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九十四章 兄弟相逢三碗酒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九十四章 兄弟相逢三碗酒

    作品:《官路弯弯

        张晓斌他们走后,李毅等人重新入座,顾知武大声道:“老板,上酒!”

        陈博明大声道:“老板,上美女!”

        李毅呵呵一笑,说道:“博明,你也太搞笑了!”

        经过这一场打架,李毅感觉跟这几个朋友之间的感情的确加深了不少。

        这几个朋友,跟李毅一起喝过酒,一起唱过歌,一起泡过妞,现在还一起打过架了!这可是真正的兄弟感情啊!

        人这一世,除了有几个红颜知己之外,还得有几个有过命交情的男性朋友。

        李毅这一生,红颜知己有了,更难得的是,他还交到了几个难得的男性朋友!

        他很感谢上苍,让他有这次重活的机会,可以有这么精彩的人生。

        李毅等人进来时,无霜正在表演古筝独奏,后来打架,无霜的独奏便断了,现在又在继续。

        等一曲终了的时候,无霜走到李毅身前,说道:“李先生,你好。”

        李毅道:“无霜姑娘,你父亲的事情,我查过了,但文件资料上查到的信息,无法看出你父亲是不是被冤枉的。”

        无霜怔住了,随即一把拉住李毅的胳膊,说道:“李先生,我爸爸真的是被冤枉的啊。天地良心,我爸爸当了大半辈子的官,家里的房子还是单位上分的,家里的家具,也没有一个像样的。”

        李毅道:“无霜,你说的话,我都相信。但办案要讲究证据啊。我暂时是无能为力。”

        “扑嗵”一声,无霜忽然跪倒在李毅面前,拉住李毅的双手,说道:“李先生,我求求你,救救我父亲。”

        李毅一把托住她的胳膊,说道:“无霜,你说得太严重了,快快请起。”

        无霜还是坚持跪了下去。

        陈博明道:“毅少,人家一个大姑娘家的,都给你下跪了,你就发发慈悲,帮她一把吧!”

        李毅道:“博明,你不知道,这个事情比较复杂,上面都有了定性了,我在没有根据的情况下,实在是做不了什么事情的。”

        陈博明道:“什么事情这么难办?连你毅少都觉得棘手?”

        李毅道:“她的父亲,被一桩案子牵连了。”

        陈博明笑道:“不就是捞个人吗?以你毅少的能耐,还不是举手之劳啊?”

        张一帆道:“那可不是这么说的,上面定了性的案子,想要推翻,那就不是一般的困难。”

        顾知武道:“如果真的是冤案,加上李毅的能量,也不是不可能。”

        李毅对无霜说道:“你听明白了吗?不是我不肯帮你啊。”

        无霜还是跪在地上不起来,说道:“李先生,我知道,你一定可以帮我的,我求求你,请你想想办法。我能在这里遇见你,一定是上天看我爸爸太过冤枉,所以请你来帮我的。”

        李毅道:“无霜小姐,你这不是为难我吗?”

        钱多道:“毅少,你就答应她吧!你看她这么可怜。我都看不下去了。”

        李毅瞪了钱多一眼,怪他多嘴,钱多这次却格外的顽固,说道:“本来就是啊。毅少,你能力这么大,我就不相信有什么事情你办不到。”

        无霜听到钱多这么说,更是相求李毅。

        这时红袖招里的客人都过来围观了,这些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无霜跪在李毅的面前,而李毅却一副铁石心肠。便纷纷指责李毅。

        无霜在这个红袖招,那可是台柱子一样的人物,来这里的客人,没有不认识她的。无霜一直是以冷艳著称,不管对谁,都是不假辞色。

        现在这个天仙一般的美女,居然跪倒在李毅面前,而李毅居然硬着心肠!

        这叫那些喜欢和怜惜无霜的客人们,哪里还看得下去?

        李毅皱起眉头,对无霜道:“你跟我出来,我有话问你。”将筷子一放,起身走了出来。

        无霜便跟了出来,跟着李毅一直来到小车上。

        李毅道:“你说你父亲是无辜的?是被牵连的?”

        无霜道:“本来就是啊!李先生,我求求你,你救救他吧!我知道,你一定会有办法的。”

        李毅道:“我叫人查过了,西川省里,的确有三千万的款项不知去向。而这笔款子,你父亲是经过手的,也是在你父亲手里没有的。你又做何解释呢?”

        无霜怔道:“有这回事情?”

        李毅道:“千真万确,我已经叫人下去查过了。”

        无霜道:“我真的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情。可是,我爸爸要是真的贪了那三千万,不可能不说出来啊?现在已经是人命关天了呢!他连命都快没有了,还要那些钱做什么呢?”

