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九十五章 考察工作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九十五章 考察工作

    作品:《官路弯弯

        这种甜蜜幸福的生活,让李毅十分享受,虽然明知道是火中取栗,但他也照样乐此不疲。

        副主任张亦文回京后,李毅就想着到西川一行。他是企改办的主任,当初虽在江州主持过企业改革工作,但每个省的情况都不相同,现在李毅总揽国家企改全局,对其它省市的国企改革,也得有一个了解。

        看到西川省的国企改革报告之后,李毅就萌生了前去西川考察工作的想法。

        这天,钱多准备回江州,跟桑榆办理离婚手续。

        钱多对李毅说,要李毅等他从江州回来,再一起去西川。

        临行之际,桑榆忽然来了。

        桑榆好像完全变了个人,脸容憔悴,一身的疲惫,她来到之后,不管钱多,先拉住李毅,大诉其苦,喋喋不休,说她对不起钱多,是她一时糊涂,想通过这种事情来报复钱多,其实她根本就不想这么做,也不喜欢那个男人,叽哩呱啦的说了一大通。

        李毅安静的听她说完,然后说道:“这是你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我不好插手,你们两个商量着办吧!”

        桑榆道:“李书记,你是我们的媒人啊,你怎么不好插手呢?李书记,我知道钱多最听你的话了,你帮我劝劝他,叫他不要离婚啊!”

        李毅看了钱多一眼,只见钱多撇过头去,看都不看桑榆一眼,心想钱多这次是真的伤心了!

        钱多向来是个重情重义的汉子,他有多少机会在外面偷吃啊?但他都能守身如玉!

        像钱多这样的好男人,李毅活了两世,也是头一回见到。

        但好男人却没有碰上好女人啊!唉!

        “桑榆,你一定要我说的话,那我只能很遗憾的告诉你,我支持钱多的决定,不管他的决定是什么!还有,我想说的是,你错过了一个比金子还要宝贵的男人。你一时的糊涂和贪欢,会让你终生悔恨的。”李毅板着脸,沉声说道。

        “李书记,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帮我劝劝她吧!”桑榆使劲的摇着李毅的手臂。

        李毅缓缓拿开她的手,说道:“人可以犯错,但有些错是不可原谅的。桑榆,幸福曾经离你如此之近,可惜的是,你并没有抓住。”

        桑榆绝望的脸,又转向钱多。

        不等她开口,钱多便冷冷的道:“我已经决定离婚了,没有商量的余地。你来的正好,也省得我去江州了,在你方便的时候,我们一起去把离婚证给办了吧!”

        桑榆道:“钱多,你就这么绝情吗?非得离婚不可吗?”

        钱多道:“绝情?这两个字从你嘴里说出来,我觉得很是荒唐!”

        桑榆大声道:“我不离!我死也不离!你有种就把我杀了!”

        钱多忽然失控,冲上前去,一把捏住了桑榆的脖子,狠声说道:“我真的想把你和那个狗娘养的杀了!”

        李毅喝道:“钱多!”

        钱多青筋暴突的脸容,因愤怒和羞愧而扭曲变形,心里那个冲动的魔鬼,占据了他的理智,他真是恨不得掐死面前这个女人啊!

        “若不是毅少拦着,我早就把你们这对奸夫淫妇杀死了!”钱多满腔愤怒,用力一推,把桑榆推开,说道:“你最好别再刺激我!否则我也不知道我会干出什么傻事来!”

        桑榆被钱多那杀人的眼神震住了,畏缩的躲到了李毅身后,说道:“钱多,我不离婚!”

        钱多道:“随便你!反正这段婚烟名存实亡了,我也不会再回那个家去!过几天我去把多多接过来!”

        桑榆尖叫道:“你敢!多多是我的孩子,谁也休想把他抢走!”

        钱多冷笑道:“多也是我钱多的孩子!现在是你出轨!你还想得到孩子吗?休想!”

        桑榆道:“孩子是从我肚子里生出来的,他是我的命根子,你别想抢!谁敢抢我跟他拼命!”

        钱多道:“是你生出来的就是你的啊?银行的自动取款机吐出来的钱,你以为是归取款机所有呢?还是归那个插卡的人所有?”

        李毅一愕,随即哈哈大笑,心想钱多这闷葫芦,有时候也会说出这么精僻的话来,实属难得啊!

        桑榆道:“反正我不离婚!我就拖着你!”

        李毅道:“桑榆,这个事情是你有错在先,你拖着又有什么意义呢?钱多一样可以向法院提起公诉离婚。法院会支持钱多的,多多的抚养权,也会判给钱多。你既然都跟别的男人搞到一起了,现在钱多肯放你们一马,你再拖他的后腿,又有什么意思呢?”

