

        李毅看了看那两瓶拉菲,一眼就看出是有些年份的酒,价格不菲。

        李毅为官向来清廉,这餐酒,是用来招待他的,等于是在向他行贿啊!这餐酒的档次越高,花费越大,李毅吃人家的嘴短,在今后的国企改革考察中,就难免要为西川省遮掩。

        但这个酒,别人已经为他置办下来,又有高官作陪,更有美人斟酒,他要是拂袖而去,不是不可以,但接下来的工作,也同样会困难重重啊!今天若是得罪了严和平,他在工作中还会配合李毅吗?

        李毅左右为难,权衡之下,还得随波逐流啊!说道:“这个招待规格有些高啊!严省长,你叫我好生为难。我们只是一个企改办的调研小组,来到这里,如此吃喝,实在是不敢当。”

        严和平哈哈笑道:“李主任,你们是中央来的领导,下来工作这么辛苦,我们请你们喝杯薄酒,接风洗尘,有何不妥?李主任,来来来,我们先喝一杯!”

        这杯酒是严和平敬的,他是这里官阶最高的,敬的第一杯酒,李毅基本上没有拒绝的可能,只能跟他干了一杯。

        几个人拿起筷子夹菜吃。

        李毅知道,这场酒还刚刚开始,严和平敬酒之后,其它人还会轮流敬酒,这要是一轮喝下去,明天估计要在床上躺上一天了。

        为了煞住这股敬酒的风气,李毅必须现在就把话说明白不可。

        李毅的酒杯很快就被人满上了。他端起杯子,说道:“我最近感冒,这酒真的不能多喝。这一杯酒,我敬诸位。”说着,轻轻抿了一口。

        酒桌上敬酒,你这杯子是不会空的,不管你喝多少,马上就会有人给你满上,所以李毅没有逞能,一口喝干,而是轻轻抿上一口当是敬酒了。

        严和平道:“李主任,看你高高大大,是条好汉,怎的喝酒这么不爽气啊?小华,你也这么不晓事,要敬李主任啊!”

        华云娴端着酒杯,向李毅笑道:“李主任,你来到西川,是咱们的贵客,这一杯酒,我敬您。李主任既然感冒了,那我先干为敬。”说着将头一仰,一口喝干了,亮了亮杯底。

        李毅心想,这华云娴能做到接待一处的副处长,果然有两把刷子,光看这酒量,就是一绝,一般的男人肯定都比不上她。

        严和平道:“李主任,人家女人都一口干了,你要是再这么一抿一抿的,那就太英雄气短了吧?”

        这次陪李毅下来的,有一个是企业管理处的处长,名叫郑成泽,是李毅一手提拔上来的。

        郑成泽看出李毅的为难之处,端起杯子,说道:“李主任,这杯酒,我来替你喝!”说着,便对华云娴道:“华处长,我们李主任感冒在身,不宜饮酒,这杯酒,我代他喝了。”说着便一饮而尽。

        李毅赞许的看了郑成泽一眼。

        严和平嘿嘿一笑:“这个不算数吧?郑处长,你也是我们的贵宾,我们敬完李主任后,还是要敬你的!现在你不必抢酒喝。小华,看来李主任不太给你面子啊,你说个段子来助助酒兴吧!李主任,咱们这位小华同志,肚子里全是货!说不完的段子。”

        华云娴笑道:“那我就在领导面前献丑了。我听人说,这喝酒,是分阶段的。”

        严和平眯眯笑道:“什么阶段?”

        华云娴道:“喝酒五阶段:一是处.女阶段,严防死守;二是少.妇阶段,半推半就;三是壮年阶段,来者不拒;四是寡.妇阶段,你不找我我找你;五是老太太阶段,明明不行了还瞎比划。”

        “哈哈哈!”宴会厅里爆发出哄堂大笑。

        严和平指着李毅道:“李主任,你听明白没有?小华同志这是在说,你现在还是处于严防死守的阶段,所以不敢尽兴!”

        李毅看了那个华云娴一眼,心想这女人长得好生妖媚!政府部门的接待处里,用这样的女人,实在是有点不伦不类,但又不得有承认,有这样的女人当接待处长,多少京官下来之后,就会醉倒在这酒杯里啊!

        华云娴也望向李毅,抛了个媚眼,那大大的眼睛,水汪汪的,像能发电似的,说道:“李主任,只此一杯,你也不给我面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