        李毅道:“这也是我所不理解的地方。你父亲是个聪明人,那三千万从他手里没有的,如果不是他自己贪了,为什么不招供?只要他一招供,起码可以保住命,至于刑期,总是有办法可以想的嘛!”

        无霜道:“李先生,这,这可怎么办呢?”

        李毅道:“我劝你啊,也别在这里做了,赶紧回家去一趟,劝劝你父亲,要他早些说出来吧!或许还可以免除一死。”

        无霜怔怔地道:“李先生,这不可能啊,这真的不可能啊!”

        李毅道:“不管可不可能。现在所有的证据都是对你父亲不利的,政府办事,也要讲证据,不会随便冤枉一个好人。”

        无霜道:“李先生,那如果我父亲没有拿那笔钱呢?”

        李毅道:“如果他没有拿,也必须交待清楚这笔钱的去向啊!他现在守口如瓶,不管怎么审问,他就是不回答。你说谁还能救他呢?”

        无霜道:“那我明天就回去,我和妈妈一起去劝他,争取坦白从宽。”

        李毅道:“嗯,你这个做女儿的,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这些情报,都是李毅叫任如打听来的。

        初始,李毅也很怀疑这桩案子背后是不是有什么鬼名堂,但任如在下面的调查,却让李毅不好下定论了。

        吴松不交待这三千万的去向,谁也不能帮他,也帮不到他。

        李毅几人,酒酣耳热之后,就各自回家。

        钱多和李毅回家的路上,钱多还在唠叨:“毅少,那么漂亮的女人,跪在你面前求你,你也真狠得下心肠来不帮她?”

        李毅今天晚上真的喝了个七分醉,主要是和张晓斌打了那一架后,觉得这帮朋友实在是太够哥们义气了,所以就多喝了几杯。

        李毅打了一个酒嗝,说道:“钱多,你不懂,她家的事情很复杂,我们最好不要乱插手。”

        钱多道:“哦?到底是什么事情啊?”

        李毅道:“别提了。”

        钱多道:“毅少,她的事情可以不提,但那个张晓斌的事情,却不能不提啊。”

        李毅道:“哎,这小子,真是像块狗皮膏药一般,甩都甩不掉啊!烦!”

        钱多道:“就是啊。毅少,我看那小子的怨恨非但没有消除,反而越积越深了。这个结不解开,我怕他迟早会闹出大事情来。”

        李毅道:“管他呢!我并不是怕他,只不过,我不想看到张李两家闹翻。”

        钱多道:“就怕他不肯放过你,下次还耍什么幺蛾子怎么办?”

        李毅道:“他胡闹我倒是不怕,就凭他那智商,闹腾不起什么风浪。而且,他在外面再闹腾,也不可能告诉家里人,这样就不会把矛盾扩大化。”

        钱多道:“毅少,你太仁慈了!”

        李毅道:“现在的政局,需要稳定啊!这也是上面希望看到的。张晓斌任性,不顾大局,我却不能像个小孩子一般,陪着他胡闹。”

        钱多哦了一声,说道:“毅少,还是你的格局不同啊!看得高远。那个张晓斌,跟你根本就不在一相档次!”

        李毅笑道:“他不可怕,但他张家的实力,却不容小觑啊!”

        钱多道:“毅少,我现在是越来越佩服你了,你不但纵横商场,情场也是春风得意,官场就更不必提了。”

        李毅摆手道:“钱多,你听说过一句话没有?平平淡淡才是福!我现在真的是有苦难言呢!就家里那两位,哎,我现在是既想在家里待着,但又怕在家里待着啊!”

        钱多道:“我理解,毅少,你想在家里待着,是想陪陪林小姐、花小姐和然然,你又不想在家里待着,是怕她们之间的明争暗斗吧?”

        李毅道:“呵呵,你果然是我的知己。”

        钱多道:“毅少,我总感觉林小姐知道你和然然的关系,你得小心点了。”

        李毅道:“我明白。”

        回到家门前,李毅看到客厅的灯光果然还是亮着的。

        不管多晚,林馨都会等他回来。

        这也是李毅不愿意在外面过夜的原因。

        家里有一个爱你等你的好妻子,这是何等的幸福啊?

        正因为林馨的这份深情,才让李毅对她充满了愧疚。

        这种愧疚,更增加了李毅对林馨的爱意。

        听到车子的响声,里面就有人出来开门。

        开门的人是花小蕊。

        是的,现在多了一个女人等待李毅的回家。

        林馨随后迎出来,扶着李毅下车,薄嗔道:“你们几个啊,一见面就是酗酒,改天我得说说一帆和知武才行!怎么能这么灌你的酒呢?”