        桑榆道:“我说过了,我只是一时糊涂,我还是爱钱多的。你们男人天天在外面玩女人就可以,我们女人偶尔犯一次错都不行吗?这不公平!”

        李毅严肃的说道:“那你可就冤枉钱多了。钱多跟我在一起这么久,别说是偷腥的机会,就算是找情人找二奶三奶的机会,也大把多,上次他救了一个女人,那女人爱他爱得死去活来,甘愿献身于他,但他都义正词严的拒绝了!这样好的男人,这个世界上打着灯笼都难找啊!桑榆,你……嘿!我真替钱多不值啊!”

        桑榆泪流满面,忽然扑进钱多的怀里,失声痛哭,抱紧钱多,拼命的吻钱多的脸,说道:“钱多,是我不对,你打我吧,我求求你,别离开我,我以后再也不做对不起你的事情了。以后不管你做什么,也不管你叫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我求求你,不要离开我。”

        钱多僵硬的身子,就像一具石化了的雕像,一动不动,任由桑榆抱他亲他。

        一个男人的心,一旦被女人伤透了,再多的爱也会消逝,再柔软的心也会变得坚强和铁硬!

        李毅轻声一叹,说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人都是只有在失去之后,才会真正明白,什么东西才是生命中最宝贵的。”

        钱多缓慢却坚定的推开桑榆,一字一顿地说道:“孩子归我,其它所有的东西,我都不要。钱、房子,都归你!”

        桑榆哇的一声,坐倒在地上,抱住了钱多的大腿。

        但钱多的心一旦硬起来,那可是不是一般的强悍,他用力挣脱桑榆,说道:“我的户口还在京城,你现在就可以跟我去把离婚手续办了!”

        桑榆除了悔恨,还能怎么办?让一个男人爱上你容易,但在你伤害他之后,还想让他吃回头草,那就很难了!

        李毅看着他们结合,现在又看着他们分手,一种淡淡的酸涩滋味,涌上心头。

        桑榆最终同意了钱多的提议,办理了离婚证,钱多多归钱多,所有的家产归桑榆所有。

        离了婚,钱多反而轻松了许多。

        李毅对他说:“一段情感的结束,也许是另一段情感的开始,你不要太过哀伤,像你这么好的男人,随便招招手,想嫁给你的女人都能排到北海去了。”

        钱多道:“毅少,我这个人虽然老实,但并不傻。”

        李毅笑道:“好,有合适的人选,我就介绍给你。”

        钱多道:“毅少,多多……”

        李毅摆手道:“我跟林馨商量过了,多多就留在我家里——他不是我们的干儿子吗?正好,可以跟然然做个伴。现在的孩子,都是独生子女,太单了,连个玩伴都没有,他们两个在一起,正好有个玩伴。”

        钱多道:“毅少,太麻烦了吧……”

        李毅将脸一板,说道:“你要是想说感谢的话,那就趁机收回去,我们兄弟之间,还用得着这种虚套吗?”

        钱多道:“行,一切都听毅少安排。毅少,我现在一身轻松了,明天就陪你下西川吧!”

        李毅缓缓点头道:“好。这次去西川,咱们的任务很繁重啊!”

        企改办经过李毅的大改之后,工作走上了正轨,很多处科室的领导也换了一轮。

        李毅这次下西川,带了一个考察团队,包括企改办下面几个主要处室的干部。

        这些干部大都是李毅亲手提拔上来的,对李毅自然是忠心耿耿,一路上前呼后拥,把李毅伺候得十分周到。

        西川省的省会城市锦城市,对李毅来说,并不陌生。

        西川是个出美女的大省,六月的锦城,骄阳似火,那白花花的阳光,和街上白花花的美女胳膊腿儿一般,晃得人睁不开眼睛。

        企改办这些同志,大都是头一次来锦城市,连声称赞这里环境优美人更美。

        这次是很正规的考察和调研,谈不上什么秘密和私访,因此,早在李毅等人下来之前,就已经通知了西川省的相关部门,因此,李毅等人一到,就受到了热烈的欢迎和招待。

        官场上这些迎来送往的套路,李毅也是熟门熟路,应付自如,只要他们搞得不是太离谱,必要的招待和排场还是要的。

        上级领导下来,除非你是一言九鼎的高官,否则很难拒绝这些迎送之记,不然,别人会以为你这个领导看不起他们,或是对他们有什么成见!

        西川的省市班子,较之李毅前次来,有了很大的调整,省里的一、二把手,以及大部分班子成员,都换上了新人。

        因此,李毅的到来,并没有多少人特别在意——不就是一次企改工作的考察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